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于东楼 侠者 正文

第十六章 黎明前
 
2020-07-23 13:19:21   作者:于东楼   来源:于东楼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接连冲过两层房舍,里外竟然空无一人。直赶到最后一层院落,才发现有个村姑打扮的小姑娘端着簸箕正在喂鸡。
  那村姑一瞧这许多人,惊慌之下,簸箕朝上一扔,转身就往外跑。
  贺天保正想追赶,已被尾随而至的葛燕南喝住。只见他长枪一阵疾扫,簸箕中翻出的稻谷全部落在地上,贺天保这时才看清那些稻谷竟然全是暗器。
  葛燕南长枪一收,状极不屑地瞄着关玲,道:“你就是那个叫什么满天飞花的是不是?”
  关玲老老实实的点头。
  葛燕南道:“你还有什么法宝,赶快使出来吧!否则就没有机会了。”
  关玲嗫嚅着道:“我的暗器全用光了,还只剩下两枚火石榴!”
  葛燕南愕然道:“什么是火石榴?”
  关玲道:“就是可以把人炸得血肉横飞的那种东西……”
  她话还没说完,林强已从门外探进半个身子,喊道:“快走吧!人家是天下第一枪葛大人,江湖经验老到得很,不那么好骗的。”
  关玲扭着身子道:“我是说真的,不信我先打一枚给你看着。”说着,果然一个东西直向葛燕南打了过去。
  葛燕南身形一闪,已避到一辆空车后面,其他的人也全部扑倒在地上。
  只听“叭”的一声,白里透黄的东西整个溅了一地,原来只是一枚鸡蛋。
  葛燕南大怒道:“臭丫头!我看你还有什么花样?”边说着,边已追了出去。
  刚刚追出柴门,又是两枚圆圆的东西迎面打来。葛燕南曾想用枪拨开,忽然发觉来势不对,急忙闪身翻了出去。
  那两枚圆圆的东西前面那枚较慢,后面的走势较快,刚好在门前撞在一起。
  只听得“砰”的一响,但见紫烟弥漫,碎片横飞,把随后追出的贺天保等人当场炸倒在地,齐声惨叫不已。
  等到紫烟渐散,葛燕南极目四望,早已不见林强和关玲两人的踪影。正在失望之际,远处忽又传来了一阵叫骂之声:“林强……我知道你一定在附近,还不快滚出来……否则我跟你没完……”
  林强一听那喊声,登时神色大变道:“我的天哪,他怎么跑来了!”
  关玲望着疾奔而来的一条身形,道:“要不要我也赏他一枚?”
  林强急道:“千万不可,他是我的好友阎正保。”关玲道:“那我就赏他个鸡蛋当早点吧!”说着,一枚鸡蛋已打了出去。
  阎正保毕竟是阎家子弟,身手果然不凡,边跑着已将鸡蛋抄在手里,而且磕破蛋壳就往嘴里吸。等到一只蛋吸完,已经奔到两人面前。
  林强一把将他拖到墙边,道:“你他妈的跑来干什么?你想害死我是不是?”
  阎正保瞟了一旁的关玲一眼,才气喘喘道:“你这是什么话!咱们是好朋友,像这种有意义的事情,你怎么可以甩掉我?咱们正该联合大干一场才对!”
  林强叹了口气,道:“阎三少爷,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这种事你能沾身么?你想害你们阎家灭门么?”
  阎正保呆了呆,道:“起码你也该告诉我一声。我不能明干,至少也可以偷偷帮你。”
  林强道:“你真帮我?”阎正保道:“当然是真的。”
  林强立刻朝关玲一指,道:“她是日月会里的满天飞花关玲,你有没有听说过?”
  阎正保道:“关玲大名鼎鼎,我又不是聋子,怎么会没听说过?”
  林强道:“她现在暗器已用光,而且也落了单。你帮我把她送到日月会的人手里好不好?”
  阎正保马上点头道:“没问题。等事了之后,我到哪儿去找你?”
  林强道:“我就在附近。我已跟柳金刀约好在这条街上见面,一定不会走远的。”
  阎正保道了声:“好!”拉着关玲就想走。关玲忙道:“我们都走了,你怎么办?”
  林强道:“你放心。我在这儿土生土长,大街小巷家家户户都熟得很,我一个人反而容易跑路。”
  关玲迟疑了一下,才从怀里取出一枚火石榴,道:“这已是我身上的最后一颗了,就留给你吧。”林强道:“留给我,你拿什么防身?”
  关玲笑道:“有阎三叔这种高手在旁,我还用得着这些东西么?”
  阎正保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林强只好把那枚火石榴接过来,同时把从卢修手中取来的那张银票塞在关玲手里,道:“这张东西请你交给陈老爷子,就说对方不肯收,他就明白了。”
  关玲将银票小心的揣在怀里,依依不舍道:“林大叔,以后我们还能见面吧?”
  林强道:“当然能,只要你来开封,随时都可以见到我。”
  关玲不再多听,转身撒腿就跑,阎正保也紧紧跟了下去。
  林强这才松了口气,看着陪伴罗大小姐一生的那把剑道:“剑呐,剑呐,今天就有你的了。”
  只听不远处有人冷冷道:“你还是赶快跟它珍重道别吧。”
  林强一听声立即就知道是葛燕南,不禁大吃一惊,但仍强作镇定道:“我又不想把它扔掉,为什么要跟它道别?”
  葛燕南缓缓从这窄巷闪身出来,道:“你马上就要死了,死人还能护住剑么?”
  林强道:“那不一定。我这个人命硬得很,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杀死的!”
  葛燕南二话不说,挺枪便扑了上来。
  林强情急拼命,居然有守有攻,直到十招过后,才渐露败相,节节后退。刚刚退到一条街,正想撒腿跑路,猛觉得大腿一阵剧痛,葛燕南的枪尖已刺进他的腿中。
  他很想忍痛趁机还那老家伙一剑,只可惜他连剑都已挥不出去了。
  就在这时,陡闻一声娇喝,一柄亮晶晶的剑锋已刺中葛燕南的小腿,但却不是自己的剑,竟然是一向极为仇视他的程大娘。
  葛燕南小腿中剑,威风依然不减,只听“砰”的一声,竟用另一只脚将程大娘整个踢了出去,而且劲道十足,锐不可当。
  程大娘闷哼一声,直飞出两丈开外,才结结实实的摔在街心。
  葛燕南也收枪,接连几个后翻,又已隐入方才现身的那条窄巷中。
  林强飞快地将小褂的袖子拽下,使劲儿的把伤口系紧,然后忍痛的爬到程大娘身旁,低声喊道:“大娘,你的伤势如何,还能不能动?”
  程大娘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才喘吁吁道:“想不到他一条腿还能练成了无影脚……”
  林强截口道:“不管他什么脚,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再说。”
  程大娘摇首道:“我伤得不轻,躲也没用了。咱们索性在这儿跟他决一死战算了。”
  林强忙道:“大娘,你先别讲丧气话。城里名医有的是,就算被他踢断几条肋骨也死不了人的。”
  程大娘忽然轻叹一声,道:“林强,我过去实在看错了你,你很了不起……我记得你曾问过我为什么一直很敌视你,对不对?”
  林强点头。
  程大娘道:“正兰是个好孩子,你千万不要辜负她。”林强怔了一下,才道:“大娘放心,我一定会把她
  当成自己的亲妹妹看待,我可以向你发誓!”
  程大娘摇头惨笑道:“亲妹妹?难、难、难……”
  她话没说完,已有个窈窕身影疾奔而至,竟然跃过两人头顶,但见刀光一闪,有个人吭也没吭一声便已身首异处,显然是想趁两人不察自后面偷袭,而被正在迎面赶来的阎正兰给发现。
  林强忍不住朝那人头多看了两眼,不知他是不是那个砸刘半仙卦摊的人。
  阎正兰急忙赶过来,惊叫道:“大娘,你受伤了?”程大娘没说什么,只叹了口气。
  阎正兰目光又转到林强大腿上,吃惊道:“你……你也受伤了?”
  林强道:“我这点伤死不了人。大娘的伤不赶快治就糟了,你赶快去找人来帮忙!”
  阎正兰四下望了望,道:“我看还是我背大娘回去吧。”
  这时一道柴门忽然启开,有个小叫花东张西望的走出来,道:“你背不如我背,就是不知大娘嫌不嫌我脏?”
  林强大喜,眼睛瞟着柴门里,道:“脏是不要紧,只是大娘的伤势不能背,只能抬!”
  那小叫花道:“那好办。”抬手朝里一招,不但又走出几名小叫花,而且连门板都抬了出来。
  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将程大娘扶上门板,抬起来就走。阎正兰好像有点不放心的瞧着林强,道:“你……你没关系吧,林大哥?”
  林强哈哈一笑,道:“你没看出我愈来愈安全了么?”
  阎正兰这才一步一回首的紧随着那群小叫花而去。林强又将系在腿上的衣袖紧了紧,才道:“葛大人,您的伤口包扎好了吧?”
  葛燕南一拐一拐杵着枪走了出来,道:“林强,我真奇怪,方才你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逃走?”
  林强笑笑道:“您葛大人还没有归天,我怎么能走?”
  葛燕南居然叹了口气,道:“老实告诉你,我方才实在无意杀你;可是现在我的想法又不同了。我发觉你这个人太可怕了,今日不把你除掉,将来必成朝廷之大患。”
  林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那你就来杀吧。如果你老人家行动不便,不妨说一声,我过去也行。”
  葛燕南冷笑一声,道:“你的腿又能比我方便多少?”说着,便已端起枪,但还没有往前挪动几步,忽然又停了下来。
  林强的脸色也忽然变了,忙将剑交左手,飞快的把关玲留下的那颗火石榴抓在手里。
  只听身后有人大喊道:“林强,林强,你在哪里?”边喊着,边还有打斗的声音,而且听起来对手还不止一两个。
  林强一听就认出是柳金刀的声音,但又不敢转身,只能一点一点的朝后退。
  葛燕南紧盯着他手中颗火石榴,道:“林强,那颗东西还是省点用吧。你一出手,就再也没有护身符了。”柳金刀的喊声愈来愈近。林强匆匆回首一看,只
  见她正与三人边打边退,边退边喊,情况十分危急。林强急忙大喊道:“我就在你前面,快点往前跑,尽量把他们甩掉!”
  柳金刀果然不再出声,同时打斗的声音也停止下来。
  等到林强感觉柳金刀的脚步声音已到近前,猛然回手将那颗火石榴抛了出去。
  只听一声巨响,而且还混杂几声惨叫。就在柳金刀扑到林强背后时,葛燕南的枪尖也已刺到。
  林强别无选择,只有抡剑迎了上去;但葛燕南那杆枪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刚刚跑来的柳金刀。
  林强此时回剑不及,猛将身子一斜,竟以左手去捞葛燕南的枪杆。
  葛燕南赶紧收枪,虽然没能将柳金刀一举刺死,锋利的枪尖却已在林强胸前抹了一下。
  林强大叫一声,人朝后仰,正好撞在柳金刀身上。两人一时站脚不稳,同时摔倒在地。
  葛燕南也接连往后跳了几步,才稳住了脚。
  柳金刀从背后紧紧地搂着林强,悲声道:“你为什么替我挨那枪!”
  林强提了口气,道:“我是想让你看看我这身血肉值不值四十万两银子。”
  柳金刀拼命点头道:“值,值,值!”边说着,眼泪已成串的滴在林强的脖子上。
  林强忙道:“你先别哭,快替我把怀里另一颗火石榴取出来。”
  柳金刀呜咽道:“什么火石榴?”
  林强道:“就是我方才替你解围的那种东西,样子像鸡蛋似的,不过是铁做的。”
  柳金刀急忙将手探进他的怀里,道:“你快教我怎么使用。”
  林强道:“很简单,你使劲儿照他的脚砸就行了,千万别叫他接住。”
  葛燕南听得哈哈一笑,道:“林强,你别开玩笑了。方才我分明听她说留给你一颗,怎么可能又生出一颗来?”
  林强冷哼一声,道:“葛大人,你真是愈老愈糊涂了。火石榴一向都是成双成对,怎么可能又会落单?她既然全部留给我,当然是两颗了。其实我也当没叫你一定相信,你何不上来一赌?”
  葛燕南长枪在头顶上一转,道:“我正有此意。”柳金刀没等他行动,立刻打林强怀里掏出个东西,作势欲抛,一副随时都可能出手的样子。
  葛燕南连忙往后跳了几步,冷森森道:“没关系,我可以等。以你胸前的伤势而论,不出半个时辰,血就会流光了,我何必跟你赌!”
  林强和柳金刀居然都没有说话,因为两人已发现葛燕南身后又出现了一条人影。
  那人身法极快,举止飘逸,一看即知是个绝顶高手。就算两人没见过阎二先生,也不难猜出是他,因为他手中所握的,正是那柄“秋水长天”。
  但柳金刀仍然装出一副很担心的模样,道:“你的伤势究竟怎么样?真如他所说的那么严重么?”
  林强道:“你不必担心。我只是想把脏血往外流一流,好血一滴都不会损失掉。”说着,立刻从怀里取出一包伤药,整个撒在了伤口上。
  葛燕南满脸狐疑道:“奇怪!你方才取火石榴为什么要人帮忙,伤药却可以自己掏?”
  林强道:“因为那颗东西太重,我扔不动,你明白了吧?”
  葛燕南点点了头道:“我现在忽然又想赌了。”林强道:“那好,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柳金刀忙道:“等一下,我还有句话要跟他老人家说,说完了再赌也不迟。”
  葛燕南道:“什么话,你说?”
  柳金刀道:“如果你到阎王爷那里,那可千万不能说死在我们手上,我们可不愿意背这口黑锅。”
  葛燕南笑笑道:“那我应该怎么说呢?”
  柳金刀道:“冤有头,债有主,你当然得说是死在阎二先生的手上!”
  葛燕南听得不禁一愣,而就在这时,顿觉脑后生风。他不暇细想,急忙转身出枪,速度奇快无比。
  但他一转身,阎二先生也随着他转了一圈,同时“秋水长天”轻轻地向他腰间一抹,就直向林强和柳金刀走来,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直等到葛燕南的身子摔倒在地上,他才甩刀入鞘,凝视着柳金刀,道:“柳金刀,你偷了我的镖,伤了我的人;但你既然把镖主动还回来,咱们就算恩怨两清,你瞧如何?”
  柳金刀没有吭声,林强却拼命替她点头。
  阎二先生又道:“但现在我又救了你的命,你又欠下我的了,你说是不是?”
  柳金刀依然没吭声,林强只得又替她点头。
  阎二先生道:“有道是受人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我如今救了你的命,你多少也该替我办点事才行。”
  林强忙道:“二先生想让她办什么事,只管吩咐。”阎二先生仍然看也不看林强一眼,道:“我这个人做事一向不喜欢半途而废。搭救盛氏夫妇这件事我既然插了手,就希望能做得有始有终。他们现在虽已出城,还是不太保险,起码也得把他们送过江。我实在抽不开身,你就替我跑一趟吧!只要你把他们送过江,你今后就一点也不欠我了。你认为怎么样?”
  柳金刀这才开口道:“就这一件事?”阎二先生道:“对,就这一件事。”
  柳金刀道:“好吧,我答应你。等我把林强安置好之后,马上动身。”
  阎二先生道:“太慢了,而且林强有的是朋友,根本就无需你插手。”
  林强急忙道:“而且我的伤也不重,你只管去吧。”柳金刀点点头,充满无奈的站了起来。
  阎二先生突然道:“这次护送他们有多少人我不管,代表我的却只有你一个。你既然代表我,就不能没有一件称手的兵刃,我这柄‘秋水长天”,就暂时借给你吧!”说着,已将那柄武林名刀扔了过去。
  柳金刀接在手里,道:“你不怕我把你这柄刀拐跑?”
  阎二先生哈哈一笑,道:“连四十万两银子都看不上眼的人,怎么会瞧上我这把刀!”说着,朝街头扫了一眼,转身扬长而去。
  这时天色已明,林强那群朋友的身影依稀可见。柳金刀叹了口气,道:“我走了,你要自己保重了!”林强只挥了挥手,没有讲话。
  柳金刀走出几步,又跑回来道:“林强,请你老实告诉我,你的伤势真的不要紧吗?”
  林强又挥手道:“你放心的走吧,我不会死,最近也不可能搬家,一年半载的不会讨老婆,够了吧?”
  柳金刀这才含着眼泪,带着微笑,朝街尾飞奔而去,转瞬间便已消失在横街的尽头。

相关热词搜索:侠者

上一篇:第十五章 黄昏后
下一篇: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