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三章 勇闯虎穴寻虎子
2019-07-06 19:35:3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言小秋扮装成一位中年贩夫,混在人群中,目睹了这场谋杀。
  徐班头认不出这飞刀的来源,但言小秋却认得出来。那是江湖上最凶毒的暗器之一——封喉飞刀。
  这刀上的奇毒,中人之后,见血封喉,立刻致命,不管是否中人要害,都使人无法留下一句遗言。
  封喉飞刀出现济南府,虽然杀的是川东二鬼,但给予言小秋的震动,当不在徐班头之下。这是道地道地的杀人灭口,兼具了杀鸡儆猴的作用。
  明显的告诉了徐班头,在大街口、白日下、众目睽睽之中,要杀人,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最妙的是,那么多围在四周看热闹的人,不下二百只眼睛,竟然没有人看到凶手是谁。
  徐班头和一众捕快距两人不过四、五尺的距离,竟然也是未瞧出。
  言小秋看出了一点苗头,但也只不过看到了一点影像,那是个穿着蓝布裤褂的人,街上都是这样的装束。言小秋看了那封喉飞刀一眼,再追出人群时,已不见了那个人。
  大街上没有见人奔跑,凶手可能在缓缓的走着,但言小秋记不得那人的脸,也瞧不出他有甚么特征。凶手也有可能还在现场,绕了一个圈子,又混入了人群之中。
  这人不但飞刀恶毒,而且他的武功、机智和镇静的功夫,都显示他是一个劲敌。
  选择的杀人地点,也和别人不同。
  言小秋也很冷静,绕了个圈子,转入了另一条街上,直到确定没有被人跟踪时,才留入王府之中。
  王府的密室中,聚集了金灯门中所有的人。
  王俊、于重、方昭、萧飞燕和黄媚。
  齐子川还留在大门口处,他职司重大,无暇参与会商。
  言小秋走入密室,看人人脸色凝重,就知道有了大事。
  他本想带回来一个使人震动的消息,但现在,他只好先忍下去,一抱拳,道:“掌灯大哥,发生了甚么事?”
  王俊吁一口气,道:“四弟回来得正好,你瞧瞧那是甚么?”
  言小秋转头望去,只见木案上摆着一个三寸六分长短的人形暗器。那是白银混入精钢中打制而成的一个长形美人,尖厉的双足,和头上飘扬起的几根尖锐的发丝。
  就外形看去,半颗美人像,打造得是那么灵巧,但却是江湖上又一个凶厉无比的致命暗器。取入手端详了一阵,言小秋又缓缓把它放在案上,道:“罗刹断魂刺,又名美人夺命镖,是江湖女魔罗刹女的独门暗器,不知在何处取得?”
  王俊道:“不知何时被人钉在大门上,是齐老取下来,交给了二弟。”
  言小秋轻叹口气道:“封喉飞刀、美人夺命镖都到了济南府,而且都对准王家而来。”
  于重听得怔了一怔,道:“老四,你说甚么?封喉飞刀也到了济南府?”
  言小秋道:“不错,在大街上、万目注视之下杀了川东的酆都二鬼焦氏兄弟,想不到,大门上又发现了罗刹女的美人夺命镖。”
  王俊道:“二弟,封喉飞刀很难对付吗?”
  于重道:“何止难对付,江湖上四大最凶恶的暗器能手,竟有两个人到了济南。”
  王俊道:“为甚么都冲着王家而来?”
  萧飞燕道:“也许冲着咱们来的。”
  黄媚摇摇头,道:“小妹相信,咱们的行动还很隐密,他们还不知道内情。”
  言小秋道:“封喉飞刀很镇静,在我眼皮下杀人,我竟然没有看清楚他的面貌。”
  于重道:“有这种事?”
  言小秋苦笑一下,道:“千真万确,我知道他没有跑,但就是瞧不出他在何处。”
  萧飞燕道:“这么说来,四哥栽了?”
  言小秋道:“栽了,而且栽得很惨,他连杀两人,我竟然找不出他隐身何处,那就说明了他不但手脚利落,而且,还有一份杀人如拾芥的镇静功夫,这是江湖上第一流的杀手、第一流的高人。罗刹女更不会在他之下,这样两个人物都到了济南府,究竟是为了甚么?”.
  方昭道:“决不会只是为对付王举人。”
  言小秋道:“至少和王府有些关系,他们为了甚么?王举人究竟是怎么的一个人物?”
  于重道:“叫人想不通的也就在此了,听说两人也兼当杀手,但每一次受雇杀人,至少要数千两黄金的价钱,王举人不是江湖上的名人,老实说,用不着雇请这等第一级的杀手来对付他。”
  王俊道:“何况,王举人已经死了,而且已下葬入土了。”
  言小秋道:“也许他们来济南是别有所为,感觉到王府中隐有高手,才发出美人夺命镖向咱们示警,要咱们不可卷入漩涡。”
  于重沉吟了一阵,道:“想一想,实在是奇怪得很。”
  黄媚道:“四哥,近日之内,有没有甚么武林高人到此?”
  言小秋道:“没有听说。”
  黄媚道:“有没有甚么钦差大臣到此巡查?”
  言小秋道:“也没有。”
  黄媚道:“王举人如是一个武举人,决不会有这样高级的杀手来杀他,他可能还有一种神秘的身份。”
  王俊道:“这个似乎是不太可能,他家世清白,交游不多,而且从未离开过济南府。”
  黄媚道:“大哥,江湖上无奇不有。”
  王俊沉吟了一阵,道:“六妹,我虽是金灯门掌灯大哥身份,但我对江湖中的事知晓有限,我有很多不解之处,不知可否问你们?”
  黄媚道:“大哥有事垂询,只管请说。”
  王俊道:“那酆都二鬼不是他们自己的人吗?”
  黄媚道:“是。”
  王俊道:“小兄想不通,既是自己人,为甚么封喉飞刀要杀死他们?”
  黄媚道:“因为他们这一次来济南府,可能有大作为,酆都二鬼万一被带入官府,熬不住刑讯,说出了他们的内情,那岂不是一场大麻烦?万一济南府调动官兵围剿,岂不是坏了他们大事?”
  王俊道:“绿林中人,怎能够如此不讲义气?”
  于重道:“黑白不同之处,就在这一点了,白道中人,义气为先,一语千金,黑道中人却是利害第一,只求目的,不择手段。”
  王俊摇摇头,道:“盗亦有道,这些人真是连强盗也不如了。”
  言小秋道:“目下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咱们要先找出他们的用心何在?”
  忽然间,响起一阵卜卜的敲门声。
  方昭一皱眉头,打开密室木门。
  这地方,本是王府中极秘密之处,整座王府中只有两个人知道——王举人和总管王贵。
  进门的是改扮成仆丁、易容改貌的王桂武。
  方昭掩上木门,王举人却一抱拳道:“打扰诸位了。”
  王俊拱拱手道:“有甚么重大之事吗?”
  王桂武道:“如无重大之事,咱也不敢惊扰诸位了。”
  方昭道:“怎么说?”
  王桂武道:“有两个陌生人送进来一只木箱,不知作用何在,颜、赵两位镖头已把他们接入大厅,诸位是否要去查看一下内情?”
  王俊点点头,道:“好!我们去看看。”
  几个人由密室地道走了出来。
  这时,颜如风、赵志英已把两个穿着蓝布裤褂的大汉带入了大厅。
  黄媚早已穿上了丫头的衣服,立刻捧着茶盘,献上香茗,悄然退在颜如风的身后。
  她目光锐利,一眼之下,已瞧出这两个蓝布裤褂的大汉戴有人皮面具。而且,他们尽量使自己的衣服穿着显得十分平凡。
  颜如风轻轻咳了声,道:“两位朋友,恕颜某人眼拙,不识两位朋友的高姓大名。”
  左面一人笑一笑道:“咱们两个都是无名小卒,通上姓名,颜总镖头也不会认识咱们,如是颜总镖头一定要咱们报个称呼,就叫在下马老大吧。”
  另一个蓝衣人道:“我大哥叫老大,我自然是马老二了。”
  颜如风皱皱眉,道:“两位马兄,来此王府,不知用心何在?”
  马老大道:“颜总镖头对王府中事,能够作得几分主意?”
  只听一人高声应道:“颜师父可作大半主张,另一小半兄弟可以作主。”
  王贵大步走了进来,身后带着两个长随,正是方昭和言小秋扮装的王府仆丁。
  马老大道:“阁下是……”
  颜如风道:“这是王府的总管。”
  王贵道:“敝东主不幸被人逼死,老夫人忧伤过度,养病山庄,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兄弟这总管的身份……”
  马老大道:“不管你阁下是甚么身份,只要能作主就行。”
  王贵道:“两位有何见教,可以说了。”
  马老大道:“颜、赵两位总镖头都是那日亲身参与搏杀的人,想必还记得当日凶手的面目了?”
  颜如风道:“记得。”
  马老大道:“好!颜总镖头,请打开木箱瞧瞧。”
  颜如风略一沉吟,打开了木箱盖子。
  凝目望去,不禁一呆。
  原来,木箱之中,放着四颗血淋淋的人头,正是那日挑战王桂武的四个人。
  这是完全出人意外的事。
  马老大轻轻咳了一声,道:“颜总镖头,瞧清楚了吗?”
  颜如风道:“瞧清楚了。”
  马老大道:“好!瞧清楚了就行,他们不知天高地厚,为了一点小怨,逼死王武举,我们以四个人头,偿还了王举人一命,人死不能复生,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颜如风皱皱眉头,道:“人头不错,就是他们四个……”
  马老大接道:“酆都二鬼——焦氏兄弟来府中闹事,也被我们处决了,就算把他们送入官府,也不会判他们死罪的,这一点,颜总镖头肯相信吧?”
  颜如风道:“焦氏兄弟犯的不是死罪。”
  马老大道:“但他们还是死了。死者冤仇已雪,活的气息可平,咱们兄弟送上这四颗人头,只求一事。”
  颜如风道:“请说吧。”
  马老大道:“咱们已经替王举人报了仇,杀人不过头点地,诸位下手,也不过如此而已,所以,在下希望王家的人,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
  颜如风沉吟了一阵,回顾了王贵一眼,道:“总管意下如何?”
  王贵道:“就道理而言,不过如此了。”
  马老大哈哈一笑,道:“总管很明事理,咱们只等诸位一句话,立刻告辞。”
  王贵轻轻吁一口气,道:“颜兄,请问他们一声,我们可以不再追究,但他们和王府中这笔仇恨,可也是从此化为乌有了?”
  马老大哈哈一笑,道:“总管但请放心,和王家有仇和招惹你们王家的人都已除去了,王家和我们活着的人,自然是毫无仇恨可言,从此王家也可以过过太平的日子。”
  王贵道:“王家万贯家产,只此一脉,老夫人经此大变,痛不欲生。”
  马老大道:“总管,王举人已经死了,纵然有天下第一灵丹,也无法使他复生,但加害于他的人,数命偿他一命,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如此,王总管如能想出更好的办法,在下倒希望听听高见。”
  王贵道:“我没有更好意见,颜总镖头既然认出了四位凶手,咱们也没有好讲的道理了,只是在下还得费一番说词说服老夫人了。”
  马老大道:“那就麻烦总管了。”
  王贵道:“这是在下应尽之份,谈不上麻烦二字。”
  马老大道:“就此一言为定,王府不再追究这件事,更不能再报官府,彼此一了百了。”
  王贵道:“好!甚么人代我们诛杀了凶手,请马兄代我们谢他一声。”
  马老大道:“这个不敢当了,但咱们一定把总管的话带到,希望王府不要把此事张扬出去,更不用再花银两雇请高手,踩访仇踪,颜、赵两位总镖头也可以再回镖局任事了。”
  王贵笑一笑,未再接言。
  不提反对之见,自然是等于同意了马老大的话。
  马老大笑笑,道:“这四颗人头,希望总管在祭奠过王武举之后,把它归还,我们兄弟告辞了。”
  王贵没有阻拦,颜如风望着两位的背景,看他们离去消失之后,才缓缓的道:“王总管,咱们可是真的不追究了?”
  王贵道:“元凶已经授首,咱们就算不同意,又能如何?”
  颜如风道:“说的也是道理。”
  赵志英突然说道:“颜兄,咱们要不要在这里多住几天?”
  颜如风道:“为甚么?”
  赵志英道:“在下一直觉得,他们这求和方法太过吃亏,不通常情,所以,在下觉得这有些奇怪。”
  颜如风道:“赵兄怀疑甚么?”
  赵志英道:“求证一事。”
  颜如风道:“求证甚么?”
  赵志英又道:“他们究竟是甚么人?”
  颜如风苦笑一下,道:“这个,我无法说出他们的身份,不过,他们对此事的处理手法,已到了严厉无匹的境界,老实说,就算是要我们亲自处理,也不会用这样的手法,四个凶犯,一齐杀死,另外,还加上了酆都二鬼。”
  赵志英道:“颜兄,这决非咱们两个的力量。”
  颜如风道:“这个我知道。”
  赵志英道:“他们不怕咱们,为甚么却给了咱们这么大的面子?”
  颜如风道:“我看,他们不是给咱们的面子。”
  赵志英道:“啊?”
  颜如风道:“但他们似乎是有些担心官府中人。”
  赵志英点头道:“这话倒也有些道理。”
  颜如风道:“王桂武是有功名的人,如是一状送进衙门,济南府也要头大如牛,全力以赴,缇骑营和府中捕快在全力搜查之下,必可发现他们落足之处,那时,如若调动大军出来,他们武功虽高,也无法和大批官军抗衡。”
  赵志英道:“他怕王家追迫官府?”
  颜如风点点头。
  赵志英道:“他们想在济南府停下来,很隐密的停下来,这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颜如风道:“不错,所以,他们不希望王家追究这件事,不惜杀了自己人,送来人头,以消王家之气。”
  赵志英道:“余下的事,应该是他们为甚么要留在济南府了。”
  颜如风见王贵一直没有开口,忍不住问道:“王总管,你对此事看法如何?”
  王贵道:“我没有意见,不过,咱们东主的大仇已报,老夫人的意思,是不用深究。”
  颜如风点点头,道:“总管,我和赵兄辞去了两家镖局子的事,原是希望为亡友一尽心力,追究元凶,以慰亡友之灵,顺便也好保护贵府,不再受骚扰。但照目下的情形看来,似乎是对方已有了诚意求和之心,诛元凶,杀从凶,以图息事宁人,而且已表现出他们的诚意了,所以,兄弟留在王府中,似是也没有甚么事情好效力了。”
  王贵道:“这个在下没有主意,应该如何,要自己斜酌了。”
  颜如风道:“总管,这样吧!我们暂时离去,但不会离开得太远,有事情,就派个人去招呼咱们一声。”
  王贵道:“两位都是敝东主生前的朋友,愿否留下来,悉听尊便,我王贵不敢擅越。”
  颜如风回顾了赵志英一眼,道:“赵兄的意见呢?”
  赵志英道:“在下听颜兄的安排。”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四章 公子多情魔女醉
上一篇:
第二章 重重门户杀机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