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四章 公子多情魔女醉
2019-07-06 19:38:5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独居一席,不过在喝完第一杯酒后,室外人影一闪,劳山一剑徐杰快步走了进来。
  王俊缓缓站起身子,道:“徐兄,怎会有空来此?”
  徐杰回顾了一眼,笑道:“兄弟想了一想,觉得既和王兄订约,如是不来,岂不扫了王兄的兴致?”
  王俊苦笑一下,道:“在下已经兴致索然了。”
  徐杰道:“哦!王兄不是请来了两位歌姬吗?”
  王俊道:“已被兄弟遣回去了。”
  徐杰道:“为甚么?”
  王俊道:“在下往访徐兄,只想痛饮一番,想不到几乎被捏断了一条手臂,哪还有心情听赏歌姬之乐。”
  徐杰笑道:“陆姑娘也是一番好意,真金不怕火,她心中也有一缕歉意,王兄,你也不用计较这些了。”
  王俊让徐杰坐下,却未替他斟酒,自己干了一杯,道:“徐兄,道不同难相为谋,兄弟和你徐兄,文武殊途,很难交往,所以,兄弟决心听从那位陆姑娘的劝告,明日就离开此地了。”
  徐杰笑了一笑,道:“说的也是,留此心中不安,还不如早些离去的好。”
  王俊心中暗道:“这家伙好紧的口风,看来很难从他口中探出甚么了。”心中念转,人却挽起酒壶,替徐杰斟了一杯,接道:“徐兄似是对那位陆姑娘有些畏惧。”
  于重一直隐身室内,未现身出来,小厅中,只有王俊和徐杰两个人。
  徐杰轻轻吁一口气,道:“王兄猜得不错,在下对陆姑娘确有一些畏惧。”
  王俊心中暗道:“好厉害啊!他这个人当真已到了守口如瓶的境界。”轻轻吁一口气,接道:“徐兄,你和那位陆姑娘是旧识,还是新交?”
  徐杰道:“王兄,你是读书人,最好别问和你无关的事。”
  王俊道:“阁下的意思是……”
  徐杰接道:“在下只是奉劝王兄,须知江湖的事沾惹不得,一旦不慎,就可能惹火上身,那可是一桩大麻烦了。”
  王俊道:“徐兄的意思是……”
  徐杰双目中寒芒一闪,盯注在王俊的脸上道:“王兄,你不觉得听的事情太多了吗?”
  王俊心中一动,暗道:“看来,他是有为而来了。”摇摇头,道:“在下和徐兄一见如故,想不到,咱们初度交往,就闹个相见何如不见,徐兄殷殷盛情,兄弟心领,明天一早,兄弟就离开此地,话不投机半句多,在下也不敢多留徐兄了。”
  徐杰突然哈哈一笑,道:“王兄,你已经两历生死大劫了,也许你的运气不错,就在下所知,陆姑娘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如此客气过。”
  王俊道:“还算客气吗?几乎捏断了在下一条手臂。”
  徐杰道:“所以,她有那么一份歉疚,要在下再来相访,请王兄早些离去。”
  王俊道:“撵我离此……”
  徐杰接道:“这是为你好。”
  忽然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转身大步而去。
  望着徐杰远去的背影,王俊又喝了一杯。
  他想站起身子,回到内室去和于重商量一下,耳际忽然响起了于重的声音,道:“大哥,坐着别动,喝你的闷酒,生你的闷气,未得小弟招呼之前,不可松懈。”
  这是用传音入密功夫,声音不大,但王俊却听得很清楚。
  王俊人已站了起来,伸了一伸懒腰,又坐了下去。
  他已知道不少江湖中事,于重这么传警,想必是还有监视自己的人。
  果然,王俊又喝了两杯闷酒之后,那个全身绿衣的丽人走了进来。
  她带着一脸笑容,自行入室,说道:“听徐杰说,王公子对我有了很大的误会。”
  王俊坐着未动,笑一笑,道:“在下对那位徐兄也有些误会。”
  绿衣丽人笑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能有你这么一份豪气,不得不叫人佩服,所以,我越想越不放心。”
  事机突然间有了很大的转变。
  王俊也觉得情势不对劲。暗暗吸一口气,淡淡说道:“姑娘的意思是……”
  绿衣丽人接道:“我想把你留下来。”
  王俊道:“留在哪里?”
  绿衣丽人道:“梅花院中。”
  王俊一皱眉头,道:“为甚么?”
  绿衣丽人笑一笑,道:“我想,我先把自己的为人说明一下。”
  王俊心中暗道:“于重隐于内室,亦可听得到她谈些甚么了。”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姑娘请说吧,我洗耳恭听。”
  绿衣丽人道:“江湖送我一个不太雅的外号,叫作罗刹女。”
  王俊接道:“罗刹为鬼怪之意,凭在下所见,姑娘怎么看也不像罗刹。”
  绿衣丽人笑一笑,道:“有一种外表美丽的罗刹,心狠手辣,举手就会杀人,正像一条美丽的毒蛇一样,愈是外形美丽的蛇,愈是毒性强烈。”
  王俊眨动了一下眼睛,道:“姑娘真的是位罗刹女吗?”
  绿衣一人道:“不错,希望你相信我说的话,因为,我如证明了这件事,你就可能会丢了性命。”
  王俊道:“唉!姑娘这是威胁我?”
  绿衣丽人道:“就算是吧!不过,我这威胁,随时可能成为事实。”
  王俊道:“姑娘要在下做些甚么?”
  罗刹女道:“这才是正题,劳驾你到梅花院暂时住下来,多则十日,少则五日,就可以放你离去了。”
  王俊道:“如是姑娘真会杀人,在下只好从命了。”
  罗刹女突然伸出玉腕,纤巧细长、白玉般的手指,忽然间抓住了王俊的右腕。
  不见她如何快速,就像是探囊取物一般,一伸手就握住了王俊的右腕。
  滑嫩、柔软的手,忽然间变得像精钢一般的坚硬,道:“我很喜欢杀人,但也讲理,尤其对你这样的书生人物。”
  她留力未发,但王俊已感觉到,只要她稍为加力,立刻可以使自己的腕骨碎裂。
  只听罗刹女冷然一笑道:“王公子,你有一位随伴的保镖,是吗?”
  王俊道:“是。”
  罗刹女道:“请他出来吧!”
  王俊心知无法隐瞒,高声说道:“王重!你出来。”
  他心急之下,易姓不改名,于重改称为王重。
  于重缓步走了出来,双目盯住在罗刹女的身上,道:“放开我们公子!”
  罗刹女嫣然一笑,道:“王公子,你这个保镖不错,至少很有瞻气。”
  于重道:“在下月支纹银三十两,就是要保护少东主的安全。”
  罗刹女道:“如若要你们少东主不受伤害,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也乖乖的听命。”
  王俊轻轻吁一口气,道:“王重,不可妄动。”
  于重应了一声,说道:“公子,你没有事吧?”
  王俊道:“我很好,不过,我已经落入人家的掌握,只要你一动,我就可能伤在别人的手中了。”
  于重道:“公子准备怎么办?”
  王俊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照目前的情形看来,似乎只有听人家之命行事了。”
  于重道:“在下奉命追随公子,如若公子有了闪失,在下如何向老东主交代?”
  王俊道:“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光棍不吃眼前亏,你总不能眼看着让我死在这位罗刹女的手中。”
  于重目光转注到罗刹女的身上,道:“敝东主虽不是江湖人,但他财雄势厚,姑娘用不着和他结怨。”
  罗刹女道:“有钱人,我见得很多,你如果怕你们少东主寂寞,那就最好和他一起到梅花院中。”
  王俊道:“王重,你不用去了,咱们不是江湖人,也卷不到江湖恩怨之中,这位罗刹姑娘说过,多则十日,少则五天,我就可以出来了。”
  罗刹女已站起身子,向外走去。
  王俊被拖着右臂,只好紧随在罗刹女的身后走去。
  于重圆睁双眼,望着两人,但却没有追过去。
  一走出室门,正好遇上一个店伙计提着一壶开水走过来。
  王俊一眼间便已瞧出他身上佩戴的暗记,这人正是言小秋所改扮。
  那一壶开水,大有文章。
  王俊急急以目示意,不要他轻举妄动。
  言小秋一闪,让开去路,一欠身,道:“公子,你要的开水。”
  罗刹女道:“送到梅花院去,我要请这位王公子便饭。”
  言小秋应了一声,紧随在两人身后,直入梅花院。
  罗刹女带王俊走入正厅,才放开了握在王俊右腕上的五指,道:“公子请坐。”
  回头见言小秋也跟了进来,不禁一皱眉头,道:“你来此作甚?”
  言小秋诚惶诚恐的说道:“不是姑娘吩咐在下来的吗?”
  罗刹女道:“哦!放下水壶去吧!”
  言小秋又一躬身,放下水壶而去。
  罗刹女亲自蹈了一杯茶,双手奉上,道:“王公子,你那位保镖的武功不错吧?”
  王俊道:“应该很不错,家父由十几位应征的武师中,选中了他。”
  罗刹女道:“看起来,他不但武功不错,而且也很识时务。”
  王俊忽然间发了书呆子气,道:“罗刹姑娘,如若刚才我那位保镖的出手救我,你真的会杀了我吗?”
  罗刹女道:“不但会杀了你,而且也会杀了他,别忘了我是罗刹女,杀人很多。”
  王俊道:“杀了我,也许可能,但你能杀了他,我就有些不信了。”
  罗刹女道:“要不要我证实一下给你瞧瞧?”
  王俊道:“那倒不用了,但在下倒有几点疑问,想请教姑娘。”
  罗刹女道:“说。”
  王俊道:“姑娘对在下怀疑甚么?为甚么一定要把我关入梅花院中,你才甘心?”
  罗刹女道:“城楼失火,殃及池鱼,你不是城,至少你是池鱼。”
  王俊哦了一声’道:“秀才见了兵,有理说不清,在下就算有舌战群儒之能,你也不会放我了?”
  罗刹女道:“嗯。”
  王俊道:“所以,是非之分,不谈也罢,但不知道这几日中,姑娘要如何处置在下?”
  罗刹女道:“这要你王公子合作了,如若你王公子能够不惹麻烦,咱们可能只把你关在一雅室之中,好酒好肉,奉以上宾,如阁下不安份,那就很难说了。”
  王俊叹息一声,道:“父母余荫,家产万贯,老实说,我活得很偷快,实在不愿意死,甚至不愿受到一点伤害,这也是我阻止我那位保镖和你动手的原因。”
  罗刹女道:“所以,我对你也很客气。”
  王俊道:“好吧!姑娘找一个雅室,在下自行去就是。”
  罗刹女道:“王公子,你不觉得自己所受的太委屈吗?”
  王俊道:“好委屈,可是,我有甚么法子呢?”
  罗刹女道:“王公子这么肯合作,小妹倒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所以我也希望能给你王公子一点优待。”
  王俊道:“甚么优待?”
  罗刹女道:“王公子喜欢甚么?”
  王俊道:“寡人有疾,只爱酒和女人。”
  罗刹女道:“好,我们给你准备一些好酒,供你食用,再给你一位美女相伴。”
  罗刹女笑一笑,突然举手拍了两掌。一个年轻美婢举步而来。
  罗刹女道:“带这位王公子去吧!记着,王公子是富家公子出身,你要温柔一些。”
  白衣女婢应了一声,走到王俊身侧,一欠身,道:“公子,你是想要小婢点了你的穴道呢,还是蒙着你的眼睛,绑上你的双手?”
  王俊心中一动,忖道:“看来他们要把我送往别处。”
  心中念转,伸出了双臂。
  白衣女婢也不客气,先捆上了王俊的双臂,然后又取出一块黑巾绢帕,蒙起了王俊的眼睛。
  她不但动作熟练,而且扎实得很,双目被蒙上之后,真是形同瞎子,不见丝毫天光。
  耳际间,响起了白衣女婢的声音,道:“王公子,咱们可以走了。”
  王俊道:“到哪里去?”
  白衣女婢道:“你只要跟着走就是。”
  王俊道:“好吧!在下自己走呢,还是跟着你姑娘走?”
  白衣少女道:“自然是跟着我走了,不过,希望你对小妹客气一些。”
  王俊道:“姑娘,这话似乎是应该由我说。”
  白衣少女道:“咱们走吧。”扶着王俊向外走去。
  她似乎是有着很丰富的扶人经验,很自然的承受了大部份的力量。
  这就使得王俊走得很安稳。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五章 险过两度死亡关
上一篇:
第三章 勇闯虎穴寻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