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五章 险过两度死亡关
 
2019-07-06 19:42:4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王俊也在用心的听,但却听不到一点声息。
  等他听到步履声响时,木门已被呀然推开。
  一个青衣佩剑的少女缓步而入。
  白衣少女低声道:“小青妹妹来换班了,你仔细瞧瞧,她比我标致多了。”
  小青笑一笑,接道:“白梅姊姊,小妹不是换班来的。”
  白梅一怔,道:“哦!那你来此作甚?”
  小青刷的一声,抽出了长剑,道:“我奉了姑娘之命,来此取他人头。”
  白梅笑一笑,道:“小青,不能杀他。”
  小青道:“为甚么?”
  白梅道:“他可以值三十万两银子,杀了他,岂不是白白丢了三十万两银子?”
  小青撇撇嘴巴,说道:“你相信他的鬼话吗?”
  白梅又是一怔,道:“小青,你在胡乱说些甚么?”
  小青道:“这人外表老实,内藏奸诈,他说的话,只有一句真实。”
  白梅已冷静下来,回顾了王俊一眼,道:“哪一句真实?”
  小青道:“他不会武功,是千真万确的事,其他的话,全是胡说。”
  白梅笑一笑,道:“小青,是师父对你说的吗?”
  原来白梅、小青和罗刹女之间,亦师亦徒,亦主亦婢,罗刹女传授了她们武功,却把她们留在身侧作婢。
  小青道:“是!师父要我来此取他的人头复命。”
  王俊听到两个人的话,心中暗暗叫苦,他自知全无武功,如是想反击逃走,只是自速死亡,唯一的是以不变应万变,镇静坐着。
  白梅冷然一笑道:“小青,如是我不让你杀他呢?”
  小青吃了一惊,道:“为甚么?难道你敢抗拒师父之命?”
  白梅道:“我不敢,不过,咱们总得把事情弄清楚,小青妹妹,你一剑下去,割下他的人头容易,但你如想再把他的人头接上,那可是千难万难的事了。”
  小青道:“师姊,师父只交代我一句话,带王公子的人头回去,除非师姊愿替小妹担代,否则,我只有带他的人头去见师父了。”
  白梅回顾了王俊一眼,道:“小青妹,你要姊姊如何担代?”
  小青道:“跟我一起回去见师父,就说你不准我杀他。”
  白梅哦了一声,道:“小师妹,你这么一说,我这个做姊姊的如何还敢替你担代?你去杀他吧。”
  小青一侧身,由白梅的身侧走过,长剑一举,横里斩去。
  就在她长剑举起的同时,白梅也迅快出手,一指点中了小青的右肩。
  小青感觉右臂一麻,长剑脱手落地,道:“师姊,你……”身体倒了下去。
  白梅伏身拾起长剑,道:“小青师妹,姊姊很抱歉,我不得不点了你的穴道。”目光转到了王俊的身上,道:“公子,现在你还怀疑我吗?”
  王俊道:“在下一直没有怀疑过姑娘。”
  突闻金风破空,白梅急急闪身避开,手中的长剑回拍击出。
  一道寒光,在白梅头顶掠过。
  但另一道寒芒却疾如流星,插入了小青的背心。
  一个年轻娇憨的少女立刻玉殡香消。
  白梅怔了一怔,道:“甚么人?”
  但闻微风飒然,来人已去,却未闻一声回答之言。
  王俊望望小青背上的匕首,已然直没及顶,不禁一皱眉头。
  白梅长剑一转,抵在了王俊的咽喉之上,道:“甚么人下的毒手?”
  王俊定定神,道:“我不知道,但可能是我同行的那个保镖。”
  白梅道:“你还在胡扯甚么?如是我师父没有摸清楚你的底子,怎会派小青来杀你?”
  王俊道:“姑娘也不相信在下了?”
  白梅道:“发生了这些事情,要我如何还能信任你?”
  王俊叹口气,道:“白梅姑娘,我不会武功,你如想杀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小青姑娘之死,你又如何向师父交代呢?”
  白梅道:“人不是我杀的,我有甚么不能交代的?”
  王俊道:“你那位罗刹师父肯相信你的话吗?”
  白梅道:“这个……这个……”
  王俊道:“事已如此,姑娘似乎是只有和在下合作一途了。”
  白梅道:“合作?你究竟是干甚么的?”
  王俊笑一笑,道:“姑娘,至少我们比你那位罗刹师父好相处得多。”
  白梅怒道:“姓王的,原来你是个骗子,我先杀了你……”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接道:“杀不得。”
  白梅心头一震,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店小二衣服的人站在身后,两道炯炯的眼神,盯注在白梅手中的宝剑之上。
  不知何时,他已经进入了室中,站在身后。
  白梅吁一口气,道:“你是谁?”
  来人道:“言小秋,姑娘听人说过吗?”
  白梅摇摇头,道:“没有。”、
  言小秋道:“金灯门,姑娘听说过吗?”
  白梅道:“金灯门则听说过。”
  言小秋道:“我就是金灯门中人。”
  白梅道:“他呢?”
  言小秋道:“金灯门的掌灯大哥。”
  白梅打量了王俊一眼,道:“金灯门的掌灯大哥?为甚么不会武功?”
  言小秋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比武功更重要一些了。”
  白梅望望地上的小青,道:“她是你杀的吗?”
  言小秋:“不是。”
  白梅道:“不是你,是谁?”
  “我!”随着答应之声,缓步走入了一个青衣小帽的小厮,是黄媚改扮的。
  白梅道:“你也是金灯门的?”
  黄媚笑一笑,道:“小妹黄媚,这位小青姑娘来意不善,不但要杀我们的掌灯大哥,而且还要加害姑娘。”
  白梅说道:“她是我的师妹,难道敢杀我?”
  黄媚微微一笑,道:“看来你对这位师妹还是不太了解。”
  白梅道:“我们自幼一起长大,同门学艺,同留在师父身侧为婢,相处十年,为甚么我不了解她?”
  黄媚道:“姑娘如何才会相信她要取你之命?”
  白梅道:“证据。”
  黄媚道:“哦!如若这位小青姑娘确是奉命杀你而来,她会有些甚么证据?”
  白梅道:“应该执有家师的罗刹令牌。”
  黄媚道:“那么姑娘何不捜捜你师妹的身上呢?”
  白梅应了一声,道:“真有此事吗?”
  口中说话,右手已在小青的身上搜了出来。
  果然,在小青的衣袋之中,找出了一枚罗刹令牌。
  白梅脸色大变,道:“想不到啊!她真的请了罗刹令牌。”目光转注到黄媚的脸上,道:“姑娘,你怎么知道她请了罗刹令牌,要来杀我?”
  黄媚道:“我不知道她请了罗刹令牌,但我知道她要杀你。”
  白梅道:“你怎么知道的?”
  黄媚笑一笑,道:“你们还有一位叫作白莺的师妹吧?”
  白梅点点头。
  黄媚说道:“我听到她们商谈着对付你的办法。”
  白梅道:“这两个丫头,好恶毒的心机,我一直待她们不薄,想不到她们会联合起来加害于我。”
  黄媚道:“小青虽死,还留了白莺一个活口,你以后可以查证,但为今之计,你准备如何应付?”
  白梅苦笑一下,道:“你已经杀死了小青,我已经后退无路了。”
  黄媚道:“姑娘有何打算呢?”
  白梅道:“我不知道,反正我已经不能回去了。”
  黄媚淡淡一笑道:“你如若不回去,令师必会有所警觉,那时,只怕她会立刻下令追杀
  白梅道:“话是不错,但小青已死,我回去又如何向师父交差呢?”
  黄媚道:“只有一法,但不知姑娘是否愿意?”
  白梅道:“请教。”
  黄媚道:“找一个人假扮小青,和你同回罗刹女的身侧。”
  白梅道:“谁能扮她?”
  黄媚说道:“我可以扮作小青,但还需你白梅姑娘把小青的性格、举动告诉小妹才行。”
  白梅道:“我师父很精明,小青又是平常追随在她身侧的心腹,如何能允许别人假冒,只怕她一下子就会发觉了你。”
  黄媚道:“只要你愿意诚心和我们合作,小妹自信可以应付得来,问题还是姑娘有没有这份勇气?”
  白梅道:“我没有退路了,除非我在师父面前领死。”
  黄媚道:“白梅姑娘,有一件事,小妹想请教。”
  白梅道:“你请说。”'
  黄媚道:“你是罗刹门下的首徒,为甚么师父对你最不信任?”
  白梅道:“因为师父骂过我一句话,说我太善良,不适合作罗刹门下弟子……”
  黄媚接道:“你对令师的作为呢?”
  白梅道:“老实说,我对自己作为罗刹门的弟子,也觉得不很合适。”
  黄媚道:“为甚么?”
  白梅道:“因为我不够心狠手辣,做事情不能够迎合师父的心意。”
  黄媚说道:“所以,你一向不得师父的欢心?”
  白梅点点头,道:“是。”
  王俊突于接口说道:“姑娘,你能对罗刹女的作为不满,那证明了一件事,你人性未泯,还可救药,希望你能和我们合作。”
  白梅摇摇头,道:“不行,我虽不满师门作为,但我总是师父教养出来的,我可以不帮助她,但我决不能背叛她。”
  王俊道:“大义可以灭亲,何况罗刹女根本算不上是你们的亲人,她传授你们的武功,只是为了要你们作为她的工具罢了,她并没有把你们当作徒弟,也没有把你们当作女婢,姑娘不妨仔细的想一想,罗刹女是否把你们当作人了?”
  白梅沉吟了一阵,道:“王门主说得不错,她确然没有把我们当人看待。”
  王俊道:“既然如此,姑娘为何不肯挺身而出,为民除害呢?”
  白梅道:“我……我……”
  王俊道:“姑娘,你本是端庄纯洁的少女,但在那罗刹女的威迫利诱之下,你已经变成了淫乱女子……”
  白梅道:“我,我……”
  王俊道:“你如能想出任何一件可以为罗刹女辩护的事,只管请说。”
  白梅摇摇头。
  王俊道:“这就是了,姑娘,她对你们除了传授武功之外,可算是没有甚么恩惠可言,再说,她派小青来杀你,更是义断情绝。”
  白梅道:“不管如何,我是一个流浪的孤儿……”
  王俊哈哈一笑,道:“孤儿?这也是那罗刹女告诉你的了?”
  白梅怔了一怔,说道:“是,这有甚么不对?”
  王俊道:“姑娘,以罗刹女那样的人,会很细心的去抚养一个孤儿吗?再说,一个衣着破烂、满脸油污的孤儿,又怎能见到罗刹女那样的人?”
  白梅急急说道:“王门主的看法呢?”
  王俊道:“罗刹女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令尊、令堂可能都是她刀下的冤魂,极有可能当时见你年幼无知,又长得玉雪可爱,才把你收养起来,告诉你是个孤儿。在下还可以大胆的断定一句,姑娘也决非是罗刹女抚养长大,她只不过传你们的武功罢了。”
  白梅点点头道:“不错,我一直是由一个老妈子抚养。”
  王俊道:“这就是了,姑娘可以想想,如若愿和我们合作,那就全力以赴,如是不愿意和我们合作,咱们也不难为姑娘,你可以走了。”
  白梅似是己被王俊说服,他断言从事都斩钉截铁,不能不叫人不信。
  沉吟了一阵,白梅点点头,毅然说道:“好!我答应你们,但要如何一个合作方法呢?罗刹女很精明,瞒过她一双眼睛并非易事。”
  黄媚道:“姑娘如肯合作,咱们就好商量了。”
  沉吟了一阵,说出了一番话。
  白梅点点头,道:“好!咱们就此一言为定,我全力以赴,只不过,要到证实她是杀死我父母的仇人后,我才能和她正面为敌。”
  王俊笑一笑,道:“姑娘苦海回头,迷途知返,在下为姑娘庆贺。”
  转过身子,大步而去。
  王俊和言小秋先走一步,黄媚却换上了小青的衣服,重回梅花院。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上一篇:第四章 公子多情魔女醉
下一篇:第六章 雏凤智擒女煞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