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于东楼 侠者 正文

第十六章 黎明前
 
2020-07-23 13:19:21   作者:于东楼   来源:于东楼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子夜过后,开封大牢坚固的大门终于缓缓启开,两辆囚车在三十余名官差的押解下,悄然直往正北而去。
  卢修坐在车辕上,动也不动。
  车篷里的林强忍不住探首出来,轻轻道:“你能确定这批人不是?”
  卢修摇头道:“这是幌子,你没看到这批人里既没有枪,也没有马,而且我敢打赌,真正押解人犯的队伍,绝对没有胆子出北门。”
  押解囚车的行列逐渐远去,大牢的大门也没有关闭,四周变得一片寂静。只有睡在车里的柳金刀不时发出轻微的鼾声,睡得深沉,只怕把她扔下车去她都不会醒。
  谁知柳金刀却在这时开口了,而且口齿还十分清晰道:“押解人犯的队伍,为什么没有胆子出北门?”
  卢修惊讶的朝车篷里望了一眼,才道:“因为万剑帮、大风堂、锦衣楼的总舵都设在城北。”
  林强立刻接道:“还有青龙堂、五桂堂和三和会的分舵也都在北门附近。”
  柳金刀道:“还有阎二先生,对不对?”
  卢修没有回答,连坐在她身边的林强都没有吭声。柳金刀紧跟着又道:“城里的二帮三会十二堂口,有几家参与了这次的行动?”卢修道:“十四家。”
  柳金刀吃惊道:“有这么多家?”
  卢修傲然道:“如果没有他们支持,我有什么资格与神枪葛燕南较长短!”
  林强也紧接道:“如果没有这些人撑腰,像我这么聪明的人,会蹚这场混水么!”
  柳金刀马上身子往上挪了挪,将头枕在林强腿上,好像对林强充满了信心,只要跟着他走,任何事都不会有问题。
  就在这时,忽然有个小叫花赶到车旁,低音道:“启禀香主,孙长贵问您要不要把这批人吃掉,他正在等您回话。”
  卢修道:“告诉他别急,等摸出他们会合的地点再动手不迟。”
  那小叫花恭喏一声,即刻飞奔而去。柳金刀忙道:“孙长贵是谁?”
  林强道:“青龙会的二当家的。那家伙诡诈得很,我就上过他的当。”
  柳金刀悄悄指了指卢修的背影,声音小得几不可闻道:“比他如何?”
  卢修没等林强开口,便已叹了口气,道:“江湖上尔虞我诈,在所难免,但我对朋友却是赤诚相交,绝不动用心计。林强,你说是不是?”
  林强赶忙道:“对,对,卢香主这个人最够朋友了。”柳金刀道:“那将来我们的酒馆开张之后,要不要
  请他去捧场?”
  林强道:“当然得请……只可惜手上没有酒,否则现在倒可以跟他赌一赌。”
  柳金刀道:“他有钱?”
  林强道:“他没有钱,只有银票。他身上的银票,至少能买下五个小艳红。”
  柳金刀“咕”的一声,咽了口口水。
  卢修忽然道:“你们不必再动我那批银票的脑筋,老实说,我早就还回去了。”
  林强尖叫道:“还回去了?”
  卢修道:“不错。除了你们那张,其他都已原封不动的还给他们,连第二张都没有动。”
  林强信疑参半的指着街边一排篷车道:“可是这些车子,还有裁缝、铁匠……”
  卢修截口道:“他们都不要钱,而且连材料都自己贴,我有什么办法!”
  林强道:“还有……还有各堂口的人呢?”
  卢修道:“也是通通免费,而且还都怪我通知得太晚,差点把口水都吐在我的脸上。”
  林强想了想,又道:“你不要忘了善后问题,那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卢修道:“锦衣楼和大风堂两家全包了。他们说这件事发生在开封,如果花日月会的银子救人,不论成败,将来都会让江湖中人耻笑。”
  林强不再说话,只轻轻地叹了口气。
  柳金刀赶不及似的问道:“他们为什么都不要钱?”林强摸着她的头发,道:“这种事一时也说不清楚,等你将来在开封住久了,自会明白的。”
  卢修也点着头道:“对,等你在开封住久了,自然会体会到开封武林同道的这股味道。”
  说话间,一阵马蹄声响已划破了静夜。
  只见十二匹健马当先冲出,紧跟着是两辆囚车、四十几名官差和人数上百的弓箭手。
  两辆囚车上都覆盖着一层黑布,根本就看不见里面押解的什么人,或是有没有人。最重要的是那十二名骑士中有一人持着一杆枪,雪亮的枪尖正在淡月下发着闪闪的晶光。
  卢修望着直往南行的长长的行列,依然动也不动,直等到那批人去远,而且大牢的门也关了起来,才冷笑一声,道:“这老狐狸的花样可不少!”
  林强瞟着他,道:“你说的是哪个老狐狸?”卢修道:“当然是神枪葛燕南。”
  林强道:“就是方才持枪的那个?”
  卢修摇首道:“不是他,那个人没有天下第一枪的气势。”
  林强道:“可是大牢的门已经关了。”卢修道:“关了可以再开。”
  林强又道:“而且这批人是朝南走的。”
  卢修道:“方向并不重要,城里城外都可以转弯。”林强似乎有点着急道:“还有,一共四辆囚车,这
  已经是最后两辆了。”
  卢修想了想,忽然叫道:“不好!来人哪!”
  一群小叫花同时伸出头来,同时翻着眼睛紧盯着他的脸。
  卢修朝其中两人一指,道:“你们赶快去告诉孙二当家的,叫他多准备两副马鞍!”
  那两名小叫花不待他说完,便向西城的方向奔去。林强微微怔了一下,道:“你已经确定他们会出西
  门?”
  卢修道:“要不要跟我赌一赌?”
  林强摇头道:“你叫他们多准备两副马鞍做什么?”卢修道:“如果押解重犯,不用囚车,你想把他放
  在什么地方最安全?”
  林强不假思索道:“马鞍上,把人犯绑在马鞍上。”卢修道:“不是绑,是铐,唯有把手脚铐在马鞍上
  才最保险。”
  林强恍然道:“所以救人非连马鞍一起救不可。”卢修道:“不错,所以我要多准备两副马鞍,好让
  你们骑在马上有鞍子坐。”
  柳金刀忽然道:“没有鞍子的马我也能骑。”
  卢修失笑道:“柳金刀,你要搞清楚,葛燕南不是瞎子,在夜里他或许看不清你们的脸孔,但马上有没有鞍子,他总该瞧得出来,你说是不是?”柳金刀眼睛一闭,给他个不理不睬。
  林强却在一旁连连点头道:“香主言之有理,香主言之有理。”
  卢修即刻手指朝车外一勾,又有几名小叫花探首出来,竖着耳朵在等他吩咐。
  柳金刀轻哼一声,道:“原来当香主这么神气,赶明儿我也弄个做做。”
  卢修道:“如果姑娘喜欢这个位子,我随时让贤。”柳金刀道:“丐帮的香主我可不做。”
  卢修道:“丐帮有什么不好?”
  林强忙道:“是啊,丐帮一向是忠义之帮,也是武林第一大帮,深得同道爱戴,有什么不好?我就认为比其他那些堂口的好多了。”
  车外的那些小叫花听得连连点头。柳金刀却嘴巴一撇,道:“那是以前,现在……早已今非昔比了。”
  卢修道:“不错。敝帮自从老帮主逝世,少帮主不肯接手,弄得人心惶惶,帮誉一落千丈;不过我相信这种日子已不会太久。如今几位长老已同去敦请少帮主出山。只要少帮主一点头,帮中马上就会稳定一下。”
  林强突然皱起眉头,道:“卢香主,有一件事我一直弄不明白。丐帮的帮主又非世袭,既然少帮主不肯接位,为什么就不能另外推举一位呢?”
  柳金刀也紧接道:“是啊,像卢香主这么能干的人,如果出任帮主,我相信丐帮一定会比以前更加兴旺。”
  卢修急咳几声,道:“姑娘不要开玩笑。敝帮不仅四位长老健在,而且其他堂主香主也都是一时之选。纵然推举帮主,怎么也轮不到我卢修头上。”
  柳金刀道:“那就从四位长老中推选一位好了。”卢修一叹道:“四位长老个个心高气傲,谁会服谁!”柳金刀恍然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卢修道:“不过我确信不久的将来,敝帮一定重振昔日的雄风。”
  柳金刀道:“好吧,到那个时候,你再把这个香主的位子让给我吧!”
  卢修道:“到那个时候,我也不会让了。”说罢,昂首哈哈大笑。
  这时忽然又有一名脚程极快的小叫花飞奔而来,转眼间已停在车前。
  卢修忙道:“什么事?”
  那小叫花脸不红、气不喘道:“启禀香主,他们会合的地点,果然在城西。”
  卢修回首一笑道:“如何?”
  林强大拇指一挑,道:“香主高见,果非常人所能及。”
  卢修立刻朝那刚来的小叫花道:“回去叫他们下手轻一点,不多伤人命。还有……告诉孙二当家的,千万别火,既然装官差,就得像官差,受点气也忍着点。”说完,手掌一挥,那小叫花刹那间便已消失在夜色中。
  卢修这才对那些竖着耳朵候在车外的小叫花道:“许师傅的徒弟来了多少?”
  其中一名小叫花即刻答道:“一共十三车,二十六个人。”
  卢修又道:“领头的是谁?”那小叫花道:“快手小秦。”
  卢修道:“去告诉小秦,手快眼也要快。盛大侠夫妇都混在那二十九骑中,叫他千万得找出来,而且绝对不能出错。”
  那小叫花听完撒腿就跑。
  卢修又回过脸来道:“等这码事儿过去之后,林强干脆到我们丐帮来混混算了。”
  没等林强答话,柳金刀便先叫起来,道:“什么!叫我做花子的老婆?那可不行,而且我们已讲好要做生意,你千万别替我们乱出主意。”
  卢修摇着头道:“林强不是做生意的料子,他是个天生的仁义大哥,不在堂口上求发展,实在太可惜了。”
  柳金刀猛的坐起来,道:“那也可以,咱们索性自己干个什么堂、什么会的好了。”
  林强也居然猛一点头道:“对,咱们索性开山立寨,我当帮主,你做压寨夫人,倒也不坏。”
  柳金刀忽然垂下头,不再出声。
  林强推了她一把,道:“你认为怎么样?”
  柳金刀道:“不要吵我,我正在想名字……喂,你看我们叫金刀会好不好?”
  林强道:“我又不使刀,怎么能叫金刀会?”
  柳金刀道:“万剑帮里也照样有人使刀,锦衣楼的人也并非穿金戴银,丐帮也不是全靠讨饭维生,我们叫金刀会有何不可?卢香主,你说是不是……”
  卢修没有答话,反而“嘘”的一声,示意两人噤声。
  静夜中,陡然又响起了一阵马蹄声,大牢的大门也不知何时重又启开。二十九匹健马缓缓走出,为首的果然是个持枪的人,一看即知是个使枪家,神情气度均非先前那人所能及。
  林强道:“这次不会错了吧?”卢修道:“就是他了。”
  那二十九匹健马行速缓慢,蹄声轻微,不慌不忙的朝着正西方向走。
  卢修也不慌不忙的凝视着那二十九骑的背影,直到那些骑影完全消失,才向车旁的一名小叫花道:“去问问小秦,认清楚没有?”
  那小叫花道:“属下已去问过了。”卢修忙道:“他怎么说?”
  那小叫花道:“他没空说话,只点头。”
  卢修也点点头,道:“好,你们先走吧,别弄错约定的地方。”
  那群小叫花齐喏一声,像一阵东风似的直向西边卷去。
  卢修使劲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才拿起了鞭子,突然又转回头来道:“林强,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心里有什么感觉?”
  林强笑笑道:“老实说,我觉得你铁拐卢修可比我想像中要可爱多了。”
  卢修听得哈哈一笑,马鞭一抖,喊了声:“走!”但见二十六辆篷车兵分两路,分向南北两个方向驰去。
  神枪葛燕南陡然马缰一勒,二十九匹健马同时停了下来。
  身后的中州一剑贺天保急忙凑上来,道:“大人有何吩咐?”
  葛燕南道:“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贺天保倾耳细听一阵,道:“好像是马蹄声。”葛燕南灰白的眉毛一锁,道:“已经快四更了,怎
  么会有这许多马匹在街上跑?”
  贺天保道:“依卑职估计,往南边去的那些人也该转回头了。”
  葛燕南又道:“除了马蹄声之外,好像还有车轮的声音,你有没有听出来?”
  贺天保道:“有,那一定是那两辆囚车的轮声。”葛燕南似乎很不高兴道:“我明明嘱咐过他们走得
  慢一点,这么急着赶回来干什么?”
  贺天保低声道:“大人说的是,雷鸣远这个人的性子的确急了一点。”
  葛燕南冷哼一声,道:“这种人难当大任,回去降他一级。”
  贺天保忙道:“是是是,卑职回去就办。”葛燕南缰绳一抖,坐骑又开始往前走。
  其他二十八骑也缓缓的随行在后,除了轻微的蹄声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声响。

相关热词搜索:侠者

上一篇:第十五章 黄昏后
下一篇: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