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狮头大侠 正文

第四章 捕风捉影
 
2019-08-16 22:02:4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那少年鼻中发出了一声低吟,转了个身子,梁尚洁赶忙走过去,少年蓦地张开了眸子,显然是吃了一惊。
  梁尚洁微笑道:“这位朋友,你放心,你身上的毒伤已经好了八成,再歇儿天就可以下地了!”
  少年一双疑惑的眼睛,在室内转了一周,最后才注定在梁尚洁脸上。
  他好像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向着梁尚洁点点头,开口道:“谢谢姑娘……的搭救。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梁尚洁道:“这是花石岭,还没有请教相公你贵姓大名?”
  少年微微怔了一下,说道:“我姓铁,铁傲霜!小姐芳名是……?”
  梁尚洁一笑道:“我姓梁,叫梁尚洁,我哥哥叫梁一波,我们兄妹在这里开了一个酒坊,也卖酒,叫‘五凤楼’,除了还有一个伙计之外,没有什么外人。”
  铁傲箱点头道:“原来是梁小姐……令兄也在么?”
  梁尚洁道:“他去镇上办货去了,大概一会儿也就该回来了。”
  说时房门推开,铁头三端着碗面,笑嘻嘻地走进来,道:“我算着时间是该醒来了,来,趁热吃吧!”
  少年铁傲霜看着梁尚洁道:“这位是……?”
  铁头三嘻嘻一笑道:“跑堂兼打杂,外号铁头三……”
  搁下了面碗,向着铁傲霜笑道:“姓赵叫赵熊的便是!”
  梁尚洁被他逗得笑了,当时笑道:“你少贫嘴,当着铁相公也不怕人家笑话你。”
  铁傲霜在枕上点头道:“岂敢见笑!”
  赵熊走过去看了看铁傲霜的脸,惊异道:“真怪,好得这么快!”
  说时又看了梁尚洁一眼,笑向铁傲霜道:“铁相公,你这条命可是我们小姐救的,你看看……”
  回身一指那盆血,道:“这都是我们小姐一口一口用嘴吸出来的……”
  梁尚洁禁不住脸上一红,嗔道:“你少说几句行不行!去干你的活儿吧!”
  铁头三道:“我也没瞎话,句句是实话!”
  却见那床上的少年铁傲霜,闻言之后,脸上现出一种深刻的感激之意,他只是把一双明朗的眼,注定在梁尚洁身上,嘴里却不曾说出一句感谢的话来。这种眼光,倒使得梁尚洁不大好意思了。
  她一向是大方惯了,而且不拘言笑,可是这一刹间,面对着这个铁傲霜的目光,却显得有点害羞,由不得脸也红了,偷眼一漂,却见对方那两道目光,仍然未离开自己,她的脸就更红了。
  当下,窘笑了笑道:“铁相公,你休息一会儿吧!我到前面看看去。”
  铁傲霜像是忽然警觉,移开了眸子,轻叹一声道:“梁姑娘,你对我的救命大恩,我永存腑肺,今生没齿不忘!”
  听了这几句话,梁尚洁却由不住回过头来,那是一种发自少女内心的喜悦,带着三分羞涩、七分爱怜,向着铁傲霜,甜甜的一笑,跑出门外。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梁一波自外面回来,他带回消息说,由布政使衙门颁布下一道严令,各州县府画图悬金缉拿杀人凶犯狮头怪人“金天秋”。
  对于金天秋这个名字,他们并不熟悉,可是“狮头怪人”他们却是倾慕已久了。
  其实不止他们兄妹,在整个滇中地方,提到“狮头大侠”这个人来,简直是无人不知,而事实上,他们对于这个著名的传说中的奇人侠士,却是知道得那么少,直到布政使衙门颁出了告示,他们才知道这个心仪已久的侠士,大名叫做金天秋。
  当然,民间对于这项反应是冷淡的。
  梁一波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妹妹,兄妹二人不胜惊异之至,消息透露出,布政使的长子蒲方,在其父六十大庆的当晚,被狮头怪客取了首级,而后那狮头怪客遂又以其子的人头,权充寿礼,与布政使蒲松明上寿,这真是骇人听闻的事。
  布政使蒲松明官声一直不好,大家对于这件事喜多于悲。
  尤其是他那个长子蒲方,在昆阳州官任内,无恶不做,百姓恨恶之情,不足言表,现在听到这件事,无不颔首称快。
  梁一波心情极为愉快地把这项消息带回来,而且特别关照铁头三弄了两样菜,把自酿的“美人醉”开了一坛,以示庆祝之意。
  从外表上看过去,他约有二十四五的年岁,浓眉大眼身材硕长,深邃的目光中,有机智与深沉,完全不像一般年轻人的轻浮与不安。
  今天,他显得愉快极了,满满的干了一杯,看着梁尚洁笑逐开颜道:“蒲松明素日欺压百姓,今天想不到会有此一场,真正是大快人心了!”
  梁尚洁道:“这也是他为官不义的报应!”
  梁一波道:“现在外面风雨满城,到处都是官人,要捉拿狮头大侠,他们哪里有这个本领?”
  说到此,由不住又皱一下眉头,道:“不过,据说那狮头大侠离开蒲家之时,却是受了重伤。”
  梁尚洁一怔道:“要不要紧?”
  梁一波道:“这就不知道了,现在官人正在挨户搜查,大概也快来到我们这里了!”
  梁尚洁忽然想起一事,道:“啊!我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刚才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和铁头三救了一个人!”
  铁头三在一边笑道:“好说,全是小姐的功劳,我不过在一边打杂罢了!”
  梁一波道:“是什么样的人?现在在哪里?”
  梁尚洁道:“姓铁,受了毒伤……不过现在已经不碍事了,我把他暂时留在客房里。”
  梁一波想想,面现惊喜道:“莫非他就是狮头大侠?”
  梁尚洁和铁头三,俱都一愣。梁尚洁遂笑道:“不会吧,你不是说过狮头大侠姓金吗,人家是姓铁!”
  梁一波站起来,略觉失望,道:“走,我去瞧瞧他去!”
  一行人来到了铁傲霜所居住的客房门前,梁一波放轻了脚步,梁尚洁要叩门,梁一波向她摇摇手,然后悄悄推开房门。
  房门才开,冒出了一股剧烈的浓烟,烟中渗合着硫磺气息。
  三人大吃一惊,却闻得铁傲霜的声音道:“来人可是主人兄妹么?”
  梁尚洁道:“铁兄你在哪里?……我哥哥来看你了!”
  铁傲霜笑道:“太不敢当了!”
  浓烟之中,探出他的身子,望着梁一波道:“贤兄妹对我恩重如山,何劳再来探望?”
  梁一波道:“方才返家后,才知壮士受伤之事,特来看望……”
  铁傲霜道:“如非令妹打救,此刻早己没有命了……”
  梁一波道:“壮士燃点硫磺……可是在去体内余毒么?”
  烟雾中的铁傲霜一笑道:“梁兄高见!”
  说时,推开了一扇窗,室内的浓烟遂即向外消散,铁头三早熏得受不了,一个劲的咳嗽,赶忙跑到窗前,作了几个深呼吸,一面回头道:“铁相公,你是干什么呀?简直熏死人啦!”
  梁尚洁道:“你知道什么,铁相公是内行,这叫做‘磺烟去九毒’……”
  铁傲霜闻言冷冷地道:“姑娘只说对了一半,其实我是用来遮人眼目罢了!”
  黄烟渐次地散开,铁傲霜此刻靠在一张竹椅坐了下来,由他神色上看过去,他比之方才复元多了,可是还显得很虚弱。
  看着梁氏兄妹,他叹息了一声,道:“那个害我的仇家十分厉害,并且擅于晶球透视之法,我不得不略加防范!”
  梁一波上前激动地说道:“莫非你就是狮头大侠……?”
  铁傲霜摇摇头道:“我不是的……狮头怪客岂像我如此不济?”
  梁尚洁一笑道:“我哥哥这个人就会瞎疑心,因为外面传说狮头大侠负伤潜逃,铁兄你正好在这里,所以他以为……”
  铁傲霜冷冷一笑道:“这件事太凑巧了,蒲松明多行不义,早晚必定不得善终,而且……”
  他咬了一下牙,恨恨地道:“他多半会命送在那狮头怪人手里……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梁一波叹道:“愚兄妹自来滇中后,多次听说过狮头大侠的种种义行传说,衷心钦慕之极,只恨无机会识荆,但愿皇天佑他,得报大仇才好!”
  铁傲霜苦苦一笑道:“那狮头客果真未死,听到了梁兄这番话,也足可鼓舞安慰了。”
  梁一波道:“铁兄你真会说笑话!”
  梁尚洁道:“铁兄的身体尚未复元,哥哥我们走吧!”
  铁傲霜一笑道:“不忙!”
  他眸子在梁氏兄妹的身上一转,徐徐地道:“贤兄妹举止高华,绝非市侩中人,花石岭想必暂居之地……莫非在此有什么未了之事?”
  二人闻言微微一变,梁尚洁正要开口,梁一波却抢先笑道:“铁兄神目,明察人微,愚兄妹本非操此贱业之人,只是家门发生变故,家资耗尽,辗转流离才来到这里,倒也没有什么未了之事,只不过是静居糊口罢了!”
  铁傲霜微微一笑,便也再不多说。
  梁一波遂向其妹说道:“铁兄大伤初愈,我们告辞吧!”遂又向铁傲霜道:“外面查访那位狮头大侠很紧,家家户户搜查,铁兄静居无事,最好不要外出,以免生些不必要的误会。”
  铁傲霜道:“多谢关照!”
  梁一波道:“弟处尚留有些化毒的余药,乃先祖早年所留传,等一会我送过来,铁兄日服三次,定必会加速康复!”
  铁傲霜道:“贤兄妹真乃义人也,大恩不言谢,只待留让异日再图报答了。”
  梁一波笑道:“铁兄这么说,实在置愚兄妹于无地了,请善自珍重吧!”
  说罢,二人告辞出屋,谁知方一转身,却见一名官差带领着五名衙役迎面走来。
  铁头三赶上几步,道:“喂……你们怎么走进来了?干什么的?”
  好凶差官,瘦削一张脸,歪戴着帽子,一脸盛怒不屑状,闻言瞪眼道:“干什么?搜人来的!”
  说罢扬了一下手上所持的公文,大声喝道:“搜!”
  五名差役立时散开,向各屋奔去,梁尚洁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拦在铁傲霜门前,表面上作出笑脸,道:“怪事,我们这里也没有窝藏犯人,搜个什么劲儿呀!”
  那差官本是一脸盛怒,却忽然变成了一副笑容,摇晃着身子走过来道:“大姑娘,你哪里知道,这两天上面命令,要查那个狮头怪人,我们奉令挨户搜查,实在是不得已……嘻嘻!”
  梁尚洁道:“我们家没有犯人!”
  那差官上下打量着她,神色迷迷的样子,道:“大姑娘你十几岁了?怎么说话这么重呀?”
  梁尚洁蛾眉一竖,正想发作,梁一波却摇摇头道:“你们查完了没有?”
  那差官斜眼冷笑道:“急什么呢,查完了自然会走路!”

相关热词搜索:狮头大侠

上一篇:第三章 美人恩惠
下一篇:第五章 千里户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