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四章 公子多情魔女醉
 
2019-07-06 19:38:5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色暗了下来,酒菜已经备好。
  一个店小二带着两个分穿红、绿罗裙的少女,袅袅娜娜的走了进来。
  在两个歌女身后,跟着一个青衣老人,怀中抱着一把三弦琴。
  徐杰还没有来。王俊轻轻咳了一声,说道:“我该去请他了。”
  举步直向梅花院中走去。
  木门虚掩,一推而开。
  一个全身白衣、满脸冷肃的少女,端端正正的站在门后。
  王俊几乎撞在那少女身上,不禁一呆。
  白衣少女脸色冷,声音更冷,道:“你是王公子?”
  王俊一抱拳,道:“是!在下王俊。”
  白衣少女道:“找甚么人?”
  王俊道:“劳山一剑徐杰。”
  白衣少女道:“好!跟我来吧。”
  王俊暗暗吸了一口气,跟在白衣少女的身后走去。
  这梅花跨院很大,自成一座院落。
  白衣少女带着王俊走入了一座厢房中。
  房中已燃点起了灯火。一张方桌旁侧坐着一位二十六、七岁的绿衣丽人。
  绿衣丽人挥挥手,白衣少女退了出去。
  王俊一拱手道:“姑娘,在下找徐杰。”
  绿衣丽人道:“我知道,你请坐吧。”
  王俊心中暗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坐下就坐下吧。”
  王俊依绿衣丽人之言,在旁侧坐下。
  绿衣丽人两道清澈的目光,盯注在王俊的脸上,瞧了一阵,道:“听说你有很多钱?”
  王俊道:“父母余荫,稍有资财。”
  绿衣丽人道:“你要请徐杰喝酒?”
  王俊道:“不错。”
  绿衣丽人道:“只请他一个人吗?”
  王俊道:“在下只约了徐兄一人。”
  绿衣丽人道:“能不能连我也一齐请?”
  王俊笑一笑,道:“这个,只怕有些不太方便。”
  绿衣丽人道:“为甚么?”
  王俊道:“在下请了两名歌娘清唱下酒,只怕唐突了佳人。”
  绿衣丽人笑一笑,道:“我也有一副很好的歌喉,唱起来不会比济南府中的歌娘差,为甚么不请我一起去呢?”
  王俊道:“这个……在下……”
  绿衣丽人道:“你这等游学浪子,在女人群中长大,难道还怕多我一个女人?”
  王俊心中一震,暗道:“是啊,我要请歌娘清唱下酒,难道还怕多上一个女人不成?”心念一转,口中说道:“好!如若姑娘肯赏光,在下是求之不得。”
  绿衣丽人道:“白梅,请徐爷来。”
  但闻室外的白衣少女应了一声,片刻之后,带着劳山一剑进来。
  绿衣丽人一指徐杰,道:“王公子请的可是这一位?”
  徐杰神情冷肃,一言未发。
  王俊道:“不错,正是这一位。”
  绿衣丽人道:“徐兄,你可知道王公子是何方人士?”
  徐杰一怔,答不上话。
  王俊急急接道:“在下原籍卢州。”
  绿衣丽人格格一笑,道:“王公子,我看咱们改一改了?”
  王俊奇道:“改甚么?”
  绿衣丽人道:“改在我这儿用酒饭。”
  王俊道:“在下酒席已备,歌姬在座,正在等候在下。”
  绿衣丽人道:“那容易,吩咐店伙计一声,要他们搬过来就是。”
  王俊霍然站起身子,道:“姑娘,不行,姑娘若不愿意去,在下也不敢勉强。”
  转身向外走去。绿衣丽人没有喝止,徐杰也站着没有动。
  但那白衣少女却一横身,拦住了门口,道:“王公子,既来之,则安之,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
  王俊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在下请酒,非是受难而来。”
  白衣少女道:“如若王公子不拿出一点真实本领来,只怕你这场大难受定了。”
  突然一伸手,抓住了王俊的右腕脉穴。
  王俊呆了一呆,道:“你要干甚么?”
  白衣少女道:“留下你。”
  王俊大声喝道:“你们讲不讲理?”
  白衣少女低声道:“不讲理。”
  右手微一加力,王俊立刻疼出了一身大汗,身不由主的蹲了下去。
  但他很倔强,一声未哼。
  白衣少女突然放开了王俊的右腕,低声对绿衣丽人说道:“禀姑娘,他不会武功。”
  绿衣丽人脸上掠过一抹讶异之色,道:“有这等事?”缓缓离坐,走了过来。
  王俊被白衣少女玉手用力一握,腕骨欲裂,虽然强忍着痛若,未叫出声,但事实上,已疼得泪水盈睫。
  这决非一个会武功的人所能装得出来。
  绿衣丽人走到王俊身侧时,王俊还强忍下痛苦,由地上缓缓站起。
  他瞪大了一双眼睛,不使眼泪流出来。
  但那绿衣丽人似是仍未全信,右手一抬,纤纤玉指,点上了王俊的“玄机”大穴。
  那是人身十二死穴之一,任何人,只要有一闪避之能,都不会让人点中穴道。
  但王俊却无能闪避。
  绿衣丽人指劲未发,笑一笑,道:“王公子,对不起啦!小丫头不知轻重,捏疼了你的腕骨。”
  王俊冷笑一声,道:“这是甚么意思?”
  看他满脸激忿之色,绿衣丽人已确知王俊不会武功,遂收回了点在“玄机”大穴上的玉指,嫣然一笑,道:“公子说的是,小丫头不知礼数,开罪了公子,我要她过来赔罪。”
  不论王俊的举动间引起了他们多少的怀疑,但王俊不会武功,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决非江湖人物。
  这一切的经过,都只是一种巧合了。
  王俊虽然疼得汗流浃背,但他的神智仍然十分清醒,明知此刻已经渡过了试验之关,苦笑一下道:“姑娘,不用赔罪了,只是在下想不明白,姑娘这是何用心?”
  绿衣丽人笑一笑,道:“王公子,你是读书人,对江湖中的事情自了解得不多,世间青山到处有,为何偏要到济南?如肯听我相劝,还是早日离开此地吧。”
  王俊活动了一下右腕,道:“姑娘,济南府一城山色半城湖,在下慕名已久,此番游踪至此,还准备游玩一番,就此离开,岂不是有些败兴吗?”
  绿衣丽人笑一笑,道:“王公子,三五日内,济南府也许会有大变,阁下留此,只怕很难尽兴,妾身很抱歉,使公子受了一场无妄之灾,因此奉劝此言,公子听与不听,悉由尊便了。”
  这些时日之中,王俊增长了不少阅历,也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故作讶然道:“姑娘,在下还有些不解,可否指点清楚一些?”
  绿衣丽人道:“我已经说得太多,王公子是读书人,有些事,只可意会,不能言传,若公子一定要留在此地,那就换处客栈住吧!妾身言尽于此,公子请便吧。”
  王俊心中暗道:“这绿衣女子不知是何许人物,看起来,她似乎比那位劳山一剑的身份高出很多。”
  心中念转,人却回首对劳山一剑徐杰一挥手,道:“徐兄,咱们相约之事……”
  徐杰急急接道:“王兄,承蒙盛情,在下只有心领了。”
  王俊叹息一声,道:“看来徐兄确有疑难之事,在下也不便勉强,就此告辞了。”
  徐杰道:“王公子,多多保重,陆姑娘适才之言,还望公子多想一想。”
  王俊道:“多谢指教。”
  转身向外走去。
  于重站在房门口处,正等得十分焦急。
  见王俊无恙归来,心中顿然一喜,急急迎入内室,道:“大哥,你……”
  王俊道:“经历了一场大劫,总算是平安无恙。”
  于重道:“衣服上汗水隐隐,似是吃了很大的苦头?”
  王俊点点头,把经过之情形说了一遍。
  于重轻轻吁口气,道:“果然惊险万分,那绿衣女子的指击之处,乃人身十二大死穴之一,如是她稍一狠心,立刻可制你于死地。”
  王俊道:“我全无反抗之力,就算她真的要取我之命,也是没有法子了。”语声一顿,接道:“劳山一剑徐杰在江湖上的身份如何?”
  于重道:“甚有名望。”
  王俊道:“梅花院中,房舍甚多,但我只见到了徐杰和那绿衣妇人,看情势,那绿衣妇人的身份似是高过徐杰甚多。”
  于重道:“大哥,你可知道那绿衣妇人的名字吗?”
  王俊摇摇头,道:“不知道,但徐杰称她为陆姑娘,想来,她还是待字闺中的身份了。”
  于重道:“陆姑娘……陆姑娘……”
  王俊道:“不错,武林之中,可有这么一位姓陆的人物?”
  于重道:“她是不是罗刹女还无法肯定,那女魔头以罗刹断魂刺,又号美人夺命镖而驰誉江湖,为江湖上四大凶恶的暗器之一,人人知其名,但却很少人见过她,更不知她的真实姓名了。”
  王俊道:“这么说来,她未必是罗刹女了?”
  于重道:“除了罗刹女外,小弟就想不出还有甚么人,能使劳山一剑徐杰对她那样敬重。”
  轻轻吁一口气,又道:“但大哥此行最大的收获是他们那一句奉劝之言:三五日内,济南府可能要发生一场大变。”
  王俊道:“这才是他们赶来济南的用心,但有甚么大变呢?”
  于重道:“到目前为止,我和三弟、四弟等,还查不出甚么头绪,但这一定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见血封喉刀、美人夺命镖,世上四大凶人,已有两个到了此地,自非寻常之事。”
  王俊沉吟了一阵,道:“两大凶人集中于此,用心只有一个。”
  于重道:“大哥指教,他们有何用心?”
  王俊道:“杀人。”
  于重道:“对,杀人!”
  王俊道:“但他们要杀的是甚么人呢?当今之世,有几人有此身份,受这两大凶人的合力狙杀?”
  于重道:“这就是咱们的困惑之处了。”
  王俊道:“我想这不是甚么大隐密,他们此来,此间人必有听闻,咱们至少也可以打听出一点消息来。”
  于重道:“咱们金灯门,向以耳目灵敏见称,但这一次,却把我给难住了。”
  王俊道:“目前情形看起来,王武举的事情,似乎只是一段插曲,他们真正的目标,似非对他。”
  于重道:“现在的事情已经很明显,他们处置了杀害王举人的凶手,旨在一消王家的气忿,怕把事情闹入官府,坏了他们的大事,不惜忍痛惩凶。”
  王俊双手合击了一下,道:“对了!他们是不是对官府中人下手?”
  于重沉吟了良久,道:“至少,不是济南府的官吏。”
  王俊道:“他们在济南府城隐身以待,那即是说,他们准备对付的人,一定会到济南府中来了?”
  于重道:“是。”
  王俊忽然想起了那两位歌姬,道:“二弟,那两位请来的歌姬呢?”
  于重道:“被小弟遣走了。”
  王俊道:“哦?”
  于重道:“大哥久去未返,小弟放心不下,已和四弟、六妹约定,准备闯入梅花院中,以查究竟,大哥只要再晚上片刻回来,我们就可能有所行动了。”
  王俊点点头,道:“四弟、六妹呢?”
  于重道:“他们见到掌灯大哥之后,已然各回原位去了。”语声微微一顿,接道:“除非别无选择,我们不和他们冲突。”
  王俊道:“他们本来对我怀疑甚重,经过这一番试验之后,他们的疑虑已消,只是,他们劝我搬离此地,不知是否该答应他们,倒是叫人难作决定了。”
  于重道:“今日已晚,咱们明日早些离开就是。”
  王俊道:“看来,咱们留在此地也是无法再查出甚么,我们离开此地,更可以松懈他们的戒备之心。”
  于重笑一笑,道:“大哥,看来你虑事之周,小弟已是望尘莫及了。”
  王俊还未来得及答话,于重已抢先说道:“歌姬业已遣走,但酒席还未撤退,大哥请去用酒吧。”'
  王俊道:“我已再无心情了。”
  于重道:“这席酒非吃不可,如若他们疑念未消,还会来找大哥一谈。”
  王俊霍然站起身子,道:“不错。”举步走出内室。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上一篇:第三章 勇闯虎穴寻虎子
下一篇:第五章 险过两度死亡关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