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2020-04-25 00:35:2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唐缺?
  这个看起来又肥又蠢,总是显得愁眉苦脸,六神无主的人,竟是唐缺!

×      ×      ×

  屋子里宽敞干净,通风透气。
  无忌在靠近窗口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忽然道:“唐缺,是不是缺德的缺?”
  唐缺道:“一点也不错。”
  无忌笑道:“这真是个好名字,好得不得了。”
  唐缺也已坐下来。
  像他这样的人,能够坐下去的时候,当然绝不会站着的。
  只可惜他没法子把自己塞进椅子里去,所以只好坐在床上,一面擦汗,一面喘着气,道:“以前你就听过我的名字?”
  无忌道:“我听说过你很多事。”
  唐缺道:“是些什么事?”
  无忌道:“有人说你是唐家兄弟中最可怕的一个,也有人说你是个妖怪,我本来全都不信。”
  唐缺道:“现在呢?”
  无忌道:“现在我相信了。”
  唐缺大笑,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无忌道:“那位装醉的老先生,明明已接住了黑铁汉射去的那一箭,为什么要忽然逃走?这件事,我本来一直都想不通的。”
  唐缺又问道:“现在呢?”
  无忌道:“现在我已想通了。”
  唐缺道:“他为什么要逃走?”
  无忌道:“因为他虽然没有中黑铁汉的箭,却中了你的暗器。”
  唐缺道:“哦?”
  无忌道:“黑铁汉弓强力猛,一箭射出去,风声震耳。”
  唐缺道:“那位仁兄的力气,实在不小。”
  无忌道:“那位老先生只听见了他的长箭破风声,却没有注意到你的暗器也在那一瞬间乘机发了出来,等他发现时,已经太迟了。”
  唐缺叹道:“的确太迟了。”
  无忌道:“唐家独门暗器的厉害,他当然也知道,为了要保住性命,就不能不赶快逃走。”
  唐缺长叹道:“只可惜他那条性命恐怕是很难保得住的。”
  无忌道:“你要黑铁汉去对付他们,为的就是要他们鹬蚌相争,你才好渔翁得利。”
  唐缺道:“唐玉是我的兄弟,如果我自己去,他们一定会用唐玉要挟我,我只有用这法子,让他们根本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他又在愁眉苦脸的叹着气:“你是唐玉的好朋友,你应该明白我的苦心,你应该原谅我。”
  无忌说道:“你知道我是唐玉的好朋友?”
  唐缺道:“我当然知道,不是好朋友,你怎么会辛辛苦苦的把他送回来?”
  无忌道:“现在他当然已被你送回了唐家堡。”
  唐缺道:“他受的伤不轻,我一定要尽快找人替他疗治。”
  他笑了笑:“我本来想把那位不喜欢穿衣裳的女人留给你,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也没法子对付她,所以我只好把他们两个人一起用那口棺材抬回去,另外换了口棺材摆在这里。”
  无忌道:“这么样说来,你对我倒是一番好意,我应该谢谢你才对。”
  唐缺道:“我的确是一番好意。”
  无忌道:“谢谢你。”
  唐缺道:“不客气。”
  无忌道:“再见。”
  唐缺怔了怔,说道:“再见是什么意思?”
  无忌道:“再见的意思,就是我要请你走了。”
  唐缺道:“我为什么要走?”
  无忌道:“因为我跟你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
  唐缺道:“为什么没有话好说?”
  无忌冷笑道:“你明知我是唐玉的好朋友,可是你什么都瞒住我,处处都要捉弄我,让我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呆子,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他越说越气,又大声道:“再见。”
  这次他自己先走了,站起来就走,连头都不回。
  床是绝不会摆在门口的。
  唐缺本来坐在床上,看起来好像连一步路都走不动的样子。
  可是等无忌走到门口的时候,唐缺居然已经站在门口了。
  就算是一个比唐缺还瘦一点的人站在门口,无忌也没法子走得出去。
  无忌道:“再见这两个字的意思,你应该很明白的了。”
  唐缺道:“我非常明白了。”
  无忌说道:“你既然不肯走,我只有走。”
  唐缺道:“你千万不能走,如果你走了,我就惨了。”
  无忌道:“为什么?”
  唐缺道:“因为我们的老祖宗叫我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无忌道:“这个老祖宗是谁?”
  唐缺道:“这位老祖宗,就是我跟唐玉的祖母,也就是我们的爸爸的娘。”

×      ×      ×

  蜀中唐门这一代的掌门人是唐敬。“福寿双全”唐大先生,唐敬。
  这位老先生生平从未在江湖中走动,也没有做过一件让人觉得了不起的事,却威镇江湖,名满天下。
  这种人当然是有福气的人,而且一定能够长寿的。他娶了三位夫人,生了三个儿子,老大是唐缺,老么是唐玉。
  还有一个就是近年来江湖中名气最大,风头最劲的唐傲。这两年来,唐傲的名气几乎比昔年的唐二先生更响了。
  现在无忌却已渐渐相信,唐家兄弟中最可怕的一个人并不是唐傲,而是唐缺。
  唐缺道:“我平生最怕的一个人,就是我们的这位老祖宗。”
  无忌道:“你怕,我不怕。”
  唐缺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唐玉的好朋友?”
  无忌道:“当然是。”
  唐缺道:“你好朋友的祖母要看看你,你怎么能不去?”
  无忌终于叹了口气,道:“如果真的是她老人家要我去,我只好去。”

×      ×      ×

  他当然要去,他本来就要去,他的目的就是要到唐家堡去。
  刚才他只不过是欲擒故纵,欲进先退而已,在唐缺这种人面前,当然要用一种手段的。所以他还要力争:“但是我绝不能就像现在这么样去。”
  唐缺道:“为什么?”
  无忌道:“因为现在我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呆子,不折不扣的呆子。”
  唐缺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不是想要我把这件事从头到尾告诉你。”
  无忌不说话。
  不说话的意思,通常就是默认了。
  唐缺道:“这口棺材,你是不是在一家‘老安记’棺材铺买的!”
  无忌道:“不错。”
  唐缺道:“那家老安记棺材铺的老板,是不是一个姓崔的柳州人?”
  无忌道:“不错。”
  唐缺道:“他是不是还特地叫他两个儿子,特地把棺材送到你住的那家客栈去,而且还替你把人装进了棺材?”
  无忌道:“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
  唐缺道:“老实告诉你,他们都不姓崔,姓唐,那位崔老板,是我的一个远房堂兄,他们都认得唐玉,你一走,他就用飞鸽传书把这消息告诉我了。”
  无忌好像已怔住。
  其实这些事他也早就知道,那位崔老板也和卖卤菜的王胖子一样,是唐家潜伏在那里的人。所以他才故意要到那家棺材铺去买棺材,故意让他们看到唐玉。
  但是现在他一定要作出非常吃惊的样子。现在他才知道自己一定也很有演戏的天才,连他自己都几乎相信了自己。
  唐缺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那位忽然逃走的老先生是谁?”
  无忌摇头。
  现在他还是在很吃惊的情况下,连话都说不出,所以只摇头。
  唐缺道:“他姓孙。”
  无忌现在可以说话了,他说:“姓孙的人很多。”
  唐缺道:“但是在我们祖母那一代,江湖中名气最响的人就姓孙。”
  无忌道:“那一代江湖中名气最大的人并不姓孙,姓李。”
  唐缺道:“你说的是小李探花?”
  无忌道:“是的。”

×      ×      ×

  小李探花就是李寻欢。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他不但是刀神,也是人中的神。
  千百年之后,人们也许会创造出一种武器,比李寻欢的飞刀更快,更准,更有威力。但是世界上却永远不会再有第二个小李飞刀!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也永远没有第二个人能够代替。

×      ×      ×

  唐缺不能不承认无忌的看法正确,任何人都不能不承认。提起“小李飞刀”这个人,甚至连唐缺脸上都露出尊敬之意。
  无忌道:“直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听说过江湖中有比他更值得佩服的人。”
  唐缺道:“可是在百晓生的兵器谱中,排名第一的并不是小李飞刀,而是天机一棍。”
  这是事实,无忌也不能不承认。
  百晓生是当时武林中的才子,名士,聪明绝顶,交游广阔,而且博学多闻。
  他虽然被聪明所误,在晚年铸下了一件不可挽回的大错。但是他写兵器谱时,态度却是绝对公正的。所以当时江湖中的人,都以能名列兵器谱为荣。
  在兵器谱中,天机老人的棍,上官金虹的环,都排名在小李飞刀之上。
  后来天机老人虽然死在上官金虹的手里,上官金虹又死在小李探花刀下,却还是没有人认为百晓生的排名不公平。
  因为高手相争,胜负的关键,并不完全是武功,天时,地利,人和,和他们当时心情和体力的状况,都是决定胜负的主要因素。

×      ×      ×

  唐缺道:“天机老人就姓孙,那位会装醉的老先生,就是他的后人,认穴打穴的手法,纵然不是天下无双,也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他慢慢的接着道:“这位孙老先生,就是霹雳堂主雷震天的姑父。”
  无忌并没有觉得很意外,他早已看出那老人和雷家有很深的渊源。
  唐缺道:“那位不喜欢穿衣裳的女人是谁,你更猜不到的。”
  无忌道:“哦?”
  唐缺道:“她,就是雷震天以前的老婆。”
  这件事倒的确很出人意料。
  唐缺道:“我说她是雷震天以前的老婆,你一定会认为,雷震天是为了要娶我那位如花似玉的妹妹,才把她休了的。”
  无忌道:“难道不是?”
  唐缺摇头,道:“雷震天五年前就把她休了,那时我们根本还没有提起这门亲事。”
  无忌问道:“雷震天为什么要休了她呢?”
  唐缺叹了口气,道:“一个男人要休妻,总有很多不能对别人说出来的理由,如果他自己不说,别人也不能问。”
  他瞇起了眼:“可是我想你一定也看得出,那位已经被休了的雷夫人,并不是个很守妇道的女人,娶到这种女人做老婆,并不是福气。”
  无忌显然不愿意讨论这问题,又问道:“她想到唐家堡去,就是为了要找雷震天?”
  唐缺道:“她离开了雷震天之后,在外面混得并不好,所以就想去找找雷震天的麻烦。”他又叹了口气,道:“天下的女人都是这样子的,自己的日子过得不好,也不让别人过好日子,如果她已嫁了个称心如意的老公,雷震天就是跪着去求她,她也不会理的。”
  无忌没有反驳。
  这些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唐缺道:“雷震天现在已经是我们唐家姑爷,也是老祖宗最喜欢的一个孙女婿,我们当然不能让别人去找他的麻烦。”
  他淡淡的接着道:“何况他最近又住在唐家堡,无论谁想到唐家堡找麻烦,都找错地方了。”
  这也是事实。蜀中唐家堡威震天下,想要到那里去惹麻烦的人,就算能活着进去,也休想活着出来。
  无忌道:“雷家那四兄弟,为什么也跟着她去找雷震天?”
  唐缺又瞇起眼微笑道:“像她那样的女人,要找几个男人替她卖命,好像也不是太困难的事,你一定也可以想得到。”
  无忌不说话了。
  他知道唐缺说的不假。
  他又想到了那海水般的眼睛,牛奶般的皮肤,修长结实的腿……
  他在问自己:
  ——如果她要我为她去做一件事,我是不是也会去?
  唐缺用一双笑瞇瞇的眼睛看着他,微笑道:“现在你是不是已经可以跟我回唐家堡去了?”
  无忌道:“是的。”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唐家堡里
上一篇:
棺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