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以友为荣
2019-08-13 08:59:0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饭厅里已快坐满了,江湖中的事永远充满了刺激,无论谁都想听听的,每个人心里多少总有些积郁。
  听着这些江湖豪杰,武林奇侠的故事,不知不觉就会将自己和故事中的人物溶为一体,心头的积郁也就在不知不觉中发泄了。
  靠窗的桌子上,坐着个穿着蓝布长衫的老者,白发苍苍,正闭着眼睛在那里抽着旱烟。
  他身旁边有个很年轻的大姑娘,梳着两条大辫子,一双大眼睛又黑又亮,眼波一转,就仿佛可以勾去男人的魂魄。
  阿飞和林仙儿一走进来,每个人的眼睛都发了直,这位辫子姑娘的大眼睛正不停的在他们身上转。
  林仙儿也在盯着这大姑娘,忽然抿嘴一笑,悄悄道:“你看她那双眼睛,我倒真得小心点,莫让她把你勾了去。”
  他们刚要了几样菜和两张饼,那蓝衫老人就咳嗽了几声,将旱烟袋在桌子上一敲,道:“红儿,时候到了么?”
  辫子姑娘道:“是时候了。”
  老人这才张开眼来,他的人虽然又老又干,但一双眼睛却很年轻,目光一转,每个人都觉得他眼睛正在瞪着自己。
  林仙儿悄悄笑道:“看来这位孙老先生倒不像是跑江湖,骗饭吃的混混。”
  她说话的声音虽很轻,但这孙老先生似乎还是听到了,目光在她脸上一扫,嘴角仿佛露出一丝笑意。
  那辫子姑娘已捧了碗茶过来,老人掀起茶碗盖子,吹着碗里的茶叶,啜了几口茶,忽然道:“梅花盗无恶不作,探花郎仗义疏财。”
  他目光又一扫,道:“各位可知道我说的这两人是谁么?”
  辫子姑娘自然知道他并不是真的在问人家,只不过要找个人将话头接下去而已,当下将两条大辫子甩了甩,摇头道:“这两人是谁呀?好像没有听说过。”
  孙老先生笑了笑道:“那你就真是孤陋寡闻了,提起这两人,当真是大大有名,‘梅花盗’数十年,只出现过两次,但两河绿林道中,千千百百条好汉所做的案子,加起来也没有他一个人多。”
  辫子姑娘吐了吐舌头,憨笑着道:“好厉害……但那位探花郎又是谁呢?”
  孙老先生道:“此人乃是位世家公子,历代缨鼎,可说是显赫已极,三代中就中过七次进士,只可惜没中过状元,到了李老探花这一代,膝下的两位少爷更是天资绝顶,才气纵横,他老人家将希望全都寄托在这两位公子身上,只望他们能中个状元,来弥补自己的缺陷……”
  辫子姑娘笑道:“探花就已经不错了,为何一定要中状元呢?”
  孙老先生道:“谁知大李公子一考,又是个探花,父子两人都郁郁不欢,只望小李公子能争气,谁知命不由人,这位小李公子虽然惊才绝艳,但一考之下,也是个探花,老探花失望之下,没过两年就去世了,接着,大李探花也得了不治之症,这位小李探花心灰意冷,索性辞去了官职,在家里疏财结客,他的慷慨与豪爽,就算孟尝复生,信陵再世,只怕也比不上他。”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又啜了几口茶。
  阿飞早已听得血脉贲张,兴奋已极,有人在夸赞李寻欢,他听了真比夸奖自己还要高兴。
  只听孙老先生接着又道:“这位探花郎不但才高八斗,而且还是位文武全才,幼年就经异人传授了他一身惊世骇俗的绝顶功夫。”
  辫子姑娘道:“爷爷今天要说的,就是他们两人的故事么?”
  孙老先生道:“不错。”
  辫子姑娘拍手笑道:“那一定好听极了,只不过……只不过堂堂的探花郎,又怎会和声名狼藉的梅花盗牵涉到一齐了呢?”
  孙老先生道:“这其中自有道理。”
  辫子姑娘道:“什么道理?”
  孙老先生道:“只因梅花盗就是探花郎,探花郎就是梅花盗。”
  阿飞只觉一阵怒气上涌,忍不住就要发作,辫子姑娘却已摇头道:“这位李探花既然不惜散尽万金家财,想必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又怎会忽然变成了打家劫舍,贪财好色的梅花盗?我不信。”
  孙老先生道:“莫说你不信,我也不信,所以特地去打听了很久。”
  辫子姑娘笑道:“若论打听消息,谁也没有你老人家拿手,其中的详情,你老人家想必一定打听出来了。”
  孙老先生也笑了笑,道:“自然打听出来了,这其中的详情,实在是曲折复杂,诡谲离奇,而且紧张刺激,精采绝伦……”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住,又闭上眼睛打起瞌睡来。
  辫子姑娘似乎很着急,连连道:“你老人家怎么不说了呀?”
  孙老先生抽了口旱烟,又将烟慢慢的往鼻孔里喷出来。
  辫子姑娘撇着嘴,道:“刚说到好听的地方,就不说了,岂非是吊人的胃口。”
  她忽然一拍巴掌,笑道:“我明白了,你老人家原来是想喝酒。”
  这下子不但她明白了,别人也都明白了,纷纷笑着掏腰包,摸银子,那店伙早已拿着个盘子在旁边等着收钱了。
  孙老先生这才打了哈欠,接着说下去道:“事情开始,是发生在兴云庄。”
  辫子姑娘道:“兴云庄?那莫非是龙啸云龙四爷住的地方么?听说那里气象恢宏,宅第连云,庭园林木之胜,更冠于两河,是个好地方。”
  孙老先生道:“不错,但这好地方却本是李寻欢送给他的,只因这两人乃是生死八拜之交,而且龙夫人还是李探花的姑表之亲……”
  这祖孙两人一搭一档,居然将前些天在兴云庄发生的事情说得八九不离十,说到李寻欢如何误伤龙小云,如何中伏被擒,大家都不禁扼腕叹息,说到林仙儿如何中夜被劫,少年阿飞的剑如何快,如何出手救了她时,孙老先生一双炯炯有光的眼睛,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竟一直望着阿飞和林仙儿,辫子姑娘的一双大眼睛,也不住往他们这边瞟。
  阿飞面上虽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暗暗思疑:“他莫非早已知道我们是谁?这故事莫非就是说给我们听的?”
  只听辫子姑娘道:“如此说来,梅花盗莫非已死在那位……‘飞剑客’手上么?”
  孙老先生道:“但赵大爷,田七爷,却认为他杀的不是梅花盗,李寻欢才是真的梅花盗。”
  辫子姑娘道:“那么究竟谁才是真的梅花盗呢?”
  孙老先生叹道:“谁也没有见过真的梅花盗,谁也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但赵大爷,田大爷身份不同,一言九鼎,他们老说李寻欢是梅花盗,那别人也只好说李寻欢是梅花盗了,于是心眉大师就要将他押回少林寺。”
  他又抽了口烟,徐徐接着道:“谁知到少林寺时,却变成是李探花将心眉大师送回去的了。”
  这句话说出来,连林仙儿都吃了一惊,阿飞更是大觉意外,两人都猜不出路上发生了什么事。
  幸好辫子姑娘已替他们问了出来。
  孙老先生道:“原来押送他的心眉大师,田七和四位少林弟子都在半路上遭了苗疆极乐峒主的毒手,心眉大师中毒后才释放了李寻欢,李寻欢见他中毒已深,只有少林寺中还可能有解药,是以就将他护送回去。”
  辫子姑娘一挑大拇指,赞道:“这位李探花可真是位大英雄,大豪杰,若是换了别人,在这种情况下早已不顾而去了,怎肯救他。”
  孙老先生道:“话虽不错,只可惜少林僧人们非但不感激他,还要杀他。”
  辫子姑娘讶然道:“为什么?”
  孙老先生笑道:“因为这些话都是李探花自己说出来的,少林僧人们对他说的话,连一个字都不相信。”
  辫子姑娘道:“可是……可是那心眉大师总该为他证实才是。”
  孙老先生长笑道:“只可惜心眉大师一回到少林后,就已圆寂了,除了心眉大师外,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的真象!”

×      ×      ×

  说到这里,四座都不禁发出了叹息之声。
  阿飞的胸膛更似已将爆裂,忍不住问道:“那位李探花莫非已遭了少林寺的毒手?”
  孙老先生瞟了他一眼,目中似有笑意,缓缓道:“少林寺虽然领袖武林,门下弟子更无一不是绝顶高手,但若想杀死李探花,却也非易事。”
  辫子姑娘也瞟了阿飞一眼,道:“但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李探花就算天下无敌,又怎能挡得住少林寺的八百弟子?”
  孙老先生道:“少林寺纵有八百弟子,无数好手,却又有谁敢抢先出手?又有谁敢去接小李探花的第一刀?!”
  辫子姑娘听得眉飞色舞,拍手道:“不错,小李神刀,例不虚发,少林寺纵有八百弟子,也一定伤不了他的,他现在只怕早已走了。”
  孙老先生道:“他也没有走。”
  辫子姑娘似乎怔了怔,道:“为什么?”
  孙老先生笑道:“少林弟子虽然无法伤他,但他也无法杀出少林弟子的包围,此刻是非未明,真象未白,他也不能走。”
  辫子姑娘道:“他既不能走,也不能打,那怎么办呢?”
  孙老先生道:“他身在八百弟子的包围之中,飞刀若一出手,就必死无疑,只因少林弟子怕的就是他手中之刀,而他的飞刀再强,却也杀不尽八百弟子。”
  辫子姑娘道:“但这样耗下去也不行呀!一个人总有支持不住的时候。”
  这也正是阿飞心里焦虑之处,他自己若是置身在李寻欢同样的情况中,实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听孙老先生道:“当时他们说话之处就在心眉大师圆寂的禅房外,双方说僵了,李探花就乘机冲入了那禅房中。”
  辫子姑娘失声道:“这么一来,他岂非自己将自己困死了?”
  孙老先生道:“少林弟子正也因为未想到他不向外面冲,反而自入绝路,所以才会被他冲入禅房去,后悔已来不及了。”
  辫子姑娘道:“后悔?李寻欢既已自入绝路,他们为何还要后悔?”
  孙老先生接道:“禅房中不但有心眉大师的遗蜕,还有一部少林寺内珍藏的经典,他们投鼠忌器,更不敢冲进去动手了。”
  辫子姑娘道:“但他们老在外面将这禅房围住,用不了几天,小李探花岂非就要被饿死,渴死了!”
  孙老先生道:“少林弟子想必也是打的这个主意,怎奈他们的五师叔心树还留在那禅房,而且又被李探花制住,他们难道能将他们的五师叔也一齐饿死么?”
  辫子姑娘道:“当然不能。”
  孙老先生道:“所以他们只有将食物和水送进去,心树饿不死,李探花自然也饿不死了。”
  辫子姑娘拍手笑道:“少林寺号称武林圣地,数百年来,谁也不敢妄越雷池一步,但李探花单枪匹马一个人,就将少林寺闹得人仰马翻,少林八百弟子非但拿他无可奈何,还得每天请他吃喝,还生怕送去的东西不中他的意……”
  她吃吃笑道:“这位李探花可真是位了不起的人物,这故事真好听极了。”
  听到这里,阿飞已是热血沸腾,不能自主,只恨不得能跳起来告诉别人:“李寻欢是我的朋友,好朋友……”
  无论谁有了李寻欢这种朋友,都值得骄傲的。
  但那孙老先生却又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不错,李探花的确是位了不起的英雄豪杰,只可惜这位大英雄迟早还是免不了要埋骨少林寺的。”
  辫子姑娘道:“为什么?”
  孙老先生有意无意间又瞟了阿飞一眼,道:“除非有人能证明李寻欢不是梅花盗,能证明心眉大师的确是被五毒童子所害,否则少林弟子就绝不会放他走!”
  辫子姑娘道:“有谁能为他证明呢?”
  孙老先生默然半晌,长叹道:“普天之下,只怕连一个人都没有!”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梅花又现
上一篇:
第二十章 人心难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