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十四章 坦荡君子 感化魔女
 
2020-01-20 15:27:44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桑小红忙打圆场,“傻妹妹,姐姐还未告诉他,他怎知道咱们姐妹说些什么?又怎叫他回答?”
  “好,我再问你!”毕翠微放开掩脸的一对玉掌,只见那双眼红肿,梨花带泪,我见犹怜,更添几分风韵。“那我问你,你准备如何处理我?”
  沈七郎不知如何作答,只好模棱两可地道:“沈某不知姑娘有何打算?”
  “你是男子汉大丈夫,怎地反来问我?我身子让你看了,摸了,难道就此罢休?”  
  沈七郎不由暗暗叫苦不迭,桑小红却不断向他眨眼。幸好毕翠微一冲开心里障碍,便再不觉得羞愧,续道:“如果你认为毕翠微不堪,便一掌将我杀了,如果你认为可供驱策的,也请你明示一下!”
  沈七郎吸了一口气,道:“沈某欢迎姑娘弃暗投明,对于姑娘欲改前非,可是佩服之至!”他说得还是不痛不痒。
  毕翠微悲声道:“看来蒲柳之姿,是不堪入君之眼了!”她娇躯不断地颤抖着。
  沈七郎忙道:“论容貌姑娘在武林中,实属罕见,论武功,在同辈中亦是出类拔萃,但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人品,而非外貌,貌美如花,心如蛇蝎的女人,相信大部份男人都会敬谢不敏!”
  桑小红连忙在毕翠微耳边低语数句,毕翠微情绪方慢慢恢复,半晌方道:“毕翠微自知以前不肖,但将来一定脱胎换骨,万望七郎不可轻视我!”
  “沈某佩服还恐不及,又怎会轻视你?刚才小红有所得罪,那是情非得已,沈某代她向你道歉!”沈七郎长身向她长长一揖:“姑娘请原谅,小生这厢有礼!”
  毕翠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笑之后,又羞得用玉掌掩住脸宠。
  “姑娘尚未答我,师承何人?”
  “家师是‘南海神婆’,小妹是她老人家的关门弟子,师兄先加入青龙会,拉小妹加入,小妹初出江湖,不知就里,也加入了。唉,算起来已经四年了,青龙会的高手如云,少年俊彦不少,追求小妹的更不在少数。只因看不惯他们之行径,小妹不肯屈就!”
  桑小红赞道:“妹妹有志气,七郎你千万不要辜负她!”她这句话,反弄得两人十分尴尬,桑小红知趣地道:“小妹出去解个手。”
  毕翠微道:“刚才水氏姐妹所言,大部份属实,她俩职位低,所知有限,你准备如何处理?”
  “送她俩到一处安全之所,囚禁起来。”沈七郎又问:“令师兄在青龙会内,居何职务?”
  “副总坛主,亦即是在青龙会内,他排名第五,他武功比小妹高多了,几已尽得家师真传,家师胸罗天地,学究天人,举凡五行八卦、医卜星相、奇门遁甲,下毒驯兽,无一不能,故有神婆之誉。小妹因自小父母只亡,一直跟师父为生,深得宠爱,任性妄为,故得了个‘南海小魔女’之外号,跟你在一起,你心里可能不大愿意。”
  沈七郎哈哈笑道:“其实对此沈某最是洒脱,‘玉面狐狸’尚可与我同床共寝,‘南海小魔女’又有何不可?”
  毕翠微又羞又是安慰,情不自禁在他肩上擂了一拳,“不许你乱说!只要你不轻视我,小妹替你做什么事都可以!”
  桑小红走了进来,道:“妹妹,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毕翠微坦然道:“语出自我之口,入你之耳,绝不会后悔,姐姐动什么机心?”
  桑小红一副欲言又止之神态,毕翠微道:“姐姐有话但说无妨!”
  沈七郎似有所觉,忙道:“小红,说话可要三思!”
  桑小红想了一下,道:“妹妹,七郎一心要铲掉青龙会,他的心意你应该知道,他本不想再涉足江湖,但却被青龙会追得改变初衷……”
  “小妹虽然刚认识七郎,但其实三四年前,便已屡闻其名……”她话未说毕,沈七郎已讶然道:“沈某行走江湖之时,姑娘尚未出道,而三四年前,我正归隐江湖,徜徉山林,姑娘应未闻贱名!”
  “七郎,你还记得七年前,在衡山跟一个白衣汉子打了一架的事?那人便是我师兄宗龙。那一战你们不分胜负,但你年纪比他小十岁,因此他对你赞不绝口,在小妹面前提过几次,还认为你退出江湖,是武林的一项损失哩!”
  沈七郎轻哦一声:“此事我想起来了,那次跟令师兄冲突,实在因年少气盛,令师兄武功另辟蹊跷,使我留下深刻之印象!唉,他一表人材,可惜竟加入青龙会!”
  “家师兄人并不坏,他雄才大略,只为了一展抱负,因此才加入青龙会,大会长也很尊重他,杀人的事从不要他去做,他只统管内务及分支会之调动!”
  沈七郎轻叹一声:“不管如何,终是助纣为虐!”
  毕翠微神色一黯,又低声道:“这次总坛派人来支援立冬分会,小妹一听到沈七郎,便毛遂自荐来了,一心想试试七郎之武功,那知……”
  桑小红暗道:“我还道自己计谋成功,却不知早有因由,她师兄是副总坛主,对七郎之助就更大了!”忽然觉得有点失落。
  沈七郎忽然道:“毕姑娘你可要想清楚,你跟沈某在一起,不但背叛青龙会,还要背叛令师兄,将来可能要过逃亡之生涯!”
  毕翠微妙目紧紧盯着他:“问题是值不值得!”
  桑小红快口问道:“如何才值得?如何又不值得?”
  毕翠微看了沈七郎一眼,道:“如果你们只是利用我,当然不值得……如果七郎不嫌弃者,则赴汤蹈火,死也值得!”
  沈七郎正容道:“沈某绝不会拿感情来利用人,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一见钟情,大部份只为对方外表及气质所吸引,生死与共,贫富同心,这又非一日能就,不知姑娘明白吗?”
  毕翠微回心一想,深觉他所言有理,毅然道:“有理!但如果你不让小妹跟你在一起,感情又如何加深?更谈不上什么生死与共了!”
  桑小红拍掌道:“好啦,谈到此已差不多啦!姐姐是女人,比较自私,我很希望妹妹能助七郎一臂之力!”
  毕翠微道:“生死与共正合小妹心意,助七郎更是理所应该之事,姐姐请说!”
  “姐姐希望你再回立冬分会,凭借你之力,让七郎将立冬分会拔掉,当然这有危险,但咱们如果设计巧妙,其实也不危险!”毕翠微娇躯一震,问道:“姐姐此话怎说?”
  “攻打立冬分会,宜兵分两路,一路是引他们出来,包围扑灭;另一路是乘虚攻进分会会址,让他们首尾难以兼顾,咱们则将之连根拔起!”
  毕翠微道:“姐姐巾帼英雄让人敬佩,就不知七郎这边的人手够不够?”
  沈七郎沉吟道:“有你为助,青龙会即使再派两名高手来,沈某仍然有把握将之全歼!”
  “此战之后,青龙会必会全力追杀,不知七郎是否有考虑过?”
  “考虑过了,青龙会实力极强,但未见得天下武林,全部欲听令于他们,假如有人举起反青龙会之大旗,不但可振奋人心,而且归附的人必众!”
  沈七郎沉声道:“沈某知道责任颇重,危险更大,但其他人或有种种原因,不便承担此责,沈某孑然一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毕翠微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毕翠微平生最敬佩勇于承担的男人,我这条命便卖给你!引立冬分会主力出门一项,由小妹来做,只是咱们要如何联络?”
  “细节还要仔细推敲……”

×      ×      ×

  天已蒙蒙亮,沈七郎送毕翠微出洞,她忽然幽幽一叹:“七郎,我要走了,你没有什么表示?”沈七郎微微一怔,毕翠微已引颈在他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又娇羞地转身下山。
  沈七郎又是一怔,忍不住追了上去,毕翠微听到步履声,停步回首,夕阳照在她那张吹弹得破的粉脸上,白里透红,美丽不可方物,沈七郎心头狂跳,半晌也说不出话来,毕翠微幽幽地道:“此去,虽有心助你,只怕青龙会不一定会放过小妹,也许这已是永诀!”
  沈七郎心头一阵激动,忍不住环臂将她抱住,毕翠微娇羞地把粉脸贴在他胸膛上。“七郎,青龙会之势力,可能你这还不太清楚,一切须小心!”
  “你更要珍重,待破了立冬分会之后,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沈七郎红唇忽然落在她唇上,两人紧紧地拥抱,良久,两张嘴才分开。
  “七郎,你这个表示太令小妹满足了,你放心,静候佳音!”言毕,毕翠微转身下山,沈七郎忽然想到一件事,忙道:“你有两个手下受伤溜掉,须提防他俩!”
  “小妹自有办法对付,你放心!”
  沈七郎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背影,忽闻背后有人道:“我开始吃醋了,人都不见了,目光还收不回来!唉,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错只错在我已是残花败柳!”沈七郎回首见桑小红一脸落寞,突然发现她对自己用情极深,只因为她有一段荒唐之过去,不敢表露而已。
  沈七郎走上去,一手搭在她腰上,道:“你不但没有做错,而且我很感激……”
  “感激有什么用?”
  沈七郎忽然用嘴封住她的红唇,过了好一阵,桑小红喘息地道:“唉,我要死了……快乐死了!七郎,小妹自知身份,一你不必担心,我不会要任何名份,只要你待我好,我什么事都肯替你做!”

×      ×      ×

  屠龙帮内,沈七郎将经过简略地告诉古藏宝,当然把自己跟两姝之感情删掉不说。古藏宝沉吟道:“毕翠微是否可靠,此乃胜败之关键,大侠好像充满信心!”
  沈七郎道:“小弟对她有充份之信心!”
  古藏宝是老江湖,隐隐猜到几分,乃含笑道:“古某相信大侠之眼光,在等待中,咱们有什么可做的?”
  “通知蓝燕山及顾湘夫,着他俩带几名贺府的护院过来,方良材则守在那里!”
  古藏宝道:“咱们之人手实在不足,大侠准备如何分配?”沈七郎乃跟他详细制订一番,最后还是把贺府的护院全部调来,协助屠龙帮攻打立冬分会。
  等待的日子是最难过的,三天之后,依然没有毕翠微之消息,急得他如热锅上的蚂蚁。
  天气越来越寒冷,北风怒吼,把地上之沙石都刮上半空,毕翠微却如石沉大海。

×      ×      ×

  毕翠微进入邯郸城之后,便先到回春堂药店留下讯息,然后突然策马南下,她好像突然消失,立冬分会的田于野也十分紧张,因为她是副总坛主宗龙的师妹,而且他知道宗龙最护短!
  因此他立即下令四出搜索,活人找不到,尸体也要扛回立冬分会。到立冬分会的护法是个老太婆,老太婆有个外号“银花婆婆”,架子极大,对田于野不理不睬,其他之‘七巧童子’、‘莲花剑客’李将白和‘不倒翁’古玩天,态度比较随和,尤其是‘七巧童子’话多,又擅观脸色,上下都极喜欢他。
  发现毕翠微的第二天下午,她才突然来到立冬分会,田于野叫了起来:“我的姑奶奶,你去了那里,咱们到处找不到你!”
  “周二虎及‘云里金刚’回来了没有?”
  “早回来了,伤得很重,听他们说你被沈七郎制住,田某立即率人去北响堂山,可惜找不到人……”
  毕翠微大刺刺地往太师椅上一坐,轻哼一声:“等你们人到,姑奶奶早已没命了!你以为姑奶奶是纸扎的?沈七郎抓住姑奶奶的手腕,却反让姑奶奶的指甲划了一下……”
  “七巧童子”笑问道:“姐姐,你的指甲有什么乾坤?怎地一点都看不出来?”
  “哼,我指甲里随时都有毒粉,而且指甲早已涂上毒液,他吃我一划,岂能不中毒!”
  “七巧童子”道:“姐姐一定是以此跟沈七郎交易,他解开你穴道,你给他解药!”
  毕翠微道:“大致上如此,所谓君子可以欺其方,我先替他解毒,他才解开我的穴道,解穴之后,言明两盏茶之后,才能追姑奶奶!”
  田于野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至今才回来?”
  “姑奶奶告诉他已中毒,他起初不信,封了姑奶奶之晕穴,却不知我南海门之内功,另有一功,可在瞬息之间,将穴道稍为挪开,可惜小妹功力不足,被点了之后,依然晕了过去,不过很快便醒来,却在无意中听到他跟一个叫小红的女人在交谈……”
  田于野问道:“他们说些什么?”
  “除了说些肉麻的话外,还谈到他们暗中成立了一个叫屠龙帮的事,而且地点就在邯郸城南,因此姑奶奶急急赶去证实一下。由于只知在城南,因此花了姑奶奶一天一夜才找到!喂,姑奶奶快饿死啦,可有东西吃?”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十三章 七郎中毒 小红用计
下一篇:第十五章 引狼出洞 二女斗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