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八章 龙潭虎穴困英雄
2019-10-15 22:01:2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言小秋停下了攻势,笑道:“观主有何见教?”
  清风观主叹息一声,道:“你能不能作得了主?”
  言小秋道:“不要紧,我们大哥在此,如若在下作不得主的事,自有大哥作主。”
  清风观主道:“贫道觉得,咱们再打下去,很可能是一个同归于尽的悲剧。”
  言小秋点点头。经过了数十招搏斗之后,言小秋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
  清风观主笑一笑,道:“贫道虽然是一把年纪了,但还是不想死,所以,贫道不想再和阁下动手了。”
  言小秋道:“观主不愿动手相搏,想来,定然是别有高见了。”
  清风观主道:“诸位身份神秘,到目前为止,贫道还不知道诸位的来历,不过,贫道想先听一下,诸位来此的真正用心。”
  言小秋哈哈一笑道:“观主可是又准备用银子来解决这次纷争了?”
  清风观主说道:“咱们经过了数十招搏斗之后,贫道觉得,阁下可以到贫道的宝库一行。”
  言小秋问道:“到观主的宝库一行,为甚么?”
  清风观主道:“贫道自信,清风宝库中的收藏,虽然不敢说天下第一,但却十分丰富,凡是能够进入宝库的人,都可以尽其所能的取走宝库中的东西。”
  言小秋道:“哦?”
  萧飞燕道:“你那宝库之中,收藏了甚么东西?”
  清风观主道:“名书、古玉、珍玩、珠宝,应有尽有,但贫道觉得,最动人的还是一把好剑。”
  言小秋道:“剑?”
  清风观主道:“是,一把名剑。”
  言小秋道:“兵器谱上,记述十把名剑,不知观主收藏的是哪一把?”
  清风观主道:“兵器谱上名列第三的莫邪。”
  言小秋呆了一呆,道:“这话当真?”
  清风观主道:“进入宝库,一目了然,贫道如何能够骗人?”
  王俊突然冷冷说道:“宝库可能是一个陷阱,咱们进入宝库……”
  清风观主摇摇头,道:“阁下太多虑了,贫道奉陪进入宝库,如若那宝库之中会有甚么变化,贫道岂不也要沦入陷阱之中?”
  王俊心中暗道:“这老道士似乎是一个极为怕死的人,有他同行,大概无妨。”
  只听言小秋轻轻吁一口气,道:“观主有此名剑,为甚么不肯随身佩用,却把它收入宝库之中?”听他的口气,似乎已为名剑所诱,大有一开眼界之心。
  是的!一把名剑,对一个习剑者的诱惑力量,尤胜过千万两的黄金。
  清风观主微微一笑道:“贫道年纪老迈,早已没有了逐鹿武林的雄心,所以把名剑收入宝库,留赠有缘之人。”
  言小秋道:“观主如此大方,实叫人难以相信。”
  清风观主道:“你可以不相信贫道的话,不过看看名剑又何妨?”
  言小秋道:“宝库何在?”
  言小秋道:“还有条件?”
  清风观主道:“贫道宝库中的藏物,乃贫道平生心血所聚,如是没有条件,岂肯轻易任人进入?”
  言小秋道:“说吧!甚么条件?”
  清风观主道:“进入贫道宝库之人,可以取走他喜爱的每一件物品。”
  言小秋道:“不包括莫邪宝剑在内?”
  清风观主道:“自然在内,莫邪宝剑可以任你取走,但你必需要为贫道办一件事情。”
  言小秋道:“甚么事?”
  清风观主道:“也许要你退出这清风观。也许要你用那把莫邪宝剑,替贫道作一次凶手,杀一个人。”
  言小秋道:“幸好我没有答应你甚么。”
  清风观主说道:“所以,你现在还可以拒绝。”
  传诵千年的名剑,一个人也许毕生也无法见到一次。
  言小秋沉吟了一阵,道:“如是我瞧瞧它,是否也有条件?”
  清风观主道:“像你这样年轻的人,像你这样的武功,贫道不相信你能不受那名剑的诱惑,如是你只瞧瞧,不愿据为己有,贫道很难相信。”
  言小秋道:“你可以不相信,但在下问你瞧瞧是否也有条件?”
  清风观主道:“没有。”
  言小秋道:“好!你带路吧!”
  清风观主转身向外走去。言小秋紧随清风观主身后。
  王俊急行一步,低声道:“四弟,你真的要去他的宝库吗?”
  言小秋道:“莫邪宝剑,传诵武林,但真正见过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小弟不敢妄存据有之一心,只希望开开眼界,也就心满意足了。”
  王俊道:“我担心这老道士有甚么阴谋诡计。”
  言小秋道:“不错,他的话不能全信,但他很珍惜自己的性命,甚至连两败俱伤也不愿意,只要他和我们同行,相信不会有甚么危险。”
  王俊看得出言小秋已被莫邪宝剑吸引住,但觉若真能到这老道士宝库中见识一下,也是有益无害的事。
  清风观主带着三人,走入一座地道之中,深入了三丈左右时,已至地道尽处。
  他似是早有准备,由宽大的袍袖之中取出一个火折子,一晃而复燃。
  原本黑暗的地方,顿然间明亮起来。右面壁上,早已悬挂着一盏油灯。
  点起油灯,亮度更明,只见清风观主伸手在尽头的墙壁上摸索了一阵,壁间忽然裂开了道门户。
  王俊冷笑一声道:“观主的这座地下宝库,花了不少银子吧?”
  清风观主道:“不多,不多,不过万两之数,比起库中藏的宝物,价值不过百分之一、二罢了。”一面说话,一面走了进去。
  人到门口,事到临头,言小秋也只好低头走了进去。王俊、萧飞燕鱼贯而入。
  一脚进门,顿觉宝光耀目。
  这地下宝库不大,但也有三间房子大小,两边木架罗列,一面是古玩、玉器,另一面却是明珠、黄金。卷画百轴,分列在一面特制的木橱之中。
  正中间,黄绫幔帐中,一座翠玉架上,放着一把形式古雅的宝剑。
  言小秋的两道目光,立时被翠玉架上的古雅长剑吸引住。
  清风观主道:“这就是莫邪剑,名动天下的利器。”
  言小秋道:“观主,在下可以取过来看看吗?”
  清风观主道:“可以,不过,你如取剑在手,那就如虎添翼,贫道……”
  言小秋冷冷说道:“观主放心,在下如若未得观主允准,决不把宝剑据为己有,我只瞧一眼,就会放回原处。”
  清风观主道:“宝剑侠士,只恐你拔剑一观之后,情难自禁。”语声一顿,又道:“贫道既然带三位进入宝库,自然是想以库中宝藏,向三位求和,此中之物,包括黄金、明珠、玉器、名画,任三位取走,但只限一次,条件是三位取得宝物,立刻离去,不能再在敝观停留。”
  言小秋道:“莫邪宝剑不在此限的话,在下不会答应你的条件。”
  清风观主叹息一声,道:“你取剑之后,是否可以离开?”
  言小秋道:“只是离开,在下倒是可以考虑。”一面举步向神剑走去。
  围黄绫垂幔,点缀得这一把名剑更显庄严。言小秋缓缓伸出手去,握着了剑身。
  就在他手指触及剑身,空中突然落下来一道丝网,无声无息的落下来,把言小秋罩入了网内。丝网在机关的操纵下,迅速的收缩、升高,竟把言小秋吊了起来。
  在同一时间,言小秋也迅速的收回了抓住剑身的左手。
  原来,那剑身和玉架是连在一起的,十分沉重。这份沉重也许难不倒言小秋,但他发现了那剑鞘上有着极为锋利的小刺,触摸剑身时,还未发觉。
  真的稍一用力,言小秋才发觉,手上的肌肤已被刺伤。
  那是经过剧毒淬炼之物,伤处微感麻木。
  收回左手,已经无力,手中被刺破数处,流出黑色的血来,好厉害的毒药。
  这不过是发生在一利那间的变化。
  王俊、萧飞燕都被这突然的变化骇得一怔。
  就这一怔神间,清风观主已双手并出,快如闪电一般,点住了两人的穴道。
  王俊怒声喝道:“好卑下的手段!”
  清风观主哈哈一笑,道:“兵不厌诈,你们太嫩,又如何怪得贫道。”语声一顿,接道:“你也不是甚么京城里的大人,只不过是读过几天书罢了,贫道几乎被你唬过去了。”
  王俊冷冷说道:“老道士,别高兴得太早,咱们的人很多,就算你杀了我们三个,还一样挽救不了清风道观的厄运。”
  清风观主笑一笑,冷冷说道:“看样子,你们确实是有备而来,不过,这第一回合,贫道大获全胜。我不想惹来太多的麻烦,所以,聘请了一些武林杀手对付四君子,但却想不到,你们无端端的横里插手进来,破坏了我的大事……”拂髯冷笑一声,接道:“暂时委屈三位,在此等候片刻,贫道去瞧瞧,还有些甚么人,等到他们落网,贫道再一齐处决你们。”
  萧飞燕道:“他们不再会上你的当了。”
  清风观主道:“至少,你们三位已经上了当,最坏的办法,贫道也可以把三位作为人质,挟制他们退出这一场纷争。”
  王俊道:“只可惜太晚了。”
  清风观主道:“不晚,你们三位未死,就是贫道的保障。”
  王俊道:“哼!你想以我们三人的生死来威胁他们屈从,那是白日做梦。”
  清风观主皱皱眉头,道:“年轻人,别忘了你已落在贫道手中,我随时可以杀了你。”
  王俊道:“在下如是怕死之辈,也不会找到清风观来了。”
  清风观主哦了一声,道:“你们究竟是甚么人?真实的用心何在?”
  王俊道:“我们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专门和你这样的恶人算账的人。”
  清风观主道:“听说武林中有这么一个组合,称作金灯门,是不是你们?”
  王俊道:“不错,你也知道金灯门这一个组合?”
  清风观主脸色变了,变得十分阴沉,眉宇间也泛起了一抹杀机,道:“想不到,你们真的又找上了我。”
  王俊怔了怔,道:“你说甚么?”
  “你们哪位是门主?”清风观主道。
  王俊道:“我!”
  清风观主道:“三十年前的金灯门掌门,似乎没有你这样年轻。”
  王俊黯然说道:“金灯门搏得武林侠客称道,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清风观主道:“但你们这一个组合未散,上一代的恩怨,你们应该承受下来。”
  他忽然脱下了道袍,露出左面的胸腹,道:“这就是三十年前,金灯门对我的伤害,每一条刀疤,都代表着我胸中的仇恨。”
  王俊冷说道:“上一代,金灯门门主没有杀了你,你就应该改过向善。”
  清风观主道:“老夫跳出三界外,躲出五行中,想不到仍被你们找上来。”
  王俊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清风观主穿好了道袍,哈哈一笑,接道:“我本来想多留你们一刻,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王俊道:“你要怎么样?”
  清风观主道:“杀了你们!”这时,被丝网紧紧高吊在空中的言小秋,已放弃挣扎。
  本来,以他的功力,弄破一面网,脱厄而出,实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只可惜这个网不是一面普通的网,言小秋几番挣动,反而使得那面网愈收愈紧。
  清风观主大有立刻出手之意,大步走向王俊。
  只见他右手一指,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匕首。冷厉的寒芒,直指向王俊的咽喉。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九章 运策帷幄女诸葛
上一篇:
第七章 洞天福地隐龙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