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吊人树 正文

第十一章 拼命泄密
 
2020-05-27 18:57:43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上集说到单仇强迫左艳蓉,左艳蓉被迫之下答应告诉单仇一切的事情!
  单仇冷冷道:“说吧,‘风尘奇士’与你什么关系?”
  左艳蓉的脸上,呈现了一片铁青之色显然,她在伤心之下又感到了极大的绝望,她冷冷笑了起来,笑得十分阴森。
  下意识里,单仇打了一个冷战,道:“你笑什么?”
  左艳蓉冷冷道:“单仇,在我回答你问题之前,我有个问题先要问你。”
  “说!”
  左艳蓉冷冷道:“假如你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你我之间,有一个会为此而死亡,你也在所不惜?”
  单仇闻言,内心不由打了一个冷战,显然,从左艳蓉说这句话的情形看来,可以料想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冷冷笑了一笑,道:“事情有这么严重?”
  “是的!”
  单仇愕了好一阵子,如果说这件事情可能的话,那么,左艳蓉为了说这件事而亡,他又怎么对得起她呢?
  可是,他可以死——甚至在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死了都没有关系,他心里一狠,道:“我可以死!”
  “万一死的是我呢?”
  ——单仇闻言,内心打了一个冷战。
  左艳蓉冷冷地注视他!
  单仇咬了一咬牙,对于他姊姊与“风尘奇士”的下落,他不能不知道,再说,只要找到“风尘奇士”下落,吊人树的恐怖内幕,似乎可以迎刃而解了。
  他咬了一咬牙,道:“你在恐吓我?”
  “不,决不是!”
  “我不管这些了,我要知道的是我姊姊怎么死的,’风尘奇士’为什么会失踪!吊人树主人是谁?”
  对于单仇的坚决,左艳蓉感到了意外与悲哀,她惋然一叹,道:“好,我告诉你,‘风尘奇士’是我师父的情人……也是她的丈夫……”
  “那么,你不叫左艳蓉?”
  “我不是——我真正的名字叫白蓉!”
  “你师父与‘风尘奇士’有仇?”
  “是的,‘风尘奇士’下手用短刀杀了我师父,然后,移罪说是被别人所杀的。”
  “于是,你师父现在杀了‘风尘奇士’?”
  “不,她将他劫回吊人堡!”
  “吊人堡?”
  单仇为这“吊人堡”三个字脱口叫了起来,“吊人树”与“吊人堡”之间,不可能扯不上关系的!
  白蓉点了点头!
  单仇又道:“吊人堡堡主就是吊人树主人?”
  “据我知道,不是的!”
  单仇又感到了一阵意外!
  ——吊人堡与吊人树之间,会一点关系也谈不上,这似乎是不可能,而白蓉的答复也不是肯定的!
  或许,白蓉对这一件事也不大清楚,因为假如说这件事根本不可能的话,为什么白蓉的师父左艳蓉那么巧在吊人树下,将“风尘奇士”弄走了?
  如果“风尘奇士”真的是被左艳蓉弄走的,那么,左艳蓉就是与吊人树主人没有关系,也必然看到了吊人树主人了。
  白蓉冷笑道:“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吊人堡在什么地方?”
  白蓉骇然地看了单仇一眼,显然,她在告诉单仇这一件事之前,她已推测到单仇会问吊人堡去处。
  她担心的,也就是这一点,半晌,她才冷冷道:“凭你,还进不了吊人堡!”
  “为什么?”
  “因为吊人堡严禁任何一个人进入!”
  “嗯!我倒非要去看看不可,说吧,吊人堡在什么地方?”
  “你不后悔?”
  “我一生做事,永远没有后悔过!”
  “好,吊人堡在‘困虎山’双绝谷中……”
  白蓉话犹未落,疾然——
  一声冷笑之声,从古庙之外传入,白蓉闻言,粉脸大变,一种死亡而又带着恐惧之色,骤呈脸上。
  单仇为之色变。
  白蓉向单仇喝道:“不准管我的私事!”
  话犹未了,一掠身,人已射出了古庙!
  单仇的内心,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好像一件可怖的事,就要发生了。
  古庙之外,传来了一声冷喝:“大胆贱婢,竟敢泄漏本门之秘……”
  “金大叔……”
  “还不运掌自绝,难道要等我出手吗?”
  单仇闻言,内心打了一个冷战,他一个掠身,向古庙之外,射了出去,向场中飞射而来。
  但见一个黑衣背剑人,领着两个黑衣妇人,站在了白蓉的面前,白蓉脸色惨变!
  单仇忍耐不住,一个箭步,射了过去!
  黑衣背剑人脸色一变,炯炯的目光,骤然落在了单仇的脸上!
  单仇喝道:“你们大概就是吊人堡的人?”
  “不错!”
  “你们要对她怎么样?”
  “这是本堡的事!”
  “可是我要管。”
  “只怕你管不了。”
  白蓉喝道:“单少侠,让开!”
  白蓉右手一拉,将单仇拉后退五六步,白蓉一个箭步,向前射了过来,叫道:“金大叔,我跟你回去。”
  “好!走吧!”
  单仇见白蓉真的要走,大喝道:“站住!”
  白蓉喝道:“你要干什么?”
  “我要知道他们将怎么对付你。”
  白蓉说道:“单少侠,这是我的事,不干你,你要是阻止我,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白蓉这句话说得声色俱厉,使单仇内心一寒!
  黑衣背剑人冷冷道:“阁下如果真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单仇心里明白,白蓉为了他,不惜泄漏了“吊人堡”的秘密,她这一回去,只有死路一条,他又怎么能眼巴巴地看着白蓉回去送死?
  单仇蕴藏在内心的怒火,终于爆发起来。
  他冷喝道:“我倒要看看吊人堡的武功,有什么惊人之处!”
  “找死!”
  黑衣背剑人一个掠身,剑势已出,攻向了单仇。
  单仇也毫不示弱,回剑封出了一招。
  两条人影一闪,单仇被迫退了好几步,黑衣背剑人的身子就像闪电一般,如电射过来,划出了第二剑。
  黑衣背剑人的身子,的确快似闪电,单仇又大喝—声,全力攻出了一剑。
  倏然——
  就在单仇全力攻出一剑之际,背后的白蓉,猝然出手,一剑攻向了单仇。
  白蓉的出手,其势何等之快,加之在单仇毫无防备之下,这一掌结结实实打在了单仇的背上。
  单仇心头一荡,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摇晃而坐立不稳。
  这时——
  黑衣背剑人的一剑,已攻向了单仇!
  单仇已闪身不及,白蓉见状,横里一推单仇,单仇被推倒在地上,而白蓉正好挡住了黑衣背剑人刺向单仇的长剑。
  一声惨叫——
  剑穿过白蓉的左臂。
  单仇大惊而叫!
  白蓉无力倒了下去,血,鲜红的血,溅了出来,洒在地上。
  白蓉曾拼命救了单仇,不但叫单仇大感意外,就是黑衣背剑人,也大感震惊。
  单仇像疯狂一般,朝黑衣背剑人射过去,凌厉的剑势,已疯狂攻了过去!
  蓦地里——
  一声冷喝,一条红色的人影,疾似星火,向黑衣背剑人扑了过去,一声闷哼,黑衣背剑人踉跄退了回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放目一瞧,但见来人,是那位“血娘子”。
  ——此时此地,“血娘子”乍然又在此出现,救了单仇的劫难!
  黑衣背剑人在猝不及防之下,中了“血娘子”一掌,伤势确实不轻。
  这当儿——
  两名黑衣妇人,以极快的身法,同时掠身,向“血娘子”扑了过来,出手便发出了凌厉的攻势。
  地上,还躺着白蓉。
  白蓉像昏迷一般地躺在地上,她的神情,苍白的怕人,单仇一阵激动,向白蓉扑了过去!
  “白姑娘!”
  白蓉微微睁开眼睛来,而在她眼皮睁开之际,两颗豆大珠泪,骤然涌下了耳际!
  单仇激声道:“白姑娘……”
  白蓉张口想说什么,但又久久说不出话来!
  “白姑娘!”
  单仇的泪水,落在了白蓉的脸上!
  白蓉无力地说道:“你怎……么哭……了?”
  “我……对不……起你!”
  “你后悔……了?……你一生做事……不……是从不……后悔……么?”
  单仇泪下!
  “我……恨……你……真的,我恨你……你……毁了我
  单仇泪下悠悠,他不知应该向这个少女说什么,假如不是为他,她也不会有今天了。
  一声暴喝之声,将单仇从悲痛中惊醒过来,只见人影疾闪,一声惨叫——
  最后一个黑衣妇人,也惨死在“血娘子”之手。
  受伤的黑衣背剑人喝道:“姑娘可想到后果?”
  “血娘子”娇笑道:“我’血娘子,做事,从来没有想到后果!”
  黑衣背剑人骇然道:“你……你就是‘血娘子’?”
  “不错,还不给我滚!”
  “好!‘血娘子’咱们走着瞧!”黑衣背剑人一掠身,飞射而去。
  “血娘子”脸上娇笑依旧未减,她徐徐转过身子来,目光落在了单仇的脸上,然后,缓缓说道:“堂堂一个大男人,哭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吊人树

上一篇:第十章 迫供
下一篇:第十二章 红叶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