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吊人树 正文

第十八章 蒙面神秘女人
 
2020-05-27 19:22:31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单剑北说道:“她快死了!”
  “不,她不可以死!”单仇叫着!
  单剑北心念突动,道:“快给她服下‘生血还魂丹’,或许还有救!”
  单仇一想不错,忙取出了那一瓶“生血还魂丹”,倒出一颗,放入“血娘子”的口中。
  单剑北功运双掌,在为“血娘子”运气疗伤!
  就在此时——
  不远的林间,一个青衣艳妇跟一个青衣人悄悄出现在那儿,注视着三个人的行动。
  青衣人说:“那小子大概就是单仇了?”
  “不错!”
  “怎么办?”
  “堡主说不能让沈云被他带走!”
  为什么?”
  “深怕沈云会把本堡的秘密泄漏出来。”
  “那怎么样?”
  “杀了沈云。”
  “必须先杀了他们三个人!”
  青衣少妇冷笑道:“凭我们两个人,容易办到。”
  ——不问可知,这两个青衣男女定然是“吊人堡”的人,他们悄悄地掩了上去……
  场中,单剑北在为“血娘子”疗伤!
  这当儿——
  那位青衣少妇冷笑一声,人已欺了过来。
  “四海客”与单仇见状,吃了一惊,放目一瞧,但见青衣少妇已缓缓欺了过来……而那青衣人也紧随其后。
  “四海客”与单仇见状,脸色大变!
  此时单剑北在为“血娘子”疗伤,正值紧要关头,一经受到打扰,势必走火入魔不可!
  “四海客”冷冷道:“二位是谁?”
  青衣少妇说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你们要干什么?”
  “要三位的命!”
  “四海客”心情一阵紧张,蓄势而待。
  单仇亦放下了“红魔教”教主沈云,横剑准备出手!
  倏然——
  青衣少妇一个箭步,疾似电光石火,扑向了正在为“血娘子”疗伤的单剑北,出手攻出了一掌。
  青衣少妇好快的身法。
  “四海客”一个掠身,挡住了去路,出手攻出了一掌。
  这两个人出手,几乎同在一个时间之内,这当儿,青衣人一个掠身,也欺了过来。
  单仇划剑而上!
  四个人分成两堆,打得难解难分。
  单剑北微微睁开眼睛来,望了望场中搏杀之人一眼,但又徐徐合上眼皮……
  单仇不是青衣人的敌手!
  而“四海客”与青衣少妇,正是半斤八两。
  “四海客”心里明白,此时的情况,必须速战速决,时间一久,单仇一经落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可是,他的武功与这青衣少妇却不差上下,一时,“四海客”真有了拼命的感觉。
  大吼一声,右手直切出去。
  “四海客”此时有了拼命的打法,所以右手一出,中门大开,与青衣少妇右手,直劈“四海客”中庭大路。
  “四海客”左手已切出。
  一招拼命的打法,只听砰然巨响,两条人影乍分,哇哇连响,“四海客”与青衣少妇口血狂飞,同时栽了下去。
  青衣少妇武功之高,出乎了“四海客”的意料之外,这一硬拚之下,竟然双双受伤。
  “四海客“在受伤之下,强忍伤势,一个挺身,站了起来,向在动手的青衣又扑了过去。
  “四海客”这一着真有了拼命的打法,这一扑,挟其毕生功力所发,其势也甚是惊人!
  青衣人一掌劈来!
  “四海客”竟然拼死不避,全力劈出了一掌,砰然一响,“四海客”踉跄栽了下去。
  而青衣人也连退了七八步,吐出一口鲜血来。
  单仇一个掠身,已向受伤的青衣人扑了过去,一剑扫了出去。
  这当儿——
  那个青衣少妇也已经爬了起来,她虽然身受重伤,但却还能行动,这时,她向在为“血娘子”疗伤的单剑北走了过来。
  她的右手,徐徐举起……准备淬然出手。
  青衣少妇一步欺近……单仇无法分身,而“四海客”像死亡一般地倒在地上,无人可以阻止了。
  这时,青衣少妇已来到了单剑北面前五尺之处,一掌向单剑北扫了过去!
  单剑北此时不要说还招,就是连闪也不可能,眼看单剑北与“血娘子”就要丧命在青衣少妇之手——
  蓦地里——
  人影一闪,一声惨叫!
  但见青衣少妇惨死在地上,而在一丈之外,站立着一个脸蒙黑纱的娇俏人影!
  显然那位青衣少妇是死在了这个蒙面人的手下
  这时——
  一声惨叫,那个青衣人也死在单仇的剑下。
  单仇已经看见了那位蒙面人杀死了青衣少妇,若非蒙面女子突然出现,一切情况,将不堪设想。
  单仇欺身上前,向蒙面人施礼,道:“多谢前辈援手之情!”
  “不用客气!”
  蒙面人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了单剑北的脸上时,不由脱口叫了起来:“啊!”
  但见蒙面人全身一震!
  单仇一阵骇然!
  蒙面人凛声道:“是他!
  蒙面人右手,突然举了起来,欲对单剑北出手,单仇见状,吓了一跳,脱口喝道:“你……要干什么?”
  一晃身,挡在蒙面人的面前。
  蒙面人凛声道:“我要杀他!”
  “为什么?”
  “他是单剑南!”
  单仇闻言,心头一震,道:“他是单剑南?”
  “不错!”
  “你能确定?”
  这话问得蒙面人怔了一怔!
  半晌,蒙面人才反问道:“难道他不是单剑南?”
  “他说不是!”
  蒙面人喃喃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单仇心头一寒,说道:“他说他是单剑南的孪生弟弟!”
  “呃!”
  蒙面人又打量了单剑北一阵子,才脱口说道:“不错,他不是单剑南。”
  单仇说道:“你能证明?”
  “是的!”
  单仇惑然了。
  蒙面人说道:“没有什么奇怪的,他的面孔虽然与单剑南长得一模一样,可是,单剑南的左耳垂有一颗黑痣。”
  单仇恍然大悟!
  ——单仇听出来,这蒙面人是一个女子,从声音上去判断,她的年纪不会太大,大概是一个中年女人!
  她是谁?
  她什么为会认识单剑南?
  她为什么要杀单剑南?
  一连串的为什么涌在单仇的脑海中盘旋,他必须问出一个眉目来……想到这里,开口问道:“前辈认识单剑南?”
  “是的!”
  “你跟他有仇?”
  蒙面人全身一颤,终于拼出了两个字:“是的!”
  “你与他结了什么仇恨?”
  “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她惋然一笑,道:“你姓单?”
  “不错!”
  “单剑南的儿子?”
  “可能。”
  “为什么?”
  “因为我还无法证明?”
  “谁才能证明?”
  “我姐姐单秋棠。”
  蒙面女子全身又是一震!
  单仇说道:“不幸,我姐姐被吊人树主人弄死了!”
  “呃……”
  蒙面女人长长呃了一声,然后,笑了笑,道:“你多大了?”
  “十九!”
  蒙面女人一叹,似自语道:“唉,好快……已经十九年了。”
  单仇心震,脱口道:“什么事十九年了?”
  蒙面女人霍然惊觉,忙说道:“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你好好珍重,我走了。”
  蒙面女人一转走了!
  单仇愣了一愣!
  他感到这蒙面女子有些奇异,可是,他却说不出这奇异的情况究竟是为了什么。
  蒙面女人走入林间后,低声叫道:“蓓蓓!”
  林间,闪了一个黑衣女子来!
  “蓓蓓,我们走吧
  “是!师父!”叫蓓蓓的姑娘看了看单仇问道:“师父,就是他么?”
  “嗯!”
  “他知道吗?”
  “我没有告诉他!”
  “为什么不呢?师父!”
  “他不需要那么早知道我是谁!”
  “你也不想见他么?”
  “我已经见过了
  “这不同呀……”
  “没有什么不同,我知道他还活着,长成,学会了武功……唉,这一切已令我满足了……”
  幽幽之声,显示无比的凄凉!
  两条黑衣影子,渐渐远去……不见了。

相关热词搜索:吊人树

上一篇:第十七章 意外之变
下一篇:第十九章 侠骨忠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