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于东楼 侠者 正文

第十六章 黎明前
 
2020-07-23 13:19:21   作者:于东楼   来源:于东楼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过了一会儿,葛燕南边走边唤了声:“天保!”贺天保忙又凑上去,道:“卑职在。”
  葛燕南道:“阎家的事你调查得怎么样?”
  贺天保道:“回大人的话,阎二这个人刀法或许还过得去,胆子却不大。这几天他已严命家属、镖师不得外出,自己也足不出户,显然是在刻意回避这件事。依卑职看,他是绝对没有胆量插手的。”
  葛燕南微微点头道:“好,好,只要他不插手就好办。凭那些帮帮会会的,谅他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他缓缓道来,语调深沉,说到最后,还将枪杆扭动了一下。枪缨一聚一散,劲道十足,充分显示出武林大家的气势。
  贺天保连连称是,马匹也随着碎步的缩了回来,似乎人马全都被他的气势给镇住了。
  刚刚走了几步,葛燕南又陡地勒缰回首道:“这又是什么声音?”
  静夜中,只听有人厉声喊道:“林强……你给我出来!你怎么可以如此待……像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不知会我一声……”
  贺天保立刻道:“回大人,这是市井之徒叫骂之声,在开封这地方,根本不足为怪。”
  葛燕南轻叹一声,道:“天保,这是你的家乡,有句话我实在不愿意讲。”
  贺天保急忙道:“大人但说无妨。”
  葛燕南道:“我不喜欢这个地方,也不喜欢这里的民风。我认为这个地方应该派个强有力的人员来治理。”
  贺天保连道:“是是是,大人高见,卑职也有同感。卑职认为至少也应该派个跟城外合得来的官员来整顿这个地方才对。”
  葛燕南微微点头道:“回去咱们得向上面反映一下才行……”
  说着,又已策马前行,其他人马也静静的随行在后。
  夜风中仍不时传来断断续续的喊叫声:“林强……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出来……”
  坐在车里的林强皱着眉头,挖着耳朵道:“他妈的!耳朵痒死了,这是谁在骂我……”
  柳金刀道:“我在骂你。”
  林强讶然地望着她,道:“你为什么要骂我?”柳金刀道:“谁叫你不同意我起的名字呢!”
  林强一怔,道:“你起的什么名字?”
  柳金刀道:“金刀会呀,怎么一转眼你就忘了?”林强忙道:“好,你说叫金刀会就叫金刀会。以后
  我干脆弃剑学刀,每天跟着你耍大刀算了。”柳金刀这才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时篷车已缓缓停在路边,车外人声嘈杂,嘻笑之声不绝于耳。
  林强撩起车帘一瞧,只见路边正有一群人在换装,把躲在地上官差的服装扒下来套在自己身上。
  一名刚刚才把衣服换好的人,一看车上有女人,即刻凑上来,装模作样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林强一眼就认出是青龙会的钱坤,忍不住“哧哧”一笑道:“小钱,你的扣子还没扣好……”
  钱坤三角眼一瞪,喝道:“噜嗦!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天还没亮,你们就往外跑,一定没好事儿。”
  林强也只有装成惊惶失措的样子道:“官爷明鉴,小的是安善良民,因为老婆要生产,非得赶着去找接生婆不可。”
  旁边又有个人语调更神气道:“钱坤,车里是什么人,你有没有查清楚?”
  钱坤道:“车里是个脸上有疤的人,说是赶着替他老婆去找收生婆。”
  那人沉吟着道:“脸上有疤的人?去找收生婆?你有没有摸摸他老婆的肚子?”
  钱坤道:“我不敢,我怕她怀里那把金刀咬了我的手……”
  他话还没说完,便已忍不住笑了起来。
  旁边那些人也都笑得东倒西歪,前仰后合,有个人更是笑得差点栽倒在地上。
  卢修也跟着笑了一阵,忽然大声道:“二当家的,这里的事儿就交给你了!”
  方才讲话很神气那人正是青龙会的二当家孙长贵,闻言即刻道:“没问题。”
  卢修道:“还有,千万不要带错了地方。”
  孙长贵道:“这种事儿我最在行,你放心的走吧……”
  卢修鞭子一扬,篷车又已向前驶去。接连穿过两条窄街,忽然车身一转,飞快的冲入了一座大院。
  院中早已停满了篷车,车中还有几个小裁缝正在赶制衣裳。
  林强一跳出车篷,即刻有个小姑娘迎了上来。那小姑娘手上端着一个簸箕,一身村姑打扮,笑
  嘻嘻的望着他道:“林大叔,你还认得出我吗?”
  林强仔细瞧了她一眼,道:“咦,你不是关玲么!”那小姑娘连忙点头。身旁的柳金刀吃惊道:“她就
  是满天飞花关姑娘?”
  林强道:“不错,你别看她人小,本事可大得不得了。”
  说着,又一指柳金刀,道:“关姑娘,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你姑丈的好朋友柳金刀。”
  柳金刀不待他说完,便在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下。林强怪叫一声,赶忙指着关玲手中的簸箕,道:“你
  这是干什么?”
  关玲道:“我正在喂鸡,你瞧像不像?”林强点头道:“像,像极了。”
  说话间,几名小裁缝已跑过来,将刚刚做好的衣裳七手八脚地套在两人身上。
  柳金刀衣裳才一上身,便叫起来,道:“哇,这衣裳怎么这么丑?”
  林强忙道:“你就将就点吧。”
  这时张铁匠也捧着一盒东西走上来,道:“手铐脚镣已来不及打造了。我临时用铁片做了两副,你们带着。”
  柳金刀又惊叫道:“什么!还要上铐?”
  张铁匠连忙赔笑道:“姑娘放心,这副铐一挣就开,而且一点都不重。”
  柳金刀嘟着嘴道:“怎么这么倒霉,不做贼了还要被人家上铐!”
  林强忽然凑到她身边,低声道:“你别不高兴,只要你想到一件事,包你一定会开心得笑起来。”
  柳金刀道:“什么事?”
  林强道:“我敢断定葛燕南那老家伙现在正在眼跳,你信不信?”
  柳金刀愕然道:“你怎么知道?”
  林强悄声道:“你想想看,有这么多人在背后打他的主意,他的眼睛还会不跳么?”
  柳金刀想了想,果然吃吃的笑了起来。

  葛燕南陡然勒缰住马,揉着眼睛道:“天保,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贺天保惶然四顾道:“有什么地方不对?”
  葛燕南道:“我也说不上来……咱们的人呢?怎么还没来?”
  贺天保抬手一指,道:“来了。”
  苍茫的曙色中,只见第一批出发的三十几人已迎面匆匆赶来,紧跟着马蹄声又响起,第二批的人马也已适时赶到。
  葛燕南这才松了口气,道:“问问他们该走哪条路?”
  贺天保即刻招手道:“王头儿,你过来一下!”孙长贵马上低着头走上来。他不仅举动装得极像
  官差,说起话来也官味十足道:“贺大人吩咐!”
  贺天保看也不看他一眼,道:“你瞧咱走哪条路最安全?”
  孙长贵回手一指,道:“前面那条路又宽又好走,穿出去就是出城的大路。”
  贺天保道:“我记得好像还有两条路可以走。”
  孙长贵忙道:“不错,可是第二条路最近不太平静,里边尽是赌场暗娼,又经常有流氓打架滋事,最好还是不要走的好。”
  贺天保道:“第三条呢?”
  孙长贵道:“第三条比较弯曲一点,路面倒还平坦,而且可以直达城根。”
  贺天保立刻回首道:“大人,您看咱们是不是应该走第一条?”
  葛燕南摇首道:“不,第二条!”
  贺天保赶快“喳”了一声,两只手指朝孙长贵一比,道:“前头带路!”
  孙长贵大摇大摆的带领着大队人马走进了一条笔直的横街,边走边摸鼻子,直走到横街的深处,突然大喊一声,道:“亮家伙!”
  只听“呛”的一声巨响,三十几口钢刀同时出鞘,声势极其惊人。
  葛燕南端枪勒马道:“怎么回事儿?”
  贺天保迟迟疑疑道:“可能前面有情况……”
  话没说完,陡然一片沙土自天而降,同时前头那三十几官差一起变了样,竟然如狼似虎的反扑过来。
  贺天保边挥动着钢刀边道:“大人,要不要退?”葛燕南喝道:“不能退!守住人犯,把后面的弓箭
  手调过来!”
  贺天保即刻疾声大呼道:“弓箭手上来,弓箭手上来……”
  呼喊声中,又是一阵沙土自两旁的民房上泼撒而下,登时弄得人仰马翻,一团慌乱。
  只听贺天保在乱战中大声嘶吼道:“弓箭手,射、射、射!”
  在一阵乱箭狂射下,混乱的街头很快便平静下来,除了横在路边的几具尸体,走在前头的那些假官差早已逃得一个不剩。
  马上的人虽然毫无损伤,却个个灰头土脸,只有正以枪尖顶着盛大侠心窝的葛燕南发不沾尘,衣色依旧。
  直待他确定人已全跑光,才将长枪移开,寒着脸孔道:“前面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儿?”
  贺天保先将钢刀收起,才低声答道:“依卑职之见,那三十几个人恐怕早被叛贼给替换过了。”
  葛燕南骇然道:“什么?你说原来那些人已全被人家给吃掉了!”
  贺天保重复道:“只怕正是如此。”
  葛燕南横眼喝道:“你不是认得那个王头儿么?方才怎会没有看出来!”
  贺天保惶恐道:“卑职不察,请大人降罪。”
  葛燕南沉叹一声,道:“算了,算了,摆一半弓箭手走在前面,碰到不顺眼的就给我射!”
  贺天保忙又“喳”了一声,即刻调拨人手,片刻间大队人马已在五千余名弓箭手的前导之下缓缓前进。
  这时天色渐明,东方已现紫霞。
  葛燕南骑在马上,边走边回顾,走出不远,忽然大喝一声:“停!”
  大队人马登时挤在街心,个个左顾右盼,都不知又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
  葛燕南朝后一指,道:“天保,那个女人犯里边穿的究竟是什么衣服?”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全都咧开了嘴巴,似乎谁也没想到在这种时刻,他竟提出这么个有趣的问题。
  贺天保急咳几声,道:“这……这个卑职不知道。”
  葛燕南大声道:“我是说出门的时候,我记得她里边穿的好像不是红色的衣服。你们有没有注意到?”
  贺天保想了想,陡然大喝道:“快!看看犯人的镣铐有没有松开……”
  喝声未了,只听得马嘶人吼,盛夫人竟将镣铐整个砸在前面的一匹马臀上。
  那匹马飞也似的冲了出去。盛夫人的身形也自鞍上跃起,身在空中,罩在外边的青衫已然褪下。等到青衫落地,那条血红色的身影早就越过屋脊,消失在曙色中。
  贺天保指着屋脊,疾呼厉吼道:“追,追,追!千万别叫她跑掉!”
  命令一下,有的上房,有的绕路,有的更是直闯。民宅弄得鸡飞狗跳,人嚷驴叫,情况比先前更加混乱。铐在另一匹马上的盛大侠也趁乱滚下马来,自鞍
  上拔出暗藏的长剑,飞快的从骑缝中朝后奔去,而且所经之处马上的人纷纷落鞍坠马,原来每匹健马的肚带均已被他的剑锋削断。
  慌乱之中,葛燕南猛地大吼一声,弃马抡枪,竟然踩着惊慌的马背,脱弦箭一般的追了下去,几个起落就已赶到盛大侠背后,凌空便是一枪刺下。
  盛大侠似乎早有防备,身体一个前扑,就地蜷身出剑,不仅避过一枪之危,而且剑锋直取葛燕南双足,招式诡异无比。
  葛燕南急忙缩足翻身,待他站稳脚步再想回枪时,盛大侠竟然扑到街边一道柴门前,正在提剑颤腿地望着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贺天保又已大喝道:“弓箭伺候!”
  挤在一旁的弓箭手齐喏一声,却没有一个人上箭,每个人都在忙着换弦,原来每张弓的弓弦也都已被人割断。
  葛燕南面色铁青的凝视了盛大侠一阵,道:“姓盛的,老实说,我还是真的有点服了你……”
  盛大侠连忙摇头摆手道:“慢着,慢着,有件事我必须得说清楚。我不姓盛,我姓林,单名一个强字。你们要押解上京的那位盛大侠早就走了。”
  葛燕南呆了呆,道:“什么!你说那个姓盛的已经走了?”
  林强道:“不错,如今早已安全出城了。”
  贺天保立刻凑近葛燕南身旁,道:“大人不要听他胡吹。卑职昨晚便已交代他们加强戒备,眼下四城未开,就算他们把那姓盛的换走,也绝对离不了开封的。”
  葛燕南点点头,道:“传令下去,叫他们马上捉人。如果他们做不到,调城外的人来干!”
  贺天保急忙退下,赶紧传令调派人手。
  葛燕南又已凝视着林强,道:.“你说你叫什么?”林强道:“双木林,武功高强的强,道上的朋友都
  叫我打不死的林强。其实我告诉你这些也没用,你们从京里来的和尚,怎么会知道开封还有我这么一尊大菩萨!”
  葛燕南听得哈哈大笑道:“好,好,打不死的林强,想不到开封还有你这号人物!我现在总算知道什么是后生可畏了……”
  说到这里,脸色陡然一寒,道:“你是俯首就擒呢,还是等我派人过去捉你?”
  林强连连摆手道:“你千万不要派人过来。实不相瞒,这里就是我们为你布下的天罗地网。我们实在不想多杀无辜,你要捉我,你自己来好了。”说完,身形一闪,又缩进了柴门。
  葛燕南追到门前,又退了回来,手掌往前一挥,贺天保立刻率领着几个人先冲了进去。

相关热词搜索:侠者

上一篇:第十五章 黄昏后
下一篇: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