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2021-08-02 09:06:01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夏冰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有什么消息了吗?”
  露西·格兰杰医生一走进病房,坐在轮椅上的薇薇安就抬起头来问。距离活检已经过去4天了,三天前皮尔逊就派人将切片寄去了纽约和波士顿。
  露西摇摇头。“薇薇安,我会告诉你的,一有消息我就会马上告诉你。”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能有一个确切的消息呢?”
  “可能就今天吧。”薇薇安问一句,露西答一句。她不愿意流露出自己也等得很着急的心情。昨天晚上她又去找乔·皮尔逊谈了一次。他表示如果今天中午外面的意见还没有回来,就亲自打电话催一下那两位会诊的医生。等待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艰难的,包括前一天刚从俄勒冈州赶到伯灵顿的薇薇安的父母。
  露西打开薇薇安膝盖上包扎起来的地方,活检的瘢痕看上去愈合得很好。她更换了敷料后说:“我知道,这有点难,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去想想别的事情。”
  女孩子有气无力地挤出一丝微笑,“不那么容易啊。”
  露西走到门口,她说,“也许有个人来看看你就好了,啊,这么早就有人等着看你呢。”她打开门,招了招手。迈克·塞登斯走了进来,露西就走了,塞登斯穿着他的白大褂。他说:“我溜出来10分钟。10分钟都是你的了。”
  他走到轮椅跟前吻了她。有一会儿,她闭上了眼睛紧紧地抱着他。他用手捋了一下她的头发,在她耳边温柔地说,“很难熬,是吧?就这么干等着。”
  “哦,迈克,如果能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好了!我想我就不会那么害怕了。现在难受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能猜……”
  他稍微离开她一点,凝视着她的脸说:“薇薇安,亲爱的,我真希望我能为你做点什么,什么都行。”
  “你已经做了很多。”薇薇安现在笑了。“就要你,待在这里。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没有……”迈克用一个手指止住她的嘴唇,她没说完。
  “不要说了!我就应该到这里来。这是命中注定的,来自整个宇宙的安排。”他又咧开嘴露出一脸明亮爽朗的笑容,只有他知道笑容的背后是巨大的空虚和落寞。迈克·塞登斯,跟露西一样知道病理科报告迟迟不出意味着什么。
  但是他成功地把薇薇安逗得大笑起来。“胡扯!如果我没有去看那个尸体解剖,如果别的小护士先和你有了暧昧……”
  “唔,唔!”他摇了摇头。“看起来似乎是这样的,但是你无法逃避命运的安排。自从我们超级伟大的祖先挠着腋下,在树上荡来荡去的时候,我们的基因就跨过时间、生命、命运的尘埃,紧紧地维系在一起。”天晓得,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纯粹没话找话,脑海里蹦出来什么词就用什么词,还好效果不错。
  薇薇安说:“哦,迈克,你真能胡说八道,我真的是太爱你了啊。”
  “这我能理解,”他又轻轻地吻了她,“我猜你妈妈也喜欢我。”
  她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巴,“你看你对我都做了什么!应该先让我来问我妈妈的。你们昨天离开这里之后,一切顺利吗?”
  “当然很顺利,我送他们回到酒店,我们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你妈妈话不多,但是我看出来了你父亲在心里掂量了一下,他一定在犯嘀咕,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敢娶我漂亮的女儿?”
  薇薇安说:“我今天就告诉他。”
  “你会怎么说?”
  “哦,我还没想好。”她伸出手拽起塞登斯的两只耳朵,把他的脑袋从这头摆弄到那头,一边检查一边说,“我就说,他长了一头漂亮的红头发,老不梳整齐,但是你用手指一捋,就会发现它们软软的。”她一边说,一边真的就那么做了。
  “嗯,这句话一定能帮上大忙,如果没这句话,婚姻都没办法完整。还有别的吗?”
  “我会说:‘当然,他是长得不怎么好看,但是他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他一定会成为一个聪明的外科医生。’”
  塞登斯皱了皱眉头。“你就不能说成‘特别聪明’吗?”
  “可以是可以啦,只要……”
  “只要什么?”
  “只要,你再亲吻我一下,就现在。”

×      ×      ×

  在医院二楼,露西·格兰杰轻轻地敲开了外科主任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从一大摞报告中抬起头来,肯特·欧唐奈说,“你好,露西,到这里来放松一下。”
  “现在你一说,我是得放松一下了。”她一屁股坐到欧唐奈办公桌对面的大皮椅上。
  “我约好拉布顿先生今天一大早就过来见我。”欧唐奈绕到办公桌对面,随意地靠坐在离露西最近的桌子角上。“要烟吗?”他拿出一个镀金的有浮雕纹样的烟盒。
  “谢谢。”她拿了一支香烟。“是的,薇薇安的父亲。”欧唐奈给她点了火,深深吸了一口,香烟让她冷静放松了下来。她说:“她的父母昨天刚到这里来,他们自然很关心病情,但是他们对我一无所知,于是,我就建议拉布顿先生和你谈谈。”
  “他来了,”欧唐奈小声说道,“我告诉他,在我看来他的女儿不可能移交给更好的医生了,因为在整个医院里,你是我最信任的医生了。我可以跟你说,他看上去很放心了。”
  “谢谢。”露西发现自己对欧唐奈的话感到异常欣慰。
  外科主任笑了。“不要谢我,这是老老实实的评价。”他顿了一下。“那个女孩怎么样了,露西?目前情况怎么样?”
  她用几句话简单介绍了病史,告诉他,她的初步诊断还有活检情况。
  欧唐奈点点头。他问:“在病理方面有什么问题吗?乔·皮尔逊的结果出来得快吗?”
  露西告诉他结果尚未回报和延迟的原因。他略想了一想然后说:“嗯,我估计这也是情有可原的。我们没有什么是可以抱怨的,但是跟进一下乔的进度,我觉得不要拖过今天了。”
  “我不会的。”露西瞥了一眼她的手表。“我打算在午饭后再去找一下乔,预计那时候他就有确切的消息了。”
  欧唐奈做了个苦脸。“这种病一向都只能做到尽量准确。”他又想了想说。“可怜的孩子,你刚说她多大来着?”
  “19岁。”露西看着肯特·欧唐奈的脸庞,在她看来,这张脸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倒映出他的思想、性情和同情心。她想他是崇高的,他自然地流露出来,因为这就是他。这让刚才他对她能力的评价显得更为温暖而意味深长。突然之间,犹如扑面而来的警示,露西发现自己过去几个月里,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她爱着这个男人,深深地、热烈地爱着他。过去她遮住自己的双眼假装看不见的内心,现在清清楚楚地摆在面前,清晰得让人毛骨悚然。也许那不过是一种本能,本能地害怕自己会受伤害。但是现在,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一想到这里,她就好像摸到了自己的软肋。她害怕自己的心思背叛自己而显露出来。
  欧唐奈抱歉地说道:“我们只能谈到这里了,露西,今天又排得满满的。”他笑了。“没有别的事情了吧?”
  她的心跳加快,情思澎湃。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欧唐奈为她开门的时候,把手放到了她的肩膀上。这不过是个随意而友好的举动罢了,其他同事也会这样对她。但是此时此刻,肩膀上的手似乎带着电流,让她一时喘不过气来,迷乱不已。
  欧唐奈说:“露西,如果有任何问题,告诉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今天我就顺道去看看你的病人。”
  收拾好心神,她对他说,“我敢肯定她见到你会很高兴的,我也一样。”然后,大门在她身后合上了,露西闭了闭眼睛,拉回她四处乱窜的思绪。

×      ×      ×

  对薇薇安诊断结果的等待对迈克·塞登斯来说如同一场酷刑,深深地折磨着他。他天性开朗外放,平常一直被当作三郡医院医生里的活宝。过去,在住院医师宿舍里,哪里闹得越凶、吵得越厉害,就能在哪里找到他。然而在过去几天里,他却一直避开人群。一想到一旦出来的病理结果不好,那对他、对薇薇安意味着什么,他的整个心绪就像泡到了水里一样,潮湿而阴郁。
  他对薇薇安的感情并没有动摇,如果有的话,也只是比过去更强烈了。在第一次和薇薇安的父母在医院见过面后,他们又一起度过了一个晚上,他希望自己已经把这个意思传达出去了。一开始跟预想的一样,拉布顿夫妇、薇薇安和他自己都感到有点束手束脚,言谈之间都有些许尴尬,时不时要说点儿客套话。本来这是夫妻俩见未来女婿的重大时刻,但是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事情是薇薇安的健康,凡事都得放到这后头。从某种意义上说,迈克·塞登斯感觉自己已经被夫妇俩接受了,因为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任何其他事情了。
  可是,回到拉布顿夫妇安顿的酒店,他们还是简单地谈了一下关于他和薇薇安的事情。身材魁梧的亨利·拉布顿把自己塞到酒店客厅的一个铺着厚垫的座椅上,问起迈克·塞登斯将来的打算,塞登斯感觉这些话与其说是关心,不如说是出于客套。他简单地告诉他们,在三郡医院完成住院医师的培训后,他打算去费城开业当一名外科医生。拉布顿夫妇礼貌地点了点头,话也就说到这里为止了。
  当然,就婚姻而言似乎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薇薇安似乎向来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亨利·拉布顿提到一点,“这和之前她想当护士是一样的,虽然我们都有点儿拿不准,但她已经下定了决心,之后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迈克·塞登斯曾表示希望他们不会担心薇薇安结婚太早。就在这时,安吉拉·拉布顿笑了。“我想针对这一点,我们很难提出什么反对意见来,”她说,“你看,我17岁就结婚了,我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她微笑着看着自己的丈夫。“我们没有什么钱,但我们想办法熬过去了。”
  塞登斯咧嘴一笑:“哦,这一点我们倒差不多——至少,到我开业为止。”
  这就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今天早上,看过薇薇安之后,出于某种原因,他有一种轻松而如释重负的感觉。也许他一直以来都闷闷不乐,快乐的天性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一个快乐的信念压倒了他,他相信这一切都会好起来。好心情一直伴随着他,现在他在解剖室给罗杰·麦克尼尔做助手,是给一个老妇人的尸体做解剖,病人昨天在医院去世了。在这种心情的主导下,他开始跟麦克尼尔讲笑话。迈克·塞登斯有一肚子的笑话,这也是他一直被当作活宝的原因之一。
  新笑话才说了一半,他问麦克尼尔,“你有烟吗?”
  病理科住院医师点头示意塞登斯自己去拿,他刚从尸体里把心脏取出来,准备切开它。
  塞登斯穿过房间,在麦克尼尔的西装外套里找到了烟,点了一根。一边往回走,一边接着说,“于是,她对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说,‘谢谢你,这样做一定非常麻烦。’工作人员说,‘哦,其实一点都不麻烦,我只不过把他们的脑袋换了一下。’”
  在解剖室说这种笑话有点儿冷幽默的感觉,但是麦克尼尔仍旧被逗得哈哈大笑。解剖室的门开了,戴维·科尔曼走进来的时候,他还在笑。“塞登斯医生,请你把烟灭了,可以吗?”科尔曼的声音冷不丁地迎面杀了进来。
  迈克·塞登斯回头一看。他热情地说:“哦,早上好,科尔曼医生。刚刚我没看到你。”
  “你的烟,塞登斯医生!”科尔曼的声音里带着冰雹,眼神跟不锈钢似的冷冷的。
  一时没搞清楚状况,塞登斯说,“哦,哦……好的。”他想找个地方戳灭那支烟,没找到,于是就拿着烟想往摆着尸体的解剖台上戳。
  “不要在那里!”科尔曼厉声迸出这几个字,迈克·塞登斯的手停住了,怔了一下,走到屋子那头,找了个烟灰缸,把烟扔了进去。
  “麦克尼尔医生。”
  “在,科尔曼医生。”罗杰·麦克尼尔小声答道。
  “请你……把脸盖上,可以吗?”
  他有些不自在,但也听懂了科尔曼的想法,麦克尼尔伸手拿起一条毛巾。那条毛巾之前已经用过了,有几片很大的血迹在上面。科尔曼依然是用低沉而尖锐的语气,他说:“请找一条干净的毛巾,另外,把外生殖器也盖上。”
  麦克尼尔朝塞登斯点点头,塞登斯拿过来两条干净的毛巾。麦克尼尔小心地盖住死去的老妇人的脸。然后用另一条盖住了她的外生殖器。
  现在,两个住院医师都站在科尔曼面前,脸面上都有些挂不住,两人都猜到下面要发生什么了。
  “先生们,我觉得有件事要提醒你们。”戴维·科尔曼说话的声音还是很轻,从走进这个房间开始,科尔曼就没有提高过音调,但是没有人会错认他言语的分量和锋芒。他从容不迫地说道:“当我们获得死者家属的许可后,我们才可以进行尸体解剖。没有许可,就没有尸体解剖,这一点我估计你们都很清楚,对吧?”
  “相当,清楚。”塞登斯说。麦克尼尔点点头。
  “那好。”科尔曼看了一眼解剖台,然后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我们的目标是发展医学知识。死者家属尽了他们的一分力量,将遗体交给我们,是信任我们会给予遗体爱护、尊重和尊严。”他顿了顿,房间里一片安静,麦克尼尔和塞登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先生们,这就是我们对待遗体的方式,”科尔曼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们给予它们爱护、尊重和尊严。”他接着说:“所有的尸体解剖,都必须覆盖面部和生殖器。而且,任何时候,解剖室都禁止吸烟。至于你的言行举止,特别是拿这个开玩笑。”此话一出,迈克·塞登斯脸刷的一下通红,“你们自己在心里好好想想。”
  科尔曼挨个儿凝视了两人一会儿,然后说道,“谢谢,先生们,请你们继续,好吗?”他点点头,走了出去。
  门合上了,随后好一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然后,塞登斯小声地说道,“看来,我们两个被好好地修理了一下。”
  麦克尼尔沮丧地说:“我觉得,我们是该被修理,你说呢?”

×      ×      ×

  伊丽莎白·亚历山大决定一旦他们存够钱了,她就要买一个真空吸尘器。她现在用的老式的地毯清扫机只能扫表面的灰尘,其他都扫不动。她在地毯上来回地扫过几次,仔细检查发现效果不太好,但只能先将就了。她一定要记得今天晚上和约翰说一声。吸尘器也不算贵得太离谱,分期付款压力应该不会太大。麻烦在于他们要买的东西实在太多,问题是决定要先买什么东西。
  从某种意义上说,她觉得约翰说的也对。在生活方面做点牺牲,少买点东西供约翰上医学院,说起来是很容易,但做起来难。一旦习惯了一定的生活水准,收入一减少,就感觉到日子不好过了。就拿约翰从医院拿到的工资来说吧,那笔钱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变成富翁,但是可以让小两口的日子过得颇为舒服。几个月下来如果略有结余,他们还能稍微奢侈一下。他们能放弃这些吗?伊丽莎白想也不是不行,但是即使如此依然很困难。上医学院意味着要再奋斗四年,如果约翰要做专科医师,后面还要实习和培训。这一切值得吗?接受此时此刻的微小的幸福会不会更好呢?像现在这样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不也挺好的吗?
  这听起来挺有道理,不是吗?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伊丽莎白心里就是有些不踏实,她是不是应该怂恿约翰不惜一切代价力争上游进医学院呢?显然科尔曼医生是这样认为的。当时他是怎么跟约翰说的:如果你想学医,当你还有机会的时候,你不抓住的话,你后半辈子都会后悔的。当时,这句话给伊丽莎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且她估计,约翰也听进心里去了。现在回想起来,这话似乎显得更意味深长了。她皱了皱眉头,也许今天晚上,对整件事情,她都要和约翰好好地再谈谈。如果她能明确约翰真的想要什么,没准她能逼他做个决定。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当事情牵扯到两个人时,她就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了。
  伊丽莎白把清扫机放到一边,在公寓里走来走去,这里擦擦,那里摆摆。现在暂时把那些严肃的事情放到一边,她一边打扫一边哼起歌来。这是一个美丽的早晨。温暖的八月的阳光洒进舒适的小客厅,洒在她昨天刚做出来并已挂上的窗帘上,窗帘在阳光下显得更漂亮了。伊丽莎白在房间中间的桌前停下来,整理花瓶里的鲜花,摘下两朵已经凋谢的花,正准备走向他们的小厨房,疼痛猝然袭来。没有任何前兆,火烧火燎的疼痛倏然而至,比上次在医院餐厅里要疼得多。伊丽莎白一下就跌坐在身后的一把椅子上,倒吸了一口气,咬紧双唇,以免自己痛得叫起来。疼痛消失了,然后突然又杀回来,比前一次还要强烈。好像是周期性的阵痛。她忽然想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不由自主地叫道:“啊,别!别!”
  被痛楚吞噬,伊丽莎白在神志不清中还残存的一丝清明告诉自己动作要快。医院的电话号码在电话机的垫子下面。突然,房间那一头的电话成了她要投奔的目标。在阵痛的间隙,她抓住桌边撑起上身,伊丽莎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挪到对面。她拨通电话,喘着粗气说道,“找道恩伯格医生,有急事。”
  等了一会儿,他过来听电话。“我是……亚历山大夫人,”伊丽莎白说,“我要……生了……我的孩子。”

×      ×      ×

  戴维·科尔曼敲了一下皮尔逊医生办公室的门,然后走了进去。他发现病理科主任坐在桌子后面,卡尔·班尼斯特站在一旁。实验室技术员的脸上有些紧张,瞥了他一眼,却故意躲开他的眼神。
  “我听说,你要见我。”科尔曼从手术室下来,刚刚他在做冰冻切片,然后听到公共广播系统播报他的名字。
  “是的,我找你。”皮尔逊的态度既冷淡又正经。“科尔曼医生,我收到一个工作人员对你的投诉。就是从卡尔·班尼斯特这里。”
  “哦?”科尔曼扬起了眉毛。班尼斯特仍然直直地看着前方。
  皮尔逊继续说:“我知道你们两个今天上午有点小摩擦。”
  “我觉得那不算什么摩擦。”科尔曼的声音依然随意而坦然。
  “那你觉得是什么?”老头子语气中的尖酸盖都盖不住。
  科尔曼平直地说道:“老实说,我没准备拿这件事来打扰你,但是,既然班尼斯特先生愿意谈,那最好把整个情况都汇报给你。”
  “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皮尔逊说。
  不理会他的风凉话,科尔曼说,“昨天下午我告诉两个血清学技师,我计划对实验室工作进行不定期抽查。今天一大早我就做了个抽查。”科尔曼瞥了一眼班尼斯特。“我抽出了一个准备送去血清学实验室的患者标本,将标本一分为二。给额外的标本写了一份申请单,作为一个新的标本送检。后来,当我检查时却发现班尼斯特先生记录了两个不同的检验结果。照理说,它们应该是一样的。”他又补充说:“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调出详细的实验室记录。”
  皮尔逊摇了摇头。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半转了转身,他看上去在想事情。科尔曼好奇后面会发生什么。他知道自己的说法完全是站得住脚的。他遵循的程序是大多数管理完善的医院实验室里采取的标准流程。这对患者是一种保护措施,也是为了防止工作人员疏忽大意。有责任心的技术员对实验室检查都没有什么怨言,而且把检查当作工作的一部分。此外,科尔曼昨天已经循例向班尼斯特和约翰·亚历山大提到会有检查。
  蓦然间皮尔逊转过身来,对班尼斯特说。“好吧,你有什么要说的?”
  “我不喜欢被监视。”回答中满是怨气而且咄咄逼人。“我以前都不是这样干活的,我也不觉得以后要这样做。”
  “我告诉你,你这个蠢货!”皮尔逊大喊了一句。“犯了个愚蠢的错误已经够蠢了,更蠢的是,被抓到之后还跑到我这里来。”他顿了一下,抿着嘴唇喘着粗气。科尔曼感觉到老头子的火气部分是出于别无选择,他其实非常不愿站在年轻的病理科医生这边,却无可奈何。站在班尼斯特的面前,老头子咆哮着,“你希望我做什么,拍拍你的背,送块奖牌给你?”
  班尼斯特脸上的肌肉抽动着,有史以来第一次他无话可说。冷冷地盯着他,皮尔逊似乎还有话要说,然后突然他停了下来,稍转过身,摆了摆手吼道,“滚出去!滚出去!”
  一句话没说,冷着脸,谁也没看,班尼斯特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现在皮尔逊突然转过身面向科尔曼。“真是见鬼,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戴维·科尔曼可以看到老头子的眼里直冒怒火,他意识到对班尼斯特的那一通训斥不过是个前奏。科尔曼打定主意让自己不要失了分寸,他和缓地回答说,“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皮尔逊医生?”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擅自进行实验室检查——没经过我同意。”
  科尔曼冷冷地说:“这需要你的同意吗?这么常规的事情也需要吗?”
  皮尔逊一拳砸到桌子上。“任何时候需要做实验室检查,我自然会安排!”
  “如果这有任何必要的话,”科尔曼依然平静地说道,“我碰巧还真的获得了你的同意。出于尊重,我昨天跟你提起我希望对血清学实验例行检查一下,而你同意了。”
  皮尔逊狐疑地说道:“我不记得了。”
  “我向你保证说过这话。在任何情况下,我都没有凭空捏造的习惯。”戴维·科尔曼发觉自己的火气也上来了,他对这个本事不大年纪不小的老家伙的鄙夷实在是难以掩饰。他补充说:“可以这么说,你当时有些心不在焉。”
  这句话似乎把皮尔逊压住了,起码压住了一点儿。老头子发着牢骚说:“如果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你,但是这是你最后一次自作主张做这种事情,明白吗?”
  科尔曼感到无论是对皮尔逊还是他自己,这都是个关键时刻,他冷冰冰地问道:“你能告诉我,在这个部门,我具体负责的部分吗?”
  “我让你负责什么,你就负责什么。”
  “这句话恐怕不能让我满意。”
  “你不满意,是吗?”皮尔逊正站在年轻人面前,他伸着脖子一说,“嗯,正好也有几件事情,我也很不满意。”
  “例如?”戴维·科尔曼感觉自己完全不需要被吓倒,如果老头子想摊牌,他自己也很乐意奉陪。
  “比如,我听说你给解剖室定规矩了。”皮尔逊说。
  “是你让我来负责的。”
  “我让你去监督解剖工作,而不是去制定一些花里胡哨的规则,严禁吸烟,我明白了,这是要包括我吗?”
  “我觉得,这就看你自己了,皮尔逊医生。”
  “我要说,这是取决于我!”对方的平静似乎让皮尔逊更来气。“现在,你听我的,听好了,你可能有些傲人的资历,先生,但是你需要学习的地方很多,而我会一直主管这个部门。更重要的是,我有充分的理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待在这里。因此,现在是时候来做决定,如果你不喜欢我的管理方式,你知道你能做什么。”
  在科尔曼还没搭腔之前就传来敲门的声音,皮尔逊不耐烦地叫了一声,“干什么?”
  一个女秘书走了进来,好奇地看着他们两个,科尔曼估计皮尔逊的大嗓门,最起码也传到走廊上去了。女孩子说:“不好意思,皮尔逊医生,有两份给你的电报。刚收到。”皮尔逊接过女孩递过来的两个浅黄色信封。
  她一走,科尔曼正要说话,但皮尔逊打了个手势止住了他的话头。一边用拇指和食指打开第一个信封,他说,“是那个女孩子——薇薇安·拉布顿——的诊断。”他的语气跟几分钟前截然不同。他补充说:“他们花的时间也够长了。”
  戴维·科尔曼不由自主地来了兴趣。他默认了皮尔逊的想法,他们的争论可以迟点再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当皮尔逊打开第一份信件,电话铃声刺耳地响了起来。烦躁地骂了一句,他放下两个信封去接电话。
  “喂?”
  “皮尔逊医生,这是产科,”一个声音说,“道恩伯格医生找您。请稍等。”
  等了一下,道恩伯格接过了电话。他急匆匆地说道:“乔,病理科的人在搞什么鬼?”不等他回答,他又说,“你们那儿一个技师的妻子,亚历山大夫人,临产了,孩子估计要早产了。救护车正在送她过来的路上,我到现在还没有收到溶血试验的报告,现在马上给我送过来!”
  “好的,查尔斯。”皮尔逊砰的一声放下听筒,伸手到一个标着“签字”的托盘里,里面堆着一堆文件。他翻捡着,一眼看见那两封电报,他迅速把电报塞给科尔曼,“拿着,看看他们怎么说。”
  皮尔逊在一堆表格里翻来翻去,第一次因为匆忙,没找到。又从头找了一遍,总算找到了。他又拿起电话,听了听,粗声粗气地打断对方,“让班尼斯特进来。”放回电话,他在找到的报告上草草签下自己的名字。
  “你找我?”班尼斯特的语气和脸色都清清楚楚地表露出自己刚被骂过,很恼怒。
  “我不找你找谁!”皮尔逊拿起手里刚签了字的化验单,“把这个拿上去给道恩伯格医生,要快,他在产科。约翰·亚历山大的妻子临产了,她要早产了。”
  班尼斯特脸色一变。“小伙子知道吗?他在……”
  皮尔逊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动起来,行吗?动起来!”班尼斯特急匆匆地出去了。
  戴维·科尔曼隐约知道周围发生的事,可是他的脑子没在那些事情上。眼下他光顾着看手里打开的两封关系重大的电报上。
  现在皮尔逊转过身来。老头子问:“好了,那个姑娘的腿能不能保得住?他们俩确诊了吗?”
  科尔曼想:这就是病理开始和结束的地方,这是现实的壁垒,这是每天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我们对真相所知甚少。这就是知识的极限,黑暗边界中未知的漩涡。他低声说:“是的,他们俩都确诊了。波士顿的科林厄姆医生说:‘标本确诊为恶性病变。’纽约的伊恩哈德医生说,‘组织是良性的,未见恶性倾向。’”
  一阵沉默,然后皮尔逊慢慢地、轻轻地说:“国内两位权威,一个人投‘赞成’票,一个投‘反对’票。”他看着科尔曼冷冷地说出了这话,却没有恶意。“嗯,我年轻的病理科的朋友,今天必须给露西·格兰杰一个答案,而且必须是确定的答案。”带着一脸苦笑,他问这个年轻人,“想不想扮一回上帝?”

相关热词搜索:最后诊断

下一篇:16
上一篇:
14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