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剑
2020-04-24 21:12:50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四月初二,天气晴朗。
  在天气特别好的日子里,廖八总是会觉得心情也特别好。
  尤其是今天。
  今天他一早起来,吃了顿很丰富的早点后,就去溜马。
  晚上他通常都要喝很多酒,有时甚至连午饭的时候都喝,所以他一向很注重这顿早点。
  今天早上他吃的是一整只鸡,用酒烧的鸡,一条活鲤鱼,红烧的活鲤鱼,和一大盘用虾来炒的包心菜。
  除了可以用大把花的钱,漂亮的女人,和好酒之外,鸡,鲤鱼,包心菜,很可能就是这位廖八爷最喜欢的三种东西。
  今天早上,他在半个时辰之内,就围着城跑了一个来回。
  这是他最快的记录。
  他当然不是用自己两条腿跑的,他是骑着马跑的。
  他骑的当然是匹快马,就算不是天下最快的马,至少也是附近十八个城里最快的一匹。
  这匹马本来并不是他的。
  那天在“寿尔康”楼上,他眼看着无忌击毙了唐家三兄弟之后,他就没有一天能睡得安稳。
  他也是江湖人,在江湖之间,这种仇恨是非报不可的。
  如果无忌来报仇,他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所以他一方面托人到各地去寻访高手来保护他,一方面也在暗中打听无忌的行踪。
  等到他听说无忌最后一次露面是在九华山下“太白居”,他就立刻带着人赶去,太白居的掌柜夫妇却已在一夕间暴毙。
  他只看见了一个叫小丁的伙计和这匹马。赵无忌的马。
  他和赵无忌之间的梁子既然已结定了,又何妨再多加一样?
  所以这匹马就变成了他的。

×      ×      ×

  这一年来,他的日子过得很太平,赵无忌在他心里的阴影早巳淡了。
  现在他唯一的烦恼,就是他用重金请来,一直供养在这里的三位高手。
  他很想打发他们回去,却又生怕得罪了他们,尤其是那位胡跛子,他实在得罪不起。
  他决心要在这几天内解决这件事,就算要再多花一笔,他也认了。
  供养这三个人的花费,简直比养三个姨太太还贵,他已感到有点吃不消了。
  现在他才知道,世上最花钱的事并不是“快乐”,而是“仇恨”。为了这件事,他已花了三十多万两,再加上无忌赢走了那一票,现在他表面看来虽然过得风光,其实已只剩下个空架子。
  幸好他的“场子”还在,过年前后又是旺季,所以他还可以撑得下去。
  用冷水冲了个澡后,连这个问题好像也变得不是问题。
  他换了套干净的衣服,还准备抱着他新娶的小姨太再睡个回龙觉。
  就在这时候,费老头忽然来了。

×      ×      ×

  费老头是他场子里的管事,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在赌这一行里,已经混了好几十年,什么样的花样他都懂,什么样的场面他都见过。
  可是今天他却显得有点惊惶的样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来,几乎被门坎绊得摔一跤。
  廖八笑骂道:“看你急成这样子,是不是你老婆又偷人了!”
  费老头叹了口气,苦着脸道:“我老婆偷人不稀奇,今天这件事才稀奇。”
  廖八皱了皱眉,道:“难道今天场子里面又出了事?”
  费老头道:“出的事还不小。”
  做场子最怕的一件事,就是忽然凭空来了个手气特别好的大赢家,就好像去年来的那个“行运豹子”一样。
  可是像“行运豹子”这种人,一辈子也难得碰到一个的。
  廖八道:“你先喘口气,坐下来慢慢说,就算天塌下来,咱们也撑得住,你急个鸟。”
  费老头却好像连坐都坐不住,道:“今天场子里又来了个高手,狠狠的勾了咱们一票。”
  “勾”的意思,就是赢了。
  廖八什么都不问,先问:“这个人现在走了没有?”
  费老头道:“还没有。”
  廖八冷笑道:“只要人还没走,咱们就有法子对付他。”
  有赌不算输,像费老头这样的大行家,当然应该明白这道理。
  可是今天他却不这么样想:“就因为他还没有走,所以才麻烦。”
  廖八道:“为什么?”
  费老头道:“因为他还要赌,而且看样子还要再赢下去。”
  廖八道:“你看得出?”
  费老头道:“他只带了十两银子本钱,现在已赢了十四把。”
  廖八道:“十四把是多少。”
  费老头说道:“十六万三千八百四十两。”
  廖八脸色变了,用力一拍桌子,大声道:“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会让他连赢十四把!”
  费老头道:“我一点法子都没有,因为他把把掷出来的都是三个六。”
  廖八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变色道:“是不是那个行运豹子又来了?”
  费老头道:“我本来也怀疑是他,可是他们的样子却长得一点都不像。”
  他想了想,又道:“那个行运豹子,是个长相很好的年轻小伙子,这个人看起来却像是个痨病儿。”
  廖八吼道:“他用的究竟是那一路的手法!”
  费老头道:“我看不出。”
  廖八又吼了起来:“他连掷了十四把豹子,你连他用的是什么手法都看不出!”
  费老头道:“他好像没有用手法!”
  其实他心里也知道,天下绝没有运气这么好的,能连掷十四把三个六。
  费老头道:“就算他用了手法,场子里也没有人能看得出来,所以我也不敢动他,只有先把他稳在那里。”
  他愁眉苦脸的接着说:“现在场子里根本已没有钱赔给他了,他不但等着拿钱,而且还要赌,八爷你看怎么办?”
  廖八冷笑,道:“难道你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费老头道:“可是他既然敢来吃咱们,就一定有点来头。”
  廖八怒道:“不管他有什么来头,你先去替我做了他再说。”
  费老头道:“就算要做他,也得先把赌注赔给他!”
  这是做场子的规矩,规矩一坏,下次还有谁敢来赌?
  这一点廖八也不是不明白,只可惜他根本已没有钱可赔了。

×      ×      ×

  “你再去把那小子稳住,我去想法子。”
  他唯一能够想得出的法子,就是去找他的贾六哥,可是他也知道这条路未必会走得通。
  他们早已疏远了,自从他把贾六投资在他场子里的二十万两银子,也算成是输给行运豹子之后,他们就已经疏远了。
  贾六的答复果然是:“最近我也很紧,我正在想找你去调动。”
  所以他只好去找胡跛子。
  你永远不必把赌注赔给一个死人。
  这虽然不是做场子的规矩,却绝对是无论谁都不能争辩的事实。
  一个人到了没有钱的时候,就会把现实看得比规矩重要得多。
  把很多事都看得比规矩重要得多。

  (二)

  胡跛子不但有一条腿跛得很厉害,身上其他的部份长得也不能算很健全。
  他瘦小,秃头,鼻子有点歪,耳朵缺了一个角,不但其貌不扬,而且脏得要命,看起来实在不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这个人唯一好处就是不太喜欢说话。
  他来的时候,不但廖八看不起他,另外两位被廖八重金礼聘来的好手更没有把他看在眼里,甚至不愿跟他同桌吃饭。
  这两人以前据说都是辽北地道上的绿林好汉,“丁刚”,“屠强”,显然都不是他们的真名实姓。
  丁刚使雁翎刀,屠强用丧门剑,两个人手底的功夫都很硬。
  他们当然不屑与这个其貌不扬的跛子为伍,决心要把他好好的敎训一顿,让他知难而退。
  有一天晚上,他们喝了几杯之后,就找胡跛子到后面的暗巷去“谈谈话”。
  第二天早上,廖八就发现他们对胡跛子的态度已完全改变了,不但变得极恭敬客气,而且简直像怕得要命。
  廖八并不笨,当然可以猜得到他们的态度是为什么改变的。
  所以他对胡跛子态度立刻也改变了。
  胡跛子却一点都没有变,随便别人怎么样对他,他好像都不在乎。
  就算你打了他两个耳光,他好像也不在乎。
  他到这里来了一个月之后,有个既输了钱,又喝了酒的镖师,真的打了他两耳光。
  这位镖师当天晚上就“失踪”了。

×      ×      ×

  廖八本来以为胡跛子未必肯管这件事的,这种事有屠强和丁刚去解决已足够。
  想不到胡跛子却自动要去看看,因为他想去看看那双能连掷十四把三个六的手。

  (三)

  无忌看看自己的手。
  这双手虽然并没有变,可是他知道他的样子一定已改变了许多。
  这地方居然没有一个人认得出他了。只不过短短的十个多月,一个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多。
  他照过镜子,几乎连他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
  他的脸已因长久不见阳光而变得苍白而透明,他的眼睛已因用脑过度和缺乏睡眠而变得深深陷落,甚至连头发都比以前少了很多。
  奇怪的是,他的胡子反而长得特别快,有时甚至可以盖住他脸上的疤。
  在热水里泡了整整一个时辰后,他总算把身上的臭气洗掉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已永远无法再恢复以前的样子。
  无论谁过了三百天那样的生活之后,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的。
  他能够支持下去,只因为他对自己还有信心,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活着走出那地方。
  因为他知道那个僵尸在每年的四月之前,都要离开那里去求解药。
  只要能够让那僵尸相信他已“痴”了,他就一定有机会逃脱。
  这一点他无疑做得很成功。
  所以他赢了。
  他明知自己就算再练十年,也绝没有击败那僵尸的机会,他把自己一生的自由都押了上去,来赌这一把!
  他非赢不可。

×      ×      ×

  现在他又连赢了十四把,赢得轻松痛快。
  场子里所有的赌枱都已停了下来,但却没有一个人肯走的。
  大家都在等着看这场好戏。
  无忌也在等。
  他一点都不着急,他比谁都沉得住气,屠强和丁刚一走进去,他就知道是唱戏的来了。

  (四)

  丁刚走进来的时候,只觉得小腹下仿佛有一团火熖在燃烧。
  每次要杀人之前,他都有这种感觉。
  他一眼就看到了无忌。
  廖八已经将这个人描述得很详细。
  “你们要去杀他,只因为他跟你们有仇,并不是我叫你们杀他的,这一点你们一定要记住。”
  丁刚当然明白廖八的意思。
  他们既然是为了寻仇而杀人的,就跟这场子完全没有关系了,所以谁也不能说廖八破坏了做场子的规矩。
  这个人看起来并不像很扎手的样子。
  他只希望能赶快解决这件事,让他能赶快去找个女人,解决他自己的问题。

×      ×      ×

  屠强想得更周到。
  这个人是不是还有别的帮手,场子里会不会有人伸手来管他们的闲事。
  场子里比较惹眼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人身长玉立,相貌堂堂,服饰也极华丽,年纪虽然最多只有三十左右,气派却很大,看起来不但一定很有钱,而且很有权力。
  幸好一个人如果身家太大,通常都不大愿意去管别人闲事的。
  而且他看起来也绝不像是无忌的朋友,所以屠强已不再顾忌他。
  另外一个人,长得更美,不笑的时候,也可以看得出两个深深的酒窝,一双大眼睛明亮灵活,无论在看什么,都会露出很好奇的样子。
  如果他真的是个男人,显然是个很少见的美男子,但嫌太娘娘腔一点。
  幸好她不是。
  像屠强这样的老江湖,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是女扮男装的。
  对于女人的看法屠强也和丁刚一样。
  ——女人的可怕之处是在枕头上,不是在拳头上。
  所以丁刚用一个箭步窜到无忌面前时,他也立刻跟了过去,冷笑道:“原来是你。”

×      ×      ×

  无忌笑了。
  这两个人果然是唱戏的,他早就算准了他们要来唱的是出什么样的戏。
  丁刚沉着脸道:“我们找了你五年,今天总算找到了你,你还有什么话说?”
  无忌微笑道:“你们找我,是不是因为跟我有仇?”
  他问的这句话,恰巧正好是他们准备要说的。
  丁刚立刻接道:“当然有仇,仇深如海。”
  无忌道:“所以你们今天一定要杀了我?”
  丁刚道:“非杀不可。”
  无忌道:“我能不能还手?”
  丁刚冷笑,道:“只要你有本事,也可以杀了我们。”
  无忌道:“真的?”
  丁刚已懒得再跟他噜嗦了,腰畔的精钢雁翎刀已出鞘。
  屠强也拔出了他的丧门剑。
  他并不像丁刚那么喜欢杀人,只不过这件事总是越快解决越好。
  无忌道:“你们又有刀,又有剑,绝不能让我空着手。”
  他四面看看。“各位有没有带着剑来的?能不能借给我用一用?”
  当然有人带剑来,却没有人愿意惹这种麻烦。
  屠强道:“你也会使剑?”
  无忌道:“会一点。”
  屠强冷笑道:“我手里就有剑,只要你有本事,就可以拿去。”
  无忌道:“好。”
  这个字说出口,屠强的剑已经在他手里,他的手一转,剑光匹练般飞出。
  丁刚和屠强就倒了下去。

×      ×      ×

  丁刚和屠强并不是容易倒下去的人。
  在辽北,他们都是有名的“硬把子”,因为他们手底下的确都有真功夫。
  可是现在他们非但完全没有招架闪避的机会,他们甚至连对方的出手还没有看清楚,就已经像两块忽然被人劈开的木头一样倒了下去。
  就在这一刹那间,他们每个人都已被刺了两剑,正好刺在让他们非倒下去不可的地方。
  他们倒下去之后,还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无忌几乎也不能相信。
  他本来并不想用剑的,可是他实在忍不住想试一试。
  试一试他的剑。
  他付出了代价,他有权知道他得到的是什么。
  现在他知道了。

  (五)

  廖八的心已经开始在往下沉,却还没有完全沉下去,因为他还有希望。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胡跛子。
  胡跛子忽然道:“我好像是去年七月二十三到这里来的。”
  廖八道:“好像不错。”
  胡跛子缓缓道:“今天是不是四月初二?”
  廖八道:“是的。”
  胡跛子道:“那么我已经在这里躭了两百五十天。”
  廖八道:“差不多。”
  胡跛子道:“我每天吃两顿,连饭带酒,至少也要三两银子。”
  廖八道:“我没有算过。”
  胡跛子道:“我算过,你前后一共给了我八万七千两银子,再加上七百五十两饭钱,一共是八万七千七百五十两。”
  他忽然从身上掏出叠银票,往廖八面前一摆:“这里是整整十万两,就算我还给你的,连本带利都够了。”
  善财难舍,十万两并不是小数目。
  廖八当然觉得很惊奇:“你为什么要还给我?”
  胡跛子的回答却很干脆:“因为我怕死。”
  看了无忌一眼,他又解释:“我不还给你,就要替你去杀人,那么我就是去送死。”
  廖八道:“你去是送死?”
  胡跛子道:“不管谁去都是送死。”
  廖八的脸色变了。
  胡跛子道:“今年我已经五十岁了,我本来是准备用这十万两银子去买块地,娶个老婆,生几个孩子,好好的过下半辈子。”他叹了口气:“可是现在我情愿还给你,因为我实在怕得要命。”
  廖八看得出他说的不是假话,幸好他拿出来的银票也不假。
  对一个已经快要垮了的人来说,十万两银子当然很有用。
  廖八一把抓住了这十万两银票,就好像一个快淹死的人抓住了一根木头。
  场子里的本钱应该还有七八万两。
  他挺起胸,大步走到无忌面前大声道:“这一注我赔给你,我们再赌一把。”

×      ×      ×

  下一把他又输了。
  他抢着先掷,很想掷出个“豹子”来,只可惜骰子不能用假的,他又太紧张。
  他掷出的是两个六,一个五。
  五点也不小。
  无忌却又随随便便的就掷出了三个六——骰子不假,他的手法没有假。
  他押的赔注更不假:“这一次你要赔我三十二万七千六百八十两。”
  廖八的人已经完全沉了下去,冷汗却冒了出来。
  无忌道:“你要再赌,就得先把这一注赔给我。”
  他淡淡的笑了笑:“你不赌,好歹也得把这一注赔给我。”
  廖八在擦汗。
  越没有钱的人,汗反而越多,钱既然赔不出,汗也擦不干。
  廖八终于咬了咬牙,说道:“我赔不出。”
  无忌好像觉得很意外,道:“连三十多万两你都赔不出?”
  廖八道:“连三万我都赔不出。”
  无忌道:“明知道赔不出,为什么还要赌。”
  廖八道:“因为我想翻本。”
  这是句老实话。
  输了钱的人,谁不想翻本?想翻本的人,有谁能不输?
  无忌道:“现在你想怎么办?”
  廖八道:“我想不出。”
  无忌道:“你为什么不去借?”
  廖八道:“找谁去借?”
  无忌道:“找你的兄弟,或找你的朋友。”
  廖八忽然笑了,笑得却像是在哭:“一个人已经要垮了,那里还有兄弟,那里还有朋友?”
  这是他亲身体验到的惨痛敎训,他本来并不想说出来的。
  现在他既然说出来,只因为他实在已心灰意冷。
  别的人也都认为他实在已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是例外。
  这个人忽然道:“你错了。”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你错了
上一篇:
凤娘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