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吊人树 正文

第十七章 意外之变
 
2020-05-27 19:17:14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单仇挟着沈云与“四海客”双双掠身而出。
  ——守立在“红魔教”楼宇之外的门人,都中了单剑北的道儿,昏睡在一边,在山洞防卫的门人,亦复如此。
  出了山洞,便到了红叶谷中,一行人正要奔出,倏然——背后传来了一声冷叱:“单少侠,慢走!”
  单仇闻言,下意识将脚步停了下来,转身放目一瞧,但见蛇娘子站在洞口,单仇愕了一愕!
  “蛇娘子”莲步姗姗,向单仇走了过来。
  单仇愕然问道:“请问姑娘有什么事么?”
  “蛇娘子”从衣襟内,掏出了一只小瓶子递给了单仇,说道:“这就是‘生血还魂丹’,你拿去吧!”
  单仇闻言,心头一震!
  ——这是一件令单仇大大感到意外之事,想不到“蛇娘子”竟将一瓶“生血还魂丹”弄到手,而又交给了他!
  单剑北与“四海客”也为之意外。
  “蛇娘子”惋然说道:“单少侠,这只是我一点心意,以报你替我们求情,使我幸于不死。”
  单仇望着“蛇娘子”幽幽之情,一时不知拿还是不拿。
  “蛇娘子”说道:“拿去吧!”
  单仇接过了那一瓶“生血还魂丹”心里激动得厉害,半晌方说道:“我真不知怎么感激你!”
  “该感激的是我,你去吧,但愿后会有期。”
  话落,她还身走了回去。
  注视着“蛇娘子”的背影,单仇木然出神,久久,才喟然地叹了一口气!
  “四海客”说道:“走吧!别唉声叹气了。”
  “真多亏了她!”
  “一报还一报,算不了什么。”
  单仇看了看一瓶“生血还魂丹”将它纳入怀中,才弹身飞奔而去。

×      ×      ×

  不久,一行人已来到了古庙。
  单仇一个箭步,当先纵入,放目—瞧,单仇愣住了!
  ——古庙之内哪有“血娘子”与白蓉的影子。
  单仇心头一震,脱口叫道:“血娘子!”
  ——没有回答。
  这时,单剑北与“四海客”也双双进入了古庙,不见了“血娘子”与白蓉,也双双愣住了。
  “四海客”说道:“人呢?”
  单剑北眉峰一皱!
  单仇叫道:“血娘子……血娘子……”
  一连大叫了好几声,根本就没有人回答。
  单仇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单剑北说道:“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
  “如非发生了重大之事,‘血娘子’与那位白姑娘不可能离开这儿……”
  这是实话,白蓉的生命垂危,如非为了重大事故,“血娘子”决不可能将伤势垂危的白蓉带走。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单剑北说道:“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在你走了之后,‘吊人堡’的人到了这儿来!”
  “对!”
  ——只有这个可能,因为没有理由使“血娘子”带着白蓉走开,一定是单仇走了之后,“吊人堡”的人到了儿来。
  单剑北的目光,落在了“四海客”的脸上,问道:“前辈,我有一事相询。”
  “请说。”
  “血娘子是什么人?”
  “不知道!”
  “不会吧?”
  “四海客”郑重说道:“这是实话,老朽又何必骗你?”
  “如果说不知道,你怎么会跟她搞在一块儿?”
  “说来惭愧,这女魔头出现江湖之后,心黑手辣,我老头子就找她逗上一逗,言明谁输了,就得听对方的命令,不想我的功夫,还不是她的敌手,于是,我只好听命于她!”
  “除此之外,你一无所知?”
  “唯一知道的,她在找单剑南跟‘风尘奇士’!”
  “呃!”
  “四海客”道:“她不可能与‘吊人树’主人有关系吧?”
  “这一点很难说!”
  单仇骇道:“她与‘吊人树’有关系?”
  “我也没有这么说,不过,我曾经看到‘吊人树’主人的影子!”
  “什么样子?”
  “一个女子。”
  “哦!”
  “在我的想像之中,只有两个人是‘吊人树’主人!”
  “谁?”单仇问!
  “第一个是‘玉芙蓉’……”
  “谁是玉芙蓉?”
  “四海客”说道:“如果你是单剑南的儿子,‘玉芙蓉’就是你母亲!”
  “我……”
  “四海客”问道:“第二个人呢?”
  “北极妖妃!”
  “四海客”说道:“不错,这两个女人有可能。”
  单仇不解而问:“究竟是怎么个情形?”
  “要说情形很难,不过,他们两个人是先后死在那一片黑森林之中,前后只有一年,很有可能,其中一人没有死。”
  单仇说道:“假如说单剑南是我父亲,那么,他与‘玉芙蓉’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单剑北看了看“四海客”道:“你知道情况?”
  “不多!”
  “你认为是不是应该告诉他?”
  “四海客”说道:“目前还不宜告诉他。”
  单仇说道:“为什么不宜告诉我?”
  单剑北说道:“爱惜你才不告诉你,因为对你这不是一件喜事,那是一件悲剧,一件惨酷的悲剧!”
  “我能承受!”
  “不,你不能!”
  “四海客”说道:“单少侠,他说的是实话,你总有一天要知道的,但不是现在,直到有一天,你武功高过单剑南的时候!”
  “单剑南的武功那么高?”
  “是的,举目当今武林,无人望其项背。”
  “你呢?”
  “我?那就更不用谈了!”
  ——单仇的内心,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如果这不是危言耸听的话,单剑南的武功,未免太过惊人了。
  单仇看了看单剑北,道:“这是实话!”
  “不错!”
  “难道你也不是他的敌手?”
  单剑北笑了笑,道:“我当然也不是他的敌手。”
  “那他的武功,岂不是天下无双?”
  “是的!”
  单仇说道:“我的武功,不可能练得比他高!”
  “四海客”说道:“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
  “假如说有一天我的武功真的比他高呢?”
  “那么,你会杀他。”
  “杀他?”单仇叫了起来:“杀我父亲?”
  “是的!”
  “不可能的!”
  单剑北说道:“有可能!”
  “天下岂有儿子杀父亲的事?”
  “是的,没有,也不可能,但是这一件不可能而又惨酷的事,却将考验你!”
  单仇茫然着——也哀伤着,他像行驶在汪洋大海中的孤舟,飘荡……无依……
  单仇暗暗告诉自己:“我会找到单剑南的,也总有一天,我要到‘吊人堡’去找他与左艳蓉,因为‘风尘奇士’被她劫走,他可能知道很多事……”
  单剑北说道:“你带沈教主的尸体回去见你师父吧……”
  “不知‘血娘子’与白蓉……”
  单剑北说道:“凭‘血娘子’的武功,除非‘吊人堡’堡主亲自出马,她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白蓉,你不必去管她了。”
  “我怎能不管?”
  “对你,我说过这不是一件好事,忘了这件事……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我走了!”
  单剑北向外走了出去!
  单仇与“四海客”紧随其后,一行三人,双双走出了古庙之外。
  倏然——
  一阵呻吟之声,从古庙后的林中,传了过来,三人闻声,心头一惊,单剑北一个掠身,向林中射了过去。
  单仇、“四海客”紧随其后!
  到了场中一看,三个人全愣在那儿!
  ——但见林中,死了两个黑衣妇人的死尸,那呻吟之声却出自“血娘子”之口。
  “血娘子”倒在树林中,口吐鲜血,脸色苍白,显然已受了重伤,但白蓉却不见!
  单仇吃了一惊——
  “四海客”一个箭步,欺了过去,俯身抱起了“血娘子”口里叫着:“血娘子……”
  “血娘子”微微睁开眼睛来,无力地……
  “是你……”
  “你怎么了?”
  “我……单……少侠……呢?”
  单仇忙凑过去,道:“我在这儿……”
  “血娘子”无力地说道:“我……对不起你……”
  单仇急问道:“白姑娘呢?”
  “她……”
  “血娘子”无力地垂下眼皮,显然,她受伤太重,已力不从心。

相关热词搜索:吊人树

上一篇:第十六章 沈教主
下一篇:第十八章 蒙面神秘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