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解剑池畔,千幻剑气;黑煞掌下,二挫煞威
2019-07-05 09:37:5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熊倜及尚未明连夜赶至鄂中名山武当,听到夏芸已经逃走了消息的熊倜,虽然觉得有些担心,但也解开一部分心事。
  他们在武当掌教丹室中的片刻清谈,也使他们的胸襟开朗了不少,这位丰神冲夷的道人的玄机妙语,在在使他们心折。
  于是他们带着一种和他们上山时完全不同的心境,和飞鹤子缓步下山,哪知走到解剑池边,却见到发生了这等事。
  这不但使熊倜惊异,迷乱,就连飞鹤子也不免变色。
  空山寂寂,水声淙淙,除了这两个年青的道人之外,谁也无法说出这事的真相,但是这两个年青道人穴道被点,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已经形如废人,又怎能自他们口中问得真相。
  飞鹤子见到自己曾经夸下口替人家保存的剑,现在无影无踪,自己的两个师侄,也被制住。
  最难堪的是点住这两个师侄的点穴手法,竟不是自己能解得开的。
  须知武当派乃内家正宗,点穴一法,本是传自武当名家单思南,而今居然有武当派解不开的点穴手法,飞鹤子惭怒之外,又不免惊异。
  熊倜此刻的心境,更是懊恼万分,他大意之下,失去了“倚天剑”,那是完全咎在自己。
  此刻“贯日剑”的失去,却是他自己没有半点责任的。
  人们对于自己的过失,每每容易宽恕,但是对于别人对自己所犯的过失,就没有那么宽大了。
  是以他虽然并没有说出难听的话,脸上的神色,却已难看已极。
  飞鹤子如何看不出来,但惶急之中,竟也找不出一句适当的话说。
  于是,这三个人都难堪的沉默着。
  良久,飞鹤子一跺脚,向熊倜抱拳说道:“贫道实在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发生在武当山上,看来江湖上未将武当派看在眼里的,大有人在,贫道除了对阁下深致歉意外,别无话说。”
  熊倜暗哼一声,忖道:“你深致歉意,又有何用。”冷冷地望着他,也不说话。
  飞鹤子目光四转,熊倜心中的不满,他已经觉察到了。
  这种无言的不满,甚至其中还带着些轻蔑,飞鹤子不禁也微微作色,道:“等到我这两个不成材的师侄血脉活转的时候,贫道只要一知道夺剑人的来历去路,无论如何,也会将阁下的剑取回。”他语声也变得有些不客气了:“三个月之内,贫道若不能夺回此剑,那么……”
  他话声尚未说完,突地传来几声极清朗的锣声,在深山之中,声音传出老远。
  这锣声对熊倜来说,并不是生疏的,他心中一动,暗忖:“难道‘贯日剑’也落到他的手上。”转念又忖道:“他迢迢千里,跑到武当山来,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他真要并併各派,独尊武林吗。”
  飞鹤子虽然被这锣声打断了正在说的话,可是他并不知道这锣声的来历,望到熊倜脸上的惊疑之色,暗忖:“这锣声又有什么古怪。”遂也不禁转过头去,望着这锣声传来的方向。
  尚未明虽然以前并没有亲耳听见过这奇异的锣声,但是他江湖阅历较丰,眼皮又杂,仿佛忆起这锣声的来历。
  于是他转脸向熊倜悄悄地说道:“大哥,这是不是就是天阴教。”
  熊倜一摆手,点了点头,目光瞬也不瞬的望着那条向山下蜿蜒而上的山路,“锣声响过,他也该出现了吧!”他在警戒着。
  飞鹤子却接着尚未明的话问道:“天阴教?”
  他足迹未出武当,自然不知道这锣声和天阴教的关连。
  但是他也觉察到事情的蹊跷,探手入怀,取出一粒石子,一扬手,向池畔的一株树上打出。
  石子击中树叶或树枝,应该发出“吧”的一声。
  哪知石子飞到树上后,竟然“当”地发出一声巨响,声音清越悠长,比锣声传得更远。
  熊倜及尚未明,惊异地朝那棵树上望去,随即了然。
  原来那株树的桠枝之间,挂着一面铜钟,石子击在钟上,自然会发出那种清越而悠长的声音。
  “想来这就是武当山的传警之法了。”
  就在这一声钟响之后,山路上又传来三声锣响,声音比起上一次更显得清朗,想是发声之处已较上次近了些。
  熊倜皱眉道:“果然来了。”他往前走了几步,靠近飞鹤子说道:“恐怕夺剑之人,就是此人呢。”
  飞鹤子变色问道:“谁?”
  熊倜剑眉一轩,朝山道上微微指了指,飞鹤子凝神望去,山道上果然已缓缓走出数人来。
  那是四个穿着黑色长衫的中年汉子,步履矫健,目光如鹰,显见武功都已有很深的根基。
  再朝后望去,是四个白罗衣裙的中年美妇。
  这八个人俱都笑容从容,像是游山玩景而来,飞鹤子心中大疑:“这些人是何来路。”
  熊倜一眼望去,见前面那四个黑衣汉子内,竟有吴钩剑龚天杰在,方自一皱眉,眼光动处,看到一人向自己点头微笑。
  于是他定晴一看,脸上的颜色变得更厉害了。
  原来那向他点头微笑的人,竟是粉面苏秦王智逑。
  他虽然心中厌恶,可是他却做不到不理一个向他点头微笑的人。
  于是他也远远一抱拳。
  飞鹤子疑云更重:“原来他们竟是认得的,但是他为何又说夺剑的就是这些人呢。”
  此中的真相,他丝毫不明了,就是铁胆尚未明,又何尝不在奇怪呢。
  这男女八个人一走出来,就像是漫不经心地,分散在四周。
  接着,山路上大踏步走来一个黑衫老人,尚未明骇然忖道:“此人的功力好深。”
  原来那老者每一举步,山路上竟然留下一个很深的脚印。
  熊倜微一思忆,也自想起此人就是那日在泰山绝顶上,以极快的手法,点中生死判汤孝宏等人穴道的黑煞魔掌尚文斌。
  他心里也不免有些砰然不定,方自转着该怎样应付的念头。
  突地眼前仿佛一亮,山路上转出一双绝美的少年男女,他依稀觉得很面熟,再一细想,目射奇光,恍然悟道:“原来是他两人。”
  飞鹤子及尚未明,也被这一双少年男女吸引住了目光,方自暗里称赞着这一双少年男女的风姿,山路上又转出两顶山轿来。
  这两顶山轿,形状和普通的爬山虎差不多,但是抬轿子的人,却和普通的大不相同,原来这抬轿的轿夫,竟是两男两女。
  再往轿上一看,熊倜不禁更是变色,但是他还忍得住。
  尚未明一拉熊倜的衣襟,低声道:“果然就是这个小子夺的剑。”
  流水依然,群山仍旧,山水并未因这些人的到来而有丝毫改变,依然是静寂的。
  但是熊倜,尚未明,以及飞鹤子此刻的心境,却极强烈地激荡着。
  虽然每个人心中所想的并不相同。
  “这两个男女是谁,看来气派这么大,这男的手里拿着的剑,光芒灿然,像是柄宝剑,不知道是否就是熊倜那柄,此人竟敢在武当山解剑池畔夺剑,而又从容地走回来,武功必定不弱,江湖中又有谁敢这么藐视我武当派呢。”
  飞鹤子虽然也曾听到过天阴教的名气,但是他仍然并未在意,他久居深山,对武林中的事知道的并不多,是以就算见了这么的阵仗,也没有想到这山轿上坐着的一双男女,就是使武林中人闻而色变,山东太行山天阴教的教主,战璧君焦异行夫妇。
  “这山轿上坐着的,想必就是天阴教主夫妇了,若非我亲见,我真难相信天阴教主竟是个这么年轻的书生。”
  尚未明虽然已经猜到这就是天阴教主夫妇,可是心中仍然有一份怀疑。
  这怀疑是合理的,若是你发觉一个令武林中那么多在刀口舔饭吃的朋友一听了就头皮发涨的脚角,竟是一个这么的人物的时候,你也会有和他一样的感觉。认为这几乎有些不可能。
  只有熊倜的想法是肯定的:“这天阴教主夫妇,几年来非但没有显得老,而且好像还年轻了些,看来他们的内功,造诣的确很深。”看到焦异行手中抚着的长剑,脸色阴沉如铁。
  “可是你如果这样欺我,我也要和你斗一斗呢!”天阴教主的名头虽然使他不安,甚或还带些惊震,可是却绝未使他气馁。
  试想他当年在泰山绝顶还敢和焦异行一拚,何况他现在的武功,又远非昔日可比了呢。
  不知是他们不愿意说话,还是不知道哪句话是适合于此时的。
  总之,他们三个人仍然是沉然的,只是他们三人彼此的不满和存在他们三人心中的难堪,此刻俱已因这外来的变故而消失了。
  代替着的是一种默契,一种齐心来应付这些事的默奥。
  战璧君面如银丹,明眸善睐,依旧貌美如花,也怀旧是未语先笑,带着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道:“喂,你看人家武当山风景多好,不像咱们山上,不是光秃秃地没有树,就是生些难看死了的小树。”
  焦异行轻轻的摸着手中的剑,像是对这柄剑喜爱已极,听了战璧君的话,朗然一声长笑。
  这笑声超越了松涛声,虫鸣声,流水声,在四野飘荡着。
  山轿停下,他跨下轿子来,行动和任何一个普通人毫无二致。
  你甚至不容易看出他武功的深浅。
  他伸手一搀战璧君扶着他的手,袅袅婷婷走了下来。
  样子更是弱不禁风,像是久着深闺偶然出来踏青的少奶奶。
  聪明人掩饰自己的长处,往往比愚人掩饰自己的愚蠢更热心。
  因为被掩饰着的东西,更会令人生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熊倜望着他们气态之从容,而公然将自己的剑拿在手上,一时倒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怎么启口。
  焦异行谨慎地将剑插入鞘里,他的目光一横,恰巧和熊倜的目光相对。
  但是他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来,微微招了招手,那两绝美的少年男女便走过了去。
  他嘴皮动了动,声音低得只有对面的人才听得见,然后他伸手入怀,掏出一张烫金名帖,交给那一双绝美的少年男女。
  熊倜见了他这一番做作,倒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暗暗寻思:“他巴巴地跑来武当来,难道只是为了投帖拜访吗。”
  这时那一双绝美的少年男女已走了过来,在经过熊倜身前的时候,那俊美的少年竟然朝熊倜微微一笑,低声说一句:“别来无恙。”熊倜一愕,那少年已自擦过身侧,走向后面的飞鹤子。
  飞鹤子武功之高,在武林中虽已可称为绝顶高手,只是临事待人的经验,却知道得太少。
  是以那一双绝美少年一齐向他躬身为礼的时候,他竟不知道该怎样措词应付,这种场面是十分尴尬的,也是武林中甚少遇到的,因为在武林中混饭的人物,大都是久走江湖,即使是口才笨拙的人,在经过一段日子的磨练之后,也会变得言词便捷了。
  那俊美的少年望着那少女相视一笑,朗声说道:“山西天阴教司礼坛护法黑衣摩勒白景祥,白衣龙女叶清清,奉教主之命,投帖拜山。”说着他将那烫金名帖高举过顶,交向飞鹤子。
  尚未明一掩口,险些笑出声来,暗忖:“这厮真有意思,居然将老道当做强盗,投帖拜山起来。”他身为两河绿林道的总瓢把子,对这些绿林道的礼数,当然知道得非常清楚。
  可是飞鹤子却全然不知所指了,他伸手接过帖子,纳纳地正想找出话来说。
  黑衣摩勒又微笑道:“就烦道长通报贵派掌教,就说天阴教主有事求见。”那白衣龙女接口笑道:“还望贵派掌教真人,拨冗一见。”
  飞鹤子整容道:“贵客远来,请在此稍候,贫道这就去通报掌教师尊。”他一看仍然躺在地上的两个师侄,心中虽然疑窦丛生,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问出来,虽然他也感觉到熊倜失剑之事,必然和这一批诡异的来客有着关连。
  只是人家既是这样礼数周全,自己却又如何能变颜相询呢。
  于是他望了熊倜一眼,仿佛是征求熊倜的答覆。
  哪知熊倜心中正在盘算着,并没有看到他这内含用意的一瞥。
  于是他微一迟疑,便回身走了。
  尚未明在这里,本来只是个旁观者,此时却心中不忿:“这些天阴教徒果然没有将人放在眼里,居然公然拿着夺自别人的剑——”
  他不知道熊倜这几年饱经忧患,已经变得深思远虑,还以为熊倜是在怯惧着天阴教的人多势众。
  他生性刚强,宁折毋弯,昂然走了上去,朝焦异行一拱手。
  焦异行眼光一瞬,看见他只是个后生,很没有放在心上。
  尚未明更是气往上撞,冷然道:“这位敢情就是名传四海的天阴教焦教主了。”
  焦异行淡淡一笑,道:“不敢。”
  “兄弟久闻焦教主大名,真可以说得上如雷灌耳。”尚未明哼了一声,道:“今日一见,哈,哈,却也不过如此。”
  他此话一出,在场众人莫不大吃一惊,须知天阴教在今日武林中,真可以说得上是声威赫赫,从来没有人敢一捋虎须,此时见一个年青人竟然敢当着教主的面说出这样轻蔑的话,焉有不惊奇之理。
  焦异行自是大怒,但他摆着一派宗主的身份,故意做出不屑的样子,敞声一笑,道:“这位朋友嘴上还留些神的好。”
  尚未明何尝不知道自己已身在危境,他全神戒备着,眼角微斜,看见那功力深厚的黑衫老者,正满脸煞气的朝自己走了过来,两道眼光,像刀一样地盯在自己身上,走得虽然不快,但声势煞是惊人。
  其余的天阴教众,也正已以一种幸灾乐祸的眼光看着自己,仿佛自己的一切,都已悬在那黑衫老者的掌下似的。
  空气骤然紧张了起来,尚未明却不在意的哈哈一笑。
  他胆气实有过人之处,否则当年怎敢孤身一人,闯入两河绿林道的群雄之会。
  他眼角甚至再也不向那黑衫老者瞟一眼,眼中带着些冷笑,朝焦异行道:“兄弟虽然只是个江湖上的无名小卒,但是却也不敢忘却江湖中的道义,更不敢做出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焦异行面孔一板,凛然说道:“朋友说话可要放清楚些。”
  尚未明的目光毫不退缩地,仍瞪在他脸上,道:“兄弟倒想说清楚些,只怕说清楚了,阁下……”他冷笑连连,自己顿住了话。
  当然,纵然他的话没有说出来,可是他话中的含义,还有谁不明白的。
  那黑衫老者此时已走到他身侧,阴笑道:“只怕阁下以后再也无法说话了。”语声方落,双掌齐出,风声虎虎,直击尚未明的胁下。
  尚未明虽然做出漫不在意的样子,可是他心中哪里有半点松懈。
  黑衫老者的双掌堪堪击到他的胁下,他猛一错步,身形向后滑开尺许,在黑衫老者的双掌方自递空的那一刹那,右手五指环扣,疾地去锁那黑衫老者的脉门,左掌向外反削,突又变了个方向,拇指外伸,竟然以拇指点向黑衫老者腰下的“笑腰穴”。
  他非但避招避得恰到好处,这扣脉,反削,点穴,一招三式,不但出手如风,招式更是诡异已极。

相关热词搜索:苍穹神剑

下一篇:第十九回 心如赤子,飞鹤意静;矫若游龙,神剑无敌
上一篇:
第十七回 松籁微鸣,人入山去;飞珠溅玉,剑化龙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