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剑无情人却多情
 
2019-08-13 09:06:1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阿飞道:“女人不会强奸女人。”
  李寻欢道:“这也许正是她在故布疑阵,让别人都想不到梅花盗是女人。”
  阿飞道:“女人没法子强奸女人。”
  李寻欢又笑了笑,道:“有法子的。”
  他轻轻的咳嗽着,接着说道:“那梅花盗若果真是女人,她可以用一个男人做傀儡,替她做这种事,到了必要的时候,再找机会将这男人除去。”
  阿飞道:“你想得太多了。”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也许我的确想得太多了,但想得多些,总比不想好。”
  阿飞道:“也许……不想就是想。”
  李寻欢失笑道:“说得好。”
  阿飞道:“也许……好就是不好。”
  李寻欢笑道:“想不到你也学会了和尚打机锋……”
  阿飞忽然又道:“梅花盗三十年前已出现过,如今至少已该有五十岁以上了。”
  李寻欢道:“三十年前的梅花盗,也许并不是这次出现的梅花盗,他们也许是师徒,也许是父女。”
  阿飞不再说话。
  李寻欢也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百晓生也绝不是盗经的主谋,因为他根本无法令心鉴为他冒险。”
  阿飞道:“哦?”
  李寻欢道:“心鉴未入少林前,已横行江湖,若是想要钱财,当真是易如反掌,所以财帛利诱绝对打不动他。”
  阿飞道:“哦?”
  李寻欢道:“百晓生武功虽高,但入了少林寺就无用武之地了,所以心鉴也绝不可能是被他威胁的。”
  阿飞道:“也许他有把柄被百晓生捏在手上。”
  李寻欢道:“是什么把柄呢?”
  他接着道:“未入少林前,‘单鹗’的所做所为,已和‘心鉴’无关了,因为出家人讲究的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百晓生绝不可能以他出家前所做的事来威胁他,他既已入了少林,也不可能再做出什么事来了。”
  阿飞道:“何以见得?”
  李寻欢道:“因为他若想做坏事,就不必入少林了,少林寺清规之严,天下皆知,他绝不敢冒这个险,除非……”
  阿飞道:“除非怎样?”
  李寻欢道:“除非又有件事能打动他,能打动他的事,绝不是名,也不是利。”
  阿飞道:“名利既不能打动他,还有什么能打动他?”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能打动他这种人的,只有绝代之红颜,倾国之美色!”
  阿飞道:“梅花盗?”
  李寻欢道:“不错!只有梅花盗这种女人才能令他不惜做少林的叛徒,只有梅花盗这种女人才敢盗少林的藏经!”
  阿飞道:“你又怎知梅花盗必定是个绝色美人?”
  李寻欢又沉默了很久,才叹息着道:“也许我猜错了……但愿我猜错了!”
  阿飞忽然停下脚步,凝视着李寻欢,道:“你是不是要重回兴云庄。”
  李寻欢凄然一笑,道:“我实在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地方可去。”

×      ×      ×

  夜,漆黑的夜。
  只有小楼上的一盏灯还在亮着。
  李寻欢痴痴地望着这鬼火般的孤灯,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取出块丝巾,掩住嘴不停地咳嗽起来。
  鲜血溅在丝巾上,宛如被寒风摧落在雪地上的残梅,李寻欢悄悄将丝巾藏入衣里,笑着道:“我忽然不想进去了。”
  阿飞似乎并未发觉他笑音的辛酸,道:“你既已来了,为何不进去?”
  李寻欢淡淡道:“我做的事有许多都没有原因的,连我自己都解释不出。”
  阿飞的眸子在夜色中看来就像是刀。
  他的话也像刀,道:“龙啸云如此对不起你,你不想找他?”
  李寻欢却只是笑了笑,道:“他并没有对不起我……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女,无论做出什么事来,都值得别人原谅的。”
  阿飞瞪着他,良久,良久,慢慢地垂下头,黯然道:“你是个令人无法了解的人,却也是个令人无法忘记的朋友。”
  李寻欢笑道:“你自然不会忘记我,因为我们以后还时常会见面的。”
  阿飞道:“可是……可是现在……”
  李寻欢道:“现在我知道你有件事要去做,你只管去吧。”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谁也没有再说话。
  风吹过大地,风在呜咽。
  远处传来零落的更鼓,遥远得就像是眼泪滴落在枯叶上的声音。
  两人还是面对面地站着,明亮的眸子里已有了雾。
  没有星光,没有月色,只有雾——
  李寻欢忽又笑了笑,道:“起雾了,明天一定是好天气。”
  阿飞道:“是。”
  他只觉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连声音都发不出。
  他没有再说第二个字,就转身飞掠而去,只剩下李寻欢一个人,一个人动也不动的站在黑暗里。
  他的躯体与生命都似已和黑暗融为一体。

×      ×      ×

  阿飞掠过高墙,才发现“冷香小筑”那边也有灯火亮着,昏黄的窗纸上,映着一个人纤纤的身影。
  阿飞的心似在收缩。
  屋子里的人对着孤灯,似在看书,又似在想着心事。
  阿飞骤然推开了门——
  他推开门,就瞧见了他旦夕不忘的人,他推开了门,就似已用尽了全身力气,木立在门口,再也移不动半步。
  林仙儿霍然转身,吃了一惊,娇笑道:“原来是你。”
  阿飞道:“是我。”
  他发觉自己的声音似乎也很遥远,连他自己都听不清。
  林仙儿拍着胸口,娇笑道:“你看你,差点把我的魂都吓飞了。”
  阿飞道:“你以为我已死了,看到我才会吓一跳,是么?”
  林仙儿眨着眼,道:“你在说什么呀?还不快进来,小心着凉。”
  她拉着阿飞的手,将阿飞拉了进去。
  她的手柔软,温暖,光滑,足可抚平任何人的创痛。
  阿飞甩开了她的手。
  林仙儿眼波流动,柔声道:“你在生气……是在生谁的气?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她依偎到阿飞怀里。
  她的身子也是那么柔软而温暖,带着种淡淡的香气,足以令任何男人都醉倒在她裙下。
  阿飞反手一掌,将她掴了出去。
  林仙儿踉跄后退,跌倒,怔住了。
  过了半晌,她眼泪慢慢流下,垂首道:“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我对你有什么不好?你说出来,我被你打死也甘心。”
  阿飞的手紧握,似已将自己的心捏碎。
  他已发现林仙儿方才是在看书,看的是经书。
  少林寺的藏经。
  林仙儿流泪道:“那天你去了之后,我左等你不回来,右等你也不回来,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多为你担心,现在好容易等到你回来,你却变成这样子,我……我……”
  阿飞静静的看着她,就像是从未见过她这个人似的。
  等她说完了,阿飞才冷冷道:“你怎么等我?你明知我一走入申老三的屋子,就是有去无回的了。”
  林仙儿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飞道:“百晓生和单鹗将少林藏经交给你时,你就要他们在申老三的屋里布下陷阱,你不但要害我,还要害李寻欢。”
  林仙儿咬着嘴唇,道:“你真的以为是我害你?”
  阿飞道:“当然是你,除了你之外,没有人知道我会去找申老三。”
  林仙儿以手掩面,痛哭着道:“但我为什么要害你?为什么?……”
  阿飞道:“因为你就是梅花盗!”
  林仙儿就像是忽然被抽了一鞭子,整个人都跳了起来,道:“我是梅花盗?你竟说我是梅花盗?”
  阿飞道:“不错,你就是梅花盗!”
  林仙儿道:“梅花盗已被你杀死了,你……”
  阿飞打断她的话,道:“我杀死的那人,只不过是你用来故布疑阵,转移他人耳目的傀儡而已。”
  他接着道:“你知道金丝甲已落入李寻欢手里,知道李寻欢绝不会上你的当,就发觉自己的处境已很危险了,所以那天晚上你就故意约好李寻欢到你那里去。”
  林仙儿幽幽的道:“那天晚上我的确约了李寻欢,只因那时我还不认得你。”
  阿飞根本不听她的话,接着道:“你要那傀儡故意将你劫走,为的就是要李寻欢救你,要李寻欢将那傀儡杀死,等到世人都认为‘梅花盗’已死了,你就可高枕无忧了,你不但要利用李寻欢,也利用了你那伙伴做替死鬼。”
  林仙儿反而安静了下来,道:“你说下去。”
  阿飞道:“但你却未算到李寻欢忽然有了意外,更未算到会有我这样一个人救了你……”
  林仙儿道:“你莫忘了,我也救过你。”
  阿飞道:“不错。”
  林仙儿道:“我若是梅花盗,为何要救你?”
  阿飞道:“只因那时事情又有了变化,你还要利用我,你就将我藏在这里,居然没有人来搜查,那时我已觉得疑心了。”
  林仙儿道:“你认为龙啸云他们也是和我同谋的人?”
  阿飞道:“他们自然不知道你的阴谋,只不过也受你利用而已,何况龙啸云早已对李寻欢嫉恨在心,他这么样做也是为的自己。”
  林仙儿道:“这些话都是李寻欢教你说的?”
  阿飞道:“你以为天下的男人都是呆子,都可被你玩弄,你心里畏惧的只有李寻欢一个人,所以千方百计地想除了他。”
  他自己的声音也在颤抖,咬紧牙关,接着道:“你不但心狠手辣,而且贪得无厌,连少林寺的藏书你都想要,连出家人你都不肯放过,你……你……”
  林仙儿的眼泪竟又流了下来,缓缓道:“我的确看错了你。”
  阿飞的嘴唇已咬出血,一字字道:“但我却未看错你!”
  林仙儿道:“我若说这部经不是百晓生和单鹗给我的你一定不会相信,是么?”
  阿飞道:“你无论说什么,我都再也不会相信!”
  林仙儿凄然一笑,道:“我总算明白了你的意思……我总算明白了你的心……”
  她一面说着话,一面向阿飞走了过去,她走得很慢,但步子却很坚定,像是已下了很大的决心。
  风在呼啸,灯火飘摇。
  闪动着的灯光映着她苍白绝美的脸,映着她秋水般的眼波,她痴痴地望着阿飞,良久良久,幽幽道:“我知道你是来杀我的,是不是?”
  阿飞的拳紧握,嘴紧闭。
  林仙儿忽然撕开了衣襟,露出白玉般的胸膛。
  她指着自己的心,道:“你腰畔既然有剑,为什么还不出手?……我只望你能往这里刺下去。”
  阿飞的手已握住了剑柄。
  林仙儿阖起眼帘,颤声道:“你快动手吧,能死在你手上,我死也甘心。”
  她胸膛起伏,似在轻轻颤抖。
  她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眼帘,悬挂着两粒晶莹的泪珠。
  阿飞不敢看她,垂下眼望着自己的剑。
  无情的剑,冷而锋利。
  阿飞咬着牙,道:“你全都承认了?”
  林仙儿眼帘抬起,凝注着他。
  她眼中充满了凄凉,充满了幽怨,充满了爱,也充满了恨——世上绝没有任何事比她的眼色更能打动人的心。
  她嘴角露出一丝凄凉的微笑,幽幽道:“你是我这一生中最爱的人,若连你都不相信我,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阿飞的手握得更紧,指节已发白,手背已露出青筋。
  林仙儿还是在凝注着他,黯然道:“只要你认为我是梅花盗,只要你认为我真是那么恶毒的女人,你就杀了我吧,我……我绝不恨你。”
  剑柄坚硬,冰冷。
  阿飞的手却已开始发抖。
  无情的剑,剑无情,但人呢?
  人怎能无情?

×      ×      ×

  灯灭了。
  但林仙儿绝代的风姿,在黑暗中却更动人。
  她没有说话,但在这绝望的黑暗中,她的呼吸声听来就宛如令人心碎的呻吟。
  世上还有什么力量能比情爱的力量更大?
  面对着这么样一个女人,面对着自己一生中最强烈的情感,面对着这无边无际的黑暗!……
  阿飞这一剑是不是还能刺得下去?

×      ×      ×

  剑无情,人却多情。

  (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全书完,凌妙颜精校,2019.8.12)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 逆徒授首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