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021-08-02 09:09:17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夏冰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病理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冷不丁地响了起来,声音刺耳,皮尔逊伸手去接,然后他的脸色一白,神情焦虑不安,然后收回了手,对科尔曼说:“你来接吧。”
  当戴维·科尔曼穿过房间时,电话铃接着又响了一次,过了一会儿,他说道:“我是科尔曼医生。”他听着,脸上看不出表情,接着他说了“谢谢你”,然后挂断了电话。
  他看着皮尔逊的眼睛,小声说,“孩子刚刚死了。”
  房间里的另一个人什么也没有说,他垂下眼帘,颓丧地瘫倒在办公椅里,满是皱纹的脸庞半藏在黑暗里,全身一动不动,看上去挫败而苍老。
  科尔曼轻声说:“我估计要去实验室那边了,总得有个人去跟约翰说一声。”
  没有人回答。当科尔曼离开病理办公室的时候,皮尔逊仍无声无言,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他的眼里一片茫然,他的想法,更是无人知晓了。

×      ×      ×

  戴维·科尔曼走进来的时候,卡尔·班尼斯特已经出去了。约翰·亚历山大独自坐在靠墙的工作台边上的凳子上。他的头顶上方挂着实验室的挂钟。当科尔曼走过来的时候,他走得很慢,鞋子踩在地板上,吱吱作响。而亚历山大一点儿回头的意思都没有。
  两人都没有说话,依然背对着科尔曼,亚历山大轻声问,“这是……结束了吗?”
  科尔曼没有回答,伸出手放到这个男人的肩膀上。
  他的声音低沉喑哑,亚历山大说,“他死了,是吗?”
  “是的,约翰,”科尔曼轻声说,“他死了。我很遗憾。”
  当亚历山大转过身时,科尔曼收回了他的手。年轻男人的脸绷得紧紧的,已经泪流满面。他问,声音轻飘飘的,但却也沉甸甸的,“为什么,科尔曼医生?为什么?”
  科尔曼搜肠刮肚,试着回答说,“你的孩子是早产儿,约翰。他活下来的希望并不大,即便……其他的……没有发生。”
  凝视着他的两眼,亚历山大说,“但他原本可能活下来。”
  这是直面现实的时刻,没有任何逃避的余地。“是的,”科尔曼说,“他原本可能活下来。”
  约翰·亚历山大站起身来,他的脸凑向科尔曼的脸庞,他的眼睛哀求般地质问道,“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在医院……有这么多的医生?”
  “约翰,”科尔曼说,“现在,我没法回答你。”他轻轻地补充说:“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
  亚历山大木木地点了点头。他掏出手帕擦了擦眼睛。然后,他小声说,“谢谢你来告诉我。现在,我想现在我要去看伊丽莎白了。”

×      ×      ×

  和道恩伯格医生一道在医院里走过时,肯特·欧唐奈一直没有说话。当他低头看着逝去的孩子时,强烈的愤怒和沮丧像海浪一样吞噬了他,让他无言以对。当他们从走廊穿过,走过移动迟缓的电梯,快速地跑下楼梯时,欧唐奈再次恨恨地唾骂自己对于乔·皮尔逊和三郡医院病理科的不作为。天知道,他心想,曾经有多少危险的迹象摆在他的面前:鲁夫斯和鲁本斯都曾告诫过他,他自己也亲眼看着这些年来,皮尔逊越来越老,医院规模越来越大,工作越来越多,他已经应付不过来了。但是,没有!他,肯特·欧唐奈,医学博士、英国皇家外科医学会会员、美国外科医师协会会员、大外科主任、医院董事会董事长,大家快向这个大名鼎鼎的人物脱帽致敬吧!高歌一曲:“常胜利,沐荣光;孚民望,心欢畅,国家治,国运长;天佑欧唐奈![1]”他一直让自己忙得团团转,却忘记了这份工作一贯要求的高标准,不敢去面对一旦采取行动必然会导致的煞风景的局面。所以,取而代之的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骗自己说其实一切安好。即使在内心深处,经验和直觉都告诉他,所谓的一切安好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而这段时间,他这个医学界的大人物都做什么去了呢?在医院政治的泥淖里撒欢打滚,跟在奥登·布朗后面宴饮郊游,凑到尤斯塔斯·思韦恩跟前摇头晃脑,妄想通过不作为,通过保持现状,通过不碰乔·皮尔逊的一个手指头,来争取老金主大发慈悲,赏下建造豪华新大楼的钱,那是欧唐奈梦想的帝国,有了它,他就是国王。好吧,现在医院可能会拿到那笔钱,也可能还是拿不到。但是无论拿得到还是拿不到,一些代价,他们已经付出了。他心想:你会在楼上找到收据,一具躺在四楼手术室的小尸体。然后,当他们走到皮尔逊的门前时,他感到愤怒退却,而悲伤从心底升起。他敲了敲门,道恩伯格跟着他走了进去。
  乔·皮尔逊还是坐在那里,保持着科尔曼离开他时的姿势。他抬了一下眼皮,但却一点儿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道恩伯格先发话了,他说话的口气很平静,没有丝毫敌意,似乎是想调整好这次谈话的调子,以便让老朋友好过一点。他说:“孩子死了,乔。我想你已经听说了。”
  皮尔逊慢慢地应道:“是的,我听说了。”
  “我把事情前前后后的经过都跟欧唐奈医生说了,”道恩伯格的声音有些发颤,“对不起,乔。别的什么我都做不了。”
  皮尔逊抬手微微打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过去的强势荡然无存。他面无表情地说道:“没关系。”
  跟道恩伯格的语调差不多,欧唐奈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乔?”
  皮尔逊慢慢地把头摇了两下。
  “乔,如果只是单纯这一件事情……”欧唐奈试图找些得体的字眼,却发现它们根本不存在,“只要是人都会犯错。也许我可以……”这并不是他原本想说的话,他稳住自己的声音,接着更坚定地说道:“但是,有一连串的事情。乔,如果我把这件事拿到医院董事会去,你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有个办法能让你,让我们大家都没有那么难堪,只要你在明天上午10点钟之前,能把辞呈送到院长办公室。”
  皮尔逊看着欧唐奈。“上午10点,”他说,“你会收到的。”
  顿了顿,欧唐奈转身要走,然后又转过身。“乔,”他说,“我很抱歉,但我想你也知道,我没有别的办法。”
  “是啊。”皮尔逊木然地点了点头,喃喃地说道。
  “当然,你能领到退休金,一般工作满32年之后就能拿到。”欧唐奈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虚的了。
  自从他们走进来之后,皮尔逊第一次变了脸色。他看着欧唐奈,带着淡淡的冷笑,他说道,“谢了。”
  32年!欧唐奈心想:我的天哪!一个人一辈子差不多也只能工作那么多年吧,现在却要以这种方式结束!他试图再说点儿什么,让他们都能好过一点。找一些话来讲述一下乔·皮尔逊曾做过的好事,他以前一定做过很多了不起的事情。当哈利·托马赛利走进来的时候,他还在努力组织语言。
  院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连门都来不及敲。他先看了看皮尔逊,然后眼风一扫,看到了道恩伯格和欧唐奈。“肯特,”他急急忙忙地说,“我很高兴你在这里。”
  没等欧唐奈接话,托马赛利就突然转身对皮尔逊说。“乔,”他说,“你能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吗?一个小时后要开个紧急员工会议。我想先和你谈谈。”
  欧唐奈立刻问道:“一个紧急会议?什么事?”
  托马赛利转过身来,他的表情严肃,眼睛里都是焦虑。“医院里发现了伤寒病例,”他宣布道,“钱德勒医生已经报告了两例,还有四例疑诊。现在我们这里有传染病,必须把传染源揪出来。”

×      ×      ×

  门打开了,伊丽莎白抬起眼,看到约翰走了进来。他合上门,然后背靠着门站了一会儿。
  两人之间都没有言语,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满眼都是悲伤、哀切,还有压倒一切的爱。
  她伸出双臂,他投进她的怀抱。
  “约翰尼!约翰尼,亲爱的。”她喃喃地说道,然后就泣不成声了。
  他紧紧地抱了她一会儿后,他向后退了退,用了那条曾经为自己擦过眼泪的手帕,擦干了她的泪水。
  随后他平静地说:“伊丽莎白,亲爱的,如果你依然愿意的话,我想要去做一件事。”
  “不管是什么,”她回答说,“我都愿意。”
  “我猜你一直想要我这么做,”他说,“现在,我也想要这么做。明天我就去写信索要入学申请表格,我要读医学院。”

×      ×      ×

  迈克·塞登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小病房里踱来踱去。“但是,这太可笑了,”他激动地说,“完全是莫名其妙,完全没有必要,我不要这样。”
  “就当是为了我好吧,亲爱的,求你了!”薇薇安从床上转了转身,好让自己能看到他的脸。
  “但这并不是为你好,薇薇安,这不过是你不知道从哪本不入流的言情小说里读来的该死的傻帽儿的主意。”
  “迈克,亲爱的,我爱你发脾气的样子,这和你漂亮的红头发很相配。”她一往情深地笑着看着他,第一次,她不去想眼前的事情,“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他还在生气,草草地答道。
  “答应我,等我们结婚了,有时候你也要发发脾气,好好发一通脾气,然后我们就可以吵一架,过后我们就能享受一下和好的乐趣了。”
  他愤愤不平地说:“这跟上一个建议一样愚蠢,再说了,你都想让我离你远点了,还说结婚做什么?”
  “只是一个星期,迈克,亲爱的,就一个星期,仅此而已。”
  “不!”
  “听我说,亲爱的,”她劝道,“你过来嘛,坐下来,听我说,拜托了!”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不情不愿地坐回到床边的椅子上。薇薇安躺回到枕头上,她侧着脸对着他。笑眯眯地伸出手,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气一下子就消了,只剩下一点隐约能感到的让人不安的疑惑还留在心头。
  这是薇薇安手术后的第四天,这段时间,她恢复得很好。大腿的残端愈合得很好,局部还是有点痛,还有些难以避免的肌肉酸痛。但是最初两天恢复期的巨大的难以忍受的疼痛已经过去了。就在昨天,格兰杰医生在征询薇薇安的意见后,撤销了杜冷丁的医嘱,杜冷丁能在人最难熬的时期缓解疼痛,现在她已经熬过去了。现阶段,只有一件事让薇薇安感到心烦,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简直是始料未及。她的脚,就是那条已经被截掉的那条腿上的脚总是发痒,简直是一个反反复复出现的恶毒的折磨,又不能去挠真是让人快烦死了。起初,一发痒,她就用另一条好腿去蹭,有那么一会儿,她会头晕眼花地以为自己根本就没有截过肢。直到格兰杰医生告诉她说,这种感觉完全是正常的,大多数截肢的病人都曾经经历过,她才知道这是一种幻觉。无论如何,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怪异了,她希望它能尽快消失。
  在心理上,她的进展似乎也不错。从手术前一天开始,靠着一种孤勇,薇薇安接受了不可避免的命运,这种孤勇曾经让迈克·塞登斯对她刮目相看,也是靠着这种孤勇,薇薇安一直撑到现在。当她独自一人的时候,也有阴郁而绝望的时刻。有两次,她从夜里醒来,医院的一切显得沉寂而怪诞,为了那失去的一切,她躺在床上默默地哭泣。但大多数情况下,靠着与生俱来的坚韧,她从这一切中跳脱出来,把它们都抛到身后。
  露西·格兰杰也看到了这一点,她也替薇薇安感到高兴,这也让她术后恢复的工作要容易不少。然而,露西知道对薇薇安的情绪和精神的真正考验还早着呢。最初的打击一过去,当事实的影响愈加逼近而变得真切时,这件事情的深远影响才会在薇薇安的脑海里逐渐显现。这一刻什么时候到来,谁也说不准,没准半年,没准一年,但迟早是会出现的。而露西知道,到了那个时候,薇薇安才会从绝望的深渊里爬出来,而一种恒久的意念会取而代之,至于那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意念,则无从知晓。但是,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从当下看来,进展还是相当顺利的。
  当然,露西知道,她也明白薇薇安自己清楚,既然皮尔逊医生诊断为骨肉瘤,那么就存在肿瘤转移到截肢范围之外,蔓延到身体其他部分的可能。一旦这种情况发生,除了对症的姑息治疗,三郡医院,乃至整个医学界也无能为力了。但是这些都是后话了,那时候会有足够的时间去发现这一点。为了病人着想,现阶段最好、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先假定薇薇安来日方长,从而帮助她积极应对。
  今天,薇薇安的脸色也反映出恢复的进展。手术过后,她第一次化了妆,给两颊上了点儿颜色。今天早些时候,她的母亲过来帮她打理头发,现在她又穿上了那件曾经差一点儿让迈克意乱情迷的睡衣,过去的青春活力差不多都回来了。
  现在,当迈克拉着她的手,她说:“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亲爱的,我既想让你确定一下,也想让自己确定一下。”
  “但是要确定什么呢?”迈克·塞登斯的双颊也涨得通红。
  她平直地说道:“想确定,你是真的爱我。”
  “我当然爱你,”他拼命表白道,“刚刚那半小时,我不是一直在说爱你吗?我不是说了我希望我们能结婚,就像我们原来在,在——”他顿了顿又说:“在这事之前就说好了的呀。连你爸妈都同意了,他们都要我这个女婿,你怎么就不要我了呢?”
  “啊,不是的,我是真的要你的,迈克,我既感动又高兴。不管我们之间今后会发生什么,我觉得自己以后都不会再这样了,无论如何也不会了。”有那么一瞬间,她声音激动地说道:“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那为什么?”
  她恳求说:“求你了,迈克。听我说完,你说你会听我说完的。”
  他不耐烦地说:“你说。”
  “不管你怎么说,迈克,我再也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女孩子了,我不是,以后都不再是了。”
  她温柔而坚定地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确保,确保你爱现在的我,而不是过去的我。你还不明白吗?亲爱的,如果我们下半辈子都要一起度过,现在一想到,或者以后一想到,你娶我……是因为可怜我,我就受不了……别,别打断我,听我说。我知道你觉得不是这样的,也许真的不是这样的,我满怀希望这不是事实。但是,迈克,你是个善良而悲悯的人,你可能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你自己都还没有发现罢了。”
  他反驳道:“你这意思是,我连自己的动机都不知道吗?”
  薇薇安温柔地回答说:“我们谁又真的能知道自己做事情的动机呢?”
  “我知道我的。”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挨近她的脸颊。“我知道我爱你,不管是完整还是残缺,不管是昨天,今天,还是明天,我也知道,我想和你结婚,没有疑虑,无关怜悯,不想拖延。到了可以结婚的时候马上结婚,我一天都不想等。”
  “既然你爱我,那就为了我做这件事吧。现在你离开我,即使你在医院里,这个星期,就7天,不要过来看我,”薇薇安平静地看着他,轻声说道,“在这段时间里,把各个方面的事情都想一想——想一下我,想一下我们在一起之后的生活是个什么模样;想一下如果和一个缺了一条腿的人在一起,你的日子会怎样?再想一下我们能一起做的事情,还有那些我们无法分享的一切;想一下我们的孩子,这些对他们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而我透过孩子对你的影响又会如何?一桩桩、一件件,迈克,一桩桩、一件件都去想想。如果你想清楚了,回到这里告诉我,如果你还确定自己的心意,我保证以后一个字都不会再问你。不过短短的7天而已,亲爱的,我们两个人一生中的7天而已,也不是很长啦。”
  “见鬼了,”他说,“你真是一根筋啊。”
  “我知道,”她微微一笑,“你答应了?”
  “我答应只4天,不能再多了。”
  薇薇安摇摇头。“6天,不能再少了。”
  “那就5天”,他说,“这单生意就这么定了。”
  她犹豫了一下,迈克说,“我确定,这已经是我能开出的最高的价钱了。”
  薇薇安大笑起来:“好吧,从现在开始,5天。”
  “从现在开始,简直要命,”迈克说,“要不再过10分钟,我先拿点儿利息。对于我这种热血青年,5天实在是太难熬了。”
  他把床头的椅子拉近一些,然后凑过去。这是一个长吻,时而激烈,时而温柔。
  过后,薇薇安做了一个鬼脸,推开了他。她叹了口气,在床上换了一个位置,让自己坐得舒服一点。
  迈克焦急地问:“哪里不舒服吗?”
  薇薇安摇摇头。“没什么。”然后,她问他,“迈克,他们把我的腿拿到哪里去了,我的意思是,我截掉的那条?”
  他似乎吓了一跳,然后告诉她:“在病理科,放到冰柜里,我猜是。”
  薇薇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呼出来。“亲爱的迈克,”她说,“你下楼去给那条腿挠挠痒吧,求求你了。”

×      ×      ×

  医院的会议室挤满了人。紧急会议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医院,对于当天不在院的医生,就把通知发到了他们在市中心的办公室或者家里。关于乔·皮尔逊的倒台和即将卷铺盖走人的传闻,也以同样的速度传了出去。整个会议室里的人都在叽叽喳喳地议论这件事,当皮尔逊一走进来,大家伙都不说话了,随后院长和戴维·科尔曼也走了进来。
  肯特·欧唐奈已经坐到了胡桃木长会议桌的首座,环顾四周,他看到大部分熟悉的面孔。吉尔·巴特利特,他的胡子一颤一颤地,正跟一两个月前才到三郡医院工作的罗杰·希尔顿聊得火热。约翰·麦克尤恩,这个耳鼻喉医生看上去也和贝尔以及胖胖的内科医生刘易斯·汤因比聊得起劲。比尔·鲁夫斯系着一条扎眼的黄绿相间的领带,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他,他正准备坐到第二排的椅子上。在他前面就坐着内科主任哈维·钱德勒医生,他正在低头看一页手写的笔记。还有几个住院医师也过来了,一眼望去,欧唐奈看到了病理科的住院医师麦克尼尔。在院长旁边的是餐饮部主管斯特劳恩夫人,她是会议的特邀嘉宾。在她旁边的是厄尼·鲁本斯,这家伙一脸坏笑地打量着夫人丰盈的胸部。没有看到查尔斯·道恩伯格熟悉的身影,他已经宣布了他打算马上退休的消息。
  看向门口,欧唐奈看到露西·格兰杰走了进来。她一看到他就微微一笑。一看到露西,他就想起,等这一切都结束了,他就不得不去面对的事情:他要为自己的将来做个决定。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从今天早上开始,他一次也没有想起过德妮丝。医院的事情把关于她的所有思绪都赶跑了,他预计未来一两天,又会有其他的事情占满他的心神。欧唐奈不知道如果德妮丝知道自己被排到医院工作的后头,会作何反应。她会理解他吗?比如说,像露西一样理解他吗?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是他仍然感到有些不舒服。把这两个人比来比去的,就好像他精神上已经出轨了似的。此时此刻,他更愿意把思绪放到眼前的问题上。现在,他决定,是时候让会议开始了。
  欧唐奈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等待大伙止住话头,站着的人赶紧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用沉静的语调开始说道:“女士们,先生们,我想我们大家都知道,在医院里传染病并不少见,而且比绝大多数普通民众预想的要多得多。我想,可以这么说,传染病对医疗工作者来说,是一个威胁。只要我们一想到医院的四面墙之内,竟然藏着那么多疾病,那么对于发现了一种传染病,虽说是有些出其不意,但是也不过如此罢了。”一屋子的人都看着他,他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我并不是想让大家轻视现在发生的状况,但是我希望大家不要乱了方寸。钱德勒医生,接下来麻烦你继续给大家讲。”
  当欧唐奈坐下来之后,内科主任站了起来。
  “首先,让我们先看看总体的情况。”哈维·钱德勒拿起手里的那页笔记,像站在舞台上一样,先把台下的观众扫视了一圈。哈维就喜欢这样,欧唐奈心想,他是只要有人看着他就开心。内科主任接着说道:“到目前为止,我们面临的局面是有两名确诊伤寒的病患,还有四名疑诊病例。所有的病例都是本院职工,在座的各位都应该庆幸,暂时没有病人感染。既然有那么多人发病,我认为,估计在座的诸位也明白,很明显,我们医院有一名伤寒的带菌者。现在,我要说的是,我本人和大家一样感到震惊的是,我了解到医院对于餐饮部人员的体检已经……”
  一提到餐饮部人员,欧唐奈猛然想起来了什么,他立马轻声插话,也尽量让自己听起来客气一些。
  “不好意思,医生。”
  “嗯?”钱德勒的口气明摆着表示自己被打断了,很不舒服。
  欧唐奈和气地说:“这方面,我们等会马上会谈。哈维,我看,要不咱们暂时先关注一下临床这边的情况。”
  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反感。哈维·钱德勒,实际上的行政级别和欧唐奈是一样的,他一点都不喜欢这样。此外,钱德勒医生本来就喜欢长篇大论。大家都知道,能抻成两三句话的事情,他绝对不用一句话说明白。现在他嘟囔道:“好吧,如果你想等会,但是……”
  欧唐奈插了一句:“谢谢。”语气和气而强硬。
  钱德勒瞪了他一眼,一副我们等会私底下再说的模样。然后,一个旁人几乎难以察觉的停顿之后,他接着说,“可能还有些人对伤寒不是很熟悉,我估计会有一部分人对这个病不太了解,毕竟这个病在我们身边不是很多见。现在我简要介绍一下它主要的早期症状。一般来说,主要是体温呈阶梯走势上升、打寒战、脉搏迟缓,血象低。同时,还可能出现本病特征性的玫瑰疹。此外,病人可能会觉得头痛、食欲减退、全身酸痛。有些病人会觉得白天昏昏欲睡,晚上又睡不着。还要注意是否合并支气管炎,这在伤寒病人中非常常见,还可能有鼻出血。当然,还有轻度脾肿大。”
  内科主任说完坐了下去。欧唐奈问:“有什么问题吗?”
  露西·格兰杰问:”我猜伤寒预防针已经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钱德勒说,“所有的职工都打,能打预防针的病人也会打。”
  “厨房那边呢?”比尔·鲁夫斯问道。
  欧唐奈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个我们等一会再说。现在在临床处理方面还有什么问题吗?”他环顾四周,大家都摇了摇头。他平静地叫道:“皮尔逊医生。”
  在这一刻之前,房间里一直还有些声响,有些人在椅子上挪来挪去,椅子也晃来晃去,时不时有人在下面低语。但是,此刻突然一屋子人都静了下来,所有的眼睛都顺着会议桌看向坐在中间的皮尔逊。从他进来之后,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有史以来第一次,他没有拿着点燃的雪茄,看上去就像没有贴上那个大家熟悉的商标似的。即使是现在,被点了名,他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欧唐奈等在那里,他正准备再叫一次,皮尔逊动了一下,椅子往后一退,老病理科医生站了起来。
  他的目光慢慢地扫视了一下会议室,从会议桌的一头看到另一头,然后回到主位上,直视着欧唐奈,皮尔逊说:“这次的传染病本不应该发生。如果病理科能发现卫生预防方面的漏洞的话,它也不会发生。这是我们部门的责任,因此,具体而言是我自己的责任,导致了这次疏忽。”
  会场还是一片沉寂。如同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一般,在这个房间里,乔·皮尔逊无数次控告别人的过失和判断失误。现在他自己站了起来,作为原告,亦是被告。
  欧唐奈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打断他,然后他决定让皮尔逊说下去。皮尔逊再次朝他的方向看过去,然后,他缓缓地说道,“承认了过失之后,期望可以亡羊补牢,现在我们必须防止疫情进一步蔓延。”他的视线越过会议桌,看着对面的哈利·托马赛利。“院长,各个科室主任和我已经制定了明确的下一步的工作流程,要立即付诸实施。现在我来说一下具体的工作。”
  现在,皮尔逊顿了顿,等他再开腔之后,他的声音显得更坚定了。欧唐奈心想,就在这一刻,老人家看上去似乎年轻了好几岁,他似乎可以窥见多年以前那个年轻医生的身影:热切、诚挚而精干。在这个房间里所有人都司空见惯的,过去的那些挖苦人的玩笑话,以及近乎蔑视的神气,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专业和学识,是一个人毫无疑问地接受一个事实,同时又直率坦诚地表达出来:他在和大家平等地对话。
  “眼前的问题是,”皮尔逊说,“找到传染源。因为过去半年里没有好好为餐饮部人员做定期体检,按常理推断,我们自然应该怀疑食物是传染的媒介,应该先从这里着手来检查。因此,在下一次配餐以前,我们要对所有接触食物的人员进行一次体格检查。”他从他那件磨破了的羊毛马甲里掏出一个怀表,放在桌子上。“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十五分,我们还有两小时四十五分钟。在这段时间里,要对所有做饭的、送菜的人都进行一次全面的体检。现在门诊室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听说所有的内科医师和住院医师都已经接到通知了。”他向四周看了看,一些人点了点头。“很好,我们这边一结束,科尔曼医生”——皮尔逊低头看了坐在他旁边的戴维·科尔曼医生一眼——“会给每个人分配指定的检查间。”
  皮尔逊又对斯特劳恩夫人示意道:“斯特劳恩夫人负责通知所有相关人员,分成12人一组,到门诊报到。也就是说,我们在这段时间里要对95个人进行体检。”
  “还有,当你进行体检的时候,顺便说一句,请记住伤寒的带菌者——我们先假定有一个带菌者,可能没有任何钱德勒医生描述的那些症状。你们还需要特别留意一下被检者是否存在个人卫生问题,一旦发现任何你判断不了的人,一经发现就立即让他们暂离工作岗位。”
  皮尔逊停了话头,似乎是在思考。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看笔记。然后他又继续说道:“当然,我们都知道,体格检查并不能呈现完整的情况。如果我们能通过检查就找到带菌者,那将是件很幸运的事情,但是有可能我们找不到。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一旦体检完成后,主要工作将会由实验室来完成。通知到的所有被检者需要做粪便培养,并且我们必须在明天上午之前收集到所有的粪便标本。”他脸上隐隐露出一丝苦笑:“不能拿便秘当借口,而如果任何人今天就上交标本,我们,当然,会感激地双手接过来。”
  “现在实验室也正在做准备工作,以便能完成所有的粪便培养。当然,我们需要过几天,至少两到三天,来处理所有的粪便样本。”
  一个声音响起来,欧唐奈猜大概是吉尔·巴特利特,说得很小声,但是大家都听到了。“95个人!好大一堆粪便啊。”会议桌上一圈人都笑了起来。
  皮尔逊转过身说道:“是的。”他又说:“是有不少。不过,我们会尽力的。”
  随后他坐了下来。
  露西举起了她的手,欧唐奈点点头示意她说话。她问:“如果当下没有发现传染源,我们还能继续去医院的餐厅吃饭吗?”
  “就目前而言——是的。”欧唐奈回答。
  院长补充道:“我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正在联系,看看能不能找到外面的餐厅在必要时提供食物。但是,我怀疑在短时间内,城里有没有哪家餐厅有这么大的规模。”
  比尔·鲁夫斯问:“我们还收病人住院吗?”
  “不好意思,”欧唐奈说,“这一点我忘记说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停止收治病人入院。我们已经通知住院部了。但是,当然,如果我们的病理科能尽快找到传染源,我们再更新收治病人的问题。还有别的疑问吗?”
  没有人再提问。看向会议桌的下首,欧唐奈问,“科尔曼医生,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戴维·科尔曼摇了摇头。“没有了。”
  欧唐奈合上在他面前打开的文件夹。“非常好,女士们,先生们,我建议我们开始吧。”然后,随着椅子往后拖拽的声音,大家的话语声又响起来了。他问皮尔逊:“乔,我们说两句话?”
  他们穿过涌向门口的人潮,来到窗户边,欧唐奈小声说,尽量确保没人听到他的声音,“乔,在传染病暴发期间,自然是由你继续主持病理科的工作,但我想我必须向你说明白,对于其他的决定,一切都没有改变。”
  皮尔逊慢慢地点了点头。“明白,”他说,“这个我早就想到了。”

  [1]“Send him victorious, happy and glorious, long to reign over us, God save O'Donnell”,此处是对英联邦王国国歌的化用。——译者注

相关热词搜索:最后诊断

下一篇:22
上一篇:
20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