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毒神仙 正文

第六章 神捕查疑案,冤情已大白
 
2019-07-16 13:54:17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晚宴酒菜十分丰盛,舒燕南殷勤敬酒,使齐云飞与柳撷红真有宾至如归之感,宾主尽欢之后,舒燕南亲自送齐云飞与柳撷红到客房。
  齐云飞道:“多谢掌门热情欵待,在下既荣耀又感激。”
  舒燕南哈哈一笑:“少侠近来誉满江湖,千里迢迢,光临敝派,感荣耀的该是敝派,希望少侠不要客气,若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叫一声,附近就有敝派弟子,他们乐于为少侠効劳。”
  齐云飞心头一沉,却笑道:“在下生性乐天,饮醉吃饱之后还有什么需要。”
  舒燕南笑道:“夜深了,少侠早点歇息,舒某也要休息了。”
  齐云飞关上房门之后,心念电转,发了一阵呆才将桌上的油灯点燃,灯光一亮,他便见到床前放着一只夜壶,不由暗道:“舒燕南刚才那句话是无心还是有意警吿我,不要随便出去,他们在附近安排了许多弟子,现在连去茅厕的借口也没有……嗯,舒二侠跟顾兄如今在何处?”
  正在思量,房门忽被敲响,齐云飞轻问:“谁?”外面传来柳撷红的应声,他忙将房门打开。
  柳撷红故意大声道:“齐大哥,小妹今夜吃得太饱,睡不着觉,想你陪我聊聊。你困不困?”
  齐云飞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他闪开身子,让柳撷红进房,又将门关上。
  两人坐在床缘,面对门窗,柳撷红轻声道:“云飞,咱们如今怎办?”
  齐云飞道:“愚兄也无计策。”
  “不知舒二侠上了山没有?”柳撷红又问:“你下午为何跃上那块大岩石?”
  齐云飞道:“咱们进来时,你可否发现屏风后有个乞丐?”
  柳撷红点点头,齐云飞续道:“愚兄觉得这位乞丐颇有可疑,假如是光明正大的话,何必藏在屏风后?大可以跟咱们见面。”
  “是的,是否此乞丐与昨晚那位有关系。”
  “愚兄也这样想,所以估计此丐必不会在山上久留,因此跃上那块岩石,昆高临下,哼,果然看见舒燕南亲自送他下山了。”
  柳撷红担忧地道:“此人不知是否冲着咱来的?”
  “他背负四只袋子分明是丐帮中人,而且地位不高,为何舒燕南亲自送他?”
  柳撷红道:“那么咱们可要小心了,因为他可能是高知远派来的!”
  齐云飞沉吟了一下,道:“这点愚兄可不太担心,因为谅舒燕南不敢在此处陷害咱们。”
  柳撷红道:“也许他不会害咱们,但你莫忘记他们派内极可能藏了一位危险人物,你别忘记舒二侠的遭遇,还有那种药,一陷进去,便无从解释!”说至此,她想到舒燕北强暴其嫂的遭遇,粉脸不由一红。
  齐云飞瞿然一惊,一时说不出话来。柳撷红又道:“那么你担心的是什么?”
  齐云飞幽幽地道:“愚兄担心那乞丐是冲着舒二侠而来满。”
  柳撷红也焦虑地道:“不知他俩如今在何处。”

×      ×      ×

  舒燕北跟顾云生昨日下午便立即攀山,至四更便已至崆峒派后山,他俩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匿藏起来,在那里等了一天。起更之后,他们才由后山翻上来,后山虽然有崆峒派的弟子,但舒燕北仗着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因此很容易就避过他们的耳目到崆峒派里。
  舒燕北打算长驱直进,却为顾云生所止,因为如今天色尚早,厅内不时传来舒燕南跟齐云飞的笑声。顾云生悄声问道:“舒兄,你熟悉地形,此处有什么隐蔽的地方?”
  舒燕北略一沉吟,便道:“请神捕跟在下来!”他在前带路,闪进柴房里,柴房虽靠近灶房,而灶房因厅里的饮宴尚未结束,因此还有人,按说比较危险,但是此处较近舒燕南弟子的寝室,万一有事时,还可以到那里躲避一下。
  过了一阵,外面已无人声,顾云生仍不赞成出去,直至二更时分,舒燕北才探头出去,灶房灯已熄灭,四周静悄悄的,只下偶尔的一两盏灯,他向后挥手,两人一齐闪出去。
  柴房对面是一座天井,舒燕北不走那里,兜进暗廊,一直至一间寝室外,由于房门开着,又点着灯,两人不敢贸贸然露身,匿在柱外,等候机会。
  俄顷,只见一个青年拿着一瓶酒进房,道:“三师兄,酒来了!”
  房内传来倒酒的声音,半晌,一个声音较粗的道:“四师弟,今日这两个人上此,你说有没有奇怪?”
  刚才那个唤三师兄的道:“三师兄,这有什么奇怪?”
  三师兄道:“这两人还未上山前,先有一个丐帮弟子上来,跟师伯说了一阵子话,不久他们便来了,那乞丐便匿在屏风后面,师伯一向好客,为何不让那乞丐跟齐云飞见面?这启不奇怪?”
  四师弟道:“莫非这姓齐的跟姓柳的纽儿,欲对咱们不利,丐帮弟子得到消息,先行来通知咱们防避。”
  三师兄道:“愚兄本来也是这个想法,但刚才师伯殷勤招呼他们,瞧神态又好像不大像。”
  四师弟道:“那是什么原因?”
  三师兄道:“我若知道还用问你?”
  四师弟道:“既然有酒,咱们便别想那不着边际的事,就算这两个人有心来捣乱,咱们也不怕他,来,干一杯。”两人喝酒吃菜,舒燕北本来要出去,又让顾云生拉住,半晌,那三师兄道:“师父下山已久,至今毫无音何,真令人掂挂,不知他……”
  舒燕北心头颇感安慰,暗暗道:“英见还记得我,不赶龙教他一场!”
  四师弟道:“三师兄,小弟有个预感,师父一定……已经死了,试问以他的为人,做出那种事后,还能活在世上么?”
  “愚兄总觉得那件事有点蹊跷,师父既然不是那种人,为何又会做出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来?”
  舒燕北极想知道徒弟对他的看法,更加凝神细听,可是在这此刻,背后又传来一个脚步声。
  舒燕北还未清醒过来,已被顾云生拉到柱后,只见来的是舒燕南的大弟子江广源,江广源手上捧着一只碗,颇为小心,料碗里盛了食物。
  他一进房,房内的韩英及张向孝便站了起来,道:“大师兄!”
  江广源放下碗,道:“师父说今晚要小心一点,等下便轮到咱们当值,酒还是少喝妙!”
  韩英及张向孝齐应了一声,张向孝道:“这是部伯刚才喝剩的,每人只有一盅,大师兄你也喝一点吧!”
  江广源唔了一声,道:“刚才你们在说什么?”
  韩英未待张向孝开口,便道:“小弟正在推测那两个人上山的目的!”
  江广源道:“九成不是好人!”
  张向孝道:“姓柳的是柳舞风的女儿,按说不会是什么歹人,而姓齐的声誉也似不错……”
  江广源道:“那姓齐的是什么来历,你们知道否?”
  韩英道:“正想请大师兄介绍一下他的来历。”
  “他的来历,谁也不知道,所以咱们才要小心防范!”
  张向孝仍固执地道:“但他跟姓柳的妞儿在一起……”
  江广源斥道:“四师弟,你脑袋就是不灵光!也许那姓柳的,看上齐云飞那小白脸昵!刚才师父还叫愚兄去问话哩!”
  韩英道:“师伯问你什么?”
  “师父问有关那两个人的情形!”
  韩英道:“那两人有异动乎?”
  “那女的到男的房间去,至今尚未出来!”
  张向孝道:“别提他们了,咱们且喝一盅吧!”
  三人不再谈话,顾云生心念电闪:“丐帮弟子上山找舒燕南,莫非他们知道咱们要来崆峒?又莫非舒二侠的事与丐帮有关?”
  心念未了,舒燕北已用力拉动他的衣袖,顾云生尚未向他表示,舒燕北已首先窜过那房门,也许里面没人面对房门而坐,因此竟无人发现,顾云生不及细想,也提气掠过。
  只见舒燕北在一根柱子后面向他招手,顾云生飞前,将他按住:“舒兄,刚才边们的话你也听见吧?”
  舒燕北唔了一声,顾云生续道:“假如丐帮弟子是因咱们而上山找令兄的话,那么咱们可得要小心点!”
  顾云生见他不以为然,便续道:“假如他是为咱们而来的,那么咱们要找寻的人,即便仍在山上,他就会有所准备,这就不容易调查了,而且咱们甚至有危险!”
  “家兄不会告诉他的!”
  “问题是令兄也不知道那个阴谋者是谁?”
  舒燕北不由说不出话来,顾云生看了他一眼,道:“还有一点,咱们尚未有结论的,任何人行使阴谋,必有目的,而咱们还不知道他的目的何名,假如咱们能知其目的,调查的范围便缩小了很多!比如他的目的,是取你的地位而代之的,那么咱们就在你师兄弟中找寻!”
  舒燕北脸色一变,半晌才道:“依神捕的看法又如何?”
  “可惜齐云飞在人监视之下,咱们没法接近他!”
  他这句话只是叹息,到底还未答复到舒燕北的话,所以他继续道:“办法只有两个,已是下山等齐云飞,二是冒险进去,希望上天可怜我!”
  舒燕北微微一怔。“为何不是可怜我,而是可怜你?”
  “你的事一日未解决,齐云飞便没法助在下!”
  舒燕北吸了一口气,道:“那么我便选择后者,假如神捕怕会有危险的,便仍到柴房等舒某回来吧!”
  顾云生苦笑一声:“顾某可不是贪生怕死的人!”
  舒燕北伸手在他掌上一捏:“多谢你!舒某的事一了,也助你查案!”
  顾云生道:“一言为定!”两人又向内进,到了一间寝室,舒燕北忽然停了下来,顾云生问:“舒兄为何不前进?”
  舒燕北不答,悄悄走前。昏黄暗淡的灯光自纸窗上映出来,舒燕北伏在窗下,听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站起,以指醮口水,刺破窗纸,凑眼望进去。
  他一望便是一盏茶工夫,顾云生忍不住也走前,同样刺破窗纸内望,只见床上躺着一位四五岁的小女孩,双颊红润,睡得正香。
  那张床很大,小女孩身旁尚有一个枕头,锦被掀起一角,却不见有人,顾云生转头望舒燕北,只见他如痴如呆,双眼湿润,心中明白,这房必是他妻子及女儿的寝室,床上那小女孩,就是他女儿,难怪他如此激动。
  顾云生心中忖道:“舒二侠的妻子那里去了?”转头见舒燕北倚窗抬头,他忍不住伸手去拉动他的衣袖。舒燕北拨开他的手,又蹑手蹑脚走到下一间寝室外,顾云生忙又跟进。
  这寝室,黑灯瞎火,幸而星月颇为明朗,房内的情景,仍依稀可辨,房内省两张小床,床上各睡着一个男孩,顾云生不问也猜得出此乃舒燕北的儿子。
  舒燕北下山将近两年,这段岁月,除为自己的清白而急得几乎发疯之外,最使他挂肚牵肠的,便是妻儿,此刻乍见,虽只隔着一堵墙,但却有隔世之感!怎不教他百感交集?
  顾云生伸手拉他,舒燕北仍然固执地挺立着,仿佛自儿子的身上,可以得到一切损失般,它如饥似渴地摄取着!
  就在此刻,有个轻轻的脚步声音,顾云生顾不得鲁莽,用力将其一拉,舒燕北蹬退一步,发出一个沉重的响声,幸而他在此时也猛然而醒。
  顾云生将他拉到一丛花树之后,随即见一位中年妇女轻脚轻手从墙后走出来,探头回望,自言自语地道:“刚才明明见有响声,为何又没有人?”
  舒燕北虽然视线被花树所阻,但这是他曰夜牵挂的爱妻的声音,又怎听不出来,他心底升起一股冲动,正想冲口应她,猛地觉得身子一麻,哑穴已被顾云生制住了。
  顾云生再戮出一指,又封住了舒燕北的麻穴!
  舒燕北的妻子朱兰,轻轻叫道:“是不是源儿在此?”说着走下石阶。
  顾云生闭住呼吸,朱兰又自言自语地道:“莫非是燕北回来了?但……如果他回来,一定会应我,除非他不认我这糟糠之妻!”
  舒燕北心头滴血:“谁说我不认你?你是我心爱的娇妻,我只怕你看不起我!可恨的顾云生,令我夫妻不能相见!兰妹,你再走过来一点,便可看到我!”
  朱兰又喃喃说了一阵子话,然后回身走上回廊,再略站了一下,才进房去。
  顾云生又等了一阵,才在舒燕北耳边轻声道:“舒兄你莫怪我,小弟也是为你的好,我现在便解开你的穴道,你说话请轻声一点。”言毕解开舒燕北的穴道。
  舒燕北压着声音道:“我夫妻近在咫尺,不能相见,怎么还说是为我好?”
  “舒兄,假如我刚不是封住你的穴道,你会怎样?”
  舒燕北毫不思索地道:“自然会上前与拙荆相见!”
  “如此便可能让你要找的人知道!”
  “没这般巧吧!”
  “此人就在贵派之中,即使他现在不在附近,明日也可以由尊夫人的神态上看出端倪!何况你俩相见,说不定要抱头痛哭,届时不将其他人引来才怪!”顾云生沉声道:“假如咱们的行止让人知道,又何必偷偷摸摸暗中调查?你认为和小弟说的可有道理?”
  舒燕北不由语塞,随即后背出了一阵冷汗,半晌才讪讪地道:“对不起,是舒某错怪了你!”
  “如今小弟解开你的麻穴,你仍要忍住,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已忍了将近两年,何妨再多忍几天,即使尊夫人事后知道,也会原谅你!”
  舒燕北咬一咬牙,道:“这个舒某晓得。”
  顾云生解开他的麻穴,问道:“咱们如今再去何处调查?”
  舒燕北道:“查案这回事,舒某万万不及神捕,请您指示!”
  “舒兄有几位师兄弟?”
  “除了家兄之外,尚有三位!”
  “那天小弟听你说,除了令兄之外,以舒兄的威信最高!”
  “不怕神捕取笑,的确如此!”
  “那么再下去呢?”
  舒燕北想了一下,道:“那是敝二师兄,卫冲!”
  “那就去他那里看看!”
  “但二师兄素来与舒某感情甚佳!”
  顾云生笑道:“越是如此,越要仔细调查,如今贵派中的任何人都有嫌疑!”
  舒燕北道:“好吧,请神捕跟舒某来,相信敝二师兄仍住在往日的地方!”
  顾云生又问道:“他成亲了没有?”
  “咱们五师兄弟,除了四师兄司徒华之外,都已有了家小!”
  “这就走吧!”
  舒燕北带着顾云生穿过宅子,到了后厢一座小院,舒燕北道:“二师兄跟二师兄的家小全都在里面!”
  “咱们只找你二师兄!”
  舒燕北入院子,向左首那边走去,顾云生紧跟其后,到一间房子前,舒燕北又犹豫了起来,顾云生轻声问原因。舒燕北说道:“不知二师兄在寝室,还是在书房睡!”
  顾云生道:“先到书房去找他!”
  舒燕北向书房走去,到了一间房前,伸手轻轻敲门,不料房门一敲便开了,原来门没闩上。舒燕北轻轻走了进去,房门忽又关上,一股冷风袭向舒燕北的后背!
  舒燕北一惊非同小可,急切间,向前一窜,猛一回头,一柄长剑削向其头颅,舒燕北来不及细看,发剑的是谁,忙蹲身闪避。
  那偷袭反应极快,第三剑又至!只见他手腕一沉,剑刃直劈下去!
  房内地方浅窄,舒燕北不能再闪,只好举椅一格,那人左脚一横,将椅子扫开,舒燕北伏地滚开!这刹那,他已看出偷袭他的人,乃是二师兄卫冲,急道:“二师兄,是小弟!”
  那人不答,第四剑又再刺出,口中道:“叶底绕飞!”
  舒燕北身子随剑而转,堪堪避过,那人道:“再试一招!……”话音未落,斜刺一柄刀飞来,将其剑格住!
  原来顾云生在外面听见房内的打斗声,恐怕舒燕北有失,闪了进来,及时截住了对方的攻势,只见他手腕一翻,刀刃沿着剑脊而上,劈向那人的手腕!
  那人吃了一惊,顾不得再伤人,急退两步,顾云生正待上前,已被舒燕北轻声喝住:“神捕,他是我二师兄!”
  顾云生满腹狐疑,那人道:“你果然是我的五师弟!”
  顾云生道:“阁下既然知道,刚才为何又攻得如此凶狠!”
  卫冲道:“若非他使出本派不外传的轻功‘叶底绕飞’,在下还不敢肯定!”
  顾云生地刀而退,舒燕北走前道:“二师兄,你想死小弟了……”
  卫冲激动地握住他双臂,道:“五师弟,你更是想死愚兄了,你到底去了何处?唉,看你又瘦又憔悴,怕是吃了许多苦头了!”
  舒燕北双眼湿濡,哽声道:“二师兄可好?”
  卫冲不答而问:“五师弟,你那件事查清楚了没有?大师兄知道你回来么?”
  顾云生见他俩师兄弟真情毕露,也颇感动,趁他俩叙旧时,探头到外面看了一下,不见有人,随即将门闩上。卫冲这才醒起:“五师弟,这是你的好友吧?是那一位高人?”

相关热词搜索:毒神仙

上一篇:第五章 再上五老峰,与丐帮冲突
下一篇:第七章 查案搜踪影,同上五老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