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于东楼 侠者 正文

第十一章 恩仇了了后
 
2019-11-30 22:23:50   作者:于东楼   来源:于东楼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掌柜瞧着满堂的顾客,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每天到了这个时刻,至少也该卖出二十几锅馅饼,但今夜却有点反常,眼看着第十九锅即将起锅,竟没有一个人开口添饼,好像大家都对他赖以为生的馅饼突然失去了胃口一般。
  金火顺也不声不响的走出了厨房,里面既没活好干,外面也没忙好帮,只好立在一旁呆望着门口出神。金掌柜“叮叮当当”的敲打了一阵锅铲之后,忽然大声叫道:“火顺,准备封灶!”
  金火顺吓了一跳,道:“时间还早,急着封灶干什么?”
  金掌柜道:“不封灶,后面的馅饼卖给鬼吃!”说着,还瞪了满堂呆若木鸡的客人一眼。
  坐在紧靠门口的刘半仙立刻喊道:“先别急着封灶,再给我来十个。”
  金掌柜冷冷道:“你已经吃了十个,还要叫十个,你当我的馅饼是花生米,可以吃着玩儿的!”
  刘半仙眼睛一翻,道:“二十个有什么稀奇,我又不是没吃过。”
  金掌柜冷笑一声,道:“好,有本事你就吃吧,我看你能吃多少。”
  他话刚说完,坐在一旁的冯一帖也忽然摸着肚子道:“也给我添五个,我今天的胃口特别好,总是觉得还没有吃饱。”
  其他的客人好像被他说得个个胃口大开,登时你五个我十个的叫个不停,转眼工夫不但将锅里的馅饼全部订光,而且还逼着金掌柜非得赶着做下一锅不可。就在金掌柜赌气似的把一块面摔在面案上时,林强忽然走了进来,无精打采道:“金大叔,给我来二十个。”
  金掌柜横着眼道:“你也要这么多?”林强忙道:“十个包回去当早饭吃。”
  刘半仙一把将他拖过来,道:“你坐下来慢慢等吧,这锅没你的了。”林强朝座无虚席的店里望了一眼道:“生意这么好。”
  刘半仙没有搭腔,面案上的金掌柜反倒冷冷地哼了一声。
  林强立刻嘴巴一歪,低声道:“金大叔在跟谁生气?”
  刘半仙声音笑得几乎不可闻道:“别理他,我问你,罗大小姐的情况怎么样?”
  林强道:“还活着。”
  刘半仙道:“你有没有把王师爷那码事儿告诉他们?”林强道:“不必说了,王师爷已经死了。”
  刘半仙瞄了他插在腰上的那把剑一眼,叫道:“王师爷死了?”
  林强急忙道:“别看我,我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刘半仙急忙问道:“那是谁杀的?”
  林强没有立即回答,直等到其他桌上的人都围上来,他才神秘兮兮道:“是日月会的人干的,我亲眼看到的。”
  四周顿时响起了一阵议论声,金火顺却在这时挤了进来,道:“这一来刚好替四维堂解决了问题,也替你省了不少麻烦。”
  林强忽然长叹一声,道:“我们都上了秦喜功的当,其实围剿四维堂的事,都是姓秦的那家伙放的风,王师爷根本就没发过这种命令。”
  金火顺一怔,道:“你怎么知道王师爷没发过这种命令,这又是哪个告诉你的?”
  林强道:“是王师爷被杀之前亲口告诉我的,总不会错吧?”
  金火顺摇着头道:“林强,我看你最近脑筋准是出了毛病。王师爷那种人的话,你居然也相信!”
  刘半仙也唉声叹气道:“你听信王师爷的话倒也罢了,最不该的是把银子存在郝老大那里,我看你最近脑筋出了问题。”
  冯一帖立刻接道:“对,二十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你存在郝老大那里,简直就像把馅饼存在叫花子嘴里一样,再想讨回来,就难了。”
  他话刚说完,门外忽然有个声音冷冷道:“依我看他听信王师爷的话和把银子存在郝老大那里问题都不大,最糊涂的是把刺杀王师爷的罪过栽在日月会头上。日月会那批人个个都是好朋友,他怎会忍心如此去陷害他们!”
  店堂里的人听得全都大吃一惊,目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在林强脸上。
  林强一听就认出是卢修的声音,急忙站起来,面带愧色道:“卢香主请进,今天我请客。”
  卢修大步走进来,寒着脸道:“我不要你讲,方才是哪个说把馅饼存在叫花子嘴里讨不回来?我刚好是叫花子,你何不存几个在我嘴里试试,看你究竟能不能够再讨回去。”
  冯一帖赶紧打躬作揖道:“我方才只是胡乱说说,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今天我请客,就算向你赔罪好不好?”
  卢修不待人引路,绕过林强和刘半仙,不客气的在冯一帖那一桌坐下来,抓了块馅饼往嘴里一塞,面对着林强含含糊糊道:“你说,我在听着。”
  林强干咳两声,道:“说什么?”
  卢修“咕”的一声,把嘴里东西硬咽下去,道:“我要知道王师爷究竟死在谁的手上?”
  林强匆匆环顾了店堂一眼,道:“这件事说来话长,等你吃饱了咱们外面再慢慢聊。”
  卢修道:“不必了,在这里等着听你消息的人,都是关心你的人,叫他们听听也无妨。
  林强沉吟半晌,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卢修冷笑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杀死王师爷的凶手是你两代至交秦喜功对不对?”
  此言一出,举座哗然。
  金掌柜慌忙叫道:“卢香主,你可不能在这里胡说,万一被他们听到,不但你以后的日子难混,恐怕连我这间小店都休想再做下去了。”
  卢修安然道:“金掌柜请放心,我已在外面布置好了眼哨,那些人是绝对走不进这条街的。”
  金回回探首朝外看了一眼,才放了心。
  卢修又抓了块馅饼,边吃边道:“老实说,在你们离开现场之后,我曾偷偷去看过,王师爷分明是死在刀下,你怎么可以说是死在日月会的手上呢?”
  林强忙道:“日月会那些人中,也有几个是使刀的。”卢修道:“我当然知道日月会中有几个使刀的髙手,但这次他们都没有参与行动,你知道吗?”林强道:“不会吧?”
  卢修冷笑一声,道:“你当八卦游龙掌陈景松是何许人物,人家会跟你一样糊涂!既然已决定把罪过栽在黄国兴手下的头上,他还会叫人使刀去杀人么!”
  林强不讲话了。
  卢修紧追不舍道:“我只有一件事想不通,希望你能老实告诉我。”林强道:“什么事?”
  卢修道:“秦喜功这次究竟给了你多少好处?”林强登时跳起来,道:“你……你胡说!”
  卢修翻着眼睛望着他,道:“如果他不给你一点好处,你怎么会连这些并肩作战的好朋友都不要了?”林强颓然坐回凳子上,道:“如果我想要他什么好处,伸手就有,何必出卖朋友?”
  站在一旁的金火顺急忙接道:“对,只要林强开口,要多少他都会马上捧过来。”
  其他的人也都在点头,好像全都赞同他的说法。卢修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拼命袒护他呢?”林强叹了口气,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家好,有秦喜功在,等我们打劫大牢的时候,我想多少总会有一些好处……”
  卢修不待他说完,已大叫道:“谁告诉你要打劫大牢!你当我疯了。”
  林强呆了呆,道:“不劫大牢,怎么救人?”
  卢修道:“救人的方法多得很,我现在正在考虑哪一种最安全最有效。”
  林强忙道:“能不能先透露一两样听听?”
  卢修断然摇首道:“不行,等我考虑清楚之后,自会告诉你,只希望今后任何行动都要先跟我商量一下,千万别再乱做主张,以免坏了我们的大事。”说罢,一手抓了两块馅饼,起身就走。
  林强也跟着站了起来,无精打采道:“你们慢慢吃,我也要先走一步了。”还没有容他转身,忽然“轰”的一声,所有的人全都离座而起,似乎都对金回回的馅饼倒了胃口。
  金回回立刻叫起来,道:“等一等,要走可以,每个人带几个回去,否则我这锅馅饼还卖给谁!”
  林强拎着包馅饼,垂头丧气的走进了窄街,又转进了小巷,在黑暗的巷中走走停停,直到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才闪入一条更窄的弄堂,然后又回头望了望,才走进自己的家门。
  房中比外面更暗,林强摸索良久,才将油灯点上。昏暗的灯光下,他忽然感到情形有些不对,端高油灯一瞧,才发现房里一切都变了。
  首先他看到的是遮挂在炕前的被面已然不见,炕上也空了,既不见人,也不见刀,被子乱成一团,随后他又发现原本折叠整齐的衣服也又堆回到那只三脚椅子上,甚至连刚刚换好的窗纸也多了几个破洞,景况之凌乱,变得就和半个月前完全一样。
  林强愣住了。
  其实他在这种环境中生活已有几年,早就习以为常,但现在却觉得极不自在,而且还有一股十分强烈的失落感。他也许并不在乎柳金刀的去留,但却很计较她的心态,她既已不告而别,何必又多费一番手脚,非把房里搞得如此凌乱不可!他端着油灯,呆呆地坐在炕沿上,过了许久,才长叹一声,将油灯往小几上一放,颓然倒在炕上,又接连叹了几口气,才将油灯火吹熄。就在这时,阁楼上突然发出一声轻响。
  他刚想翻身坐起,一个软绵绵的身子已投进他的怀中,同时嘴巴也被一只香喷喷的手掌捂住。
  林强急忙将脸撇开,道:“你是不是柳金刀?”
  那人似乎很不开心道:“你炕上除了我还会有谁?你说!”林强难掩一阵失而复得的喜悦,轻轻揽住她的腰身,道:“你跑到哪儿去了?”
  柳金刀道:“躲在上面。”
  林强莫名其妙道“你好好的炕不睡,躲到上面去干什么?”
  柳金刀道:“有人找上门来,我不躲,行么?”林强一怔道:“什么人来找我?”
  柳金刀道:“人我是没看到,我猜八成是卢修手下那几个花子。”
  林强诧异道:“奇怪!他们每天都可以在外边找到我,跑到家里来干什么?”
  柳金刀道:“我想卢修一定怀疑我藏在这里,所以才派人来看看。”
  林强恨恨道:“这个王八蛋,我明天非去找他算账不可。”
  柳金刀道:“算账倒不必,不过这个人在江湖上可是出了名的厉害角色,你以后多提防他一点就是了,千万不要露出马脚。”
  林强一边答应着,一边就想爬起来。柳金刀忙道:“你想干什么?”
  林强道:“点灯。”
  柳金刀一把搂住他,道“先不要点灯,我还有话要问你。”
  林强道:“什么话非要摸黑说不可?”
  柳金刀沉默片刻,道:“你方才为什么一直在叹气?”
  林强道:“我是叹世风日下,好人难为。”
  柳金刀微微愣了一下"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强又叹了口气,道:“你想我辛辛苦苦的将一个身负重伤的人背回来,小心仔细地将她的伤给治好,还要每天替她烧菜蒸饭,把她养得肥肥胖胖的,还要替她买新衣裳,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结果她不但不辞而别,还故意把房里搞得乱七八糟,我遇到了这种忘恩负义的人,我能不叹气么!”
  柳金刀“哧”的一笑,道:“我并没有走呀!”
  林强道:“那你也不该把我的房里搞成这种样子。”柳金刀道:“那是因为我听有人在巷外打听你的住处,生怕惹人起疑,在躲起来之前,费了半天力气,才将房里弄成你原来的模样。”
  林强道:“你也真糊涂,那些人连我的住处都不清楚,怎么会知道我房里原来的样子?”
  柳金刀道:“就算他们没有来过,但看你房里收拾的整整齐齐,难免也会起疑,你说是不是?”
  林强想了想,道:“好吧,算你有理,我不怪你就是了。”说着,又想爬起来。
  柳金刀急忙道:“等一等,我还有话要问你。”林强道:“有话快说,我还没吃东西呢。”
  柳金刀沉吟了一下,道:“说实在的,你方才除了气我不辞而别之外,还有没有其它感觉?”
  林强道:“什么感觉?”
  柳金刀道:“譬如有点伤心,有点难过,有点舍不得什么的。”
  林强道:“伤心难过倒是没有,有点舍不得倒是真的。”
  柳金刀忙将身子往他怀里凑了凑,道:“原来你真的舍不得我。”
  林强道:“你不要搞错,我舍不得的不是你,而是那把刀。”
  柳金刀立刻脱出他的怀抱,大发娇嗔道:“什么!在你的心目中,我还不值二百两银子?”
  林强道:“那倒不止,据我估计,你至少也值七百两。”
  柳金刀登时叫嚷起来,道:“什么!我才值七百两银子?”
  林强道:“连小艳红才值五百两,我比她还给你高估二百,已经对得起你了。”
  柳金刀一愣,道:“小艳红是谁?”林强道:“是开封最有名的妓女。”
  柳金刀不等他说完,便扭着他不依不饶道:“该死的林强,你怎么可以拿我和妓女相比。”
  林强哈哈一笑,道:“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千万不要当真。”说着,推开她扭动着的身子。
  柳金刀抓着他不放道:“你先别急嘛,我还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你。”
  林强无可奈何道:“好,你说,你说!”
  柳金刀却忽然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在林强耳边道了声:“有人!”身子已然爬起,伸手在阁楼沿上一搭,人已翻上了阁楼。
  林强也急忙将衣服一件件剥下,刚刚装着睡好,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已停在门前。
  那人从门缝中朝里望了一阵,才轻声叫道:“林强,快开门,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你。”
  林强一听就认出是阴魂不散的卢修,不禁没好气的下了炕,喃喃自语道:“为什么每个人都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我,我怎么那么倒霉!”
  说着,已将房门打开来。
  卢修边往里走边道:“你方才说哪个倒霉?”
  林强道:“当然是我,半夜三更的还让人家追到家里来,你能说我不倒霉么!”
  卢修忙道:“你别发火,我几句话说完马上走人,如何?”
  林强道:“你说吧,我在听着。”
  卢修道:“京里派来押解人犯的高手已进城了。”林强道:“是不是‘神枪’葛燕南?”
  卢修道:“你怎么知道?”
  林强道:“他的左右手贺天保早已露面,后面来的当然是他。”
  卢修道:“你推断的很正确,但你对葛燕南的个性只怕还不太了解。”
  林强道:“我要了解他的个性干什么?”
  卢修道:“知彼知己,百战百胜,你想从他手里救人,不了解他的个性怎么行?”
  林强道:“从他手里救人?”
  卢修道:“不错,咱们唯一的机会,就是在人犯押出大牢之后,在路上动手,而且只能在城里,一出城就难了。”
  林强惊道:“你的意思是咱们要在路上硬抢?”卢修道:“硬抢怎么行?他只要把枪尖往盛大侠脖子上一顶,试问谁还敢动!”
  林强道:“那要怎么救?你心里想必早有妙计!”卢修居然探首门外瞧了瞧,然后又将房门关好,才小声道:“我想用移花接木之计,先用两个人将盛大侠夫妇换来,然后再设法抢救那两个人,就容易多了。”
  林强道:“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把那两人牺牲掉。”卢修道:“当然不能轻言牺牲,我只是认为搭救那两个人总比抢救体能薄弱的盛大侠夫妇,机会要大得多。”
  林强道:“你怎能确定盛大侠夫妇的体能比较薄弱。”
  卢修道:“他们已关在大牢十几天,这还要解释么?”
  林强道:“好吧。由哪个替换盛夫人,你决定了没有?”
  卢修道:“满天飞花关玲原本很想充当这个角色,只可惜她的身材小了一点,只好作罢。”林强道:“结果呢?”
  卢修道:“结果幸好四维堂的荆姑娘挺身而出,总算解决了何题。”
  林强似乎吃了一惊,道:“荆十五妹?”卢修道:“不错,也就是你过去的小师妹。”林强道:“这是几时决定的?”
  卢修道:“就在你们刺杀王师爷的时候,关二少和我已去过四维堂,也就是那个时候决定的。”
  林强长叹一声,道:“顶替盛大侠那个人,想必说是在下了。”
  卢修干咳两声,才道:“不错。你的体型容貌都与盛大侠相似,由你替换他再理想不过。”
  林强又是一叹,道“难怪香主经常在我面前转来转去,原来是早就相中我!”
  卢修沉声道:“林老弟,我知道对不起你,但这次搭救盛大侠夫妇,乃是武林中的大事,也正是你我一展抱负的大好时机。希望你以大义为重,切莫回绝才好。”
  林强道:“我当然不会回绝,但我只有个小问题,希望香主能给我个满意的答复。”
  卢修道:“什么问题,你只管说?”
  林强道:“如果那姓葛的把枪尖顶在我脖子上,你怎么办?”
  卢修道:“我会极力抢救,万一抢救不及,你死,我陪你死,也不枉我们相交一场,你瞧如何?”
  林强哼了一声,又道:“还有,那姓葛的不是死人,一旁又有大批高手在场,你如何能瞒天过海,把盛大侠夫妇替换下来?”
  卢修道:“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正在着手策划,等一切策划周详后,我自会详细告诉你。”
  林强道:“好吧,你准备几时动手?”卢修道:“那就得看那姓葛的几时解人了。不过据我所知,那姓葛的是个很懂得养生的人,他一路风尘仆仆而来,不休息个十天八天,是绝对不会离城的。”
  林强不再多说,只将房门拉开来。
  卢修好像还舍不得走,眯着眼睛朝里望了望,道:“你叫我来看的,就是里边那个土炕?”林强道:“是啊。”卢修道:“你说的那个女人呢?”林强道:“被你那群手下人吓跑了,我正想叫你赔人。”
  卢修哈哈一笑,道:“那好办,我看那位荆姑娘对你的印象好像还不错,等这次事了之后,我替你们说合说合,就算我赔给你的好了。”
  林强道:“不必了,要女人我自己会去找,用不着你来说合,只希望你以后别再叫你那些手下到家里来烦我就行了。”卢修立刻答应,又四下看了一眼,才摇着头往外走去,边走边道:“是该有个女人了,等这码事过后,我非替你张罗一下不可……”林强不等他说完,就“砰”的一声将他关在门外,直待他的脚步声去远,才重又摸索着点起了灯。谁知灯火刚刚亮起,忽然被阁楼上的柳金刀一掌扇熄。林强怔了怔,道:“你这是干什么?”
  柳金刀气呼呼道:“我问你,你方才为什么要答应他?”
  林强道:“答应他什么?”
  柳金刀道:“当然是搭救那个姓盛的事。”
  林强叹了口气,道:“告诉你,你也不会明白的。”柳金刀道:“我只有一件事不明白,这种事要干也应该那些大侠们去干,怎么会轮到你头上!”
  林强即刻道:“你认为谁是大侠?你说说看!”柳金刀沉吟了一下,道:“开封这么大,我就不信连个侠字号的人物都没有。”
  林强忍不住又是一叹,道:“柳金刀,你太天真了,这年头的大侠,只不过是个称呼而已,没事的时候大侠满街跑,有事的时候一个都不见,像阎二先生那种人,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柳金刀居然也在上面叹了两口气,过了一会儿,又道:“还有,方才卢香主说的你炕上那个女人是谁?”
  林强道:“就是你。他怀疑我救了你,追问我把你藏在哪里,我索性说出你在我炕上,想不到他真的会派人来察看,这倒出人意外得很。”
  柳金刀道:“幸亏我当时躲得快,否则就糟了。”林强道:“那也没什么,到目前为止,他们根本还不知道那个女贼是谁,更认不出你是柳金刀。我这么个大男人,房里有个女人有什么稀奇,你说是不是?”
  柳金刀哼了一声,又道:“还有,荆姑娘又是什么人?”
  林强道:“是我师傅最小的徒弟。”柳金刀道:“多小?”
  林强道:“大概总有十四五岁吧。”柳金刀道:“才十四五岁?”
  林强道:“我说的是十年前,现在也应该二十四五了。”
  柳金刀又哼了一声,酸味十足道:“年纪相当,又是师兄师妹,倒是满相配的,看来卢香主这个人还真有点眼力。”
  林强诧异地朝上瞄了一眼,道:“柳金刀,你的语气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你是不是在吃醋?”
  柳金刀啐了一口,道:“我吃哪门子的醋?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爱跟哪个去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强听得连连摇头,又摸索着想点灯。
  柳金刀急忙叫道:“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窗子上的破洞那么多,你一直想点灯干什么?”
  林强道:“我是肚子饿,想吃东西,我带回来的一包馅饼还没打开呢。”
  柳金刀又是一声轻哼,道:“一个死定的人,还吃什么东西,干脆早一点饿死算了……”
  她话未说完,语声忽然止住。
  林强也闷声不响,似乎正在倾耳细听。
  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个人隔窗轻声唤道:“林兄,林兄!”
  林强一听就认出是卢香主的手下,不禁恨恨喝道:“你们又跑回来干什么?还不快滚!”
  那人忙道:“我只有一句话,说完就滚。我们香主明早在老福记茶楼门外候驾,请你务必走一趟……”
  没容他把话说完,柳金刀已扑到桌前,抓起那包馅饼就打了出去。
  只听“噗”的一声,人、饼全已不见,窗户上又多了一个洞,一个很大的洞。

相关热词搜索:侠者

上一篇:第十章 刺杀行动
下一篇:第十二章 暗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