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十章 计划消灭 立冬分会
 
2020-01-20 15:25:30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下众人换了夜行衣,分两组出发,沈七郎、桑小红、甘三妹一组;顾湘夫、蓝燕山及韩建邦一组,约定沈七郎那一组由后堂进,顾湘夫这组由前面进去,双方在大宅中院集合,因为沈七郎及桑小红去过贺府,故特地画了一张地形图予蓝燕山。
  前后入宅的两组人,一路不受阻拦,一直至中堂会合,不见贺府一个人。蓝燕山道:“奇怪,真的没有一个人?”
  沈七郎道:“邻居没有见到贺府的人搬走,因此断定他们必有暗道或地窖之类的设施,咱们找一找!”由于已不见有人,因此再无顾忌,沈七郎拆掉桌脚,作为火把照明,当下集中在内堂搜索。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天亮之前,终于在一个衣柜下面发现地下室之入口。当沈七郎将地板推开,里面有五枝短弩射了出来,幸好群豪早有准备,无人受伤。
  桑小红向洞口呼道:“贺老爷子,咱们是沈七郎及桑小红,诚心来帮助你们的,怎地用这般歹毒的暗器招呼咱们?”
  她连呼两遍,下面都没有回音,亦不见有任何动静,沈七郎只得道:“咱们下去看看。”
  韩建邦道:“小的先下去……”他话未说毕,已被沈七郎推开,他首先跃了下去,桑小红恐他有失,第二个跟着跳下去。地下室不大,只能容纳七八个人,因此一眼便可看清楚,不过他们很快又找到一个出口,却是一道长长的通道,沈七郎依然一马当先,通道转了个弯,前面豁然开阔,似一个大厅。
  桑小红道:“奇怪,他们人去了何处?”
  顾湘夫道:“此处一定尚非尽头,咱们分头再找机关!”他首先窜前,伸手在石壁上摸索,其他人见状亦依样画葫芦。
  也不知是无意中触引了机关,还是暗中有人控制,四周忽然降下四道铁闸,铁闸的铁枝,每根都有儿臂般粗细,铁枝之间之空隙,只有三寸宽,群豪大吃一惊,一时之间束手无策。
  桑小红大叫起来:“贺春秋,你这老糊涂,恩将仇报,将咱们囚禁起来,意欲何为!”她大呼大叫,通道上只有她之回音,无人应允。
  顾湘夫不耐烦地道:“丫头,你胡嚷嚷把人的耳朵都吵聋了,济什么事?”
  桑小红道:“难道咱们便这样被活活困死?”
  蓝燕山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丫头不必紧张!咱们两个老不死的,当日自忖必死,谁会料到,今遇到你们,而逃出生天呢!”
  “说得好听,只怕再没有那么好运了!生死本不太在意,但明明是一片好心,要帮人解决难题,却把自己的命糊里糊涂赔上去,实在太冤了!”
  沈七郎叹了一口气,道:“小红,你别激动,咱们继续搜查一下,也许能找到开启机关的机括。”一言惊醒梦中人,群豪又在四周及地板上摸索,可惜没有任何发现。
  顾湘夫道:“咱们的火把最好省用一点,只留一根,否则此处不见天日,将来都要变成‘瞎子’!”
  当下众人都将手上之“火把”弄熄,只剩下桑小红那一根。
  蓝燕山道:“幸好此处之通风设备还不错,否则咱们死得更快!”
  桑小红轻哼一声:“你刚才还说塞翁失马哩!”
  蓝燕山只当作没听见,道:“小哥,咱们难得有缘,何不趁这机会,互相交流一下武功心得。”
  顾湘夫道:“此言极是,我看小哥之武功不在你我之下,在此枯坐无聊,正该找点事做,打发时间。”
  沈七郎也知道两位前辈之武功非同一般,当下欣然答允,三人边说边比划,兴趣盎然,只有桑小红三人独自在地上敲打。地窖里没有昼夜,群豪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肚子越来越饿,而且口渴难忍。六根“火把”全烧光之后,连桑小红也失去了希望,躺在地板上等死,只有沈七郎、蓝燕山及顾湘夫三人仍在滔滔不绝地交换练功心得。
  桑小红忍不住跑过来,将沈七郎抱住,道:“七郎,人都快死了,还学什么武功,你抱抱小妹吧,我死也要死在你怀内!”直至此刻,三人才觉得腹饥难受,口渴更加难忍,喉咙就像要冒出烟来。
  过了一阵,躺在地上的顾湘夫忽然坐了起来,道:“有人来了,大家小心!”
  桑小红喘着气道:“左右是个死,还怕什么?”
  蓝燕山冷哼一声,道:“姑娘真教老夫失望,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你不爱惜生命,但沈七郎一副身手,风华正茂,岂可轻易言死?武林还需要他哩!”
  桑小红一听与爱郎有关,立即坐了起来,在沈七郎颊上亲了一口,道:“七郎,你不能死,就算我死了,你也要想办法活下去!”
  此刻,连坐着的沈七郎也听到脚步声了,低声道:“人快来到了啦!”话音刚落,便将到“轰隆隆”的声音,接着现出一道光来。原来一个中年汉子手提一盏灯,打开一扇墙,走了过来,他见到“厅”里的情况,不由一怔,桑小红已叫了起来:“方总管,还不快打开机关!”
  沈七郎接口道:“上次来贵府,知道贺老爷子的孙女被青龙会掳走,本应留下来尽一分绵力,只因沈某自顾不暇,因此先到邯郸处理,后来回安阳找贺老爷子,谁知人去宅空,咱们不慎被困在此处!”
  方良材问道:“大侠及桑女侠方某知道,但不知,其他四位又是什么人?”
  “他们都是沈某的朋友,也是青龙会的仇人!”
  方良材道:“诸位且稍候!”他退回通道里,桑小红大急,正欲开腔叫他,已听到“刷”地一声响,四道铁闸霍地升上头顶。接着,方良材又走了过来,道:“天幸方某来得及时,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
  “不知道老爷子如今在何处?”
  方良材道:“请诸位跟方某来!”当下群豪跟着他由通道走进去,来回拐弯,也不知走了多久,才至尽头。
  沈七郎道:“贺府建此地室,也不知花了多少金钱及时间,真让人叹为观止!”
  “老爷子未雨绸缪,想不到终于用上了!”方良材边说边伸手在壁上一块石板上敲打,声音空洞,甚是奇特。俄顷,头顶上露出一个百尺见方之洞口来,方良材道:“老爷子在上面,方某先上去打个招呼!”
  过了盏茶工夫,方良材在洞口道:“诸位请上来!”群豪到了上面,方知道上面有几栋房子,贺春秋父子已站在那里恭候。蓝燕山道:“老夫早说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桑小红反问:“你知这是福还是祸?”
  “当然是福,尤其是对沈七郎来说,他收获更大!”
  桑小红半信半疑,她不相信他们三个人交换心得,会有多大之收获,蓝燕山含笑道:“有机会你可问他!”
  此时,沈七郎与贺氏父子已寒暗,正替他们介绍,顾湘夫道:“山野小民,无名小卒,有幸拜见贺庄主!”
  贺春秋眉宇间仍留有一片抑郁之色,却强颜欢笑道:“老朽听方总管说,诸位已数日水米未进,请先到厅里喝点水,点心立即便送上来!”
  甘三妹体力已快支持不住,半边身子靠在韩建邦身上,她声音微弱地道:“水……水……”众人扶她进厅,灌她喝水,其他人亦是大碗大碗地喝。
  喝了水之后,蓝燕山道:“现在不能立即吃太多东西,只能稍吃一点,然后运功调息,晚上方可再吃!”
  俄顷,送上六碗汤面,群豪吃后,贺南山便引他们到客房里,众人稍复体力,便纷纷运功调息。
  晚饭不丰盛,但吃在群豪嘴里,却比山珍海味还美味。饭后喝茶时,贺春秋方道:“因舍孙女的事,连累诸位受了一场无妄之灾,老朽实在过意不去,差幸方总管欲回原宅,看看动静,否则如果诸位有什么不测,贺某就更加罪孽深重了!”
  顾湘夫脱口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贺春秋微微一怔,顾湘夫忙岔开话题,问道:“令孙女如今还在青龙会手中吗?”
  贺春秋脸色一黯,道:“老夫不能受人威胁,又无力对抗青龙会,唯一之办法,便是当作少生一个孙女,并举家躲起来避祸!”
  “此处到底在何处?仍在安阳城内吗?”
  “这已在城外的农村里,幸好老夫早有预谋,否则连个安身之处也没有哩!”
  沈七郎问道:“前辈真的不要令孙了?”
  贺春秋苦笑道:“贺某无能,府里早已被人渗透,连副总管也已是青龙会的人,还有何颜面争雄,未来日子只望能与青山作伴,并告诫子弟不许再涉足江湖,能平安度过余生,于愿已足!”
  他一副英雄末路之神情,教群豪心头如压上一块石板般沉重,沈七郎道:“老爷子放心,青龙会作恶多端,不会没有反抗之力量,就在下所知,已有一个专门与之作对之组织,也许令孙还有重见天日之日子!”
  贺春秋之妻子冯氏忙道:“果真如此,贺府上下必定感恩戴德!”
  贺春秋道:“诸位看来均是欲与青龙会对抗的人了,贺某无能,但家里还有点财产,愿奉上三仟银子,作为路费!”
  沈七郎本不想要,但想到古藏宝之艰苦经营,便慨然接受。“老爷子如此隆情厚意,在下便代他们拜谢了!”言毕长身行礼,却为贺春秋所止。
  贺南山道:“诸位如吐见外,反教咱们不安了,小女之生死倒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不要让青龙会搞得江湖腥风血雨,人人均生活在惶惶不可终日的情景中!”
  贺春秋忽又道:“此处可说安全,也可说不安全,但老朽老矣,已毫无雄心壮志,因此日内便会举家外迁,诸位欲与青龙会对抗,此处却可作为一片基地!”
  “如此沈某生受了!”贺春秋大喜道:“如此最好,免得荒废设施,能为武林稍尽一分绵力,老夫将活得更有意思!稍候,方总管会将地下室之总图,以及机关位置,开启方法,画一张图予大侠!”
  “老爷子欲迁往何处?万一救出令孙女,如何通知您?”
  “到那一天,老夫自然会派人联络你!”
  沈七郎知道他不想说,也不便多问,无一意中得了贺春秋这片基业,可真是因祸得福。沈七郎道:“青龙会被消灭之后,这片基业将交回给老爷子!”
  “寒舍本来养了不少护院,这次老夫根本用不了这许多人,便一并留下来协助诸位吧!”

×      ×      ×

  三日之后,贺家迁移了,留下方良材及数十个护院,经过考核及自愿,沈七郎只要了二十来个,其他的全部发放路费,让他们回家。沈七郎派韩建邦及甘三妹去屠龙帮报讯,并请古藏宝来此一晤,共商下一步计划。直到此时,桑小红才体会到塞翁失马之意义。
  狡兔尚且三窟,屠龙帮多了一个巢穴,当然是件值得庆贺之事,因此,古藏宝便匆匆随甘三妹、韩建邦来安阳,并带来了梁仲棠、江海、万明、杨素兰四名心腹。
  当他看了贺府地宫之后,道:“建得真好,古某正担心将来咱们人多了,不知如何安置呢!”
  蓝燕山道:“贺府之护院跟青龙会没有仇恨,忠诚程度不如屠龙帮弟子,古兄可要派些心腹过来,万一出事,也有足够之力量镇压,而且贵处仍然是第一基地,此处只能作辅!”
  “此点古某晓得,不知诸位找古某来,还有什么事要商量?”
  沈七郎道:“之前沈某还一直存心脱离江湖,但最近想通了,因此准备找机会挫挫青龙帮之锐气,安阳城里有几个青龙会之秘密巢穴,在下想先将之拔掉!”
  古藏宝大喜道:“古某等这一天太久了,有沈大侠之领导,看来本帮不日便能打响旗号,他日来归之有志士,必然源源不绝,请大侠将计划说说。”
  沈七郎道:“青龙会在安阳城的‘点’,一是四福客栈,二是天香茶馆,三是贾府,贾府且不说它,安阳城也可能不止两个点,而且我估计这两个点只是联络处,这次行动,目的是要全面了解青龙会在附近之巢穴以及情况……”
  桑小红截口道:“这不是舍本逐末吗?何不问问蓝前辈及顾前辈!”
  沈七郎瞪了她一眼,“若果能问的话,我早已问了,何况两位前辈对分会的事,亦未必清楚!”稍顿又道:“安阳属立冬分会统管,我一定要将立冬分会先消灭掉!”
  顾湘夫呵呵笑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沈七郎也!老夫两人可当马前卒,但绝不当军师!”
  沈七郎续道:“四福客栈我跟小红已去过,驾轻就熟,便由我俩带队,天香茶馆,便请古帮主、顾前辈及蓝前辈当头,如何?”群豪自无异议。
  古藏宝问道:“何时行动?”
  “今晚就出动,一发现新情况或查到尚有青龙会之‘点’,便立即派人通知,务求在一夜之间,全部将之拔清,然后老古便立即赶返邯郸,注视邯郸立冬分会之动态!”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九章 重回江湖 锄强扶弱
下一篇:第十一章 水氏姐妹 居心叵测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