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于东楼 侠者 正文

第六章 柳金刀
 
2019-11-30 22:20:01   作者:于东楼   来源:于东楼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开封总捕秦喜功的生活极有原则,他不喜欢骑马,不喜欢乘车,也不喜欢坐轿,总之只要在露天的地方,他就永远不肯坐下。但在房里,椅子仿佛和他的身体粘在一起,除了知府大人之外,纵是上级官员驾到,他最多也只是欠欠身子,让让座而已。
  而现在,林强还没有迈进门槛,他就霍然站起,大步迎了上去,神态也表现得十分亲切道:“林强,听说你受了伤,伤势如何?”
  林强却极冷漠道:“好险,只差一点我们就父子同命,全都为你秦大人尽了忠。”
  秦喜功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道:“你的记性倒不错,每次见面总要提一提,难道你就不能暂时把那件事忘掉?”
  林强叹道:“我是很想忘掉,可是秦大人一再提醒我,有什么办法!”
  秦喜功一怔道:“我几时提醒过你?”林强道:“你三番两次的差人找我不说,今天又非用轿子把我抬来不可,你这不是在提醒我么?”
  秦喜功听得哈哈一笑,即刻回首大喝一声:“来人哪!”
  那个侍奉他的属下,其实就在他身后,这时反而吓了一跳,道:“总座吩咐。”
  秦喜功没好气道:“去把郑大夫请来,快!”那名属下应诺一声,急急退下。
  秦喜功随又换了个笑脸,道:“你的伤口还痛不痛?”林强道:“当然痛,不痛就糟了。”
  秦喜功点着头,很快便先坐定,然后才指指对面的椅上,道:“你暂时忍耐一下,先坐下歇歇,郑大夫马上就到。”
  林强没有坐,只托着左臂在明灯亮挑的房中转了转,最后停在秦喜功背后的一面墙壁前。墙壁上挂着一排排小木牌,每个木牌上都上写着一个人名和番码,一看即知是整个大牢的人犯记录牌。
  秦喜功明知他停脚的地方,居然没有出声,而且还若无其事的在喝着茶。
  林强匆匆将一排排的名牌看完,突然诧异叫到:“咦,上面怎么不见盛大侠夫妇的姓名?难道他们没有关在大牢里?”
  秦喜功头也不回,道:“你问这些干什么!是不是有人托你来查看的?”
  林强笑笑道:“你放心,我跟你秦大人一样,对什么民族气节、武林大义一概不懂,我才不要蹚这种混水呢。”
  秦喜功似乎已忍无可忍,猛的将茶碗往几上一撂,身子忽地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不久前出去的那名属下已提着一个沉重的药箱急急走进房中,随后而至的是一个白发苍苍,身体却极健壮的老人。
  林强一眼便已认出那老人正是伤科圣手郑逢春,远远就已招呼道:“郑大夫,您老人家好。”
  郑逢春身体虽好,眼力好像差了点,眯着眼睛望了他半晌,才道:“我以前有没有替你治过伤?”
  林强忙道:“有,有。”边说着边已凑上来,将左脸伸到郑逢春面前。
  秦喜功片刻间火气已消,也在一旁提醒他道:“这就是已经过世的那林头儿的少爷,当初他脸上的伤也是请你给医治的。”
  郑逢春听得连连点头道:“哦,我想起来了,嗯,嗯,这条疤长得还不错。”
  林强不待他吩咐,便龇牙咧嘴的把衣服脱下,只听接连两声轻响,一锭银子和―块乌黑的腰牌已先后落在地上。秦喜功飞快的便将那两样东西拾起来,银子往几上一丢,把弄着那块乌黑的腰牌道:“你这东西是从哪儿弄来的?”
  林强道:“是从那群刺客的头头儿怀里摸来的,你看那群家伙是不是‘万剑帮’的人马?”
  秦喜功道:“万剑帮的人还没这个胆子,这是军务府的腰牌,那些人显然是黄国兴的手下。”
  林强吃惊道:“黄大人贵为巡抚提督军务,派人来杀你这个开封总捕干什么?”
  秦喜功摇头道:“他想杀的人不是我,而是府里的王师爷。”
  林强道:“这么说,那顶软轿不是你的?”
  秦喜功道:“我一向不喜欢坐轿,那顶软轿是王师爷的专用之物,我只不过是临时借来一用,想不到却险些要了你的命。”
  林强不免好奇道:“他们为什么要行刺王师爷?以王师爷的身份地位而论,根本就不值得黄大人出手才对。”
  秦喜功一叹道:“这是官场中的恩怨,纵然告诉你,只怕你也不会明白。”
  这时伤口已然处理干净,郑逢春正以熟练的手法在替他涂药。林强咬牙切齿的忍痛道:“正因为我不明白,所以才会向你秦大人请教,如果我什么事都明白,我还问你干什么?”
  秦喜功突然又大喊一声:“来人哪!”
  这一声大喊,不仅把正在帮忙端药的那名属下又吓了一跳,连郑逢春大夫也被惊得打了个哆嗦,林强也难免受到连带,痛得他哼哼着道:“他人就蹲在你面前,你何必喊这么大声,你这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么?”
  秦喜功自己也觉得有点可笑,干咳两声,道:“去把我的替换衣裳取一套出来,选干净一点的。”
  林强立刻接道:“还有鞋子。”
  秦喜功待那名属下去后,沉吟着道:“好吧,你为这件事差点送命,我让你知道一下原委也好。事情是这样的,黄国兴大人是朝中重臣索额图的亲信,而我们杨大人却是明珠大人选拔的人才,由于双方政治背景的不同,不免时常发生摩擦。”
  林强截口道:“我不要听什么政治背景,我只想知道他们要刺杀王师爷的原因。”
  秦喜功道:“我所说的也正是这件事情的远因。”林强道:“近因呢?”
  秦喜功道:“王师爷这个人虽然没有功名,但文才武略均非常人所能及,杨大人能有今天,至少有一半要归功于他。你想黄国兴若成心要断送杨大人的仕途,还有比毁掉王师爷更有效的办法么?”林强恍然道:“原来是为了这个。”秦喜功道:“这也只是原因的一部分。”
  林强一怔道:“除此之外,莫非还有其他的理由?”秦喜功点头道:“我想促成他们提早行刺的最大理由,还是为了刚刚落网的盛氏夫妇。”
  林强吃惊道:“这件事跟盛大侠夫妇还有关系?”秦喜功道:“有,据说盛氏夫妇北上的消息,早已被黄国兴手下探知,所以他们早就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盛氏夫妇入伏,谁知在他们即将得手之际,却被王师爷略施小计,硬从他们嘴里把那两块肥肉给抢了过来,你想他们怎会善罢甘休?”
  正在替林强包扎中的郑逢春也接口道:“有一件事总座忘了提,我们还杀了他们几名手下,否则这两个人也不会如此轻易便落在我们手里。”
  秦喜功道:“对,这也正是引起他们立即采取报仇手段最主要的原因。”
  林强道:“我说同是朝廷命官,钦犯落在谁手上不是一样,何必争个你死我活!”
  秦喜功道:“官场之事,不能以常理推断,这些事你不问也罢。”林强道:“好吧,你叫我不问就不问。”
  这时郑逢春已开始清理药箱,还不时眯着眼扫视林强左颊上的那道刀疤,似乎对自己的成果十分满意。林强忽然把即将合起的箱盖挡住,道:“等一等,等一等。”郑逢春笑眯眯道:“你还哪里有伤?”林强摇首道:“没有,没有。我只想向你老人家讨点药。不瞒你老人家说,这里的门槛实在太高,别说跑来治伤,就是想向你老人家道谢都不容易,所以你老人家何不多给我一点药,让我自己在家里调理?”
  郑逢春马上递给他一罐,道:“行,不过这种药配制不易,你可得省点用。”林强意犹未尽道:“老实说,我在你老人家这里治过伤才知道,城里那些老字号、名大夫的药,比你老人家替我上的这种可差远了,简直就不能比。”郑逢春猛地把头一点,道:“那当然,这是郑家几代传下来的秘方,又经我加进几味名贵药材,他们那些骗钱的东西怎么行!”说完,不但又给了他两罐药,而且绷布油纸的也给了他一大堆,最后差点连涂药的竹刀都送给他,然后才高高兴兴的提着几乎轻了一半的药箱而去。
  秦喜功在一旁瞧得连连摇头道:“你倒是满会骗人的。”林强双手一摊,道:“这怎么能说骗,他老人家硬要送给我,我能不要么?”秦喜功笑了笑,道:“好吧,就算是他硬要送给你的,你要这许多伤药干什么?”
  林强没有回答,只忙着将秦喜功命人取来的衣裳穿好,又把旧衣服和药物卷在一起,才抬首道:“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位王师爷究竟用的是什么计?”
  秦喜功重又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才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柳金刀这个人?”
  林强的兴趣马上来了,急忙坐在他对面,道:“柳金刀怎么样?”
  秦喜功道:“柳金刀原本是活动在云贵一带的女贼,据说盛某人当年落难西南,曾经受过柳金刀的恩惠,甚至日久生情,有过一段不可告人的情感,后来盛某回返中原,娶妻生子早已将她忘记,可是柳金刀却不依不饶,非要赶来讨回一个公道不可。”
  林强道:“所以王师爷就利用柳金刀为饵,轻轻松松就把盛大侠骗到手里。”
  秦喜功道:“其实我们并没有抓到柳金刀,王师爷只命人放了个柳金刀中伏的消息,他就急急地赶来了。这也正是自命侠义中人的悲哀,只因当初受过人家的恩惠,结果却连老婆都一起赔上了。”
  林强不声不响的望着他,好像在静等他继续说下去。秦喜功叹了口气,道:“人间的恩恩怨怨,实在说也说不完。就以令尊当年为了救我而舍命的这件事来说,至今想起来还沉痛不已,如果可能的话,我真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再把他老人家换回来……我这种心情,希望你能够了解。”
  林强道:“我很了解,所以我从来也没有怪过你。”秦喜功道:“这几年我屡次三番的派人找你,也无非是想给你一些照顾,至少也可以在生活上给你一点帮助,可是你却一直避着我,我真不懂你究竟在想什么?”
  林强把手一伸,道:“好吧!这次你想帮我多少,我接受就是了。”
  秦喜功缓缓摇首道:“只有这次例外。我连夜把你接来,是想拜托你替我办件事,不知你肯不肯赏我个面子。”林强愕然缩回手道:“我能帮你秦大人什么忙?这倒怪了!”秦喜功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我不过想请你递个话给四维堂,叫他们闭门自珍,千万别再做糊涂事。”
  林强一愣道:“他们做了什么糊涂事?”秦喜功道:“劫狱。”
  林强大吃一惊,道:“什么?他们竟然跑来搭救盛大侠夫妇?”
  秦喜功冷笑道:“他们也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开封大牢防守的是如何森严,岂容他们把人救出去!你最好去告诉他们,叫他们赶紧死了这个念头,以免惹火烧身。”林强再也坐不住了,在房里不安的打了几转,道:“可是我跟四维堂早已断绝往来,秦大人应该知道才对。”秦喜功道:“你的处境我很了解,不过现在四维堂的情况,已与罗掌门在世时全然不同,罗明虽已接掌了门户,但大权几乎全操在罗大小姐手中。你过去与她的交情非比寻常,而且你又为她被逐出师门,脸上还挨了一剑,你想你讲的话她能不听么?”
  林强道:“那可难说得很。”
  秦喜功道:“就算她不听,至少你也可以把我的话带过去。”
  林强低头沉吟不语。
  秦喜功立刻接道:“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给你留几分情面,因为无论如何你曾是四维堂的弟子,我很不愿意你在当中作难,要依我们王师爷之意,前几天就把他们抄了,还要你带什么话!”
  林强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会尽量把你的话传给罗大小姐,听不听就看她了。”
  秦喜功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又道:“还有一件事,我想应该顺便嘱咐你一下。”
  林强忙道:“什么事?”
  秦喜功道:“柳金刀那女贼极可能潜伏在城中,那女贼虽然貌美如花,却心如蛇蝎,万一遇上她,千万不要沾惹,切记,切记!”林强听得再也呆不住了,挟起东西就走,恨不得早一点赶回家里。
  夜深人静,一灯如豆。
  林强拨了拨即将熄灭的油灯,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柳金刀沉睡中的脸孔。
  那张美艳脱俗的脸庞,在昏暗的灯光映照下,显得格外红润,而且充满了祥和之气。
  林强看了又看,怎么看她都不像个女贼,即使她真是个女贼,心地也一定十分善良,绝不可能是心如蛇蝎之辈。
  远处已隐隐传来雄鸡报晓之声,林强忍不住接连打了几个呵欠,他很想继续欣赏柳金刀优美过人的睡姿,可惜他实在太疲倦了,他不得不挤到柳金刀脚下,拥着一角破被倒头便睡。
  朦胧中仿佛正置身一个极炎热的地方,而且正有一团烈火在烤着自己的小腿。他急忙挥手推搪,想将那团烈火赶走,却迷迷糊糊地捞到了一只脚,一只热得可怕的脚。
  他渐渐意识到自己正睡在炕上,炕上似乎还睡着一个女人,手中捞到的极可能是那女人的脚。但女人的脚通常都很温凉,这只脚为何会如此烫手?
  突然间他清醒过来,翻身跃下土炕,因为这时他才想起炕上躺着的是身负重伤的柳金刀,这女人显然是正在发髙烧。
  他不假思索的便拎起了水壶,残破的壶嘴对准了柳金刀嫣红的樱唇就灌,直灌到第三壶,柳金刀才开始摇头。于是他又取来一盆清水,一次一次的用湿手巾敷在她的脑门儿上,可是接连替换了几十次,仍然不见效果。
  逼于无奈,他只好将平日舍不得喝的小半坛大曲取出来,又找了一些棉花,开始拼命地擦抹她的手心,手心擦红了又擦抹脚心,直将那小半坛酒擦完,才筋疲力尽的挤上了炕。
  这时窗外已现曙光,林强终于在附近几只懒鸡的啼叫声中沉沉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被一声清脆的声响惊醒。林强连睡眼尚未全开就已跳下了土炕。不小心扭痛了伤口,他才猛然睁大了眼睛。
  瓷壶已碎在地上,炕上的柳金刀也已清醒过来,一只雪白的手臂正搭在炕头的矮几上。
  林强急忙拎起了家中仅有的一把大铜壶,又想像昨夜般的给她灌水,但她只喝了两三口,便用无力的手臂把壶推开来。
  柳金刀的头颈也开始缓缓地转动,似乎在四下张望,过了一会儿,才沙哑着嗓子轻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林强道:“这是我家里。”
  柳金刀眉尖微微蹙动了一下,道:“你怎么把我弄到你家里来了,你不怕阎二先生找了来?”
  林强将身子往一旁让了让,道:“你瞧瞧这种环境,像阎二先生那种人肯来么?”
  柳金刀好像安心了不少,重又闭上眼睛。
  林强也趁机将地上的碎壶片清理干净,然后一头窜进了厨房。过了很久,才满头大汗的走出来。
  柳金刀一见到他,便紧紧张张道:“你这张床好烫啊,下面好像有火在烤似的……”
  林强截口道:“这不是床,是炕。我现在正在给你煮稀粥,难免会热一点,你暂时忍耐一下吧,过一会儿就好了。”
  柳金刀咽了口唾沫,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我问了两次,你都没有告诉我,万一我死在这里,死在谁炕上都不知道,你说那多窝囊。”
  林强听得哈哈一笑,道:“我叫林强,双木林,差强人意的强,道上的朋友都叫我打不死的林强。是打不死,不是杀不死,这一点你一定得分清楚。”
  柳金刀嘴角也忍不住往上弯了弯,突然又皱起眉尖道:“我的脚心好疼,是不是你的炕上有什么东西在咬我?”
  林强摇头道:“那不是有东西在咬你,可能是我用力过猛,把你的脚心擦破了。”柳金刀大吃一惊,道:“你……你擦我的脚心干什么?”
  林强道:“退烧啊。昨夜你烧得吓死人,我只好拼命的替你用酒擦,整整擦掉我一缸大曲才停下来。简直累得我腰酸腿软,眼冒金星,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呢。”
  说着,还装出了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柳金刀没有吭声,过了好一会儿才绷着脸道:“除了脚心,你还有没有擦过其他地方?”
  林强即刻道:“有。”
  柳金刀横着眼瞧着他,只等他说下去。
  林强停了停,道:“还有手心,难道你还没有感觉出来么!”
  柳金刀追问道:“除了脚心和手心之外呢?”
  林强拎起铜壶喝了口水,才不慌不忙道:“没有了。本来最有效的方法是擦抹前胸和脊背,但我知道你一定会不高兴,所以我就没有做……你瞧我这个人还挺君子吧!”
  柳金刀神色马上和缓下来,好像还吐了口气,刚刚挪动了一下身子,忽然又愣住了。
  林强远远的瞧着她道:“怎么,是不是又有东西咬你?”
  柳金刀道:“是谁把我的裤管弄破了?”林强道:“我。”
  柳金刀忿忿道:“你把我的裤管弄破干什么?我就这么一套衣裳了,你把它弄破,我还穿什么?”
  林强道:“衣裳破了可以买新的,如果你的腿不上药的话,只怕以后有再多的银子都买不回来了。”
  柳金刀赶紧掀开被子看了一眼,立刻气急败坏道:“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怎么可以私自替我上药!”
  林强道:“我昨夜把你的脚心擦破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征求你的同意?”
  柳金刀道:“你可以等我醒再说。”
  林强道:“如果当时你不上药的话,我怎么知道你还能不能醒来!”柳金刀不讲话了。
  林强沉叹一声道:“昨夜我割开你裤管的时候,你涂抹在伤口上的蛋青已经腥臭不堪,而且你那双脚好像起码也有半年没有洗,我在这种情况之下把你救回来。你怎么还在怪我!你究竟在怪我什么?”
  柳金刀垂着头一声不响,而且还紧紧地抓着被子,一副生怕林强突然窜进来的样子。
  林强笑笑道:“我知道你怕我趁你昏迷的时候占你便宜,可是你何不想一想,如果我要占你便宜,何必朝那种又脏又臭的地方下手,你浑身上下,哪里不比那两个地方可爱。”
  柳金刀依然没有吭声,但过了一会儿,忽然道:“我的肚子好饿,你的粥煮好了没有?”
  林强一笑进了厨房,少时端出了两碗稀粥,一个碗大,一个碗小,大碗上有个缺口,小碗尚称完整,另外还带来了一支半羹匙。那半支羹匙和大碗留给自己用,所有完整的东西都已摆在炕前的矮几上。他分配得虽然很合理,但他平日生活之狼狈,已由此可见一斑。
  柳金刀虽然觉得可笑,却又不忍笑出来,所以只有埋头喝粥,直到把粥喝完,才道:“你究竟是干哪一行的?”
  林强翻着眼睛想了想,道:“这可难说了。总之只要是赚钱的事儿,我都干。”
  柳金刀突然道:“你会不会缝衣裳?”林强道:“那我可不会。”
  柳金刀脸上略带失望之色道:“看来你家里也不可能有针线了?”
  林强道:“你要针线干什么?”
  柳金刀道:“我得把裤子缝起来,否则你叫我怎么下炕!”
  林强道:“那好办,等一下我出去顺便替你买回来就行了。”
  柳金刀神情一紧道:“你要出去?”
  林强道:“我当然得出去,否则我们吃什么。”柳金刀忙道:“你不在家,如果有人来找你怎么办?”
  林强道:“在外边叫的,你不要应声,闯进来的,你就拿秋水长天照顾他,而且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说完,连脸都没洗便已捧着左臂走出了房门。柳金刀似乎还想叫他,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她只回手抄起了那把刀,那把她用来极其称手的秋水长天。

相关热词搜索:侠者

上一篇:第五章 夜战
下一篇:第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