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以友为荣
 
2019-08-13 08:59:0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屋子里只剩下喘息声。
  伊哭正站在床边穿衣裳,他俯视着床上的林仙儿,面上带着那种唯有征服者才有的骄傲和满足。
  过了很久,林仙儿忽然望着他嫣然一笑,道:“现在你总该知道我是不是值得的了吧?”
  伊哭道:“我真该杀了你的,否则还不知有多少人要死在你手上。”
  林仙儿道:“你本是来杀我的。”
  伊哭道:“哼。”
  林仙儿媚笑道:“你下得了手?”
  伊哭又盯了她半晌,忽然问道:“跟你一起来的那小伙子是谁?”
  林仙儿笑道:“你为什么要问他,是吃醋?还是害怕?”
  伊哭冷冷笑着,拒绝回答。
  林仙儿眼波流动,道:“他是个乖孩子,不像你这么坏,早就远远找了间屋子去睡觉了,他若在附近能听到声音的地方,怎会让你如此欺负我。”
  伊哭冷笑道:“他听不到,是他的运气。”
  林仙儿道:“哦?你难道还想杀了他?”
  伊哭道:“哼。”
  林仙儿笑道:“你杀不了他的,他的武功很高,而且是李寻欢的朋友,我也很喜欢他。”
  伊哭面色立刻变了。
  林仙儿眼珠一转,又笑道:“他就住在前面那排屋子最后一间,你敢去找他么?”
  话未说完,伊哭已窜了出去。
  林仙儿道:“小心些呀,你的咽喉上若再挨一剑,那就糟了。”
  她吃吃的笑着,钻进了被窝,开心得就像是一个刚偷了糖吃,却没有被大人发觉的孩子。
  比征服一个男人更愉快的事,那就是在同一天晚上征服两个男人,再让他们去互相残杀。
  “他们究竟谁强些呢?”
  想到伊哭的青魔手将阿飞头颅击破时的情况,她眼睛就发了光,想到阿飞的剑刺入伊哭咽喉时的情况,她全身都兴奋得发抖。
  想着想着,她居然睡着了,睡着了还是在笑,笑得很甜,因为无论谁杀死谁,她都很愉快。
  今天晚上,她已很满足了。

×      ×      ×

  床很柔软,被单也很干净,但阿飞却偏偏睡不着,他从未失眠,从不知道失眠的滋味竟如此可怕。
  以前他只要累了,就算躺在雪地上都睡得着的,今天他虽然很累,但翻来覆去,总是想着林仙儿。
  想起了林仙儿,他心里就觉得甜丝丝的,却又有些自责自愧,觉得自己实在冒犯了她。
  他发誓今后一定要对她更尊敬,因为她不但美丽,而且可爱,不但可爱,而且又纯洁,又高贵。
  能遇到这样的女孩子,他觉得自己实在很幸运。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但突然间,他也不知为什么,竟从床上跳了起来。
  大多数野兽一嗅到警兆时就会突然惊醒。
  他刚将剑插入腰带,窗子已开了。
  他看到一双比鬼还可怕的眼睛正在瞪着他。
  伊哭道:“你和林仙儿一齐来的?”
  阿飞道:“是。”
  伊哭道:“好,你出来。”
  窗外就是墙,墙和窗中间,只有条三尺多宽的空隙,阿飞和伊哭就面对面地站在那里。
  阿飞没有说话,他不喜欢说话,从来不肯先开口。
  伊哭道:“我要杀你。”
  他也不喜欢说话,只说了四个字。
  阿飞又沉默了很久,才淡淡道:“今天我却不愿杀人,你走吧。”
  伊哭道:“今天我也不想杀人,只想杀你。”
  阿飞道:“哦。”
  伊哭道:“你不该和林仙儿一齐来的。”
  阿飞目中突然射出了刀一般锐利的光,道:“你若再叫她的名字,我只得杀你了。”
  伊哭狞笑道:“为什么?”
  阿飞道:“因为你不配。”
  伊哭格格的笑了起来,道:“我不但要叫她的名字,还要跟她睡觉,你又能怎样!”
  阿飞的脸突然燃烧了起来。
  他原是个很冷静的人,从来也没有如此愤怒过。
  他的手已因愤怒而发抖。
  一只发抖的手是拿不稳剑的,但他却已忘了,怒火已烧光了他的理智,他狂怒之下,剑已划出。
  青魔手也已挥出!
  只听“叮”的一声,剑已折断。
  伊哭狂笑道:“这样的武功,也配和我动手,林仙儿还说你武功不错。”
  狂笑声中,青魔手已攻出了十余招。
  这件兵器的确有它不可思议的威力,它看来很笨重,其实却很灵巧,使出的招式更是怪异绝伦。
  阿飞几乎已连招架都无法招架了,他手上已只剩下四寸长的一截断剑,只能以变化迅速的步法勉强闪避。
  伊哭狞笑道:“你若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两句话,我就饶了你。”
  阿飞咬着牙,鼻子上已沁出了汗珠。
  伊哭道:“我问你,林仙儿是不是常常陪人睡觉的,她和你睡过觉没有?”
  阿飞狂吼一声,手中利剑又刺出。
  又是“叮”的一震,连这半截利剑都已被青魔手震得飞了出去,他的人也已被震得跌倒。
  伊哭的青魔手已雷电般击下,阿飞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只有在地上打滚,避开几招,已显得力拙。
  青魔手的压力实在太大,大得可怕。
  伊哭狞笑道:“说呀,说出我问你的话,我就饶你不死。”
  阿飞道:“我,我说!”
  伊哭的大笑声刚发出,出手稍慢,突有剑光一闪。
  伊哭平生从未见过如此快的剑光,等他看到这剑光时,剑已刺入了他的咽喉,他喉咙里“格格”作响,面上充满了惊惧和怀疑不信之色。
  他临死还不知道这一剑是哪里来的?
  他死也不相信这少年能刺得出如此快的一剑!
  阿飞用两根手指挟着方才被震断的半截剑尖,将剑尖一寸寸的自伊哭的咽喉里拔出来。
  伊哭面上每一根肌肉都起了痉挛。
  阿飞的目光如寒冰,瞪着他一字字道:“谁侮辱她,谁就得死。”
  伊哭的喉咙里还在“格格”的响,连眉毛和眼睛都扭曲起来,因为他想笑,这笑容却太可怕。
  他想笑,还想告诉阿飞:“你迟早也要死在她手上的。”
  只可惜他这句话永远都说不出来了。

×      ×      ×

  林仙儿一醒,就看到窗上有个人的影子,在窗外走来走去,她知道这人一定是阿飞,虽想进来,却不敢吵醒她。
  若是伊哭就不会在窗外了。
  林仙儿看着窗上的人影,心里觉得很愉快。
  伊哭虽然是一个很奇特的男人,而且很有名,这种男人对她来说,自然也很新奇,很有刺激。
  但阿飞却无疑更有趣得多。
  她愉快的躺在床上,让阿飞在窗外又等了很久,才轻唤道:“外面是小飞吗?”
  “小飞”,这名字是多么亲切。
  阿飞的人影停在窗口,道:“是我。”
  林仙儿道:“你为何不进来?”
  阿飞轻轻一推,门就开了,皱眉道:“你没有闩门?”
  林仙儿咬着嘴唇笑了笑,道:“我忘了……我什么都忘了。”
  阿飞忽然赶到床前,盯着她的脸,她的脸有些发青,也有些发肿,阿飞的脸色也变了,急急道:“你……你出了事?”
  林仙儿嫣然道:“我若没有睡好,脸就会肿的……昨天晚上我一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的脸似又红了,“嘤咛”一声,用被盖住了头,娇笑道:“你为什么这样盯着人家看?我就是睡不着嘛,你……你……你又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阿飞又痴了,他的心已溶化。
  林仙儿道:“你呢?你睡得好么?”
  阿飞道:“我也没有睡好,有条疯狗一直在我窗子外乱叫。”
  林仙儿眨了眨眼睛,道:“疯狗?”
  阿飞道:“嗯,我已宰了它,将它抛在河里了。”
  突听外面传入了一阵“叮叮当当”的敲打声,阿飞将窗子支开一些,就看到店伙正在院子里敲着水壶,大声道:“各位客官们,你们可想知道江湖中最轰动的消息,武林中最近发生的大事么?那么就请到饭厅,由南边来的孙老先生准午时开讲,保证既新鲜,又紧张,各位还可以一边吃着饭喝着酒。”
  阿飞放下窗子,摇了摇头。
  林仙儿道:“你不想去听?”
  阿飞道:“不想。”
  林仙儿眼珠子一转,嫣然道:“我倒想去听听,何况,我们总是要吃饭的。”
  阿飞笑了笑,道:“看来这伙计拉生意的法子倒真用对了。”
  林仙儿掀开棉被,想坐起来,突又“嘤咛”一声,缩了回去,红着脸,咬着嘴唇,垂头道:“你坏死了……还不快把衣服拿给我。”
  阿飞的脸也红了,一颗心“砰砰”的跳个不停。
  林仙儿吃吃笑道:“转过去,可不准偷看。”
  阿飞面对着墙壁,心似已将跳出腔子。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上一篇:第二十章 人心难测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梅花又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