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鬼与僵尸
2020-04-24 17:03:0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笑声开始的时候,还在很远的地方,笑声刚结束,这个人已到了他们的面前。
  一个几乎比胡巨还高的大汉,一手提着一个足足可以装得下一石米的麻袋,背上还背着一个,却像是燕子般从树林飞掠而来。
  无忌只看见人影一闪,这个人已站在马车门外。
  如果他不是亲眼看见,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么样的一条大汉,会有这么灵巧的身法。
  四月的天气,已经开始热了,这大汉却还穿着件羊皮袄,满头乱草般的头发就用根绳子绑住,赤足上穿着双草鞋。
  他的脚还没有站稳,却已指着主人的鼻子大笑道:“好小子,你真有两手,连我都想不到你今年会选在这样一个地方,居然就在大路边,居然叫你那些徒子徒孙扮成卖云吞的小贩。”
  对这个人人都很尊敬的主人,他却连一点尊敬的样子都没有。
  可是主人并没有见怪,反而好像笑得很愉快,道:“我也想不到你今年还能找来。”
  这大汉笑道:“我轩辕一光虽然逢赌必输,找人的本事却是天下第一!”
  主人道:“你输钱的本事也是天下第一。”
  轩辕一光道:“那倒一点也不假。”
  主人道:“你既然知道你逢赌必输,为什么今年又来了?”
  轩辕一光道:“每个人都有转运的时候,今年我的霉运已经走光了,已经转了运。”
  主人道:“今年你真的还想赌?”
  轩辕一光道:“不赌的是龟孙子。”
  他忽然将带来的三个麻袋里的东西全都抖了出来,道:“我就用这些,赌你那些徒子徒孙们留下来的担子。”
  无忌又呆了。
  从麻袋里抖出来的,虽然也是五花八门,什么样的东西都有,却没有一样不是很值钱的。
  地上金光闪闪,金烛台,金香炉,金菩萨,金首饰,金冠,金带,金条,金块,金锭,金壶,金杯,金瓶,甚至还有个金夜壶。
  只要是能够想得出来,能用金子打成的东西,他麻袋里一样都不少,有些东西上,还镶着比黄金更珍贵的明珠宝玉。
  这个人是不是疯子。
  只有疯子才会用这许多黄金来博几十担卖零食小吃的生财用具。
  想不到主人居然比他更疯,居然说:“我不赌。”
  轩辕一光的脸立刻就变得好像挨了两耳光一样,大叫道:“你为什么不赌?”
  主人道:“因为你的赌本还不够。”
  谁也不会认为他的赌本还不够的,想不到他自己反而承认了,苦着脸道:“就算我这次带来的赌本还差一点,你也不能不赌!”
  主人道:“为什么?”
  轩辕一光道:“这十年来,我连一次也没有赢过你,你总得给我一次机会。”
  主人居然还在考虑,考虑了很久,才勉强同意:“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轩辕一光已经跳起来,道:“快,快拿骰子来。”

×      ×      ×

  骰子早已准备好了,就好像主人早就准备了他要来的!
  用白玉雕刻成的骰子,用黄金打成的碗。
  轩辕一光立刻精神抖擞,道:“看见这三颗骰子我就痛快,输了也痛快!”
  主人道:“谁先掷?”
  轩辕一光道:“我。”
  主人道:“只有我们两人赌,分不分庄家。”
  轩辕一光道:“不分。”
  主人道:“那么你就算掷出个四五六来,我还是可以赶。”
  轩辕一光道:“好,我就掷个四五六出来,看你怎么赶。”
  他一把从碗里抓起了骰子,用他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中间那个关节夹住,“叮,叮,叮”,在碗边敲了三下,然后高高的抓起来,“花郎郎”一把洒下去。
  他的手法又纯熟,又漂亮,只看见三颗白花花的骰子在黄澄澄的碗里转来转去,转个不停。
  第一颗骰子停下来,是个“四”,第二颗骰子停下来,是个“六。”
  轩辕一光大喝一声。
  “五。”
  第三颗骰子居然真的掷出了个“五”,他居然真的掷出了个“四五六”。
  除了三骰子同点的“豹子”之外,“四五六”就是最大的了。
  掷骰子要掷出个“豹子”,简直比要铁树开花还困难。
  轩辕一光大笑,道:“看来我真的转运了,这一次我就算想输都不容易。”
  他忽然转脸看着无忌,忽然问:“你赌过骰子没有?”
  无忌当然赌过。
  他并不能算是个好孩子,什么样的赌他都赌过,他常常都会把“压岁钱”输得精光。
  主人道:“你替我掷一把怎么样?”
  无忌道:“好。”
  只要是他认为并不一定要拒绝的事,他就会很痛快的说“好”!
  他一向很少拒绝别人的要求。
  主人道:“我可不可以要他替我掷这一把。”
  轩辕一光道:“当然可以。”
  主人道:“他若掷出个豹子来,你也不后悔?”
  轩辕一光道:“他若能掷出个豹子,我就……”
  主人道:“你就怎么样?”
  轩辕一光断然道:“我就随便他怎么样。”
  主人道:“这意思就是说,他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轩辕一光道:“不错。”
  主人道:“你知不知道这句话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
  轩辕一光道:“为什么?”
  主人道:“以前我认得一个很喜欢跟我朋友赌气的女孩子,也常常喜欢说这句话!”
  轩辕一光道:“结果呢?”
  主人道:“结果他就做了我那个朋友的老婆。”
  无忌忽然笑了笑,道:“但是你可以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要你做我老婆。”

×      ×      ×

  他也像轩辕一光一样,抓起了骰子,用三根手指夹住,“叮,叮,叮”,在碗边敲了三下。
  “花郎郎”一声,三颗骰子落在碗里,不停的打滚。
  轩辕一光盯着这三颗骰子,眼睛已经发直。
  主人忽然叹了口气,说道:“你又输了。”
  这句话说完,三颗骰子都已停下来,赫然竟是三个“六”。
  “六豹”,这是骰子中的至尊宝。
  轩辕一光怔住了,怔了半天,忽然大吼一声:“气死我也!”凌空翻了三个跟斗,就已人影不见。
  他说走就走,走得比来时还快,若不是他带来的那些金杯金碗,金条金块还留在地上,就好像根本没有他这么样的一个人来过。

  (二)

  司空晓风一直带着微笑,静坐在一旁欣赏,这时才开口,说道:“我记得昔年‘十大恶人’中有个‘恶赌鬼’轩辕三光。”
  那当然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在那个多姿多采的时代里,江湖中英雄辈出。
  “恶赌鬼”轩辕三光,“血手”杜杀,“不吃人头”李大嘴,“不男不女”屠娇娇,“迷死人不赔命”萧咪咪,“笑里藏刀”哈哈儿……
  还有那天下第一位聪明人儿小鱼儿和他的那孖生兄弟花无缺,都是当时名动天下的风云人物。
  直到现在,他们的名字还没有被人淡忘,他们的光采也没有消失。
  司空晓风道:“但是我却不知道江湖中有个叫轩辕一光的人。”
  主人微微一笑,说道:“你当然不会知道他的。”
  司空晓风道:“为什么?”
  主人道:“因为你不赌。”
  司空晓风道:“他也是个赌鬼了!”
  主人道:“他比轩辕三光赌得还凶,也比轩辕三光输得还多。”
  司空晓风承认:“他的确能输。”
  主人道:“轩辕三光要等到天光,人光时,钱才会输光。”
  司空晓风道:“他呢?”
  主人道:“天还没有光,人也没有光时,他的钱已经输光了,而且一次就输光。”
  司空晓风道:“所以他叫做轩辕一光。”
  主人微笑道:“难道你还能替他取得更好的名字?”
  司空晓风也笑了:“我不能。”
  主人又问无忌,“他这个人是不是很有钱?”
  无忌只有承认:“是的。”
  主人道:“他一定也不会忘记你的,能够一把就掷出三个六点来的人,毕竟不太多。”
  无忌应道:“这种人的确不太多。”
  主人道:“能够找到你替我捉刀,是我的运气,我当然也应该给你吃点红。”
  无忌也不反对。
  主人道:“那些担子上的扁担,你可以随便选几根带走。”
  无忌道:“好!”
  他并没有问:“我又不卖云吞,要那么多扁担干什么?”
  他认为这种事既没有必要拒绝,也不值得问着。
  主人看着他,眼睛里带欣赏之色,又道:“你可以去选五根。”
  无忌道:“好。”
  他立刻走过去,随便拿起根扁担,刚拿起来,脸上就露出惊异之色。
  这根扁担好重好重,他几乎连拿都拿不住。
  他又选了一根,脸上的表情更惊奇,忍不住问道:“这些扁担,难道都是金子打成的?”
  主人道:“每一根都是。”
  无忌道:“是纯金?”
  主人道:“十成十的纯金。”
  不但扁担是纯金打成的,别的东西好像也是的,就算不是纯金,也是纯银。
  无忌这才知道,轩辕一光并没有疯,主人也没有疯,疯的是那些小贩。
  主人笑了笑,说道:“其实他们也没有疯。”
  无忌道:“没有?”
  主人道:“他们知道我要养三十个随从,八百匹马,也知道我开支浩大,收入全无,所以每年的今天,他们都会送点东西来给我。”
  他们当然不是卖云吞的,卖三百年云吞,也赚不到这么样一根扁担。
  主人道:“以前他们本是我的旧部,现在却已经全都是生意人了。”
  无忌道:“看来他们现在做的生意一定很不错。”
  他并不想问得太多,也不想知道太多。
  主人却又问他:“你认得黑婆婆?”
  无忌道:“认得。”
  主人说道:“你知道她是做什么生意的。”
  无忌道:“不知道。”
  主人道:“你也不想知道?”
  无忌道:“不想!”
  主人道:“为什么不想?”
  无忌道:“每个人都有权为自己保留一点隐私,我为什么要知道。”
  主人又笑了:“他们也不想让人知道,所以,他们每年来的时候,行踪都很秘密。”
  无忌道:“我看得出。”
  主人道:“我们每年聚会的地方,也很秘密,而且每年都有变动。”
  无忌沉思着,忽然问道:“可是轩辕一光每年都能找到你!”
  主人道:“这是他一年一度的豪赌,他从来都没有错过!”
  无忌微笑道:“他输钱的本事,确实不错。”
  主人道:“岂祗不错,简直是天下第一。”
  无忌道:“他找人的本事也是天下第一?”
  主人道:“绝对是。”
  无忌眼睛亮了,却低下了头,随便选了五根扁担,用两只手抱着走过来。
  这五根扁担真重。
  主人看看他,淡淡的笑道:“如果他想找一个人,随便这个人藏在那里,他都有本事找到,只可惜别人要找他却很不容易。”
  无忌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慢慢的将扁担放下来,忽然道:“我的马虽然不是大宛名种,可是我也不想把它压死。”
  主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五根扁担会把它压死?”
  无忌道:“这五根扁担甚至可以把我都压死!”
  主人却笑道:“你当然是不想死。”
  无忌道:“所以我现在只有把它留在这里,如果我要用的时候,我一定会来拿的。”
  主人道:“你能找得到我?”
  无忌道:“就算我找不到,你也一定有法子能让我找到的。”
  主人道:“你是不是一向都很少拒绝别人?”
  无忌道:“很少。”
  主人叹了口气,道:“那么我好像也没法子拒绝你了。”
  无忌抬起头,凝视着他,说道:“所以,你一定要想法子,让我能够随时可以找到你。”
  主人又笑了,转向司空晓风,道:“这个年青人,看来好像比你还聪明。”
  司空晓风微笑道:“他的确不笨!”
  主人道:“我喜欢聪明人,我总希望聪明人能活得长些。”
  他这句话又说得很奇怪,其中又仿佛含有深意。
  无忌也不知是否已听懂。
  主人忽然摘下了扶手上的金钟,抛给了他,道:“你要找我的时候,只要把这金钟敲七次,次次敲七下,就会有人带你来见我的。”
  无忌没有再问,立刻就将金钟贴身收起,收藏得很慎重仔细。
  司空晓风脸上已露出满意的微笑。
  这时,远处有更鼓声传来,已经是二更了。

×      ×      ×

  深夜中本该有更鼓声,这并不是件值得惊奇的事。
  无忌却好像觉得很惊奇。
  这两声更鼓虽然很远,可是入耳却很清晰,听起来,就好像有人在耳边敲更一样。
  他忍不住问道:“现在真的还不到三更?”
  还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所有的灯光已全都熄灭。
  树林里立刻又变得一片黑暗,从车厢里漏出的灯光中,隐约可以看见又有一羣人走了过来。还抬着一个很大的箱子。
  远远的看过去,这个箱子竟像是口棺材。

×      ×      ×

  主人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他终于还是来了。”
  无忌道:“来的是谁?”
  主人脸上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过了很久,才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
  “是个死人。”

  (三)

  死人通常都是在棺材里!
  那口箱子,果然不是箱子,是一口棺材。
  八个又瘦又长的黑衣人,抬着这口漆黑的棺材走过来。
  棺材上居然还坐着一个人,穿着一身雪白的衣服,竟是个十多岁的小孩。
  等到灯光照在这小孩脸上,无忌就吃了一惊。
  这小孩居然就是刚才带他来的那个小孩,只不过是换了雪白的衣服而已!
  他为什么忽然坐到棺材上去!
  无忌正想不通,旁边已有人在拉他的衣角,轻轻的问:“你看棺材上那小孩,像不像我?”
  无忌又吃了一惊。拉他衣裳的小孩就是刚才带他来的那小孩,身上还是穿着那套鲜红的衣服。
  两个小孩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笃!笃!笃!”
  更声又响起,无忌终于看见了这个敲更的人,青衣,白裤,麻鞋,苍白的脸,手里拿着轻锣,小棒,竹更鼓,和一根白色的短杖。
  “夺命更夫”柳三更也来了!
  他没有看见无忌,他什么都看不见。
  他还在专心敲他的更。
  现在虽然还不到三更,可是两更已经过了,三更还会远吗?
  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是三更?
  这次他准备夺谁的魂?

×      ×      ×

  穿白衣裳的小孩端端正正,笔笔直直的坐在棺材上,连动都没有动。
  穿红衣裳的小孩正在朝着他笑。
  他板着脸,不理不睬。
  穿红衣裳的小孩子冲着他做鬼脸。
  他索性转过头,连看都不看了。
  这两个小孩长得虽然一模一样,可是脾气却好像完全不同。
  无忌终于忍不住,悄悄的问道:“你认得他?”
  “当然认得,”穿红衣裳的小孩说。
  无忌又问:“他是你的兄弟?”
  “他是我的对头。”
  无忌更惊奇!“你们还都是小孩子,怎么就变成了对头。”
  穿红衣裳的小孩道:“我们是天生的对头,一生下来就是对头。”
  无忌再问:“棺材里是什么人?”
  小孩叹了口气:“你怎么越来越笨了,棺材里当然是个死人,你难道连这种事都不知道?”

×      ×      ×

  棺材已放了下来,就放在车门外,漆黑的棺材,在灯下闪闪发光。
  不是油漆的光!
  这口棺材难道也像那些扁担一样?也是用黄金铸成的?
  抬棺材的八个黑衣人,虽然铁青着脸,全无表情,额上都已有了汗珠。
  这口棺材显然重得很,好像真是用金铸成的。
  他们用一口黄金棺材,把一个死人抬到这里来干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两个小孩
上一篇:
活在架子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