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十五章 引狼出洞 二女斗智
 
2020-01-20 15:30:25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田于野连忙着人准备饭菜,“七巧董子”道:“姐姐果然机智绝伦,教小弟佩服万分,难怪会长如此宠爱你!”
  “你说什么?会长宠爱姑奶奶?会长一向秉公办事,怎会宠爱任何人?七巧童子,你别讨好姑奶奶,你已成名十五六年,今年巳多大岁数?还自称小弟,唤我姐姐?”
  原来“七巧童子”只是天生异禀,高三尺余,又生成一张娃娃脸,因此十多年来,“七巧童子”之外号,竟无人觉得不适宜。此人机心极深,喜怒同一表情,闻言仍然含笑道:“礼多人不怪,小弟称你姐姐是尊重你,不是讽刺你老,姐姐幸勿误会!”
  毕翠微道:“姑奶奶表面上输了一着,幸好还未至于全军尽墨,我给沈七郎之解药分两种,一种是内服,那是真的,一种是外敷,却是假中有真,真中有假,沈七郎解了一种毒,但又重新注入另一种慢性毒药,这种毒药会使他气力逐渐衰退,因此,姑奶奶并没有输!”
  田于野叹息道:“女宿心计如此之高,真教田某佩服至五体投地!”
  毕翠微道:“既然找到屠龙帮的帮址,咱们便一举将之扑灭!”
  “慢来慢来,此事不同一般,还是先通知总坛,待总坛决定为上!”
  “此去总坛一来一回,费时失事,等到总坛来了指示,说不定人家已搬迁了!咱们有这许多人,难道还怕一个沈七郎?”
  一直不作声之“银花婆婆”此时才开腔:“沈七郎敢创办屠龙帮,那地方岂无埋伏?”
  “婆婆害怕么?咱们有这许多高手,还怕什么?”
  李将白道:“女宿不要忘记,那天你们一共有九个人,还不是全军……”他怕犯忌讳,说了两个字便立即住口。
  忽然有人进来报告:“分会长,总坛的星宿驾临!”
  “快请!”田于野急忙长身出厅,其他人亦都出厅迎接,一忽,便见一个身穿宫装,年纪三十左右的妇人走了进来,田于野道:“田某迎接星宿大驾!”
  “免礼,因小妹来迟,累诸位盼望,实在过意不去。”那妇人向“银花婆婆”行了一礼,然后随她进厅,却正眼也没看毕翠微一下。
  星宿“阴阳环”宫玉霜,入会既久,又立下不少功劳,地位在毕翠微之上,一直就看不起这个“师妹”。当下分头坐下,田于野将毕翠微之话转述了一下,并征求她意见。
  宫玉霜转头看了“银花婆婆”一眼,见她不置可否,乃道:“本会公开在即,岂容一个屠龙帮存在?我倒赞成毕家妹子之意见,尽早扑杀之,否则出了差错,无法向会长交代!”
  忽然她又道:“奇怪,屠龙帮是沈七郎创建的吗?不可能,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咱们监视之下,而半年前,他还未重出江湖哩!”稍顿又问:“你将经过仔细说一下!”
  “……沈七郎道:‘她身上一定有解药,你去搜一下!’那女的自我身上摸去解药,道:‘如何安置她?’沈七郎道:‘先将她安置在帮内,再想办法迫供!’那女的道:‘将她放在帮内,万一让她逃脱,可不得了!咱们叫做屠龙帮,青龙会最是忌讳!须知道咱们那里刚建立,一切简单,引青龙会上门,根本没法抵挡。’沈七郎又道:‘你放心,反正我跟副帮主商量过,咱们不日便要搬了!’女的问:‘搬去那里?’沈七郎道:‘搬到更南一点,咦,这么多瓶子,到底那一种才是解药?’女的道:‘解开她晕穴,不就知道了!……’
  宫玉霜冷冷地道:“上述的话,并无指明屠龙帮帮址在何处,你竟能猜到在邯郸城南,佩服佩服!”
  “宫姐姐,不是小妹自大,而是我有一种感觉,他们一定在城南,自此,小妹花了一天一夜的工夫,终于给我找到了!你若不相信,咱们明天先去勘察一下,如何?”
  宫玉霜轻哼一声:“你以为我不敢去?明天我跟你去探一次,证实之后,再决定计划!”毕翠微与她一直有心病,若在以前,必然反唇相稽,但这次她却忍住了。
  “此事非同小可,理慎一点好!”田于野道;“明天我挑几位精细的手下陪你俩……”
  宫玉霜道:“不必,人多碍眼,于事无益!”
  此时,下人进来低声在田于野耳边说了句话,田于野道:“快搬上来,今晚要为星宿接风,拿那三十年的女儿红来!”

×      ×      ×

  忽然起大风,呼呼的北风,眨人肌肤。郊野树木,被北风刮得弯下了腰,地上枯黄的小草,常吹断了。
  入夜之后,风吹更急,四周都是沙沙的树叶声,这种天气,一般人都觉得讨厌,但对夜行人来说,却是个好天时,因行动发出之响声,全被风声掩盖。毕翠微和宫玉霜在这种天气下,来到“屠龙帮”设在郊外之联络站,这里只有几栋破旧的房屋,屋旁有马厩,四周为树木包围,果然是个隐蔽的地方。
  毕翠微传声道:“小妹上次来时一亲眼见到沈七郎及他那姘头在里面,正对手下训话!”
  宫玉霜看了四周一下,道:“咱们分头上前看看!”
  已是起更时分,但树林里一片漆黑,只有那些破屋透出昏黄之灯光,宫玉霜首先标前,她仗着艺高胆大,一口气冲至窗下,先换了一口气,然后悄悄探头望进去。
  只见房里有四个人正是谈话,背着自己的看身材似是沈七郎,他左边坐着一名貌美又带几分媚态之少妇,右首是位五十出头的汉子,正对面坐着一名大汉。
  “此处终不是个妥当的地方,提防让青龙会找到,因此必须立即派人另觅地方!”背着窗的那个汉子道:“还有,副帮主,你要加紧训练手下,他们武功不高,最好练会几种合击之阵式!”右首那老者道:“沈帮主,你武功比咱们高出许多,训练手下一事,最好由您主持,其他事则交由属下等去办!”
  对面那个汉子道:“不错,咱们就是自知武功不行,因此才会硬拉您来当帮主,弟兄们只是因为家人被青龙会所害,都有一腔仇恨,论武功实在不足与青龙会对抗!”
  那女的接口道:“莫说整个青龙会,就连人家一个立冬分会,也足以将咱们扫平!”
  背窗的汉子道:“因此,铲除屠龙帮之最终目标,如今还早着呢,若能找几位高手加入,则形势便不致于这般一面倒!”
  女的道:“那姓顾的及姓蓝的跟青龙会有仇,你为何不尽力挽留他俩,我看他俩之武功,便不在你之下!”
  “人各有志,岂能勉强?何况他们出身青龙会,要他俩反青龙会,恐怕办不到!”
  左首那位“副帮主”道:“沈帮主说得对,咱们人少势弱,但胜在人人与青龙会有血海深仇,悍不畏死,联成一气,也不是股不可小觑之力量,多了那两个老怪物……依属下愚见,反要多几分担忧,未知他俩跟青龙会是否已完全脱离关系,还是施苦肉计……”
  宫玉霜心中忖道:“幸亏他们不相信那两个老匹夫,否则还得多费几道手脚!”她转头望去,但见毕翠微也在另一端偷窥,她觉得已没有必要再留下去,便悄悄退到大树后。
  未几,毕翠微也退回来了,“宫姐姐看到沈七郎否?”宫玉霜缓缓点头,毕翠微咬牙含恨地道:“让他多活一两天,他落在小妹手中,哼……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宫玉霜轻笑一声:“沈七郎文武全才,英俊簿洒、武功高强,人中龙凤,那可是姑娘家心目中之理想郎君,你说得那么凶……”
  毕翠微怒道:“宫姐,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开开玩笑,愚姐只是觉得像他这种人,英年早逝,实在有点可惜!嗯,他武功到底有多高?”
  毕翠微沉吟道:“比小妹高明,但到底高多少,可摸不到底!”
  宫玉霜脸色微变一低声问道:“你不是跟他交过手吗?怎会连底也摸不到……”
  “其实小妹只跟他过了几招,便忽然被他一缕指风封住穴道,人事不醒……”毕翠微道:“他那指神之称号,实在名至实归,让人防不胜防,宫姐遇到他时,千万要注意他的指头!”
  宫玉霜轻哼一声:“愚姐偏不信邪,明晚便斗斗他!走吧!”她转身先行,毕翠微忽然抛了一方红色的手帕,黑暗之中无人看见。
  出了树林,但觉北风强劲凌厉,迎面吹来,让人连呼吸也觉得困难。  
  她俩刚离开,沈七郎巳出现在树林里,拾起那方手帕,一看是红色的,便低声道:“一两天内青龙会便会大举出动!快通知古帮主准备!”背后一个黑衣汉应了一声,便转身跑出树林。
  毕翠微和宫玉霜返回立冬分会,巳近三更,田于野尚在等她俩。“看两位的表情,便知道大有收获了!”
  “不错,沈七郎和他那个所谓“屠龙帮”还在那里,他们在找新巢穴,准备搬走,所以咱们要快,必须在他们搬走之前,连根将之拔T”
  “好,属下立即准备。”田于野沉吟道:“不知宫姐打算在几时动手?”
  “越快越好,免再夜长梦多,如果来得及的,明晚便动手!”
  “明晚?这么快?”
  “哼,这两天起风,正是偷袭的好日子,机会难逢,纵使匆促一点,也划得来!”宫玉霜见他仍有犹豫,又道:“沈七郎有我跟“银花婆婆”巳足以应付,对方又没有高手,咱们还有毕家妹子、‘七巧童子’、‘不倒翁’及‘莲花剑客’率领手下,还怕杀不了他们?你带一部份人留守大本营,静候佳音就是!”
  毕翠微接口道:“今日若不趁屠龙帮羽毛未丰,将之除掉,只怕日后大家都要后悔!”
  田于野干咳一声,婉转地表达自己之异议。“要否先跟银花婆婆商量一下!”
  只听“银花婆婆”的声音自屋里传出来。“不必了!星宿从来未曾出过纰漏,否则又怎会独得会长宠爱?就照她的意思办,老身唯她马首是瞻。”

×      ×      ×

  今日风更猛烈了,吹在身上如遭刀割,但宫玉霜却喜上眉梢,因为连老天爷都帮她。
  “银花婆婆”在会里之地位,虽然比宫玉霜高,但听得出,心里不服嘴巴上还是不敢违背,因此她只得将调兵遣将之大权交给宫玉霜。
  宫玉需道:“大家轻松一下,晚饭之后便立即集合出发,不达目的誓不展休!还有一点需要先说明的,不论生死,一定要杀平屠龙帮!谁贪生怕死的,便依会规处置!”这是命令,每个青龙会成员都知道这句话的份量!
  晚饭十分丰盛,但规定每人只能喝半碗烧刀子,饭后只略作休息,大队人马便在宫玉霜率领下出发,人人均斗志昂扬,精神振奋,只有毕翠微心头有如十五只吊桶般,七上八落。
  应该在什么时候反戈一击?未至最佳时刻,对屠龙帮弟子,要不要下毒手?还有,沈七郎到底可否以弱胜强,以少敌众?还有一个最严重的问题,如何把握好最后一关,万一在反戈一击之前露出马脚,结果一定非常悲惨,是故,她内心虽然紧张,但表面上一点都不敢稍有表露。
  最后一个令她担心的事,昨夜自己那方红色手帕,沈七郎到底收到否?
  宫玉霜忽然稍为放慢脚步,让毕翠微追上来。“毕妹,咱们有九成取胜之把握,你为何还这般紧张?”
  毕翠微暗吃一惊,道:“小妹当然紧张了,万一让沈七郎得到风竖,事先跑了,不是要功亏一篑!今日咱们实在做漏了一件事,出发前便须先派人暗中监视!”
  宫玉需脸色一沉,低声道:“这是愚姐之失策了!妹子一那地方你熟悉,就请你辛苦一点,先行一步,探探虚实如何?”
  毕翠微心头高兴,却不敢稍有表露,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小妹不报此仇,恐怕这辈子都睡不好觉!”她拱拱手,提气向前急驰。
  宫玉霜望着她之背影,直至她身影只剩下一颗黄豆般大小,她才招来“莲花剑客”李将白过来。“听说你轻功比剑术还要高明几分,你暗中跟踪女宿,不管她做什么事,你都不可露面,只须把一切告诉我就好!知道我的意思吗?”
  “属下知道!”李将白一向话少,音毕便展开轻功急追下去。宫玉霜却下令手下,稍稍放慢脚程。
  “不倒翁”古玩天笑嘻嘻地道:“星宿,你这一招是什么意思!难道女宿有值得怀疑之处?”
  宫玉霜脸罩寒霜一沉声道:“你为何不学学李将白?”
  古玩天干笑道:“属下的意思是……‘七巧童子’轻功更好,你为何不派他去跟踪?”
  “你以为毕翠微是笨蛋?‘七巧董子’功夫虽好,但他那几套毕丫头太了解了,瞒不过她的眼睛!李将白便不同了,她前天才认识他,而且他懂得收敛,毕丫头可说对他毫不了解。”
  古玩天叹息道:“星宿果然高明,属下等绝难望项背!”
  毕翠微一口气驰入树林,但见前面寮屋隐隐然有灯光透出,正在委决不下,是否要去通知沈七郎,耳际忽闻一道有如蚊呐之声音:“有人跟踪你,这人好像是李将白,已让我制服住了,我们早有准备,放心吧!”
  毕翠微认得这是沈七郎以“传音入密”通知她,直至此时,她才放下心头大石,当下慢慢退了出林,向来路驰去。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十四章 坦荡君子 感化魔女
下一篇:第十六章 兵分两路 铲除劲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