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中人
2020-04-25 00:34:0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唐缺。
  这是一个人的名字。
  无忌好像听见过这个名字,这个人无疑也是唐家的子弟。
  黑铁汉在临死前的一瞬间,为什么要挣扎着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来?
  他是不是想告诉无忌,这个圈套就是唐缺设计的?
  唐缺为什么要他们和雷家兄弟同归于尽?
  霹雳堂既然已与唐家结盟,唐缺为什么还要将雷家兄弟置之于死地?
  黑铁汉掀开棺盖后,究竟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忽然暴毙?

×      ×      ×

  这些问题无忌都想不通。
  他根本连想都没有想,因为他已发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
  他发现了一根针!
  一根八分长的银针,随着黑铁汉喉结上喷出的那股鲜血射出来。
  黑铁汉无疑就是死在这根银针下的,一根八分长的针,竟是追魂夺命的暗器!
  这件暗器竟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
  棺材里的人是唐玉!
  一个已经完全麻木僵硬了的人,怎么还能发得出暗器来?
  难道他中的毒已消失?已经有了生机,有了力量!
  对无忌来说,他的一句话,就是件绝对致命的武器!
  只要他还能说出一句话,无忌的计划就完了。
  无忌的手也有了冷汗。
  他绝不能让唐玉活着,绝不能让唐玉再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他一定要彻底毁了这个人、这口棺材,不管棺材里还有什么秘密,他都已不想知道。
  他想到了霹雳堂的霹雳弹。
  霹雳堂的火器威震天下,只要有一两个霹雳,就可以毁了这口棺材,将棺材里的人,和所有的秘密都化为飞灰。
  雷家兄弟既然是霹雳堂的四大金刚,身上当然带着他们的独门暗器。
  但是他们蓬头赤足,衣不蔽体,身上好像根本没有可以藏得住暗器的地方。
  无忌忽然又想到了他们手里的硬饼。
  他们始终都把半块硬饼紧紧的揑在手里,是不是因为硬饼里藏着他们的暗器?
  无忌决心要找出来。
  他的反应一向很快,在一瞬间就已将所有的情况都想过一遍。
  但是他想不到在这时候,棺材里忽然有人在说话了。
  一个人叹息着道:“你是不是想用霹雳堂的火器把这口棺材毁了?我们无寃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      ×      ×

  声音娇媚而柔弱,充满了女性的魅力,听起来绝不是唐玉的声音。
  但是有些人却可以用内力控制自己喉头的肌肉,发出些别人永远想不到的声音来。
  唐玉说不定就能做到这一步。
  无忌试探着问道:“我们真的无寃无仇?”
  棺材里的人道:“你没有见过我,我也不认得你,怎么会有仇恨?”
  无忌道:“真的?”
  棺材里的人道:“你只要打开棺材来看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无忌当然不会做这种事。
  黑铁汉的前车可鉴,已经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敎训。
  棺材里的人又道:“其实我也想看看你,我想你一定是个很年轻,很英俊的男人。”
  无忌道:“我就站在这里,只要你出来,就可以看得见。”
  棺材里的人道:“你为什么不打开这口棺材来看看?”
  无忌道:“你为什么不自己出来?”
  棺材里的人笑了,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做事就这么小心。”
  无忌道:“听你的声音,你的年纪也不大,而且一定是个很美的人。”
  棺材里的人笑道:“原来你这么会说话,我想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你。”
  她忽然又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已经老了,已经是个老太婆了,已经可以养得出你这么大的儿子来。”
  她的人还在棺材里,已经占了无忌一个便宜。
  无忌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多大年纪?”
  棺材里的人道:“你是唐玉的朋友,年纪当然跟他差不多!”
  无忌道:“你怎么知道唐玉有多大年纪?你见过他?”
  棺材里的人道:“他就躺在我旁边,我怎会没有见过他?”
  上好的棺木,总是特别宽大些,的确可以装得下两个人。
  无忌道:“我怎么知道唐玉是不是还在这口棺材里?”
  棺材里的人道:“你不信?”
  棺材下透气的小洞里,忽然伸出一根手指来:“你看看这是不是他的手?”
  这的确是唐玉的手。
  无忌忽然笑了,道:“原来你就是唐玉,原来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另外一个洞里又伸出一根手指来。
  这根手指纤细柔美,柔若无骨,指甲上还淡淡的涂着一层凤仙花汁。
  这的确不是唐玉的手。
  棺材里果然有两个人。
  除了唐玉外,另外一个人是谁?为什么要藏在棺材里?
  无忌悄悄的走到棺材另一端,用两只手扳住棺材的盖子,用力一掀。
  棺盖翻落,他终于看到了这个人。
  现在他才明白,黑铁汉刚才为什么会有那种奇怪的表情。
  躺在唐玉旁边的,竟是个几乎完全赤裸的绝色美人。

  (二)

  千千是个美人。
  凤娘是个美人。
  香香也很美。
  无忌并不是没有接近过美丽的女人,但是他看见这个女人时,心里竟忽然起了种说不出来的激动和欲望。
  这个女人不但美,简直美得可以让天下的男人都不惜为她犯罪。
  她美得比千千更艳丽,比凤娘更成熟,比香香更高贵。
  她的腰纤细,双腿修长,胸膛尖挺饱满。
  她的皮肤是乳白的,仿佛象牙般细致紧密,又仿佛牛乳般的甜腻柔软。
  她的头发又黑又亮,一双眼睛却是浅蓝色的,闪动着海水般的光芒。
  她身上的衣服绝不比一个孩子多,把她那诱人的胴体大部份都露了出来。
  她看看无忌,嫣然道:“我并不是故意要勾引你,只不过这里面太热,又闷又热,我从小就怕热,从小就不喜欢穿太多衣裳。”
  无忌叹了口气,苦笑道:“幸好唐玉看不见有你这么样一个人躺在旁边。”
  这女人笑着道:“就算他看见也一样。”
  无忌道:“一样?”
  这女人道:“只要我觉得热,我就会把衣裳脱掉,不管别人怎么想,我都不在乎。”
  她笑得又迷人,又洒脱:“我是为自己而活着,为什么要为了别人而委屈自己?”
  无忌没法子回答,也没法子反驳。
  这女人拍了拍唐玉的脸,道:“幸好你这个朋友是个很干净的人,长得也不难看。”
  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无忌,又笑道:“如果躺在我旁边的人是你,那就更好了,你虽然没有他那样漂亮,却比他有男子气!”
  她又道:“漂亮的男人,女人不一定都喜欢的,像你这样的男人我才喜欢。”
  她故意叹着气:“只可惜我已是老太婆,已经可以生得出像你这么大的儿子来。”
  无忌只有听她说,根本没法子揷嘴。
  像她这样的女人实在不多,如果你见到一个,你也会说不出话来的。
  她却偏偏还要问无忌:“你为什么不说话?”
  无忌道:“所有的话都被你一个人说完了,我还有什么话说?”
  这女人又叹了口气,道:“现在我才知道,你真是个聪明人。”
  无忌道:“为什么?”
  这女人道:“因为只有聪明的男人才懂得,多用眼睛看,少开口说话。”
  无忌也不能不承认,他的眼睛实在不能算很老实。
  但是他的脸并没有红,反而笑道:“老天给我们两只眼睛一张嘴,就是要我们多看少说话。”
  这女人嫣然道:“这句话我以后一定会常常说给别人听。”
  无忌道:“但是老天却很不公平。”
  这女人道:“有什么不公平?”
  无忌道:“如果老天公平,为什么要给你这样一双眼睛?”他凝视着她那双海水般澄蓝的眼睛:“老天替你做这双眼睛时,用的是翡翠和宝玉,做别人的眼睛时,用的却是泥。”
  这女人笑得更迷人,道:“你说得虽然好,却说错了。”
  无忌道:“什么地方错了?”
  这女人道:“我这双眼睛并不是老天给我的,是我父亲给我的。”
  无忌道:“哦?”
  这女人道:“我的父亲是胡贾。”
  无忌道:“胡贾?”
  这女人道:“胡贾的意思,就是从波斯到中土来做生意的人。”
  自汉唐以来,波斯就已与天朝通商。
  从波斯来的商人,虽然都成了腰纒巨万的豪富,但是在社会中的地位却一直很低,“胡贾”这两个字,并不是个受人尊敬的名词。
  这女人道:“我父亲虽然是个有钱人,却一直娶不到妻子,因为善良人家的女儿,都不肯嫁给胡贾,他只有娶我母亲那种人。”
  她淡淡的接着道:“我母亲是个妓女,听说以前还是扬州的名妓。”
  妓女这两个字,当然更不是什么好听的名词,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却完全没有一点自惭形秽的意思,她并不认为这是羞耻。
  她居然还是笑得很愉快:“所以我小的时候,别人都叫我杂种。”
  无忌道:“你一定很生气?”
  这女人道:“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就是我,随便别人怎么样叫我,都跟我没关系,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会因此而改变的。”
  她微笑又道:“如果你真是个杂种,别人就算叫你祖宗,你还是个杂种,你说对不对?”
  无忌也笑了。
  他非但没有因此而看轻她,反而对她生出说不出的好感。
  他本来还认为她衣裳穿得太少,好像不是个很正经的女人。
  现在他却认为,就算她不穿衣服也没关系,他也一样会尊重她,喜欢她的。
  这女人又笑道:“可是我真正的名字却很好听。”
  她说出了她的名字:“我叫蜜姬,甜蜜的蜜,胡姬压酒劝客尝的姬。”

×      ×      ×

  蜜姬。
  这实在是个很可爱的名字,就像她的人一样。
  在这么样一个又可爱,又直率的女人面前,无忌几乎也忍不住要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
  想不到蜜姬已经先说了:“我也知道你的名字,你叫李玉堂。”
  唐玉也曾用过这个假名字,也许只不过临时随口说出来的。
  无忌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很响亮,所以棺材铺里的人问他:“客官尊姓大名”时,他也就不知不觉地把这名字说了出来。
  但是他却想不到蜜姬居然也知道了,难道那时候她就已在注意他?
  蜜姬道:“我们很久以前就已经注意你了。”
  无忌道:“你们?”
  蜜姬道:“我们就是我和雷家兄弟,还有一位老先生。”
  她说的这位老先生,当然就是那身怀绝技的老人。
  蜜姬道:“如果我说出他的名字来,你一定会大吃一惊,所以我还是不要说的好。”
  无忌也没有问。
  蜜姬道:“他是我父亲的老朋友,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在保护我,我父亲去世后,他简直就把我当做他的女儿一样。”
  她叹了口气,道:“我实在想不出他为什么忽然走了。”
  无忌也想不出,只不过觉得那老人临走时,好像忽然受了伤。
  蜜姬笑道:“我们注意你,倒不是你长得比别的男人好看。”
  无忌道:“你们是为了什么?”
  蜜姬道:“为的是唐玉。”
  无忌道:“唐玉?”
  蜜姬道:“我们发现你带着的那个穿红裙的姑娘就是唐玉时,就已经开始注意你了。”
  无忌道:“你认得他?”
  蜜姬道:“就因为我们认得他,他也认得我们,所以我们虽然早就在注意你,你却连我们的影子都没有看见过。”
  无忌道:“为什么?”
  蜜姬道:“因为,我们绝不能被他看见。”
  无忌又问:“为什么?”
  蜜姬道:“因为他很想要我们的命,我们也很想要他的命。”
  无忌道:“雷家兄弟是霹雳堂的人,霹雳堂已经和唐玉联盟。”
  蜜姬冷冷道:“但是我们并没有和唐玉联盟。”
  听她的口气,霹雳堂内部竟似已分裂,而且,好像就是因为和唐家联盟而分裂的。
  对无忌来说,这当然是件好消息,敌人的内部分裂,对他当然有利。
  虽然他并没有追问下去,却已发现这其中一定还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秘。
  蜜姬道:“我们从看见唐玉的那天起,就想杀了他的。”
  无忌道:“你们为什么没有动手?”
  蜜姬道:“因为你。”
  无忌道:“我?”
  蜜姬道:“那位老先生一直认为你是个很可怕的对手,他说你不但武功绝对极高,而且机智、深沉、冷静。”
  她笑了笑又道:“我从来没有听见过他这么样夸赞过别人。”
  无忌笑道:“这位老先生好像很有眼力。”
  他虽然在笑,笑得却并不愉快,因为他并不希望别人太看重他。
  别人越轻视他,就越不会提防他。
  他才有机会。
  ——一个真正的聪明人,绝不会低估自己的敌人,却希望敌人能低估他。
  ——低估了自己的敌人,绝对是种致命的错误。
  ——一个人如果能让自己的敌人判断错误,就等于已成功了一半。
  这是无忌跟随司空晓风时学到的敎训,他永远不会忘记。
  蜜姬道:“想不到我们还没有出手,唐玉就已变成了个废人。”
  无忌道:“我也想不到。”
  蜜姬道:“更想不到你居然很够朋友,要送他回唐家堡去。”
  她微笑着又道:“最妙的是,你居然想到用棺材把他送回去,看到你买棺材,雇挑夫,我们就知道机会来了。”
  无忌道:“什么机会?”
  蜜姬道:“我们也要到唐家堡去,却不能让别人看见,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无忌说道:“所以,你就想到要雷家兄弟做挑夫,把你和唐玉一起抬到唐家堡去。”
  蜜姬笑道:“躲在棺材里虽然热一点,却很安全,很少有人会打开棺材来看看的。”
  无忌道:“所以雷家兄弟只希望我不要出手,并不想杀我灭口。”
  蜜姬道:“因为他们还想要你护送这口棺材。”
  无忌道:“你们自己为什么不能到唐家堡?”
  蜜姬道:“他们好像不大欢迎我。”
  无忌道:“为什么?”
  蜜姬甜甜的笑了,道:“因为唐家的女人生怕我去勾引她们的丈夫。”

×      ×      ×

  这当然不是真话,真话是绝不能说出来的,这件事的关系太大,“李玉堂”却是唐玉的朋友。
  蜜姬道:“如果我是别人,还可以乔装改扮,混到唐家堡去,只可惜,老天偏偏要对我特别好,让我有这么样的一双眼睛。”
  她叹了口气:“除非我把这双眼睛挖了出来,否则我随便扮成什么样子,别人还是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无忌现在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一定要躲在棺材里。
  蜜姬道:“这本来是个很妙的法子,想不到还是被唐缺发现了。”
  无忌道:“唐缺是个什么样的人?”
  蜜姬道:“这个人很少在江湖中走动,非但很少看过他,连听过他名字的人都不多,但是他却比任何人想象中都厉害得多。”
  无忌道:“比唐玉还厉害?”
  蜜姬道:“唐玉跟他比起来,简直就好像是个小孩子。”
  无忌道:“我只知道唐家后辈子弟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是唐傲。”
  蜜姬道:“唐傲的确是他们兄弟中武功最高,名气最大的一个,但是唐缺却绝对比唐傲更可怕。”
  她叹了口气,又道:“我宁可跟唐傲打架,也不愿跟唐缺说话。”
  无忌笑了,道:“听你这么说,这个人岂非是个妖怪?”
  蜜姬道:“等你看见这个人的时候,你就知道他是不是妖怪了。”
  无忌道:“我宁可不要看见他。”
  蜜姬道:“可惜你迟早一定会看见他的。”
  无忌道:“为什么?”
  蜜姬道:“因为,他跟唐玉是最要好的兄弟,现在他既然已经知道我在这口棺材里,当然也已经知道有你这么样的一个人。”
  她淡淡的接着道:“现在你虽然还没有见过他,说不定他已经见过了你。”
  无忌道:“你认为黑铁汉他们就是来对付你的?”
  蜜姬道:“一定是。”
  无忌道:“他自己为什么不露面?为什么不自己来对付你?”
  蜜姬又甜甜的笑了笑,道:“因为他知道只要一看见我,就会被我迷死。”

×      ×      ×

  这当然不是真话。
  她跟唐家之间,仿佛有种很微妙的关系。
  蜜姬又道:“他也知道他弟弟还没有死,就躺在我旁边,我对唐玉这种男人又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一生起气来,说不定就会把他活活揑死。”
  这些话也是说给无忌听的,因为无忌是唐玉的“朋友”。
  无忌现在确实不希望唐玉被揑死,蜜姬现在的确随时都可以把唐玉揑死。
  他只有试探着道:“看样子你现在已经不能再用这法子混进唐家堡去了。”
  蜜姬叹道:“看样子好像是的。”
  无忌道:“你打算怎么办呢?”
  蜜姬不回答,忽然问道:“你有没有听过‘好看不好吃’这句话?”
  无忌听见过。
  蜜姬道:“有些东西看起来虽然不错,却吃不得的。”
  无忌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说起这句话来。
  蜜姬道:“有些人也是这样子的,看起来虽然好看,却吃不得。”
  她笑笑又道:“我就是这种人,好看不好吃。”
  如果无忌是个孩子,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人怎么能“吃”?
  幸好无忌已长大了,已经懂得这个“吃”字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不懂得这么样一个水蜜桃一样的女人,为什么不好“吃”。
  蜜姬道:“因为我从腰部以下,已经连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两条腿也完全没有一点力气,连动都不能动。”
  她吃吃的笑道:“如果你是我老公,你一定会被我活活急死,活活气死。”
  原来她竟是残废。
  这么年轻,这么美的一个女人,竟是个半身已软瘫了的残废。
  如果别人在她这种情况下,也不知会多么伤心,多么痛苦。
  但是她却连一点难受的样子都没有,这么悲惨的事,她居然像开玩笑一样的说出来。
  因为,她很不愿接受别人的怜悯和同情。
  她知道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那种一天到晚唉声叹气,怨天尤人,眼泪随时随地都会掉下来的女人。
  无忌没有说话,他心里在想:“如果我是她,我应该怎么办?”
  他不知道答案。
  一个残废的女人,躺在一口棺材里,她的朋友,虽然在棺材外面,却已都是死人。
  她能怎么办?
  蜜姬看着他,道:“我知道你刚才一定认为我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因为,我完全没有给黑铁汉一点机会,就出手杀了他。”
  无忌刚才的确是在这么想。
  蜜姬接道:“现在,你一定不会这么想了,因为你若是我,你一定也会这么做的。”
  无忌承认。
  无沦谁在她这种情况之下,都不能不心狠手辣一点,因为她不杀人,人就要杀她。
  生存的竞争,本来就是一件很残酷的事。
  为了要活下去,有很多善良的人都会被迫做出一些平时他们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做出来的事。
  蜜姬道:“所以我若用你这朋友要挟你,你一定也不会怪我的。”
  无忌道:“你准备怎么样要挟我?”
  蜜姬道:“唐玉还没有死,你一定不想要他死。”
  无忌说道:“你却随时都可以要他的命。”
  蜜姬道:“所以如果我说我要你把我也带走,算不算过份?”
  无忌道:“不能算过份。”
  蜜姬微笑,道:“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心的人。”
  无忌道:“但是我却不知道应该把你送到那里去。”
  蜜姬微笑道:“你至少应该先把我送到一个没有死人,没有血腥的地方,让我舒舒服服的透口气,吃一点营养可口的东西。”
  无忌道:“然后呢?”
  蜜姬叹了口气,道:“以后会发生些什么事,又有谁能知道呢?”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往事
上一篇:
第十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