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往事不可追
2019-08-13 08:40:1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昔日的“李园”如今虽已变成了“兴云庄”,但大门前那两幅御笔亲书的门联却仍在。
  “一门七进士。
  父子三探花。”
  李寻欢见到这付对联,就像是有人在他的胸口上重重踢了一脚,使得他再也无法举步。
  巴英早已抱着红孩儿冲了进去,秦孝仪也拉着梅二先生大步而入,门口的家丁却都带着诧异的眼色望着李寻欢。
  他们像是在奇怪,这陌生人站在门口发什么呆?
  但这本是李寻欢自己的家园,他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在这里,他曾经度过一段最幸福的童年,得过最大的荣耀,可是,也就在这里,他曾经亲自将他父母和兄长的灵柩抬出去埋葬。
  又谁能想到此刻他在这里竟变成个陌生人了。
  李寻欢凄然一笑,耳旁似乎响起了一阵凄凉的悲歌:“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垮了。”
  他仔细咀嚼着这其中的滋味,体味着人生的离合,生命的悲欢,更是满怀萧索,泫然欲泣。
  虬髯大汉也是神色黯然,悄声道:“少爷,进去吧。”
  李寻欢叹了口气,苦笑道:“既已来了,迟早总是要进去的,是么?”
  谁知他刚跨上石阶,突听一人大喝道:“你是什么人?敢往龙四爷的门里乱闯?”
  一个穿着锦缎羊皮袄,却敞着衣襟,手里提着个鸟笼的大麻子从旁边冲过来,拦住了李寻欢的去路。
  李寻欢皱眉道:“阁下是……”
  麻子手叉着腰,大声道:“大爷就是这里的管家,我的闺女就是这里龙夫人的干妹妹,你想怎么样?”
  李寻欢道:“噢——既是如此,在下就在这里等着就是。”
  麻子冷笑道:“等着也不行,龙公馆的大门口岂是闲杂人等可以随意站着的?”
  虬髯大汉怒容满面,但也知道此时只有忍耐。
  谁知那麻子竟又怒骂道:“叫你滚开,难道是作死吗?”
  李寻欢虽还忍得住,虬髯大汉却忍耐不住了。
  他正想过去给这个麻子教训,门里已有人高呼道:“寻欢,寻欢,真是你来了么?”
  一个像貌堂堂,锦衣华服,颔下留着微须的中年人已随声冲了出来,满面俱是兴奋激动之色,一见到李寻欢,就用力捏着他的脖子,嗄声道:“不错,真是你来了……真是你来了……”
  话未说完,已是热泪盈眶。
  李寻欢又何尝不是满眶热泪,道:“大哥……”
  只唤了这一声“大哥”,他已是语声哽咽,说不出话来。
  那麻子见到这光景,可真是骇呆了。
  只听龙啸云不住喃喃道:“兄弟,你真是想死我了,想死我了……”
  他这句话翻来覆去也不知说了多少遍,忽又大笑道:“你我兄弟相见,本该高兴才是,怎地却眼泪巴巴的像个老太婆……”
  他大笑着拥着李寻欢往里走,还在大呼着道:“快去请夫人出来,大家全出来,来见见我的兄弟,你们可知道我这兄弟是谁么?……哈哈,我说出来包险你们都要吓一跳。”
  虬髯大汉望着他们,眼泪也快要流了出来,他心里只觉酸酸的,也不知是悲痛?还是欢喜。
  那麻子这才长长吐出口气,摸着脑袋道:“我的妈呀,原来他就是李……李探花,连这栋房子听说都是他送的,我却不让他进来,我……我真该死。”

×      ×      ×

  那红孩儿龙小云正被十几个人围着,坐在大厅里的太师椅上,他也明白了他父亲和李寻欢的关系,吓得连哭都不敢哭了。
  但龙啸云刚拥着李寻欢走入大厅,本来站在龙小云旁边的两条大汉忽然扑了出来,指着李寻欢的鼻子道:“伤了云少爷的,就是你吗?”
  李寻欢道:“不错!”
  那大汉怒道:“好小子,你胆子真不小!”
  两人一左一右,竟向李寻欢夹击而来!
  李寻欢并没有回手,但龙啸云忽然怒喝一声,反手一掌,跟着飞起一脚,将两人都打得滚了出去,怒道:“你们敢对他出手?你们的胆子才真不小,你们可知道他是谁吗?”
  那两人再也想不到马屁竟拍在马腿上。
  一人捂着脸吃吃道:“我们只不过是想替云少爷……”
  龙啸云厉声道:“你们想怎样,告诉你们,龙啸云的儿子就是李寻欢的儿子,李寻欢莫说只不过教训了他一次,就算将这畜牲杀了,也是应该的!”
  他放声大喝道:“从今以后,谁也不许再提起这件事,若有谁敢再提起这件事,就是成心和我龙啸云过不去!”
  李寻欢木然而立,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龙啸云若是痛骂他一场,甚至和他翻脸,他也许还会觉得好受,但龙啸云却如此重义气,他心里只有更惭愧,更难受,黯然道:“大哥,我实在不知道……”
  龙啸云用力一拍他肩头,笑道:“兄弟,你怎地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起来了?这畜牲被他母亲惯得实在太不像话了,我本就不该传他武功的。”
  他大笑着呼道:“来来来,快摆酒上来,你们无论谁若能将我这兄弟灌醉,我马上就送他五百两银子。”
  大厅中的人本多是老江湖,光棍的眼睛哪有不亮的,早已全都围了过来,向李寻欢陪笑问好。
  突听内堂一人道:“快掀帘子,夫人出来了。”
  站在门口的童子刚将门帘掀起,林诗音已冲了出来。

×      ×      ×

  李寻欢终于又见到林诗音了。
  林诗音也许并不能算是个真正完美无瑕的女人,但谁也不能否认她是个美人,她的脸色太苍白,身子太单薄,她的眼睛虽明亮,也嫌太冷漠了些,可是她的丰神,她的气质,却是无可比拟的。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她都能使人感觉到她那种独特的魅力,无论谁只要瞧过她一眼,就永远无法忘记。
  这张脸在李寻欢梦中已不知出现过几千几万次了,每一次她都距离得那么遥远,不可企及的遥远。
  每一次李寻欢想去拥抱她时,都会忽然自这心碎的噩梦中惊醒,他只有躺在自己的冷汗里,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夜色颤抖,痛苦地等待着天亮,可是等到天亮的时候,他还是同样痛苦,同样寂寞。
  现在,梦中人终于真实的在他眼前出现了,他甚至只要一伸手,就可以触及她,他知道这不再是梦。
  可是,他又怎么能伸手呢?
  他只希望这又是个梦,但真实永远比梦残酷得多,他连逃避都无法逃避,只有以微笑来掩饰住心里的痛苦,勉强笑道:“大嫂,你好!”
  大嫂!
  魂牵梦萦的情人,竟已是“大嫂”!
  虬髯大汉扭转了头,不忍再看,因为只有他知道李寻欢这一声“大嫂”唤得是多么痛苦,多么辛酸。
  他不知道自己若在李寻欢这种情况中时,是否也能唤得出这一声“大嫂”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也有勇气来承受如此深的痛苦。
  他若不扭转头去望院中的积雪,只怕早已流下泪来。
  而林诗音却仿佛根本没有听见这一声呼唤。
  她的心神仿佛已全贯注在她的儿子身上。
  那孩子瞧见了母亲,又放声痛哭起来,他挣扎着扑入他母亲的怀抱里,嘶声大哭着道:“我已经没法再练武了,已变成了残废,我……我怎么能再活得下去。”
  林诗音紧紧搂住他,道:“是……是谁伤了你的?”
  红孩儿道:“就是他!”
  林诗音目光随着他手指望过去,终于望在李寻欢脸上。
  她瞪着李寻欢就仿佛在瞪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然后,她目光中就渐渐露出了一种怨恨之意,一字字道:“是你?真的是你伤了他?”
  李寻欢只是茫然的点了点头。
  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持着他的,他居然还没有倒下去。
  林诗音瞬也不瞬的瞪着他,咬着嘴唇道:“很好,很好,我早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快快乐乐的活着,你连我最后剩下的一点幸福都要剥夺,你……”
  龙啸云干咳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大声道:“你不能这样对寻欢说话,这完全不能怪他,全是云儿自己闯出来的祸,何况,当时他并不知道云儿是我们的孩子。”
  红孩儿忽又大声道:“他知道,他早就知道了,本来他根本就伤不了我,可是我听说他是爸爸的朋友就住了手,谁知他反而趁机伤了我!”
  虬髯大汉愤怒得全身血管都要爆裂,但李寻欢却还是木然站在那里,竟完全没有为自己辩护之意。
  无论多么大的痛苦,他都已承受过了,现在他难道还能和一个小孩子争论得面红耳赤么?
  龙啸云却厉声道:“畜牲,你还敢说谎?”
  红孩儿大哭着道:“我没有说谎,妈,我真的没有说谎!”
  龙啸云大怒着想去将他拉过来,但林诗音已挡在他面前,嗄声道:“你还想将他怎么样?”
  龙啸云跺脚道:“这畜生实在太可恶,我不如索性废了他,也免得他再来现世!”
  林诗音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阵愤怒的红晕,厉声道:“那么你连我也一齐杀了吧!”
  她目光在李寻欢脸上一转,冷笑着道:“反正你们都很有本事,要杀死个小孩子固然是易如反掌,再多杀个女人也没什么关系的。”
  龙啸云仰天长啸了一声,跌足道:“诗音,你怎地也会变得如此无理?”
  林诗音根本不理他,已紧紧搂着她的儿子走入了内堂,她的脚步虽轻,但李寻欢的心都已被踩碎了。
  龙啸云拍着他肩头长叹道:“寻欢你也莫要怪她,她本不是如此不讲理的女人,可是一个女人若是做了母亲,那么她就会变得不讲理起来了。”
  李寻欢黯然道:“我知道,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应该的。”
  他勉强一笑,又道:“我虽然没有做过别人的母亲,至少总做过别人的儿子……”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下一篇:第九章 何处不相逢
上一篇:
第七章 误伤故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