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狮头大侠 正文

第五章 千里户庭
 
2019-08-16 22:04:0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狮头怪侠”金天秋没有死的消息,终于使得布政使蒲松明知道了。
  “血手”冯四海经过“铁手神钉”木天雨的急救之后,终于保住了一条活命。
  子夜——
  蒲松明慌慌惊惊地来到了木天雨所居的西厢客房——冬暖阁!
  “铁手神钉”木天雨显然也在为这件事懊恼十分,恭敬地接待蒲松明入内坐定之后,不容他多说,蒲松明已长叹了一声。
  他气急败坏地道:“木都头,这件事如何是好?本座的身家性命,可全都在你的手上了!”
  木天雨森森一笑道:“大人不必惊吓,只要有我木天雨在府一日,绝不能使大人少有损伤!”
  蒲松明面色少缓,却又叹息道:“话虽如此,可是此人不除,本座食宿难安,木都头,你要想个法子,至于用人方面,多少都可以,不必顾虑!”
  木天雨摇摇头道:“大人这话就说错了。金天秋这个人的武功,大人你也亲眼看见过,寻常兵勇,岂能近他身侧?倚仗人多势众,对于这类武林奇人来说,是毫无用处的……”
  蒲松明一呆,道:“冯侍卫不是说,他是藏身在一个小酒馆么?”
  木天雨冷哼一声道:“事情真像未明了之前,不应打草惊蛇,一个不慎再想擒他可就万难了!”
  现在的情形是,木天雨怎么说都好,蒲松明除了照办之外,是一点主意也没有.
  听了木天雨的话,蒲松明怅然点点头道:“话是不错,不过……”
  木天雨由位子上站起身来,面现冷笑道:“卑职早年在苗荒时,得遇异人,曾传授过一种叫‘千里户庭盘景搜神大法’,以之探查敌踪,每有奇效,此番,姑且施展出来,查一查那金小辈到底在何处安身便是!”
  蒲松明大喜道:“都头原来还有此神术,何不早日施展,快快施展出来,容本座一开眼界。”
  木天雨乃步向一角,扯开布帘,其内现出一个神案,其上设有一杯二盏,另有一面黄光闪烁的大铜盆,其内盛有半盆清水。
  木天雨点着了两盏红烛,端坐正中,双手在盆面上缓缓抚摸着,转脸对蒲松明道:“大人留神,卑职现丑了!”
  忽然咬破舌尖,“噗!”地喷出一口血雨,那口喷出的血雨,似同一层濛濛的红雾,慢慢地向盆中散落……
  蓦地,奇景产生了。
  在红雾渐次地消散之中,水面上泛起了一片波纹,慢慢的现出了一幢草舍的影子。
  木天雨“噗!”地又喷出了一口血雨,那盆中影像立时显得十分清晰,可以清楚地看见那草舍高高的酒旗,和横着的一方大匾,甚至于匾上的三个大字也能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五凤楼”三个大字!
  蒲松明吃惊道:“五凤楼?”
  木天雨两只手不停地晃动着那只铜盆,景像却又变了,一个粗眉大眼的汉子,正在抹桌子,而是酒保模样。
  影像再变,又现出一男一女两个少年,蒲松明一惊道:“这又是谁?”
  木天雨摇头道:“不是金天秋!”说罢又喷出了一口血雨,红光一现,顿时现出一间静室,水面上清楚地映出了一个魁梧男人的背影。
  木天雨冷冷道:“这就是,他果然没有死!”
  蒲松明却急道:“怎么看不见他的脸?”
  说也奇怪,那影像所显现出的男人,始终是背向着这一面,并不转过身来。
  木天雨一愣,冷冷地道:“好狡猾的东西,这小鬼内功精湛,必然已经觉察!”
  说时,双手急剧地把盆子转换了一个方向。
  眼看着那人就要现出正面的形像,却见他随手抛落下一个球状的东西,那物件落地之后,立时冒出了大股的白烟,刹时之间弥漫全室。
  此时那盆景之中,所能看到的,也只是一片白烟,休说是人了,就连那间房子也休想再能看见!
  木天雨恨恨错齿出声,连连道:“好个小辈!好个小辈!”
  他双手用力地转动着铜盆,一连掉换了几个方向,仍然未能改变现有的情形,水面上所能看见的,仍是一片白烟,木天雨恨恨地推盆离开。
  蒲松明道:“这是怎么回事?”
  木天雨狞笑道:“金天秋必是藏在那五凤楼酒馆之内,是无可疑,他已发觉出我在施展盆景搜神大法,是以才用硫磺烟雾弹,扰乱了观察的能力,这个小辈,果然是不可轻视!”
  蒲松明怔道:“既然如此,何不多带些人去,一举除歼?”
  木天雨道:“此事不可操之过急……方才盆景中所现的男女二人,以卑职看来,也不是易与之辈,如是和那金天秋朋比为奸,只怕还不易收拾,此事先不必急于一时.容卑职打探清楚之后,再下手不迟!”
  蒲松明无可奈何地点点头道:“也只好这样了,不过这段日子里,我心慌得很,那里也不敢去,夜夜睡不着,如何是好?”
  木天雨一笑道:“大人也不必如此,卑职已传书给云贵道上的几位朋友,大概这两三天就到了,这些人皆是武林中一流的高手,有他们就近保护大人,谅那金天秋天胆也不敢冒犯!”
  蒲松明大喜道:“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话才至此,就见一名内侍步人道:“大人……”
  蒲松明怔道:“什么事?”
  那内侍吞吞吐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蒲松明看得有气,怒声道:“到底是什么事?木都头也不是外人,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那名侍卫面红耳赤地道:“是……春姨娘有话关照小的说……”
  蒲松明立时意会,站起来道:“不要说了,我知道……”
  遂向木天雨道:“这件事木都头你偏劳了!”
  木天雨起身道:“大人放心!”
  蒲松明这才兴致勃勃地同着那名内侍,步出了“冬暖阁”,出门之后,那名内侍匆匆跟上来。
  蒲松明眉挑目喜地道:“春姨怎么说?”
  那内侍谄媚地道:“回大人话,春姨娘说那个叫徐宛容的姑娘,已经到手了……”
  蒲松明内心大喜,表面却作出一副威严,瞪眼叱道:“混蛋!什么到手不到手?徐姑娘是自愿来服侍我的,又不是我……”
  顿了顿,挥手道:“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那内侍,满心以为这是件好差事,却没想到,反碰了一鼻子灰,当下好不悻然,恭应了一声,退身而去。
  这时,由花荫甬道里,跑来一个花不溜香的丫鬟,一直跑近蒲松明身边,气吁吁地道:“春姨娘请大人过去!”
  蒲松明脸上弥漫着色情,嘻嘻笑道:“她从了么?”
  那丫鬟有几分害羞地说:“不知道……春姨娘正在劝她喝酒,这一会,她倒是不哭了。”
  蒲松明伸出一只手,在那丫鬟脸蛋上扭了一把,色迷迷地笑道:“有什么好哭的?跟着老爷我什么日子不好过?是不是……”
  大笑了几声,遂同着那丫鬟直向后宅步进。

×      ×      ×

  紫藤花架下,露出了红门一扇。
  这是蒲大人另一个爱妾“春风”的住处,蒲松明附庸风雅地署名“爱春轩”,意思大有爱怜之意!
  “春风”本是个堂子里的姑娘,被蒲大人一眼瞧上,娶回来作了第九房姨太太,不想七、八两个姨儿,夺宠得厉害,在她们两个联合的攻势之下,不久这个“春姨娘”可就落了下风,渐渐的也就失宠了。为了报仇,她乃得出奇兵制胜!
  从前,春风还没有下堂子以前,有个远房的表妹,叫做徐宛容,人长得花样的娇,美极了。
  现在,春风在不得已的情形之下,乃想到了她,要借她这个表妹,来代自己夺宠报仇,可是这位徐姑娘,人虽是很随和,秉性却很坚贞,一任春风说破了嘴,她也不答应作蒲松明的妾侍。
  于是,春风乃定下了计,邀请徐宛容到府里来,借描花样子为名,留她住了下来,同时,她请来了蒲大老爷,暗中品色。
  蒲松明色中饿鬼,一看之下,惊为天人。
  这几天,为了“狮头大侠”的事,弄得他六神无主,大门不敢出,二门不敢进,一天到晚愁眉苦脸,本来是千种愁丝,万般无奈,哪里还禁得住徐宛容这般美色当前,顿时色令神销,为之倾倒!
  于是……才又生出了此刻的“酒醉美人”毒计。
  徐宛容不胜酒力地卧倒在春风的香榻之上,她秀发披散,面现桃红,依稀的感觉出来自己是醉倒了,只是脑中是昏沉沉的,身上又是软绵绵的,连坐起的力量都没有。
  看着表姐,她那明眸的醉眼,仿佛是求助的,她已经发觉出,某种不幸,可能要面临到自己头上来了……
  只是春风哪里能够体会出宛容的心意,含着狡黠的笑脸,她弯下身子,对宛容说:“妹子,你大喜啦!等一下蒲大人就来了,明天你可就是蒲大人的第十三个姨太太了,那时候呀,你也就不会再恨我了!”
  徐宛容用力地摇着头,她想表示自己的反感,只是却说不出一句话,终于,眸子里淌出了两行热泪。
  春风一撇嘴道:“哟!今天你大喜,可不兴哭呀!快别这样了,要是给蒲大人看见了,可是不好!”说着掏出小手绢来,为她拭去了脸上的泪。
  室外传来了快速的足步声,春风知道是那口子来啦,她匆匆迎到门外。
  蒲松明一见面,笑得嘴都合不拢,压低了嗓子说:“怎么样?人在……”
  春风指了指里面,蒲松明一头就想向里面钻,却被春风一把抓住,媚声哼道:“可没这么好的事,人家正是黄花闺女,那能就这么让你糟塌了。”
  蒲松明怔了一下,遂笑道:“得啦!我知道你的心就是了,从今以后再不理老七老八了,好不好?”春风一撇嘴,撒娇道:“谁跟你吃这个醋呀,我是说,你答应给我的东西,带来了没有?”伸出一只手,道:“拿来!”
  蒲松明笑道:“一定,一定,我忘不了的!”
  春风摇摇头,冷笑道:“不行,我知道就在你身上,今天你不给我,别打算进这个门,进去我就给你瞎嚷嚷!”
  蒲大人叹了口气,恨恨地说:“好!我给,我给,算你厉害!”
  像是挺舍不得似的,从身上掏出一个扁银盒子,那里面放着他最喜欢的三块翠玉,他想从里面挑一块给春风,那里想到,春风那么快的身手,一伸手连盒子都给抢了过去。
  蒲松明一怔道:“这……”
  春风抛了一个媚眼,一拧腰,道:“怎么,舍不得?”
  蒲松明咽了口唾沫,挤出一脸的笑,连声道:”不!不!不!”
  别瞧他平日八面威风,在女人面前可是一点主意都没有,被春风临场狠狠地敲了这一笔,心里好不心疼!
  春风这才笑嘻嘻地收下了盒子,上前一步,悄悄地道:“人家可是一百个不愿意,是我硬给灌醉了,你呀,只好来个霸王硬上弓,生米给她弄成熟饭,以后的事就包在我身上啦!”
  蒲大人笑道:“高见!高见!”
  春风伸出纤纤食指,在他的前额上点了一下,媚笑道:“这你也不知是那辈子修来的……好啦!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往后可就瞧你的了。”
  她那里扭着水蛇般的纤腰走了,蒲大人这里却色迷心窍,猴急的进了春风睡房。
  当空聚集着浓浓的一层密云,忽然亮起了闪电,霹雳雷鸣声中,骤雨像豆子也似的撒落下来。
  这一场暴风雨,历时甚久,像是上天有意在掩饰人间的罪恶似的……
  雷声渐歇,雨也小了。
  红门微启,那位蒲大人含着满脸的微笑,轻轻的步出室外。
  门前早已有个小丫鬟打着伞在守候着。
  蒲大人打着伞去了,却再也不理会那房子里传出的断续哭声……

相关热词搜索:狮头大侠

上一篇:第四章 捕风捉影
下一篇:第六章 失陷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