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毒神仙 正文

第二章 找寻毒神仙,恶乞丐拦路
 
2019-07-16 12:49:40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齐云飞与柳撷红牵马在西城外等候,不久便见舒燕北策马而来,三人结伴而行,齐云飞道:“这一段河面水流较缓,咱们先过河吧!”
  舒燕北没有意见,三人便北行。到了黄河岸边乘舟过河。舒燕北道:“两位请在前路等我!”
  柳撷红讶然道:“舒二侠不与咱们同行?”
  舒燕北道:“顾神捕谓,见那毒神仙要钱,舒某身上的银子不多!”
  齐云飞道:“在下跟柳姑娘身上也有银子,咱们先见他再说,若数量不足,届时再作打算!”
  “如此也好!”舒燕北忽然长长一叹,道:“希望他肯接见咱们!”
  柳撷红安慰他:“舒二侠不需担心,到中条山下,咱们多买些干粮上山等他就是!”
  齐云飞忽然轻咦一声:“奇怪,今日路上的乞丐为何这般多?”
  柳撷红向周围一望,果见叫化子联群结队而行,有老有幼,有高兴的,也有沮丧的,有的背上只有一只布袋,有的却有五六只之多!
  舒燕北轻声道:“他们都是丐帮弟子,也许要开什么会!”他怕被熟人认出,连忙低着头,到了没人处,他便跳下马,抓了一团泥涂在脸上,齐云飞与柳撷红都了解其心情,也不再问。
  这天他们由于急于赶路,错过宿头,便在一座树林里歇宿,不久之后,那些乞丐也纷纷入林,见到拴在树上的马匹,便道:“舵主,有人在林内!”
  齐云飞自树上跳了下来,抱拳道:“诸位若要使用此林商量大事的,在下等可以到别处去!”
  一个老丐排众而出,道:“本帮弟子,路经此处,欲在此林内歇宿,若阁下认为咱们脏的,便请便吧!”
  齐云飞一怔,忙说道:“在下绝无此意!”
  另一个年青的,侧着头道:“看你白衣白裤,十足是个花花公子,怎不会嫌咱们脏!”
  齐云飞道:“在下并无此念,亦非花花公子!”
  一个中年乞丐哈哈大笑:“兄台,你莫谦虚,俺见过你几次到烟市花巷!”
  齐云飞怒道:“阁下故意出口伤人是何意?”
  “你看咱们不顺眼,咱们看到你也不自在!”
  “你们可是丐帮弟子?”
  “不是丐帮弟子,难道是强盗!”
  齐云飞冷笑一声,道:“素闻丐帮乃忠义之帮,可惜今日一见,却有浪得虚名之感!”
  那老丐是丐帮一名分舵主,闻言怒道:“难道咱们有什么不忠不义的?”
  齐云飞一时之间想不到反驳的话儿来,半晌才道:“据在下所知,丐帮弟子,可不是无理取闹之辈!”
  那分舵主道:“谁无理取闹?无理取闹的是你!”
  柳撷红见齐云飞与人斗口,便自树上跳了下来,道:“云飞,算啦,咱们到别处去吧!”
  刚才那个中年乞丐,笑嘻嘻地道:“原来有佳人在旁,难道这小子要在美人儿面前逞威风,可惜他们找错了对象!”
  柳撷红粉脸一沉,道:“阁下最好自尊一点!”
  那乞丐邪笑一声:“咱若不自尊,便不叫你美人儿,叫你丑八怪了!”
  柳撷红道:“阁下已甚过分,再出口不逊,可莫怪姑娘不客气!”
  那乞丐哈哈大笑,说道:“不客气又怎地?难道俺客气一点,你便会看上我不成?”
  齐云飞忍无可忍,双眉一皱,身子如离弦之箭射去,手臂一抬,右掌向其脸上掴去,那乞丐反应也快,虽然来不及后退,但仍在间不容发之际,缩腰侧头闪避过!
  齐云飞冷笑一声,左掌早已等着他,只听“啪”的一声,那乞丐的右颊已着了一掌,只打得他一个踉跄,半张脸肿得老高。
  那分舵主见状,大喝一声,十指箕张,向齐云飞抓去,但齐云飞急忙闪避,立即抽身后退,分舵主那招落空,立即喝道:“将他们围住!”
  齐云飞道:“慢!你们意欲何为?”
  “你打了人,难道还想善了!”
  另一个喝道:“难道你以为咱们丐帮是好欺侮的!”
  那中年乞丐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水,骂道:“俺操你们这对狗男女的奶奶!”
  齐云飞怒道:“单凭你这句话,便値得再送‘五百两银子’给你!”
  柳撷红道:“咱们可不是怕你们,只是打起来,拳头无眼,有什么损伤,伤了大家的和气!”
  那些乞丐又叫骂起来:“先宰了他们那三匹马,再跟这对狗男女玩玩!”
  忽听树上有人道:“雷帮主平日是如何敎导你们的?”
  分舵主抬头问道:“你是什么人?”
  舒燕北冷哼一声,道:“就算雷钧在此,他也不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谈话!先报上名来!”
  分舵主听他的口气这般大,脸色微微一变,说道:“俺是丐帮襄阳分舵舵主卢七!”
  “你们给我滚吧,有事便叫你们帮主找我!”
  那个中年乞丐捂着右颊,厉声道:“阁下口气大得很,却不敢将姓名见告,算得什么!”
  另一个道:“你拿雷帮主来压咱们,呸,咱们才不吃这一套!”
  “这人躲在上面,分明不是好人!哼,叫雷帮主找他,这岂不是一句废话!”
  舒燕北“飕”的一声,自树上跳下来冷冷地道:“你们连雷帮主也敢不敬,莫非,是丐帮的叛徒?”
  卢七“呸”了一声:“谁不知雷帮主已经仙逝!”
  舒燕北一怔,道:“真有其事?”
  “这种事还有假的?”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已经一多月了!”
  “你们现在要去何处?”
  那中年乞丐道:“咱们为什么要告诉你!”
  舒燕北怒道:“你再如此无礼,某家便也要教训你!”
  那中年乞丐见他双眼神光炯炯,心头一寒,不由退了一步。卢七道:“阁下骂了人,打了人便想这样一走了之?”
  舒燕北指着齐云飞道:“你们可知他是谁么?”
  卢七冷冷地说道:“谁认得这花花公子!”
  “雷钧帮主若在世,对他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敬!告诉你们他便是新近名震武林的‘银剑白龙’齐云飞!他在武林中的辈份不比雷帮主低!”
  卢七转头问道:“齐云飞这三个字,你们可曾听过?”
  群丐一齐哄叫道:“咱们不认得这小子!”
  舒燕北冷冷地道:“不管你们是不是真的未听过,现在都得让开!”
  卢七又转头问道:“兄弟们,这位大爷叫咱们让开,你们让不让?”
  那些乞丐一齐叫道:“除非他露几手给咱们瞧瞧!”
  齐云飞知道舒燕北不方便出手,便道:“便由在下出手如何?”
  那中年乞丐道:“咱们二十个打一个试试!”
  柳撷红道:“亏你还是丐帮弟子,怎会说出这种话来?”
  “有什么不对!咱们二十个人的财产加起来,还不如他一个呢,这便宜倒让他占了!”
  齐云飞哈哈一笑,将身上的银子全部取了出来,交与柳撷红,笑道:“如今在下比你们还穷,是不是一个对一个?”
  那中年乞丐脸色一变,登时说不出话来,卢七道:“除非你也跟他一样,将衣服扯破!”
  齐云飞压住胸中怒火道:“这衣服値得多少钱?抵一条命吧,那也只能两个打我一个而已!”
  “不行,你那件衣服光鲜得很,起码値十条人命!”
  齐云飞忍不住讥笑道:“原来丐帮弟子的生命,这般低贱!”
  卢七脸色一红,老羞成怒地道:“不要跟他们废话,大龙带几个人围上去!”
  那中年乞丐轰应一声,抽出打狗棒,点了几个乞丐将齐云飞团团围住,齐云飞抽出剑来,冷冷地问道:“是不是死伤不计?”
  大龙呆了一呆,道:“这个咱们可作不得主!”
  柳撷红忍不住道:“云飞,他们无礼在先,你就算出手稍重,也不为过!”
  大龙喝道:“兄弟们上!”他喊得震天价响,但自己却站在最后面。
  八月十二的月亮已颇圆大,银光洒在林中,斑斑驳驳,但这光线对齐云飞来说,已甚为足够,那几根打狗棒先后递过来,都被他一一挡开!
  大龙又道:“点子厉害,弟兄手紧一点!”
  齐云飞喝道:“你有种的为何不自己过来!”他霍地迫开三个丐帮弟子,标前两步,一剑向龙刺去!
  大龙提棒胡乱一挡,便立即退后,齐云飞要想追前,已让其他乞丐拦住,他怒哼一声:“你们不知进退,可勿怪我!”左掌一翻,抓住一根打狗棒,用力往怀内一扯,那乞丐敌不住他的气力,踏前两步,齐云飞左腿一踹,把他踢开,幸而让他同伴接住,否则非要跌个狗吃屎不可。
  那几个丐帮弟子见状围得更紧,旁边的乞帮都在呐喊助威,齐飞心想不施杀手,怕是无法脱身,是故一边招挡,一边找机会。
  背后风声一响,两根打狗棒自左右扫至,齐云飞听出左边那根风声特别响,心头微微一栗,他反手一剑将两根打狗棒格住,微转头后望,只见右边那个叫化子,脸上生满了大小不一的疙瘩,十分恐怖,一眼之间,看不出其年纪,刹那间又有三根打狗棒扫过来,他双脚倏地一顿,拔空起来。
  卢七叫道:“等他下来再打他!”
  话音未落,但见齐云飞左臂轻舒,抓住树上一根枝,借力轻轻一荡,斜飞丈余,落地之后,那些乞丐才来得及围上来。
  说时迟,那时快,齐云飞长剑一抖泛起几朵剑花,白光过处,已有两个乞丐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大龙一见,脸色大变,叫道:“这小子杀了咱们兄弟,咱们一齐上左吧!”
  齐云飞道:“他俩只是被我的剑制住晕穴而已!”
  “放屁,为何有血?”
  “因为在下以剑刺穴的功力还未炉火纯青,所以刺破了表皮!”
  那些丐帮弟子那里肯听,又嚷着围上来。
  齐云飞心头十分烦厌,趁他们未布阵,又再刺倒一人。此刻十人只剩六个,叫化子欺善怕恶,都有点犹疑不前,齐云飞大喝一声,连出三剑,再撂倒一人,踢飞一个,那四个乞丐立即散开。
  齐云飞喝道:“还打不打?
  卢七转头望了一下,如今尚有三十多个手下,便冷笑一声:“朋友,你乖乖的便自尽吧,否则逃过了今天,也逃不过明天,谁跟咱们丐帮过不去,谁便没有好下场!”
  舒燕北道:“咱们走吧,别理他!”
  卢七说道:“们还想跑?兄弟们快上!”
  舒燕北怒道:“想不到雷钧他一死,他的手下便无法无天,好吧,就譲我看看你们有多大的能耐!”他话音未落,身子已向卢七射去!
  卢七将打狗棒舞得风雨不透,舒燕北连发七招,将他迫退五步,柳撷红与齐云飞见他出来,也不客气,抽剑再与丐帮弟子斗在一起!
  大龙忽然退了出去,走至马匹旁边,用打狗棒痛击马匹的脚关节,那三只马腿骨折断之后,悲嘶不已!
  齐云飞长啸一声,他心头之怒火已无法抑制,长剑左划右挑,只见两个丐帮弟子抱腕而退。
  柳撷红与他贴背抵抗,两人都没了后顾之虑,出剑更无顾忌,那些丐帮人虽多,但平日显然甚少受合击的训练,一哄而上,反而碍手碍脚,被他俩在十多个照面后,便伤了四五个。
  卢七根本不是舒燕北的敌手,他的几个亲信,立即围了上来助阵,被舒燕北觑得真切,飞起一脚,踢得一个乞丐,口吐献血。
  卢七色厉内荏地道:“相好的,你们已跟丐帮结下大仇了,自今之后,天涯海角,无你们安身之所!”
  舒燕北怒道:“你们这些恶丐,不受些敎训,只怕更加嚣张,你放心,今日你们都休想离开,杀了你们,没人知道是谁干的!”他一口气说毕,已攻了十七招,只闻“砰”的一声,一个乞丐被他一拳击在胁下,肋骨已断了两条,倒在地上惨号不已。
  就在此刻,忽闻远处有人高唱莲花落,卢七大喜立即接唱一段,只听有人道:“前面林里的可是本帮的弟子?”
  那声音十分宏亮,显示言者内功深厚,齐云飞暗道:“不好,这如何脱身?”
  只听卢七叫道:“咱们是许昌分舵的弟子!强敌在此,请兄弟来助!”
  远处立即传来一个绵实的啸声,和尖细粗哑不一的呼叫声。这次连舒燕北也变了颜色,因为来者起码有数十个之多,而发话之人的武功,更远非卢七能及。
  舒燕北向齐云飞道:“咱们快退!”
  卢七道:“不许让他们逃脱!”他知道援兵已至,不甘后人,挥舞打狗棒,拦住舒燕北退路。
  舒燕北正想施杀手,啸声已止,接着有人喝道:“住手!”
  丐帮弟子如奉纶音,立即退后,纷纷垂手恭声叫道:“参见梁长老!”
  舒燕北抬头一望,只见丈余处立着一位铁塔般的老汉,身裁魁梧之至,满面红光,名副其实的童颜白发,他立即想起一个人来,抱拳道:“来者莫非是‘皓首苍龙’梁长老!”
  那人目光炯炯,在他们三人脸上扫过,道:“老叫化子正是梁刚,请问阁下是谁?”
  舒燕北向齐云飞打了眼色,齐云飞会意,立即抱拳道:“在下齐云飞,素闻长老的大名!”
  梁刚又看了他一眼,问道:“阁下莫非便是有‘银剑白龙’之称的那一位齐云飞?”
  “不敢,正是在下!”
  梁刚哦了一声,转头问道:“卢七,你们为何跟齐少侠气生冲突!”
  大龙嗫嚅的道:“他们杀死了本帮兄弟……”
  柳撷红截口问道:“武林中人咸谓丐帮的弟子侠义过人,阁下为何老是指鹿为马?”
  梁刚咳了一声,道:“卢七你答!”
  卢七嗫嚅地道:“咱们因为误会,所以……但是他们也不该出手伤人在先,弟子们为了捍卫本帮的声誉,是以不得不出手……”
  柳撷红冷笑一声:“你倒能言善道,难道这位大龙出口轻薄良家女也是误会的?再说,你们可以检查一下,咱们可有杀死你们的弟兄?”
  梁刚双手抱拳道:“请问姑娘贵姓芳名?”
  柳撷红道:“侄女乃苏州柳撷红!”
  “柳撷红?”梁刚白眉一皱,道:“姑娘是柳园主的千金?”
  “家父正是柳舞风!”
  梁刚脸色微微一变,道:“大龙,你如何轻薄柳姑娘?”

相关热词搜索:毒神仙

上一篇:第一章 酒栈说秘密,家丑传外扬
下一篇:第三章 劫财买真相,拜访赵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