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二章 重重门户杀机隐
2019-07-06 19:33:2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入土为安,埋葬了王举人,王府的嚣闹突然平静下来。
  颜如风、赵志英仍未离去,两位是血性朋友,决心要守在王家,准备替故友复仇。
  但他们的举止很小心,每次外出都是结伴同行。显然,他们怕碰上暗算。
  金灯门中人一直没有现身,王贵也未泄露出去。
  又过了三天时间。
  这三日之中,忙得赵志英和颜如风团团转。
  萧飞燕冷眼旁观,看得有些不忍,低声对王俊道:“王兄,这两个人好像很够义气,咱们要不要和他们联络一下?”
  王俊道:“我也看得有些不忍,但不能告诉他们,更不能暴露咱们的身份。”
  萧飞燕道:“他们这样匆忙、热诚,难道还会有诈不成?”
  王俊道:“他们不会,但他们对咱们有着掩护作用,我相信,他们的活动一直在对方的监视之下。”
  萧飞燕叹息一声,接道:“大哥,你对江湖上的事似乎是知道得愈来愈多了,不过,对颜如风和赵志英的处境,你想过了没有?”
  王俊道:“哦,五妹有甚么高见呢?”
  萧飞燕道:“他们人单力薄,既在强敌监视下,只怕随时会遭到杀身之祸。”
  王俊道:“这样严重吗?”
  萧飞燕道:“不错,我们如不援手,他们很快就会出事的。”
  王俊道:“这个我倒没有想到。”
  萧飞燕道:“事实上,咱们暗中帮助他们,也就是帮助咱们自己。”
  王俊道:“怎么说?”
  萧飞燕道:“咱们利用他们作饵,引诱对方现身,咱们也可以找出他们存身之地了。”
  王俊轻轻吁一口气,道:“好吧!我会吩咐四弟,要他暗中保护他们两位。”
  萧飞燕点点头,狡黠一笑道:“我早和四哥谈好了,但大哥不下令,我们不敢行动。”
  王俊笑一笑,道:“好啊!五妹,你对大哥也用起心机了。”
  萧飞燕道:“情非得已,还望大哥多多原谅。”
  王俊笑一笑,道:“这几天,对方一直按兵不动,大概也在观察甚么了。”
  萧飞燕没有答话,低声道:“大哥,我和四哥一道去,好吧?”
  王俊点点头,萧飞燕转身而去。
  萧飞燕离去不久,黄媚低声说道:“大哥,你想通了没有?”
  王俊道:“想是想通了一些,只是还谈不上甚么通达。”
  黄媚说道:“哦,大哥可不可以说给我听听?”
  王俊道:“正要向六妹领教了。”
  黄媚道:“大哥,别这样说嘛!我是听大哥的高见。”
  王俊道:“照目前的情形看来,他们杀死王武举,似乎并不完全是个人的恩怨了。”
  黄媚点点头,笑道:“大哥对江湖事务的观察,似乎越来越深刻了。”
  王俊笑一笑,接道:“所以,我觉得咱们应该继续的观察下去,能了解他们真正的用心之后,才能防患于未然。”
  黄媚道:“嗯!小妹也是这样的想法。”
  王俊道:“好!我们还继续忍耐下去。”
  黄媚道:“大哥,四哥和五姐可能会忍耐不住出手,我去招呼他们一声。”
  王俊点点头,道:“六妹,小心一些,无论如何也不能暴露了行踪。”
  两人在室中谈话,大厅中也同时有变化。
  原来,两个身着黑衣的中年大汉联袂进入王府。
  当他们进入王府时,守门的仍是齐子川。
  这位老江湖打眼一瞄,已瞧出了情形不对,立刻传出了暗号。
  王贵匆匆迎了出来,一抱拳,道:“两位找甚么人?”
  两个黑衣大汉相视一笑,道:“找王举人王桂武。”
  王贵呆了一呆,道:“两位真的不知道吗?”
  左首大汉应声道:“甚么事?”
  王贵道:“敝东主已经死去,而且出了殡,埋在大明湖畔,这件事,济南府无人不知,两位觅未闻得?”
  左首黑衣人道:“咱们是外地来的人,不知道王举人这么短命。”
  右首大汉接道:“死了算啦,但王家的人没有死绝,总该有个管事的吧?”
  王贵说道:“王老夫人心怀丧子之痛,身体不适,目下在这王府之中,就由在下管事。”
  左首黑衣人打量了王贵一眼,道:“就是你吗?”
  王贵道:“正是区区。”
  右首黑衣大汉道:“就凭你这一副德性,承继了王家大业?”
  王贵脸色一变,道:“朋友,你不能这样出口伤人呀!”
  右首黑衣人冷笑声,道:“出口伤人又如何?弄不好,咱们还要出手打人呢。”
  王贵怔了一怔,说道:“你们难道不讲理吗?”
  右首黑衣人冷笑声,道:“王举人都死了,你还是这么一副奴才相。”
  王贵的脸色铁青,冷冷说道:“反了,反了,这是王举人的家,你们当是酒馆饭厅吗?随便可以呼喝的吗?”
  右首黑衣人道:“王举人的家?王举人呢?他到哪里去了?”
  王贵接道:“敝主人死了。”
  右首黑衣人道:“怎么死的?”
  王贵雏皱眉头,道:“你们是干甚么的?再要纠缠下去,当心我要把你们送到衙门去。”
  右首黑衣人哈哈一笑,道:“就凭你小子这点份量吗?王武举活的时候,我们尚且不怕,何况他已经死了。”
  王贵冷冷一哼,说道:“你是诚心来找麻烦的了?”
  右首黑衣人冷笑一声,道:“不错,咱们正是找麻烦而来。”
  王贵忿然怒声道:“好啊!你们欺人欺上门来了。”
  右首大汉突然一伸手,抓住了王贵的右腕,道:“你这死心奴才,在王府中是个甚么的身份?”
  王贵道:“总管身份。”
  右首大汉冷笑一声,道:“咱们连王举人都不放在眼里,还在乎你这个奴才总管?先教训你一顿再说。”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放开手,武举府岂是任人撒野的地方?”
  右首大汉抬头看去,只见一人满脸怒容,冷冷说道:“颜如风。”
  两个黑衣人相互望了一眼,仍由右首黑衣人冷冷接道:“四海镖局的颜总镖头。”
  颜如风嗯了声道:“朋友认识在下?”
  黑衣人道:“不过闻名罢了。”随手放开了王贵。
  颜如风出了面,王贵就未再多言,向后退了五尺。
  两个黑衣人却紧随着进了大门。
  颜如风一挥手,防守门房的齐子川突然掩上大门。
  两个黑衣人相视一笑,道:“颜总镖头,准备好了。”
  颜如风冷冷说道:“两位假若没有一个明确的交代,今日就别想离开此地。”
  右边的那个黑衣人似是这两人中的老大,笑一笑,道:“颜总镖头,如若兄弟没猜错,群英镖局的铁臂神猿赵志英似乎也在这里。”
  颜如风道:“嗯。”
  黑衣人道:“王武举府中,有十几二十个长工,也都会几招庄稼把式。”
  颜如风道:“两位打听得很清楚。”
  黑衣人道:“咱们兄弟如若没有几下子,也不敢轻易来此。”
  颜如风道:“不是猛龙不过江,事情既然挑明了,两位似乎也不用装作了。”
  黑衣人道:“颜兄的意思是……”
  颜如风道:“兄弟走了几十年的江湖,总不能被两位蒙住,所以,两位也不用再演戏了,取下人皮面具,报上真实姓名,咱们好好的谈谈。”
  黑衣人笑笑道:“就在这里吗?”
  颜如风一拱手,道:“请。”
  把两人请入了大厅之中。
  黑衣人一伸手,取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真正的面目。
  两张淡黄色的脸,黄得像是生了黄疸病,不见一点血色。
  但颜如风却似是受到了强烈的震动,脸色一变,道:“酆都二鬼。”
  右首黑衣人哈哈一笑,道:“不错,兄弟焦老大焦通。”
  左首黑衣人道:“焦老二焦鹏。”
  颜如风已经镇静下来,淡淡一笑,道:“两位一向在川东道上,想下到竟然跑到山东济南府来了。”
  焦通伸手摸摸颚下短须,道:“颜兄想不到的事情很多。”
  颜如风道:“两位到此,可是专程为了找我颜某人吗?”
  焦通道:“颜兄很高明,兄弟看在江湖同道的份上,特来拜会,顺便想和颜兄谈谈。”
  颜如风道:“四年前,两位在川东道上放了兄弟的一次交情,颜某人至今还一直存于心中……”
  焦通打了个哈哈,接口道:“小事情,何足挂齿,但颜兄还记着那档子事,咱们就好谈了。”
  颜如风听出了口气不对,未敢接言。
  焦通笑一笑,接道:“咱们当家的知道兄弟和颜兄有过香火交情,特地派兄弟来和颜兄叙叙旧谊,谈几句肺腑之言。”
  颜如风道:“兄弟洗耳恭听。”
  焦通道:“王举人已经死了,人死情绝,颜兄既非是王家请的护院,也没有收过王家的求保银子,似乎用不着再替王家卖命了。”
  颜如风皱皱眉头,仍未答话。
  焦通道:“咱们当家的很欢迎颜兄合作,但如颜兄不愿意,咱们也不勉强。”
  颜如风心中一动,道:“合作甚么?”
  焦通道:“这个,兄弟也不太清楚,颜兄如是答应合作,咱们当家的自当面告。”
  颜如风道:“颜某如是不愿意呢?”
  焦通道:“我说过,决不勉强,不过,要颜兄赏给我一个薄面。”
  颜如风道:“请说。”
  焦通道:“请颜兄离开济南三个月,三个月之后,颜兄再回来,仍然做你四海镖局的总镖头,兄弟可以担保贵镖局生意兴隆,绿林道上的朋友决不会动你们四海镖局的镖。”
  颜如风淡淡一笑,道:“焦兄,可惜的是兄弟已经辞去了总镖头之职。”
  焦通道:“千里去做官,只为吃、喝、穿,颜兄当四海镖局的总镖头,也不过是为了赚点银子。颜兄只要肯避开三个月,不妨开个价出来。”
  颜如风道:“好叫你焦兄失望了,兄弟已经受雇于王府。”
  焦通脸色一变,冷冷说道:“颜兄不赏脸?”
  颜如风道:“焦兄来得晚了一步。”
  让二鬼进入大厅时,王贵并未随入,大厅中只有二鬼和颜如风等三人。
  焦通回顾了焦鹏一眼,道:“老二,你看,这档事该怎么办?”
  焦鹏道:“格老子颜兄不赏脸,咱们如何向当家的交代?”
  颜如风道:“亏欠两位之情,兄弟日后会想法子补报,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不能混为一谈。”
  焦鹏道:“颜如风,吃酒有两种,一种是敬酒,一种是罚酒,颜兄不吃敬酒,就叫咱们兄颜弟为难了。”
  颜如风道:“宾不夺主,两位不觉得这话有些过份吗?”
  焦通道:“王武举已经死了,你颜兄也算是死里重生,人贵自知。”
  颜如风冷冷接道:“这么说来,两位也和王举人之死有关了?”
  焦鹏道:“姓颜的,就算是有关吧,你能怎样?”
  颜如风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济南府是有王法的地方。”
  焦鹏接道:“龟儿子!王法,王法多少钱一斤?王武举是自己把自己弄死的,就算咱们兄弟想试试王法,也是没有罪证入罪。”
  颜如风略一沉吟,一抱拳,道:“两位,话不投机半句多,看在昔年两次放镖的份上,兄弟也回报一次,我斗胆作主,放两位离开王府,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两位可以走了。”
  焦鹏冷笑一声,道:“颜兄说得太轻松了。”
  颜如风道:“阁下准备……”
  焦通道:“颜兄,咱们来此之时,当家的曾经吩咐过咱们兄弟,如是能劝说你颜兄和赵总镖头和咱们携手合作,那是上上之策,如若是无法劝服两位,那就请两位暂时离开济南府。”
  颜如风道:“咱们不允加盟,也不离开济南府呢?”
  焦通道:“上、中两策如若都不能实现,咱们只有采取下策了。”
  颜如风道:“下策又如何?”
  焦通道:“下策是除掉两位。”
  颜如风道:“杀我之外,还要杀哪一位?”
  焦通道:“赵志英。”
  颜如风笑笑道:“就凭你们两兄弟吗?”
  焦通道:“看来颜兄还未把咱们兄弟放在眼中了?”
  颜如风道:“贵兄弟在川东道上的名气很大,霸主一方,何等威风,为甚么要到济南府来,参与逼死王武举这档事情?”
  焦通冷笑一声,道:“颜如风,本来你也要死的,焦某人念在咱们过去一段交往之情,一力担保,咱们兄弟已经打听得很清楚了,阁下和王举人并无深厚交情,只要姓王的一死,颜兄至少也该卖咱们兄弟一个面子,暂时离开济南一段日子,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不够交情。”
  颜如风心中一动,忽然放下脸,微微一笑,回顾了两人一眼,低声道:“焦兄,如是兄弟放手此事……”
  焦通接道:“自然有你颜兄的好处了。”
  颜如风道:“两位肯离开川东,赶到济南府来,事情似是不太寻常啊。”
  焦通道:“看来,颜兄是想开了。”
  颜如风道:“事实如此,兄弟想不开也不行了。”
  焦通点点头道:“颜兄,你应该明白,能使咱们兄弟离开川东,赶到济南府来,事情自然不简单了。”
  颜如风道:“所以,兄弟想了一想,觉得事情很严重,焦兄,我可以退出济南一段时间,不过,兄弟想了解事实真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王举人是一个正正当当的人,就在下所知,他没有可能卷入江湖恩怨之中,为甚么会和江湖上结下怨仇?”
  焦通道:“颜兄,我只能说一个大约的情形,这一次,我们来了很多的人,老实说,颜兄就算召集了济南府中所有的武林高手,也难以和我们抗拒。”
  颜如风道:“哦?”
  焦通道:“逼死王举人,只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部分。”
  颜如风道:“焦兄,兄弟就是想不通这一点,你们大批人马,赶来济南府干甚么?为甚么要先逼死王举人?”
  焦通道:“颜兄,这和你没有关系,最好不要多问。”
  颜如风道:“焦兄,当年你们对我的那份交情很深厚,兄弟不得不奉劝你一句话。”
  焦通道:“请说。”
  颜如风道:“济南府是有王法的地方,而且驻有重兵,诸位来了大批人手,只怕瞒不过他们的耳目,一旦被他们发觉了,岂不是挑起一场纷争?”
  焦通道:“这个颜兄可以放心了,就凭六扇门那些鹰爪子,能够找到咱们的底细,那岂不是大笑话吗?”
  颜如风忖道:“焦老大也是老江湖了,想从他口中探出一些甚么,只怕不是容易的事。”心中念转,口中说道:“焦兄,我如暂时离开济南府,不知道对兄弟个人有甚么好处?”
  焦通哈哈一笑道:“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颜兄这么一句话,咱们就好谈了。”
  颜如风道:“焦兄请指教一下,兄弟应该如何?”
  焦通道:“这样办吧!兄弟可以致赠一份厚礼。”
  颜如风道:“甚么样的厚礼?”
  焦通道:“如是颜兄真的肯退出济南府,那份礼不会太轻,我想至少有五千两银子。”
  颜如风道:“这么说来,倒够兄弟下半生的花用了。”
  焦通道:“也许会更多一些。”
  颜如风道:“焦兄能不能给兄弟一天的时间,让我想一想?”
  焦通一皱眉头道:“颜兄,你可是要我们兄弟好看的吗?”
  颜如风道:“焦兄不要多疑,兄弟要离开济南府,也得安排一下。”
  焦通道:“你答应了?”
  颜如风道:“明日午时之前,兄弟才能决定。”
  焦通脸色一变,冷冷说道:“颜如风,你好大的胆子。”
  突然上前一步一把向颜如风的右腕抓去。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三章 勇闯虎穴寻虎子
上一篇:
第一章 金灯重燃正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