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毒神仙 正文

第五章 再上五老峰,与丐帮冲突
 
2019-07-16 13:52:13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一亮,齐云飞等人与黄松辞别之后,只有小道童带着马匹过来,四人不再寒暄,翻身上马,立即挥鞭催骑北上。
  柳撷红问道:“如今咱们商量先去那里?”
  舒燕北毫不思索地道:“这还用说,自然是去五老峰找那‘毒神仙’。”
  顾云生道:“顾某与齐兄有约在先,自然不敢反对,不过请多走几步,先到南阳城,待顾某交代一些事情,才一齐去如何?”
  舒燕北道:“神捕也是急人之急,舒某再不肖也不敢反对!”
  四人在路上哓行夜宿,三四百里路,还不用三天便走毕,众人都是武功高绝之辈,犹不觉得如何,可是马匹已累得不时打蹶,幸而到了南阳,更换马匹甚易。
  四人拉马到沈记鸽庄,里面养了好些鸽子,咕咕地叫着,厅里有两个老头在摆龙门阵,一见顾云生带着人进来,都忙长身行礼道:“头儿您好!”
  “老七,你跟我到房里去。老朱招呼边兰位嘉宾!”顾云生道:“小郭呢?教他把这几匹马卖掉,顺便买些酒肉回来,咱们今晚在此歇宿!”他跟齐云飞等人点点头,便与何老七到房内去。
  另一个老头老朱道:“三位英雄请慢坐,待老朽去泡一壶热茶来!”他口中又大声呼道:“小郭,小郭。”
  一个精灵的小伙子自内里跑了出来,道:“什么事?”
  老朱说道:“头儿回来了,他吩咐你将马匹拉去卖掉,回来时顺便买一些酒肉来,头儿要在此歇宿!”
  那小伙子要去,被舒燕北喝住:“郭兄弟,请你顺便替咱们物色四匹好马,明早咱们要用。”说着将银子抛了过去。
  小郭道:“诸位是咱们头儿的朋友,几匹马算得了什么?”他将银子抛回过去:“这位爷们若连这个也跟咱们计较,就等于看不起咱们。”
  舒燕北放下银子道:“那就谢了。”
  朱捧了一壶热茶出来,道:“屋子里没人,招呼不周,请原谅。”
  撕柳撷红道:“老伯客气,你忙你的去吧!”
  老朱果然转身便进内,齐云飞为各人斟了一杯热茶,三人赶了一天的路,都感到渴了,捧茶就喝,只觉一阵清香之味,直透肺腑,齐赞好茶。
  过了一阵,老朱出来,道:“三位风尘仆仆,老朽已为三位烧好了一锅子热汤,请到澡房沐浴休息吧。”
  齐云飞道!“撷红,你先洗吧!”
  柳撷红洗毕回来,齐云飞及舒燕北一齐进去,待他们都洗好了澡,换了衣服,顾云生才与老七出来。
  “房里的床都空着,你们可先去打个盹,等下酒菜来了,小弟再去请你们出来。”
  柳撷红笑笑道,“正想睡一睡,请带路。”

×      ×      ×

  戌时已过了大半,顾云生才叫醒他们。他自己亦已洗过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晚饭不是开在厅内,而是开在顾云生的房中。
  房内还点着一炉火,正温着酒。齐云飞用力吸了一下,道:“原来是状元红,想不到顾兄也喜欢江南的佳酿。”
  顾云生首先坐下,笑道:“连曰来未吃过一顿好饭,今晚大家不醉不休。”
  舒燕北道:“你那三位手下呢?”
  “他们早就吃了。”顾云生替他们斟了一杯酒,众人便一起动起筷来,五菜一汤,鸡鸭鱼肉一并均全。
  酒过三巡,顾云生道:“刚才问过,食来这次丐帮竞选帮主是以武力定胜负了。”
  舒燕北说道:“钟元济夺魁,所以当选。”
  “是的,丐帮虽然有了新帮主,但经此一役之后,元气大伤,看来大出他们的意料。”
  柳撷红问道:“很多丐帮要人为了竞选帮主而受伤么?”
  顾云生冷笑一声道:“何止受伤,听说还死了一位堂主、两位舵主,而且竞选期间,曾经发在过几起冲突,死伤了一些人。”
  舒燕北道:“真是何苦来哉!”
  齐云飞啜了一口酒,道:“丐帮虽是正义之帮,但能看破名利的,却未必放得开权欲,坐上丐帮之主的宝座就等于得到四分之一的武林,这个诱惑太大了。”
  柳撷红道:“难道偌大一个丐帮,除了一个雷钧之外便没有一个孚众望的?”
  顾云生道:“以前因为雷钧声誉太高,所以其他副帮主和堂主的表现,便没法脱颖而出,最后只好求诸于武力了,奇怪的是本来只限于四位副帮主之间的争夺而已,岂料到后来,连那些资历较高的堂主,也有了逐鹿之心。”
  舒燕北叹息道:“难怪他们推选帮主要花这许多天了。”
  “他们不断炫耀自己的功劳,但有一批人又反对论功行赏,他们提出一个理由,说当今武林表面平静,实际暗流汹涌,所以正副帮主必须有盖世的武功,将来一旦有事,才可拯救武林!”
  顾云生干了一杯酒,径自哈哈大笑,道:“他们以为武林中除了丐帮之外,便无能人,真乃自大也!”
  舒燕北道:“丐帮弟子众多,难免良莠不齐,稍明其理,便不觉奇怪!”
  顾云生道:“有一件十分奇怪的事,令人费解!”
  柳撷红问道:“是什么事?”
  “想不到丐帮竟然选了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接钟元济的位当副帮主!”顾云生挟了一块鱼肉,送进嘴巴:“三位是否听过高知远这三个字?”
  柳撷红与舒燕北一齐摇摇头,齐云飞沉吟了一下才道:“此人刚自海外回来,料识得他的人是极少!”
  顾云生一怔,问道:“齐兄与他认识么?”
  齐云飞摇摇头,这才将那天在五老峰树林中的见闻说了一遍。顾云生再问:“依齐兄看,那高知远的武功与你相较又如何?”
  齐云飞想了一下,道:“那天他没使出全力,无从比较,不过他的武功的确另树一帜,与中原各派绝不相同!”
  柳撷红说道:“如果是这样,他占了知己知彼之利,争到副帮主,倒也不太奇怪!”
  舒燕北道:“不递丐帮弟子的晋升,素来是逐级递升的,越级提升,一般来说,都要有极充分的理由,像他这种情况,实难想象!”
  齐云飞道:“这些事与咱们关系不大,咱们还是研究一下,柳宣阳家墙上那个梅字吧!”
  顾云生啜了一口酒,问道:“武林中有那几个高手是姓梅的?”
  齐云飞脱口道:“梅园主人梅北山!”话音一落,顿感不妥,转头望了柳撷红一眼。
  柳撷红道:“梅伯伯嫉恶如仇,绝不会是他!”
  舒燕北道:“江南有‘铁掌’梅龙溪,闻说武功亦甚高,而且占着地利,与柳宣阳相交亦不足奇怪!”
  柳撷红摇摇头。“梅大侠近年来,左脚因伤行动不便,已甚少出门,看来可能性亦不大!”
  顾云生道:“可能性不大,并不等于没有可能!何况他行动不便,也许只是传说,或者是他故放的消息而已,目的便是为了达到某个目的!”
  齐云飞道:“顾兄所说未尝无理,但他着柳宣阳偷了武当派的七星剑,又有什么目的?”
  顾云生道:“也许只因咱们不清楚,说不定他跟黄栢有关系!”
  “这个可以在以后慢慢调查!”舒燕北说道:“除此之外,尚且有几个姓梅的人?”
  顾云生道:“在下曾听闻人说,伏牛山中有个白发老人,极爱梅花,据山中猎户谓此人剑法十分高明,一剑挥出,落英纷纷,但剑气未损梅树枝叶,人家询之,他自称‘梅花老人’!在下有一次因一件案,查不凶手,所以去伏牛此找他,可是却找不到!”
  齐云飞道:“找不到是因为不知其下落,还是他已搬迁?”
  顾云生笑道:“在下绝不会做毫无把握的事,上山时带着两个见过他的猎人,一齐去找他,结果人去屋空,但那一片默林好大,种着好几种不同的梅树,看来他的确是个梅痴!”
  “这是多久的事?”
  “两年前!”顾云生道:“所以可以作这种的解释,此人在两年前下山,实若一件阴谋……”
  舒燕北摇头道:“以一个这样的高人雅士,不会是这种人吧!”
  顾云生笑道:“从‘坏’处着想,他种梅气也许只是为了避人耳目,或者是为了练一套剑法而已,天下间无奇不有,不见得爱梅的人,人格便都没有缺点!”
  舒燕北一由语塞,齐云飞颔首道:“而且他可能认为助黄栢争夺当掌门是件神圣的事!可能他认定黄栢的能力在黄山之上,更有可能他欠下黄栢的恩惠!舒兄大概还记得蒲松志的话吧?”
  柳撷红道:“他说他昔日曾与黄栢在江湖曾经共处一段日子!证明昔日黄栢常在江湖上走动,他既与蒲松志有交情,也可能跟别人有交情!”
  顾云生含笑道:“在下对黄栢这人忽然感到兴趣,他本来是个好动的人,后来却喜欢奕棋!棋力高的人,一般都是心思缜密,城府深沉的人!”
  舒燕北道:“且放下此人,江湖上还有哪个姓梅的值得一提?”
  齐云飞道:“那个梅字可能不是姓,而是名字,也可能与外号有关!”
  说着四个人已吃得几分醉意,桌上杯盘狼藉,舒燕北道:“次家都累了,早黙休息吧,有话在路上再说!”

×      ×      ×

  四人好好睡了一夜,次早,顾云生的手下已买了四匹上驷,弄好了早膳,才请齐云飞等入席,齐云飞请老七、小郭等一齐进食。
  饭后,顾云生交代了几句话,又带了干粮,四人便立即上路。
  由南阳到五老峰,中间隔着伏牛山、熊耳山和崤山,山峦重叠,不易行走,因此他们须绕道而行。
  时已冬日,天气渐寒,幸好四人都有一身武功,不将寒冷的天气放在心上。到鲁山,柳撷红有个亲戚住在那里,她写了一封家书,托亲戚派人送到家里报平安。
  众人往鲁山歇了一夜,次日再度登途。走了十无,终于到达中条山下,舒燕北脸色立时紧张起来,舒燕北道:“且慢,咱们得吸收上两次的教训,先进城买些应用的东西!”
  齐云飞等人自然同意,四人便在芮城歇了一夜。次日,买了好些东西,包括食物、小锅、黑色的衣裤等等,齐云飞又买了些草药,将马匹放在客栈里,然后出城北上。
  黄昏时分,已到五老峰下,齐云飞想起上次来此,几乎就此丧命的情景来,不由有一番感慨,可是回心一想,若非经历那次“生死”,他亦不敢肯定柳撷红是否也爱自己。
  想到此,齐云飞忍不住转头望向柳撷红,不料柳撷红也正乜斜着他,碰到他那深情的目光,娇躯一震,脸泛红晕,羞涩地将脸别开。
  四人拾了好些马粪,然后上山。尚未至山峰,夜幕已降,便在林中过了一夜。
  次日一早,四人再度登途,齐云飞道:“舒兄,你来与撷红到山巅点燃马粪,在下与顾兄守在附近,万一有意外时也可以驰援!”
  顾云生接道:“在下对此人亦极感兴趣,很想查知其下落及身份!”
  齐云飞笑道:“想不到你的好奇心与小弟一般重!”
  舒燕北忙道:“那人一身都是毒,而且使毒的手法,防不胜防,两位必须小心……咳咳,最好不要跟踪,否则有什么意外时,舒某心中难安!”
  顾涊生道:“舒兄放心,小弟自有主意,有事也绝不怪你!”
  齐云飞道:“小弟几乎忘记,咱们先找个有水源的地方炼药!”
  柳撷红问道:“云飞,你买来的那些药,有何作用?”
  “那些药可以防毒防迷药,不过那是指较一般的而已,若是独门秘药,只怕没有作用!”
  顾云生道:“只是聊胜于无,小弟赞成!”
  舒燕北虽然心急如焚,但旁人都同意,他也不便反对,因此四人便找到水源,柳撷红先煮饭弄菜,齐云飞则架锅炼药。
  那半锅子水,炼至黄昏才干,只剩下一些粉末,齐云飞又再倒下一些药散,再倾下蜜糖,将那些药粉搓成几颗药丸,他一人分派一颗,道:“含在口中,便有一定的功效,若发觉中毒,便立即咽下!”
  舒燕北道:“现在便上山!”
  顾云生抬头看天,道:“今夜星月暗淡,不太适合,不如明早再上去吧!”
  舒燕北道:“白日他不一定肯出现!事不宜迟,现在就去!”
  顾云生不便再反对,四人入林换了衣服,舒燕北与柳撷红携带马粪上山。顾云生道:“齐兄,你守在左边,小弟守在右边!”
  齐云飞道:“顾兄,朝廷的事,关系天下苍生,万一需要跟踪,还是由小弟执行,你跟在后面接应!”
  顾云生笑道:“小弟跟踪的本领自信比你稍佳,还是由小弟担任吧!”
  齐云飞正色道:“不,这个顾兄不用跟小弟争,你忘记了你那些手下么?万一你一个人有什么闪失,可要连累了他们!”
  顾云生悚然,忙道:“如此齐兄也不用去跟踪了,待咱们都办了事,再调查他如何?”
  齐云飞道:“以后可不一定再有机会见到他!”
  顾云生道:“假如齐兄有什么闪失,柳姑娘必定痛不欲生!”
  齐云飞咳下一声,道:“那就届时再说吧!”
  刹那间,两人相处数月,至此才感到那股互相关心的友情,不知不觉间便握对方的手!
  忽然两人同时听到一个异声,不约而同,向两边跃开,匿在树后。半晌便见一道黑影向山上如飞奔去,黑影体积极大,山风吹来,不断发出猎猎之声,眨眼间便没入黑暗中!
  顾云生心中忖道:“此人料是毒神仙,他竟敢穿这般宽大的袍衣,当真是大胆!”心中对毒神仙的一切,更感兴趣!
  齐云飞目送毒神仙上山,担心柳撷红与舒燕北的安危,一颗心立即揪紧。一顿,他忍不佐向顾云生藏身之所奔去。顾云生心中诧异,问道:“齐有何指教?”
  齐云飞道:“等下那厮下来,请顾兄将那一颗药丸,含在口中!”
  “行了,齐兄快过去,提防那厮下山去!”

相关热词搜索:毒神仙

上一篇:第四章 息内哄缠斗,解武当纠纷
下一篇:第六章 神捕查疑案,冤情已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