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四章 公子多情魔女醉
2019-07-06 19:38:5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望着那带上的木门,王俊暗暗叹息一声,缓缓站起身子。
  木门没有加栓,轻轻一拉就开。
  只见一个青衣小帽的小厮,手中捧着一个木盘,盘上放着食用之物。
  一低头,进了室内,把盘上食物放在木案上,人却退到一侧站着。
  王俊一皱眉,道:“你先出去吧!我吃过之后,才招呼你进来。”
  青衣小厮突然一推低压眉际的小帽,道:“大哥,你认为她晚上真的会来陪你么?”
  一听声音,王俊立刻被臊得一脸羞红,敢情说话的竟是黄媚。
  王俊急急说道:“六妹,我在想法子算计她,怎会是真要如此,小兄没有武功,只好动点心机了。”
  黄媚道:“说说看,你怎么算计她?”
  王俊道:“你和四弟传了我点穴之法,只可惜我没有点人穴道的功力,只有在她冷不防时给她一下子,才有成功的机会。”
  黄媚冷笑一声,道:“我的好大哥,你太低估别人了,你可知道她是甚么人?”
  王俊道:“知道,罗刹女的从婢。”
  黄媚道:“正确点说,罗刹女应称为追魂罗刹,你们商量了半天、讨价还价的白衣少女,叫作小白蛇,她是追魂罗刹手下四婢中最狠的角色,杀人于谈笑之间。”
  王俊道:“哦?”
  黄媚道:“所以,你别认为她很好说话,我一直担心她会突然出手杀了你。”
  王俊道:“她会吗?”
  黄媚道:“会!你那样羞辱她,她竟然忍了下去,连我也觉得奇怪,也许她是真的被你料中了,她看上了二十万两银子,为了银子,忍下去……”
  双目神光一闪,盯住王俊的身上,道:“大哥,我问你,如若她在晚上真的要甘荐枕席,你要如何?”
  王俊道:“那时,我才有对付她的机会,我会出其不意制住她的穴道。”
  黄媚沉吟了一阵,道:“罗刹女手下四婢,个个杀人如麻,以小白蛇的心地最狠,不过,我还未听说过她有甚么淫贱的行径,你要小心一些了。”
  王俊急急说道:“六妹,我被他们带来此地,一直认为你们还不知道,所以,我只好自己设法了。”
  黄媚突然一拉帽沿,站到屋角处,低声道:“快吃饭。”
  王俊已学会了不少江湖中事,立刻心生警觉,开始大吃起来。
  但闻一阵步履之声,一个佩刀大汉直闯而入,望望正在大口进食的王俊,冷冷说道:“你倒是吃得下啊。”
  王俊放下筷子,回头望了那大汉一眼,只见他年约三十多岁,脸上被一道三寸长短的刀痕占了半个左颊。
  这一条刀疤,使那佩刀大汉看上去多了一股凶厉之气。
  佩刀大汉冷哼一声,目光转到了黄媚身上,道:“站在这里等甚么?”
  黄媚一欠身,道:“小的在等这位大爷吃饭。”
  刀疤大汉冷笑一声,说道:“要他吃快一些。”
  黄媚道:“是。”
  刀疤大汉又冷冷的望了王俊一眼,才缓步走了出去。
  黄媚低声道:“快些吃吧!大哥,那真的小二被我点了穴道,藏在厨房,若被他们发觉了,那就麻烦大啦。”
  王俊又急急吃了两口饭,收拾起碗筷,道:“六妹,你真的要走吗?”
  黄媚道:“这地方,只是一座普通宅院,地方不大,除了那位小白蛇之外,还有两个守卫的汉子,我无法藏身。”
  王俊道:“我要离开这里?”
  黄媚笑一笑,道:“不用太急,这里很安全,连云客栈中忙碌紧张,罗刹女一干人似乎就要有所行动,我们很快可以揭穿他们的隐密了,你小心点应付,该接你的时候,我们自会赶来。”匆匆收拾了碗筷,也不再让王俊多问,急步走出去了。
  望着黄媚远去的背影,王俊心中百感交集。
  容色绝伦的六妹,对他这个作大哥的,似乎有一份特别的感情,但金灯门事务繁忙,双方都有意在逃避着这件事。但有时候,黄媚却又情不自禁的表示出来。
  王俊能够领受到,但他却一直压制着自己。
  呆呆的想着,想着,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
  一个娇若银铃的声音传入了耳际,道:“王大公子,你在想甚么?想得这等出神。”
  王俊转头看去,只见说话之人正是那白衣少女,不知何时她已经进入了房中。
  镇定了一下心神,王俊缓缓说道:“你回来了?”
  这句话很平淡,但却充满着一种真切、诚挚的情感。
  白衣少女怔了一怔,点点头道:“嗯。”
  她常年奔行江湖,相处一起的,都是江湖上的豪雄人物,像这样文雅多情的温和公子实不多见,也从未听过这等轻柔的问讯。
  王俊笑一笑,道:“我刚刚吃过了饭。”
  白衣少女点点头,说道:“饭菜还能下咽吗?”
  也许是受了王俊的影响,她也变得温柔起来。
  王俊道:“粗茶淡饭,不过我因饿了,也吃得不少。”
  白衣少女道:“我会交代他们,以后的饭菜要配细致一些,你是出身千万豪富之家的贵公子。”
  王俊摇摇头,道:“算了,我倒真的希望自己穷一些。”
  白衣少女道:“为甚么?”
  王俊道:“因为,我如是出身寒门的穷儒,你们也不会把我囚在这里了。”
  白衣少女道:“说的也是,你如不是钱太多,也不会带一个那么扎眼的保镖,也不敢那么大模大样的入住连云客栈了。”淡然一笑,接道:“不过,有钱也有好处,你如不是很有钱,现在就不会受到如此的优待。”
  王俊道:“天下事,当真各有利弊。”语声一顿,接道:“姑娘,在下那一位常随保镖,现在何处?”
  白衣少女撇撇嘴巴,道:“你那位保镖吗?早溜了。”
  王俊突然站起身子,一掌拍在桌子上,道:“有这等事?他跑到哪里去了?”
  白衣少女笑道:“我的有钱大少爷,天地这样辽阔,他哪里不可去?你不用再操这份闲心了。”
  王俊道:“我现在该怎么办?”
  白衣少女道:“现在应该乖乖的在这里住下去,等你父母回信到来,我们一面收钱,一面放人。”
  王俊道:“你们没有把书信交给我那位常随,家父如何知哓?”
  白衣少女道:“令尊既是富甲一方,不难打听得到,你写上地址,我们自会找到。”
  王俊道:“你们和我父母接触,在下有点难以放心,容我想想如何?”
  白衣少女道:“可以,不过,时间不能太多,明日入夜之前,你要有决定。”
  王俊道:“好吧!我明晚之前决定。”
  白衣少女笑一笑,道:“王公子,有一件事,只怕很叫你失望了。”
  王俊道:“甚么事?”
  白衣少女道:“我只怕不能陪你了。”
  王俊道:“为甚么?”
  白衣少女道:“我很忙,而且今夜我可能要离开济南了。”
  王俊急道:“姑娘要到哪里去?”
  白衣少女道:“现在还不知道,我是唯姑娘之命是从,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会让另外一位妹妹来陪你。”
  王俊道:“那倒不用了。”
  白衣少女道:“不是陪你,而是陪三十万两银子。”
  王俊又摇摇头,道:“那也不用了,我喜欢的是姑娘你,换了一个人,在下就没有这个兴致了。”
  白衣少女道:“你没有见过她,她比我还年轻一岁,而且,姿色也不在我之下。”
  王俊道:“再也休提此事了,我……”
  白衣少女笑一笑,道:“先别肯定,看看我那位妹妹再说。”
  王俊道:“姑娘也读过诗书吗?”
  白衣少女道:“一点点。”
  王俊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两句话的意思,你懂吧?”
  白衣少女突然叹一口气,缓缓在一张木椅上坐了下来。
  王俊看她的神情间微现忧伤之色,心中暗道:“这丫头,可能被我词锋触到了痛处,更得小心一些才行。”心中念转,故意长叹一声,道:“姑娘,在下得祖上余荫,履厚席丰,终日花天酒地,过着豪华无拘的生活,但我王某人也不是一个全无灵性的人。”
  白衣少女嗯了一声,道:“有灵性?你还有甚么灵性?像你这样沉于逸乐、挥金如土的花花公子,终日争逐酒肉,夜夜春宵,老实说,像你这种人死有余辜。”
  王俊苦笑一下,道:“姑娘,你看在下真的是一个很坏的人吗?”
  白衣少女打量了王俊一眼,道:“看上去倒不像是一个很坏的人,但事实上,像你这样的人,又如何能好得了呢?”
  王俊道:“我不过是逢场作数罢了,因为出手豪阔,招来了很多曲意奉承的人,姑娘,但我决不是一个纵情色欲的人。”
  白衣少女道:“生长在你那样家庭的人,那样多的银子,就算天生的好人,也会变成纨袴子弟。”
  王俊笑一笑,道:“姑娘估透了在下是一位酒色浪子吗?”
  白衣少女道:“难道你不是?”
  王俊摇摇头,接道:“不是!姑娘看看在下,是不是一个很坏的人?”
  白衣少女道:“哼!坏人的脸上又没有写字,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坏人?”
  王俊道:“在下一向是赏花不采花。”
  白衣少女凝目沉思了一阵,道:“王公子,就我在江湖上走动所见,你确然不像一个坏人。”
  王俊道:“本来就不是坏人嘛。”
  白衣少女苦笑一下,道:“那你是不是真的王公子呢?”
  王俊道:“在下姓王,如假包换。”
  白衣少女低声道:“王公子,你是不是真的有点喜欢我?”
  王俊道:“真的。”
  白衣少女黯然说道:“我也早已厌倦了这种江湖生活,如若你真的喜欢我,肯不肯带我离开?”
  王俊心中一动,忖道:“来了。”沉思了一阵,道:“带你离开,到哪里去?你那位女主人肯放你吗?”
  白衣少女道:“自然不会放我,但我们可以偷跑。”
  王俊道:“我家中雇了很多武师、护院,只要能回到家中,我们就不用怕了。”他有备而来,早已想好了一套说词。
  白衣少女摇摇头,道:“罗刹女是江湖上有名煞星之一,贵府的几个护院,又如何能保护咱们的安全呢?”
  王俊道:“咱们要躲到哪里去呢?”
  白衣少女道:“躲是有地方躲,只怕公子你不愿意……”语声顿了一顿,接道:“老实说,因为你能值几十万两银子,她才留下你,一旦银子到手,只怕也不会放了你。”
  王俊道:“盗亦有道,难道你们会言而无信吗?”
  白衣少女道:“你对我们主人了解太少了,她如放了你,也不会叫罗刹女了。”突然放低声音,道:“公子,你知道我们为甚么要到济南府来吗?”
  王俊摇摇头,道:“不知道。”
  白衣少女道:“如是做成了一笔很大的生意,我们姑娘可以赚上二十万两银子。”
  王俊道:“那算甚么?比起我王某人,还少十万身价。”
  白衣少女道:“至少你还没有确定,但我们那笔生意,却已先收了五万两银子订金。”
  王俊道:“那是甚么生意?”
  白衣少女道:“杀人。”
  王俊道:“杀人也能够赚二十万两银子吗?”
  白衣少女道:“他们的价值是百万两纹银,我们姑娘可分得二十万两罢了。”
  王俊道:“甚么人那么值钱?”
  白衣少女道:“你听过四君子吧?”
  王俊摇头道:“没有听过。”
  白衣少女道:“是四个人,每人身价二十五万两银子。”
  王俊道:“四个甚么样的人?他们会不会武功?”
  白衣少女道:“听说不但会武功,而且很有成就,所以当今最厉害的杀手,大都集中到济南府中来了。”
  王俊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么说来,那四君子是很重要的人物了?”
  白衣少女道:“自然是很重要了,否则怎会有人出一百万两银子,买他们的性命?”
  王俊恐怕会引起对方之疑,忍下不再多问,却故意一转话题,道:“你应该留在这里陪我,我也值十万两以上的银子。”
  白衣少女叹口气,道:“如若咱们要逃,明天就是最好的机会。”
  王俊正愁着如何再把话题引回去,她却抢先又说回主题。他故作沉吟道:“为甚么?”
  白衣少女道:“四君子明日午时会到济南。”
  王俊道:“姑娘,四君子究竟是甚么样的人?”
  白衣少女道:“是四位极受江湖道上敬重的人物。”
  王俊心中忖道:“也是江湖中人,那倒容易插手了。”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四君子既然是大好人,你们为甚么要出手对付他们?”
  白衣少女道:“我们是受雇的杀手,只管杀人、赚钱,不管杀的是好人还是坏人。”
  王俊道:“可惜我无法再见到那位罗刹女了。”
  白衣少女道:“见她干甚么?”
  王俊道:“见了她面,我非要劝阻她退出杀手集团……”
  白衣少女笑一笑,接道:“你……”
  王俊接口道:“不错,我知你们只不过是要钱的杀手罢了。我给你们钱,自然就好说了。”白衣少女突然停口不言,凝神倾听了一阵,道:“有人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五章 险过两度死亡关
上一篇:
第三章 勇闯虎穴寻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