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梅花又现
 
2019-08-13 08:59:5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午饭的时候已过,故事也说完了,人已渐渐散去,走的时候,大家都在纷纷议论,甚至在为李寻欢惋惜。
  虽然离戌时还早,但天色已渐渐阴暗下来,饭堂中只剩下两桌人——孙老先生还在那里啜着酒,抽着旱烟,他的孙女在一旁低着头吃面,她吃面的法子很有趣,先将面条仔细卷在筷子上,再送进嘴里。
  林仙儿脉脉的凝注着阿飞,阿飞却在沉思,他们桌上的饭菜都几乎没有动过,上面已结了一层白白的油,就像是冰。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辫子姑娘突然放下筷子,道:“爷爷,你老人家看那李探花是不是被冤枉的?”
  孙老先生吐出口气,道:“我就算知道他是冤枉的,又有什么用?”
  辫子姑娘道:“但他的朋友呢?难道也没有一个人肯去救他?”
  孙老先生叹息了一声,道:“他若被困在别的地方,也许还有人会去救他,但他被困在少林寺,天下只怕没有一个人能救得了他……”
  辫子姑娘道:“那么……那么这样一位大英雄,难道就要被活活困死不成?”
  孙老先生沉默了很久,缓缓道:“法子倒是有一个,只不过希望很渺茫而已。”
  听了这句话,阿飞的眼睛突然亮了。
  辫子姑娘已问道:“什么法子?”
  孙老先生的目光又往阿飞那边一扫,缓缓道:“除非那真的梅花盗若是还没有死,又忽然出现了,自然就可证明李寻欢并不是梅花盗,他若非梅花盗,自然也就没有害死心眉大师的理由了。”
  辫子姑娘叹了口气道:“这希望实在渺茫得很,那真的梅花盗就算没有死,也一定早就躲起来了,好教李寻欢做他的替死鬼。”
  孙老先生忽然将旱烟袋在桌上一敲,道:“你的面吃光了么?”
  辫子姑娘道:“我本来饿得很,可是听了这件事,再也吃不下了。”
  孙老先生道:“吃不下就走吧,反正我们就算在这里坐一辈子,也救不了李探花的。”
  辫子姑娘走到门口,忽又回头瞟了阿飞一眼,嘴里似乎在说:“你若一直坐在这里,又怎能救得了他?”

×      ×      ×

  林仙儿目送着他们走出了门,才冷笑一声,道:“你看这一老一少两个人是什么来路?”
  阿飞漫应道:“什么来路?”
  林仙儿道:“这老头子目中神光充足,显然内功不弱,那小姑娘脚步轻灵,动作灵快,轻功也绝不会在我之下。”
  阿飞道:“哦!”
  林仙儿道:“依我看,这两人绝不会是走江湖,说大书的,必定另有图谋。”
  阿飞道:“什么图谋?”
  林仙儿道:“他故意将这件事说给你听,说不定就是要你去送死。”
  阿飞道:“送死?”
  林仙儿叹息了一声,幽幽道:“你既知道李寻欢被困在少林,自然就会不顾一切赶去救他,但你一个人去怎会是少林寺八百弟子的对手?”
  阿飞沉默着,没有开口。
  林仙儿道:“何况,他们说的也许全都是假话,为的就是要你去上当。”
  她握住了阿飞的手,柔声道:“就算他们说的不假,李寻欢现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你若去了,反而会令他分心,少林弟子若是以你来要胁他,他也一定会不顾一切出来救你的,那么你非但不是去救他,反而是去害他了。”
  阿飞沉默了很久,长叹道:“不错,你考虑得的确比我周到。”
  林仙儿道:“你答应我绝不去少林寺冒险?”
  阿飞道:“好!”
  他居然答应得如此痛快,林仙儿反而有些怀疑了。
  两人默默的走回屋子,大家都是心事重重,林仙儿刚倒了杯茶,想去送给他,突听阿飞道:“我既然不去少林寺了,你还是回去吧。”
  林仙儿道:“你呢?”
  阿飞道:“我……我想到别处去走走。”
  林仙儿的手忽然一颤,将一杯茶全洒在身上,失声道:“你莫非想去假冒梅花盗?”
  阿飞抬起头,凝注着她,良久良久,才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是。”
  林仙儿咬着嘴唇道:“你已打定了主意?”
  阿飞道:“是!”
  这两个“是”字说得斩钉截铁,绝无挽回的余地。
  林仙儿幽幽道:“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叫我回去?”
  阿飞道:“这是我自己的事。”
  林仙儿垂下头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阿飞道:“但李寻欢并不是你的朋友。”
  林仙儿道:“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阿飞面上露出了感激之色,却说不出话来。
  林仙儿道:“你对朋友既然如此够义气,我为什么就不能呢?我虽然没有什么用,可是,两个人在一起,遇到事至少总可以商量商量,总比一个人好。”
  阿飞忽然握住她的手,虽然还是说不出话来,但他的眼睛,他的表情,已替他说出来了。
  这无声的言语,比有声的更动人得多。
  林仙儿嫣然一笑,忽又皱眉道:“你若要假冒梅花盗,就得先找几个对象下手才是。”
  阿飞道:“嗯。”
  林仙儿道:“我们总不能去找无辜的人,是吗?”
  阿飞道:“我要找的对象,自然是那些为富不仁的恶霸,坐地分赃的强盗。”
  林仙儿眼珠子一转,道:“我听说,附近就有这么样的一个人。”
  阿飞道:“谁?”
  林仙儿道:“此人早年是个绿林巨盗,五十岁以后才金盆洗手,但暗中还是做些不清不白的事。”
  阿飞道:“你可知道他的名字?”
  林仙儿想了想道:“听说他本来是叫张胜奇,现在却叫张员外,张大善人了。”
  阿飞皱眉道:“大善人?”
  林仙儿笑了笑,道:“他抢了十万两银子,就用一百两去修桥铺路,晚上杀了一百个人,白天却来施粥赠药……一个强盗若是想做善人,比任何人都容易多了。”

×      ×      ×

  张胜奇躺在贵妃榻上,若有所思的望着面前一盆熊熊的炉火,慢慢的啜着一碗用文火炖成的燕窝粥。
  外面又下雪了,屋子里却温暖如春,屋角的一盆水仙花开得正好,一只胖胖的小花猫正躺在花架下打瞌睡。
  张胜奇伸了个懒腰,喃喃道:“今年春天来得好早……”
  今天他曾经冒着风雪走了几里路,去替一个被骡子踢伤的佃户看病,现在他虽然觉得很疲倦,心情却好得很,刚做过好事的人心情总不会坏的,何况,就在他去为人看病的时候,他的三姨太又替他养了个胖宝宝。
  瑞雪兆丰年,明年的收成也一定不错。
  张胜奇拿起小丫头捧过来的水烟袋,“咕噜咕噜”吸了几口,水烟的滋味也不错,他心里满意极了。
  他闭起眼睛,刚想小睡片刻,养养精神,突听那小丫头一声惊呼,“当”的燕窝碗摔得粉碎。
  他大惊之下,张开眼睛,一个黑衣人已幽灵般忽然出现在他眼前,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
  张胜奇虽洗手多年,武功却没有搁下,厉声道:“好个不开眼的小贼,竟敢来太岁头上动土!”
  喝声中,他已抄起花架,向这黑衣人当头摔下。
  但就在这时,突见寒光一闪。
  张胜奇根本没有看出对方是如何出手的,甚至没有看清对方手里拿着的兵刃是何模样。
  他只觉心口突然一凉,已多了五点血花!
  梅花盗又出现了!
  茶馆里,酒楼上,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议。
  难道杀死张胜奇的才是真的梅花盗?
  他下一个对象会是谁?
  有财有势的人,晚上又睡不着觉了。

×      ×      ×

  黄昏,古刹中传出了一声清悦悠扬的钟声,严肃而冷淡的少林僧人,一个个垂首走入了庄严的佛殿。
  他们的脚步似乎比平时还要轻,只因这些天以来,少林寺中每个人的心情都分外沉重。
  但梵唱之声还是和往昔一样,近山的人家,听得这钟声梵唱,就知道少林弟子晚课的时候又到了。
  嵩山之险,寒意更重,满山冰雪中,正有一个人急行上山,正是少林门下的俗家弟子“南阳大侠”萧静。
  他和驻守后山的同门师兄弟们匆匆说了几句话,就迳入后院,方丈室内静寂无声,只有一缕香烟淡淡的自窗户中飘出来,袅娜四散。
  萧静的脚步也很轻,落地无声,但他刚踏入后院,方丈室内就响起了心湖大师沉重的语声,道:“什么人?”
  萧静在门外远远停下,躬身道:“弟子萧静,特来有要事禀报。”
  方丈室中只有三个人,心湖,心鉴和百晓生。
  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显见得心情很不好。
  萧静不敢多说废话,一走进去,立刻躬身道:“江湖盛传梅花盗又出现了!”
  心鉴,百晓生同时变色道:“梅花盗?”
  萧静道:“三天之前,久已洗手归隐的独行盗张胜奇忽然被杀,家里的珍宝也被洗劫一空,致命的伤痕是五点血迹,状如梅花。”
  心鉴,百晓生对望一眼,脸上已全无血色。
  心湖大师沉默着,就仿佛大雄宝殿中的佛像,但他那只捏着佛珠的手,似乎已有些颤抖。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长叹了一声,道:“梅花盗既然又再度出现,李寻欢说的那番话也许就不是假的,也许是我们冤枉了他。”
  百晓生望着心鉴,没有开口。
  心鉴缓缓踱到窗口,望着窗外的积雪,缓缓道:“也许这反而更证明了李寻欢就是梅花盗!”
  心湖大师道:“此话怎讲?”
  心鉴道:“我若是梅花盗,知道已有人做了我的替死鬼,一定会暂时避避风头,否则岂非反而等于救了李寻欢?”
  百晓生这才点头道:“不错,梅花盗此番出现,无异是在为李寻欢洗刷冤名,我若是梅花盗,也万万不会做这事的。”
  心湖大师沉吟着,缓缓道:“那么,你们的意见是——”
  心鉴道:“杀张胜奇的人,一定是李寻欢的同党,他假冒梅花盗之名出手,为的就是要帮李寻欢脱罪。”
  百晓生道:“李寻欢若真的不是梅花盗,他的同党也就不必这么做了。”
  心湖大师也站了起来,在方丈室中踱了几个圈子,忽然驻足道:“今日在菩提院当值的是谁?”
  心鉴道:“是二师兄座下的一茵和一尘。”
  心湖大师道:“传他们进来。”
  他负手站在墙角,望着铜炉中升起的香烟,似已出神,听到一茵和一尘走进来的脚步声,他也没有回头,只是问道:“五师叔的晚膳你们已送去了么?”
  一茵道:“送去了,可是……可是……”
  心湖大师道:“可是怎样?”
  一茵垂首道:“弟子们按照前两天的规矩,还是将膳食放在门口,分量也和昨天的一样,比平时膳食加了一倍,还有一盆清水。”
  一尘接着道:“食盘是弟子亲自放到门口的,因为弟子想趁机看看屋子里的动静,谁知弟子刚走到门口,就听得李寻欢叫我快走,弟子也不敢停留,走出几步后,就瞧见李寻欢的手自门缝里伸出来,将食盘取去,谁知……谁知过了半晌,他又将一盘膳食全都抛了出来。”
  心湖大师道:“为什么?”
  一尘呐呐道:“他嫌菜不好,又没有酒,所以不肯吃。”
  心湖大师霍然回过头,满面俱是怒容,厉声道:“他当这是什么地方?饭馆子么?”
  一茵和一尘剃度已有十余年,还从来没有见到他们的掌门人动过真怒,两人一齐低下了头,不敢抬起。
  过了很久,心湖大师的脸色才渐渐平息,又转过头去,望着炉香沉默了很久,缓缓道:“他说要吃什么?”
  一茵道:“他……他……他居然写了张菜单,自里面抛出来,叫弟子们照着菜单子做,还说只要做错一样,他就原封退回。”
  他脸色也说不出有多尴尬,显见他当时听了李寻欢这番话,看到那张菜单时,必定哭笑不得。
  心湖大师道:“将他的菜单拿来瞧瞧。”
  只见一张素笺上,写着好一笔“灵飞经”,写的是:
  “红焖冬笋,
  罗汉斋,
  发菜花菇,
  翡翠菜心,
  笋尖冬菇豆腐羹。”
  四菜一汤之外,他居然还要三斤上好的竹叶青,堂堂的少林寺,好像真被他当成京城的素菜馆子了。
  无论谁看了这张菜单都免不了要哭笑不得,勃然大怒,谁知心湖大师却只是淡淡地道:“你们就照这张单子做给他吧。”
  心鉴抢先一步,嗄声道:“师兄你……你怎能……”
  心湖大师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黯然道:“李寻欢若不肯吃,五师弟岂非也要陪着他挨饿,他身子一向单薄,近年来更是一直缠绵病榻,我们岂能让他再受苦难折磨?”
  心鉴垂下了头,道:“可是……可是我们这样做,那李寻欢岂非更得意了么?”
  心湖大师目光闪动,一字字道:“我心中已有了打算,就让他多得意两天又有何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二十一章 以友为荣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误入罗网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