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三章 勇闯虎穴寻虎子
2019-07-06 19:35:3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餐饭毕,那店小二又带着一脸笑容走了进来,道:“公子,小人已替你安排好了。”
  王俊道:“是一座跨院吗?”
  店小二道:“不是!紧傍梅花院的一间大客房。”
  王俊点点头,道:“好吧!本公子只好先委屈一下了。”
  店小二低声说道:“小的叫李四,我已经交代下去,要他们好好照顾公子。”
  王俊道:“李四,你在连云客栈中是甚么身份?”
  李四说道:“在下只是大伙计,小二。”
  王俊说道:“好极了,我最喜欢和你们这些人交往,因为你才是最够味道、最会玩的人。”
  李四淡淡一笑,道:“公子,你夸奖了。”
  王俊的话题突然一改,道:“李四,那梅花院可以进去吗?”
  李四沉吟了一阵,道:“梅花院的门经常闭着,只怕是不太容易进去。”
  王俊站起身子,道:“走!带我到那间房里看看。”
  这是一串连绵客舍的边间,一明两暗,紧傍着一座木门紧闭的跨院。
  望了那跨院一眼,王俊低声问道:“那就是梅花院吗?”
  李四道:“是。”
  于重目光锐利,已发觉有一对锐利的眼睛,由院内一座高楼的窗户内直视出来。
  所以,于重一直低着头,未多望那梅花院一眼。
  王俊却未发觉,伸手指点着梅花院中的景物。
  李四早已替王俊打扫好一间客房,打扫得十分干净。
  王俊回顾了一眼,叹口气,道:“看来,只有将就一下了。”目光转到了李四的脸上,接道:“别忘了,替我找两个卖唱的姑娘。”
  李四道:“小的记下了,公子要她们甚么时候来?”
  王俊道:“华灯初上时分,”笑一笑,又道:“本公子喜欢灯光明亮,别忘了在大房里多加上两支火烛。”
  李四道:“小的都记下了。”
  王俊挥挥手,李四哈腰而退。
  于重目睹李四远去,才低声说道:“大哥,咱们行藏已露,只怕等不到晚上,可能就会有甚么变化了。”
  王俊怔了一怔,道:“你怎么知道?”
  于重道:“梅花院内,有一对监视咱们的眼睛。”
  王俊道:“哦?”
  于重道:“三弟似是就住在咱们隔壁。”
  王俊道:“我怎么没有瞧到?”
  于重道:“他扮成一个六十左右的老人,站在房门口处,维妙维肖,如非他发出咱们相约的暗记,连我也瞧不出来。”
  王俊又问道:“四弟和六妹呢?有没有消息?”
  于重道:“没有,不过我相信,他们已混了进来,而且就在咱们附近。”
  王俊未再多言,但他内心之中,却已体会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对金灯门贡献得太少,参与每一次的事务,不但未能尽到甚么心力,反而使得大家为保护他而浪费了很多的人力。
  这感觉对王俊而言产生得很早,只是这一次更为强烈。
  他已经下决心要作两件事——一是多为金灯门策划一切事务,整理那些不合情理的门规,二是学会保护自己的武功。
  但他明白自己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就算肯下功夫,全力学习,只怕也无法练成象样的武功。
  所以,他开始集中全力学习暗器,一面练习腕力、眼力,一面研究改进机簧暗器的方法。
  他下了极大的决心,但一切进行都在隐密之中。
  只有黄媚一个人知道,而且在全力协助他。
  事实上,金灯门中的人都知道,只是王俊既然不说,大家都装胡涂罢了。
  这事情已经在暗中进行了很久,金灯门中人都在暗中帮助他,替他采用很多助长体能的药物,也告诉他练力的方法。
  不过,这些事,都透过黄媚进行。
  现在,在王俊身上,就带有三种暗器——两种是借重机簧,一种是腕力发出。
  但对这些暗器上的成就,王俊却是一直保守着隐密。
  隐密得连黄媚也不知道。自然,于重更不知道。
  他究竟是饱读诗书的人,思维的灵敏,非于重等人所及。
  江湖上的历练,使他的思域开阔了很多,也使他对整个的金灯门,策划了一套改进的办法。对他个人而言,历练使他长进了很多的胆色。
  他心中也很明白,在对付强敌的过程中,金灯门中人为他分出很多的力量保护他。
  连云客栈,一切都显得十分平静,但这只是表面的情形。
  事实上,金灯门的混入,使得整个连云客栈涌起一片暗涛。
  那是属于一种感受上的压力。
  一般人也许体会不到具体的事实,但那股暗中流动的紧张气氛,却使整座的连云客栈充塞了一股杀机。
  是太阳下山的时刻,那一直紧闭着木门的梅花院,突然大开。
  一个五十多岁、留着小羊胡子的青衣老者,缓步走了出来。
  他走到了王俊的房间,叩动门环。
  开门的是于重。
  事实上,这青衣老者一步跨出梅花院时,已在于重的监视之下。
  打开房门时,于重却装出一副讶异的神色,道:“找谁?”
  青衣老者打量了于重一阵,笑一笑,道:“替我通报一声,我要见见你家主人。”
  于重道:“阁下可否见告姓名?在下也好通报。”
  青衣老者忽然笑起来,道:“江湖上有一句说话,明人不做暗事,光棍的眼睛中不揉沙子,你朋友这份做作,不觉得太过生硬吗?”
  于重摇摇头,道:“你一定找错人了,我听不懂你说甚么。”
  青衣老者道:“也许你真的不懂,但我相信,你的公子一定懂,你去找他出来吧。”
  于重道:“我家公子不会轻易接见一位陌生人,你不说出姓名,在下只好关门了。”
  青衣老者目中神光一闪,但很快放下脸,笑道:“好!告诉你们公子,就说劳山一剑到访。”
  于重道:“劳山一剑?这名字好怪啊!”
  劳山一剑冷冷说道:“不用管我是否奇怪,快去通报,如再拖延时间,那就别怪我出言不逊了。”
  于重还未来得及答话,王俊已缓步走了出来,道:“劳山一剑,不是阁下真名字吧?”
  劳山一剑两道冷厉的眼光转注在王俊的身上,道:“不错,劳山一剑只是一个匪号,在下姓徐。”
  王俊一抱拳,接道:“原来是徐兄,请到室中坐吧。”目光一掠于重,接道:“奉茶。”
  于重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王俊把劳山一剑让入室中,分宾主落了座位,笑道:“徐兄,四海皆兄弟,天涯若比邻,兄弟一向最爱交朋友。”
  劳山一剑的目光是何等锐利,目光竟然直透人心。看来看去,看不出王俊似是有武功的样子,不禁心中一动,暗道:“难道这人已练到了不着皮相的境界不成?”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兄台,在下徐杰,还未请教兄弟上姓大名?”
  王俊道:“区区王人。”
  他随口回应,把俊字去了一半。
  徐杰心中暗道:“这名字好生奇怪。”口中却哈哈笑道:“王兄是初到济南府吗?”
  王俊道:“不错,兄弟是今日到此。”语声一顿,接道:“兄弟家中稍有资财,奉父命游学九州岛,以广见闻。”
  徐杰道:“这么说来,王兄是位有功名的人了?”
  王俊道:“惭愧啊!惭愧!兄弟只是一名秀才罢了。”
  徐杰道:“王兄准备在济南停留多少时间?”
  王俊道:“这个……很难说,家父对兄弟的功名十分重视,可怜天下父母心,无不存望子成龙之念,但兄弟却是对功名一事不放在心上,我希望借游学机会,能够放手玩它个不亦乐乎。”
  徐杰道:“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王兄的想法不错。”
  王俊笑一笑,道:“徐兄也住这连云客栈之中?”
  徐杰道:“正是。”
  王俊双手互击一掌,道:“好,兄弟已命店伙计去找几位济南名姬,今夜中小乐一番,就请徐兄在这里晚餐,共谋一醉。”
  徐杰笑一笑,道:“区区年纪大了,对此道不弹久矣!只怕很难奉陪。”
  王俊道:“咱们一言为定,届时徐兄一定要来。”
  徐杰道:“这个……到时候再说吧!不多惊扰,兄弟告辞了。”
  他说走就走,一抱拳,起身向外走去。
  王俊急急说道:“茶还未用一杯,怎能就此离去?”快步追了出来。
  徐杰回身拦阻王俊,道:“不敢有劳,不敢有劳。”
  目睹徐杰离去之后,于重由内室转了出来,道:“大哥究竟是读书人,唱做倶佳,表演好极了。”
  王俊道:“他盯着我脸上瞧看,不知是看些甚么?”
  于重道:“武功,他要从你眼色气色之间,看看你是否学过武功。”
  王俊道:“果真如此,他岂不是看走眼了吗?”
  于重笑道:“正是如此,这老小子自负精明,这一次却包管上当了。”
  突然一皱眉头,住口不言。
  王俊道:“二弟,你想甚么?”
  于重道:“劳山一剑乃一代名侠,怎会和那些人混在一起?”
  王俊一怔道:“难道他是冒充的不成?”
  于重道:“在山东境内,怎会有人敢冒劳山一剑的名号?不会是假的。”
  王俊道:“这个……这个……”
  千重道:“他自称劳山一剑,大概是不会错了,我奇怪的是,他怎会弄到此,和这般人合于一处,这中间,实在大有文章了。”
  王俊忽问道:“二弟,你不认识劳山一剑吗?”
  于重道:“没有见过,但却久闻其名,听说此人已有二十年未离开过劳山隐剑坪,此番竟然破例下来,看他前来探道,似是还非主要人物,这就叫人百思难解了。”
  王俊道:“二弟,我已恳邀他共谋一酌,不知他会不会来?”
  于重道:“不会,听他口气,似乎很难身由自主。”
  王俊道:“这么说来,晚饭时刻,咱们也可借故到梅花院中邀他了,顺便一查内情。”
  于重道:“由甚么人去?”
  王俊道:“我!只有我去,他们才不会怀疑,一则我不会武功,二则我是以主人身份,前去邀客。”
  于重道:“那太危险了,还是我去走一趟吧。”
  王俊摇摇头,道:“我去比较好。”
  于重道:“大哥,你是豪门公子的身份,应该有多一个小厮,如是,把六妹扮成你的书僮身份,由她去邀客,那就成了。”
  王俊道:“可惜六妹不在。”
  但见人影一闪,一个衣着破烂、满脸油灰的小童闪了进来,道:“在!小妹见过大哥、二哥。”
  王俊凝目望去,只见黄媚完全变了另一个人——雪白的皮肤也变成了黑色。不禁一怔,道:“好高明的易容术,如非你开口说话,相逢对面我也认不出来。”
  黄媚笑一笑,道:“如被大哥一眼瞧了出来!还算甚么易容术?”
  王俊道:“好!但你这身打扮,如何能混入连云客栈?”
  黄媚道:“我现在是客后厨下的打杂,刚刚谋到差事。”笑一笑,接道:“四哥和我都混了进去,三哥、五姊也扮作客人,住入店中了。”
  王俊道:“四弟是甚么身份?”
  黄媚道:“跑堂的,等一会,替你带那些歌女来的可能就是四哥,他现在已经是李四的助手了。”
  王俊脸上一热,道:“厉害啊!厉害。”
  黄媚低声道:“我们无处不在,所以你这做大哥的最好规矩一点。”
  王俊只觉心头一震,面红耳赤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于重低声道:“六妹,你连大哥也管起来了。”
  黄媚一伸舌头,道:“管大哥,小妹可不敢,不过作大哥的一定要立得正、坐得端,小弟、小妹才能佩服。”
  王俊道:“好厉害的六妹。”
  黄媚低声道:“大哥,我给你说笑的,别放在心上,我们金灯门心存仁义,死而无悔,大义所在,不惜任何牺牲,何况这是设计,小妹与你开玩笑,我的好大哥,千万不要认真。”一个转身,溜了出去。
  望着黄媚的背影,王俊呆呆出神。
  于重低笑道:“大哥已领教过六妹的厉害了吧?”
  王俊如梦初醒般,回过头,苦笑一下,道:“六妹说的也是,己不正,焉能正人。”
  于重正色说道:“大哥,六妹虽调皮,但她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看来,她确实有些关心你。”
  王俊叹口气,道:“金灯门中人生、死、荣、辱,都已奉献于公理正义,只要问心无愧,做甚么都可以坦然为之。”
  于重一欠身,道:“大哥教训的是。”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四章 公子多情魔女醉
上一篇:
第二章 重重门户杀机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