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逆徒授首
 
2019-08-13 09:04:5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你的运气不错,被他毒死的人实在不好看!”
  其实无论被谁毒死的人都不会好看的。
  心树什么都没有说。
  李寻欢闭起眼睛,缓缓道:“多年前,我曾经看到过一个被他毒死的人,那人中毒才不过片刻,全身已经发黑,我出去打个转,再回去一看,那人身上的肉已全都不见了,已变成了一副骷髅——漆黑的骷髅!”
  心树凝视心眉的尸身,嗄声道:“但现在二师兄中毒已有好几天了……”
  李寻欢霍然张开眼睛,道:“不错,他中毒已有数日,却还没有发生那种可怕的变化,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心树摇了摇头。
  李寻欢一字字道:“这只因他又中了另外一种极厉害的毒!”
  心树道:“你……你是说……”
  李寻欢道:“他虽中了极乐童子的‘五毒水晶’,但中的毒并不深,再被他以内力逼住,所以他直到回来后毒性还未发作。”
  心树道:“正是如此。”
  李寻欢道:“那凶手为了怕他说出秘密,一心想他快些死,生怕他中的毒还不够深,就另给他服了一种极厉害的毒药。”
  心树道:“杀人的法子很多,他为什么还是要用毒?”
  李寻欢道:“只因无论用什么法子杀人,都难免留下痕迹,大家既已都知道心眉大师中了毒,他只有再用下毒这法子,才能避免别人的疑心。”
  心树叹道:“不错,这样做,人人都认定二师兄必是被极乐童子毒死的,再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了。”
  李寻欢冷冷道:“此人行事,虽然老谋深算,只可惜还是忘了一件事。”
  心树道:“什么事?”
  李寻欢道:“他忘了毒性必相克,就因为他们下的毒既烈又重,克住了‘五毒水晶’之毒,所以心眉大师的遗蜕到现在还未有那种可怕的变化!”
  心树沉思了半晌,才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只不过那下毒的人是谁,你我还是不知道。”
  李寻欢目光闪动,道:“心眉大师回来之后,可曾服用过什么?”
  心树道:“只吃过一碗药。”
  李寻欢道:“是谁喂他吃药的?”
  心树道:“药是七师弟心鉴配的,但喂他吃药的人,却是四师兄心烛,和六师弟心灯。”
  他长长叹了口气,黯然接着道:“所以这三个人都有下毒的机会。”
  李寻欢缓缓道:“世上的毒药大致可分为二类,第一类毒药虽然无色无味,但却可令中毒的人死得很惨,叫别人看了害怕,只因这类毒不但要取人性命,还有要向人示威之意。”
  心树道:“那‘五毒水晶’自然是属于这一类的毒药了。”
  李寻欢道:“正是。”
  他接着道:“第二类毒,也许并非无色无味,但却可令被毒死的人死后全无异状,甚至叫别人看不出他是被毒死的。”
  心树道:“你说那凶手用的就是这种毒?”
  李寻欢点了点头,叹道:“就因为两种毒性迥异,是以才会互相克制,那第一类毒虽可怕,这第二类毒却更阴毒,江湖中能用这类毒的人并不多。”
  他目光炯炯,盯着心树,道:“少林门下,善于用毒的人有几个?”
  心树深深吸了口气,道:“这……”
  李寻欢道:“少林寺领袖江湖,武林正宗,少林弟子也以此为荣,绝不会有人肯去学这种下五门的手段,是么?”
  心树断然道:“少林七十二绝艺中,绝没有这‘毒’字!”
  李寻欢道:“心烛大师和心灯大师……”
  心树抢着道:“四师兄九岁时便已落发,六师弟更在襁褓中便已入了佛门,他两人这一生中只怕还未见过毒药!”
  李寻欢淡淡一笑,道:“如此说来,下毒的人是谁呢?”
  心树耸然道:“你难道说的是七师弟心鉴?”
  李寻欢不再说话。
  心鉴大师乃是半路出家,带艺投师的,未入少林前,人称“七巧书生”,正是位下毒的大行家!
  心树沉默了许久,缓缓抬起头,凝视着李寻欢。
  李寻欢也正在凝视着他……

×      ×      ×

  小亭中摆着一局棋。
  百晓生正轻轻地敲着棋子,一片片积雪灯花般随着他的敲棋声落下,又落在无边无际的积雪中。
  “夜半待客客不至,闲敲棋子落灯花。”
  这境界是多么悠闲,多么潇洒,但现在,天地间都似充满肃杀之意,每个人的脸色更重于天色。
  心湖大师、心烛、心灯、心鉴,也都在这里。
  阿飞蜷伏在小亭的圆柱下,连头都无力抬起。
  心湖大师望着他,双眉一直未展,缓缓道:“你看……李寻欢会不会出来?”
  百晓生笑了笑,道:“毫无疑问。”
  心湖大师道:“他这种人难道还会为了朋友而牺牲自己?”
  百晓生微笑道:“这就叫盗亦有道。”
  心湖大师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但愿如此……”
  他的声音忽然中断,就像是忽然被冻结在寒风里。
  他已瞧见了心树。

×      ×      ×

  心树已走入了这院子,却只有一个人。
  心湖抢先迎了上去,道:“你可安好?”
  他不问别的,先问心树之安好,毕竟不愧为少林掌门。
  心树合什道:“多谢师兄关切,弟子侥幸逃过了这一劫。”
  心鉴也赶了过来,厉声道:“李寻欢呢?”
  心树淡淡道:“他取经去了。”
  心鉴道:“取经?取什么经?”
  心树道:“藏经阁内失窃的经。”
  心鉴嘴角一阵牵动,冷笑道:“盗经的人果然是他!师兄你怎地放心让他去?”
  心树道:“只因盗经的人并不是他!”
  他目光逼视着心鉴,沉声道:“盗经的人就是谋害二师兄的凶手,因为二师兄已发现了这人的秘密,他只有将二师兄杀死灭口,但这人却并非李寻欢!”
  心鉴道:“不是李寻欢是谁?”
  心树目中寒光暴射,厉声道:“是你!”
  心鉴的嘴角又一阵牵动,脸色却沉了下来,冷冷道:“五师兄怎会说出这种话来,我倒真有些不懂了。”
  心树冷冷道:“你不懂还有谁懂?”
  心鉴转向心湖大师,躬身道:“这件事还是请大师兄裁夺,弟子无话可说。”
  心烛、心灯、百晓生早已听得耸然动容。
  心湖大师也不禁变色道:“二师弟明明是遭了李寻欢之毒手,你为何要为他洗脱?”
  百晓生悠悠道:“若是在下记得不错,心树师兄与李寻欢好像还是同榜的进士。”
  心鉴冷冷道:“五师兄只怕也中了李寻欢的毒了。”
  心树根本不理他们,沉声道:“真正令二师兄致命的毒药,并非极乐童子的‘五毒水晶’──”
  心鉴抢着道:“师兄你又怎会知道的?”
  心树冷笑道:“你以为你做的事真的人不知,鬼不觉?你莫非已忘了二师兄临死前还有这本东西留下来?”
  他的手一扬,手里拿着的正是心眉大师之《读经札记》。
  心湖皱眉道:“这又是什么?”
  心树道:“二师兄临行之前,已发现了那盗经的叛徒,只是他宅心仁厚,未经证实前,还不愿披露这叛徒的姓名,只不过却已将之写在他这本《读经札记》上,以防万一他若有不测,也好留作证据。”
  心湖大师动容道:“真有此事?”
  心鉴抢着道:“这上面若真有我的名字,我就甘愿……”
  心树冷笑道:“你甘愿怎样?……你虽已将最后一页撕下了,又怎知二师兄没有记在另一页上?”
  心鉴身子一震,忽然伏倒在地,颤声道:“五师兄竟勾结外人,令弟子身遭不白之冤,求大师兄明鉴。”
  心湖大师沉吟着,目光向百晓生望了过去。
  百晓生缓缓道:“白纸上写的虽是黑字,但这字却是人人都可写的。”
  心鉴道:“不错,就算二师兄这本《读经札记》上写着我的名字,但却也未必是二师兄自己写的。”
  百晓生淡淡道:“据我所知,小李探花文武双全,韩苏颜柳,兰庭魏碑,名家的字,他都曾下过工夫临摹。”
  心鉴道:“不错,他若要学一个人的笔迹,自然容易得很。”
  心湖大师沉下了脸,瞪着心树道:“你平时素来谨慎,这次怎地也疏忽起来?”
  心树神色不变,道:“师兄若认为这证据不够,还有个证据。”
  心湖大师道:“你且说出来。”
  心树道:“本来藏在二师兄房中的那部《达摩易筋经》,也已失窃了。”
  心湖大师动容道:“哦?”
  心树道:“李探花算准这部经必还来不及送走,必定还藏在心鉴房里,是以弟子已令值日的一尘和一茵监视着他一起取经去了。”
  心鉴忽然跳了起来,大呼道:“师兄切莫听他的,他们这是想栽赃!”
  他嘴里狂呼着,人已冲了出去。
  心湖大师皱了皱眉,袍袖一展,人也随之掠起,但却并没有阻止他,只是不即不离地跟在他身后。
  心鉴身形起落间,已掠回他自己的禅房。
  门果然已开了。
  心鉴冲了进去,一掌劈开了木柜,木柜竟有夹层。
  易筋经果然就在那里。
  心鉴厉声道:“这部经本在二师兄房中,他们故意放在这里为的就是要栽赃,但这种栽赃的法子,几百年前已有人用过了,大师兄神目如电,怎会被你们这种宵小们所欺!”
  直等他说完了,心湖才冷冷道:“就算我们是栽赃,但你又怎知我们会将这部经放在这木柜里?你为何不到别处去找?一进来就直奔这木柜?”
  心鉴骤然怔住了,满头汗出如雨。
  心树长长吐出了口气,道:“李探花早已算准只有用这法子,才可令他不打自招的。”
  只听一人微笑道:“但我这法子实在也用得很冒险,他自己若不上当,那就谁也无法令他招认了!”
  笑声中,李寻欢已忽然出现。
  心湖大师长长叹了口气,合什为礼。
  李寻欢微微含笑,抱拳一揖。
  这一揖一礼中已包含了许多话,别的已不必再说了。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误入罗网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剑无情人却多情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