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十三章 七郎中毒 小红用计
 
2020-01-20 15:27:11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沈七郎只觉一阵酸麻,暗呼不妙,左手连忙在其身上连戳几指,然后转身封住黑衣大汉之退路,“你速自杀吧,否则将死得更加凄惨!”
  卜珍躺在地上笑道:“沈七郎,你还狂?你脉门为姑奶奶之甲划过,不需多久,便要毒发身亡了!”
  桑小红听了又惊又怒,跑过去不发一言,在她脸上便掴了几巴掌。“打得好,你奸夫就快死了,他日被寒衾冷,你比姑奶奶更加凄惨!”
  沈七郎下场,不过十七八个照面,便将那早已寒了脸的黑衣大汉击倒,他顺手封了其穴道,然后转身走过去,道:“小红,你去点火!”
  忽然伸手进卜珍怀内,卜珍还是黄花闺女,饶得她平日杀人不眨眼,此刻也惊怒攻心,但她心机深沉,却故意道:“沈七郎,想不到你还这般风流;居然乘危摸姑奶奶的胸脯,难道你姘头的胸太小,不堪盈握?”
  桑小红隔远笑道:“七郎若肯摸你,那是给你面子,你可要好好感激他!不是姑奶奶的胸脯不足盈握,是他乃武林柳下惠!”她举着火把走过去,笑脸盈盈地道:“说真的,他还未摸过姑奶奶呢,实是平生恨事,让姑奶奶看看,到底是你的大,还是我的大!”
  桑小红已阅过不少男人,要说“脏话”,卜珍可是望尘莫及,火光下只见沈七郎身前放着好几瓶小瓷瓶,沉声问道:“那一瓶是解药?”
  “姑奶奶为什么要告诉你?”桑小红忽然伸手去解卜珍之罗裙,
  沈七郎一怔,脱口道:“你干什么?”
  “这件事大哥你便交给小妹办!卜姑娘,让姐姐看看你的胸脯到底有多大?”
  卜珍闭着双眼,咬牙不语,桑小红老实不客气,扒开上衣,将其束胸带也解了下来,惊呼一声:“七郎,你快来看看,她胸脯虽没有小妹的大,但紧绑绑的,岭上双梅娇艳欲滴,看来还是处子哩!难得难得!大哥,你艳福不浅,快伸手摸摸!”
  沈七郎只看了一眼,便闭目调息,以阻止小臂传来的那种中毒麻痹感。桑小红左掌掌心在“梅岭”上一触即收,叫道:“大哥,怕什么?用力握住!”
  卜珍只道是沈七郎摸的,两行清泪流了下来,骂道:“杀千刀的沈七郎,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桑小红道:“真是痴人说梦话,你别自讨苦吃!”
  “没有解药,沈七郎你陪姑奶奶一起死吧!”
  桑小红冷冷地道:“你想得倒美,我都还未得到他,你便求他相陪下黄泉?大哥,小妹听人说天下许多奇毒,的确没有解药,不过若跟女子交合,毒素便可因此泄出,而转移到女子身上,与处子交合尤有奇效!”她边说边去褪卜珍之下裳,卜珍像杀猪般叫了起来:“解药在绿色瓷瓶内!”
  沈七郎轻叹一声:“你何不早说,岂非少受许多痛苦!”他伸手去拿瓷瓶,不料桑小红比他更快一把抢了过去。
  “解药如何服食?”
  “先服一颗,一个时辰后再服一次便可。”
  桑小红见瓶内共有四五颗,乃取出一颗来,道:“好妹妹,这既然能解百毒,你便先吃一颗吧!”
  卜珍娇躯忽然轻轻颤动起来,桑小红江湖阅历丰富之至,一望便知,乃长叹一声:“妹妹,你要求死又何必如此?像你这等人材,与水氏姐妹一起,由姐姐做鸨母,开家妓院,一定客似云来!”
  桑小红见她们无动于衷,又道:“妹妹大概不相信姐姐会做这种事,实与你说,姐姐是‘玉面狐狸’桑小红,否则七郎为何至今而不肯上我之身?妓院开后,一定要优待那些受青龙会奸淫的家人,让他们可报报仇!”
  卜珍低声道:“青龙会严禁属下奸淫妇女,你……”
  “我会说错吗?多少人因被你们残杀,他们家的弱女无人照顾,被强盗奸淫,被人卖进妓院,这是不是你们青龙会的罪过,你快上她身,替受青龙会迫害的人出一口气!”
  卜珍又滚下两行清泪,呜咽地道:“我输了,沈七郎……我恨死你了,你你……深蓝色的内服,浅蓝色的外敷……”
  桑小红喂了她服了一颗药丸,见她坦然而服,才让沈七郎依她所言治理。“妹妹,你千万不要恨七郎,更不要杀他,试想想,你今天身子全让他看遍了,胸脯也摸了,这辈子除了他,你还能嫁给谁?”
  卜珍娇躯又起了一阵颤抖,珠泪如缺堤河水,淌个不停。沈七郎暗道:“若论这方面之计谋,我跟卜珍都非其对手!”
  桑小红格格笑道:“妹妹,姐姐看你年及花信,尚是处子,必是眼高于顶,天下男子虽多,却无几人能入你之眼,但沈七郎可是人间奇男子,嫁给他绝不会辱没你!”
  沈七郎忍不住斥道:“小红,你胡说些什么!”
  “你快连功化开解药,逃走两个人,说不定青龙会还有人来,我跟妹妹聊聊天,不碍你什么事!”桑小红替卜珍拉好衣裙,叹息道:“可怜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至今尚独守空房!”
  卜珍已饮泣起来,是感怀心事,还是因受了凌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桑小红取出手帕,温柔地替她拭泪。“妹妹,你姓甚名甚,快告诉姐姐,日后也好称呼。”
  卜珍也不知什么原因,居然毫不考虑便道:“小妹姓毕,双名翠微。”
  “在青龙会当什么职务?”
  这次毕翠微沉吟了一下方道:“二十八星宿之女宿。”
  桑小红低声道:“毕妹妹,咱们两女共事一夫可好?合力协助七郎,为武林留一段佳话如何?”
  毕翠微霍地睁开双眼,问道:“你说什么?”
  桑小红躺在她身边,道:“也不知什么原因,姐姐一见到你,便觉得跟你有缘,告诉你,我跟七郎同房近月,同床共被,他居然连动都未动过我,但他对我很好……哦,你以为他不能人道?姐姐不会坑害你!”
  毕翠微道:“背叛青龙会,结果非常……除非他肯加入青龙会,我,我做他奴婢也肯……”
  “唉,古人有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有听人说娶鸡随鸡的吗?你千万不可对他说这种话。姐姐只是跟你有缘,才用心劝你,你若错过今次机会,今生恐怕再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如意郎君了!何况经今夜之事,就算你嫁给别人,今生也不会快乐,你自己想想。”桑小红言毕闭目假寝。
  毕翠微穴道被封,看不到沈七郎,但她一颗心真的活动起来了,论武功、机智、人品、外貌,沈七郎的确是上上之选……但一想到背叛青龙会之后果,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忽闻桑小红在耳畔轻声道:“妹妹,你明天若能逃出去,不知青龙会还会不会相信你?”
  毕翠微又起了一阵颤栗,忽闻沈七郎道:“我去把水氏姐妹带来!”
  桑小红道:“顾湘夫、蓝燕山亦甘心替七郎卖命哩,何况是你!你快决定,否则水氏姐妹来了之后,咱们有些话便不好说了!”
  山洞里沉默了半晌,才听毕翠微问道:“这些话是七郎叫你问的吗?”
  “傻妹妹,他若是这种人,姐姐也不会巴巴地跟着他出生入死了!不过,很多时候,他都会听我的话!”
  “你们准备如何对付水氏姐妹?”
  “她俩是什么职务?”
  “没有固定职务,只在总坛挂职,平日在江湖上闲荡,掌握江湖动态,有事时,暗中支持分会。”
  “这两人跟你关系如何?”
  “我职务高过她俩,是上下级关系,感情一般,但这两人却很替青龙会卖命,要想收服她俩,可要费点机心!”
  桑小红缓缓地道:“保险一点便杀了她俩吧!嗯,妹妹先睡,姐姐出去一下。”她突然长身奔出去,几乎跟提着水氏姐妹进洞的沈七郎碰了个满怀。
  “小红,你去那里?”
  “这两姐妹你封的是什么穴道?”
  “晕穴,还未醒来,有事吗?”
  桑小红低声将跟毕翠微之交谈告诉他,沈七郎懊恼地跺脚道:“你真是胡闹,这种人能娶妻生子么?”
  “嘻嘻,你若不娶,届时大可以将之抛弃,但目前她可是一个好助手,顾、蓝两人只会在武功方面帮你,但论到真心,世上有什么比情侣更甚?毕姑娘又有什么不好?人做错了,便不能改正?我不就是个例子?自从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可有做出什么令人厌恶或失德的事吗?”
  “你跟她怎一样?她是青龙会的人,青龙会这种神秘组织,一定会以霹雳手段对付叛徒!何况她若假意投降,却与青龙会暗通款曲,咱们可要一败涂地。”
  桑小红笑嘻嘻地道:“小妹看人,自信比你准!尤其是女儿家的心事,我最了解了,她会动摇,但绝对不会出卖你,如果你跟她好,她就是你的人……”
  沈七郎正容道:“小红,沈七郎虽不是假道学者,但只会去青楼妓院风流,绝不会欺骗姑娘的感情,你怎可叫我用那种手段对付她?”
  桑小红嘟嘟小嘴,道:“我只是为你好,可没叫你来教训人!七郎,不管你娶不娶我,我相信毕翠微跟我一定相同,非君不嫁,自从认识你之后,其他男人在小妹眼中,有如土鸡瓦狗,不屑一顾了,以小妹来说,你若娶我身子,我是求之不得之事,绝不会计较名份!像如今这样,我躺在你怀内,你连碰都不碰我一下,你可知我比死还难过?难道我长得太丑?难道我不是女人?还是因为我以前有过一段荒唐的日子?”
  “都不是,只是责任……我自己都不知道能活多久,青龙会绝对不会放过我……这不是要害你吗?”
  “傻哥哥,只要两情相悦,又岂在朝朝暮暮?你已做错过一次,把杨柳青让给江河黄,已然大错,她不是货物,怎可以让!你自觉待她很好,其实她心中不知多么恨你,你要我跟毕姑娘恨你吗?”
  沈七郎胸膛如被巨木所撞,倒退了一步,半晌方道:“这……这叫我如何是好?”
  桑小红破涕为笑,“你待咱们好点就行了,小妹武功低微,翠微妹之将来对你必有很大之帮助,她是处子,你不必过虑!她说过,水氏姐妹很替青龙会卖力,你自己决定该如何处理,大丈夫要做大事,千万莫存妇人之仁!”
  沈七郎走进山洞,先将水氏姐妹抛在地上,又伸手封住她俩之麻穴,然后道:“请毕姑娘假装晕迷。”他随手解开水氏姐妹之晕穴。
  水玉玲睁开双眼,欲坐起来,四肢不能动弹,火光下只见沈七郎一张严肃的脸孔:“两位大概非常失望,因为沈七郎在贵会高手围攻之下,仍然活得好好的。”
  “这,这里是什么地方?”
  “北响堂寺的山洞里,其他人全部死了,也埋好了,只剩下两位!”
  “咱们是被迫的……”
  沈七郎冷冷地道:“人各有志,天下会有强迫人加入青龙会的事吗?若是强迫,人心不服,难道青龙会不怕下面的人会造反?”
  “大部份加入青龙会的人都是被迫的,不过他们有一套方法控制下属……而且只要犯会规,青龙会必然会全力击杀!”
  “你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总坛收到立冬分会之求救信,便派女宿、星宿还有一名护法赶来支持,另外发讯请咱姐妹配合。”
  “除此之外,还有些什么人?”
  “还有“不倒翁”古玩天、“七巧童子”、‘莲花剑客”李将白,咱们只知道这些高人,当然尚有不少黑衣武士!”
  水玉珑直至此刻方道:“立冬分会已查知是阁下跟他们作对,而且怀疑你们也有一批神秘客,可能是你的手下!”
  沈七郎一声长笑,又问:“两位希望沈某如何处理你俩?”她俩怎敢开腔?沈七郎又道:“按说,杀死你俩是最好的办法,但沈某又不想违天和,只废掉两位之武功……”
  水玉珑急道:“沈大侠,你若废掉咱们之武功,咱姐妹一定会被人杀死,不如让咱们在你身边为奴为婢,岂不两全其美?”
  桑小红冷笑道:“这不是养虎为患么?”沈七郎想了一下,封了她俩之晕穴,然后解开毕翠微之穴道。
  毕翠微霍地坐了起来,目光触及沈七郎,忽然掩脸饮泣起来,桑小红笑道:“毕妹妹,七郎要放你,你为何反而哭起来了?”
  沈七郎干咳一声,道:“毕姑娘,刚才小红胡闹,你不用挂怀。”他不说犹自可,一说之下,毕翠微却由饮泣变成痛哭。他长叹一声,深觉女人甚难了解。
  桑小红在旁安慰了许久,毕翠微才慢慢收泪。“傻妹妹,大家说说话,天很快就亮了!”
  沈七郎想不到话题,随口问道:“毕姑娘师承那一位高人?”
  毕翠微忽然问道:“沈七郎,桑小红说的话,你同意否?”沈七郎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十二章 将计就计 鼓山歼敌
下一篇:第十四章 坦荡君子 感化魔女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