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无妄之灾
2019-08-13 08:48:0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水池已结了冻,朱栏小桥横跨在水上。
  在夏日,这里满塘荷香,香沁人心,但此时此刻,这里却只有刺骨的寒风,无边的寂寞。
  李寻欢痴痴的坐在小桥的石阶上,痴痴的望着结了冰的荷塘,他的心,也正和这荷塘一样。
  “我既已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回来?……”
  更鼓声响,又是三更了。
  远远望去,可以看到冷香小筑中的灯光。
  林仙儿还在等着他?
  他明知林仙儿今夜要他去,一定有她的用意,他明知自己去了后,一定会发生许多极惊人,也极有趣的事。
  但他还是坐在这里,远远望着那昏黄的灯光。
  石阶上的积雪,寒透了他的心。
  他又不停的咳嗽起来。
  忽然间,冷香小筑那边似有人影一闪,向黑暗中掠了出去。
  李寻欢立刻也飞身而起。
  他身形之快,无可形容,但等他赶到冷香小筑那边去的时候,方才的人影早已瞧不见了,似乎已被无边的黑暗吞没。
  李寻欢迟疑着:“难道我看错了!”
  雪光反映,他忽然发觉屋顶的积雪上赫然有只不完整的足印。
  但只有这一只足印,他还是无法判断此人掠去的方向。
  李寻欢掠下屋顶,窗内灯光仍亮。
  他弹了弹窗子,轻唤道:“林姑娘。”
  屋子里没有应声。
  李寻欢又唤了两声,还是听不到回应,他皱了皱眉,骤然推开窗户,只见屋子里的小桌上,也摆着几样菜,炉上还温着一壶酒。
  酒香温暖了整个屋子,桌上居然也是蜜炙的火腿,白玉般的冻鸡,可是林仙儿却已不在屋里。
  李寻欢一掠入窗,忽然又发现五只酒杯,连底都嵌入桌面里,骤然望去,赫然就像是一朵梅花!

×      ×      ×

  梅花盗!
  林仙儿难道已落入梅花盗手里?!
  李寻欢手按在桌上,力透掌心,五只酒杯就弹了起来!
  只见五只酒杯俱都完整如新,桌上却已多了五个洞!
  这桌子虽非石桌,但要将五只瓷杯嵌入桌面,这份内力之惊人,就连李寻欢都知道自己办不到!
  梅花盗的武功果然可怕。
  李寻欢手里拿着酒杯,掌心已不觉沁出了冷汗。
  就在这时,突听“哧”的一声,桌上的烛光,首先被打灭,接着,急风满屋,也不知有多少暗器,从四面八方向李寻欢打了过来。风声尖锐,出手的显然都是高手,若是换了别人,只怕在一霎眼里就要被打成个刺猬!
  但普天之下的暗器,又有哪一样能比得上“小李飞刀”!
  李寻欢身子一转,两只手已接着了十七八件暗器,人已跟着飞身而起,没有被他接住的暗器,就全都自他足底打过。
  屋子外这时才响起了呼喝叱咤声!
  “梅花盗,你已逃不了,快出来送死吧!”
  “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我们今日也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老实告诉你,洛阳府的田七爷今天已赶来了,还有‘摩云手’公孙大侠,再加上赵大爷,龙四爷……”
  纷乱中,突听一人厉声道:“莫要乱,先静下来!”
  这人虽只说了七个字,但声如洪钟,七个字说出之后,四下立刻再也听不到别人的语声。
  李寻欢摇了摇头,苦笑暗道:“果然是田七到了。”
  只听这人又道:“朋友既已到了这里,为何不肯出来相见?”
  李寻欢轻轻咳嗽了两声,粗着喉咙道:“各位既已到了这里,为何不肯进来相见?”
  屋外又起了一阵惊动,纷纷道:“这小子是想诱我们入屋。”
  又有人道:“敌暗我明,咱们可千万不能上他的当!”
  这时又有一人的语声响起,将别人的声音全都压了下去。
  这声音清亮高亢,朗声道:“梅花盗本来就是只会在暗中偷鸡摸狗之辈,哪里敢见人。”
  请将不如激将,大家立刻也纷纷骂道:“偷鸡摸狗,缩头乌龟,不敢见人,如何如何……”
  李寻欢又好气,又好笑,大声道:“不错,梅花盗确是有些鬼鬼祟祟,但和我又有何关系?”
  那清朗的语声道:“你不是梅花盗是谁?”
  另一人道:“公孙大侠还问他干什么,赵大爷绝不会看错的,此人必是梅花盗无疑。”
  李寻欢忽然放声大笑起来,道:“赵正义,我早就知道这都是你玩的花样!”
  笑声中,他身形已燕子般掠出窗户,窗外群豪有的人呼喝着向前扑,有的人惊叫着往后退。
  龙啸云大呼道:“各位莫动手,这是我的兄弟,李寻欢!”
  李寻欢身形一转,已找到了赵正义,掠到他面前,微笑道:“赵大爷你高明的眼力,若非在下手脚还算灵便,此刻已做了梅花盗的替死鬼了,那死得才叫冤枉。”
  赵正义脸色铁青,冷冷道:“三更半夜,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我不将他看成梅花盗却将他看成谁?我怎知阁下的病忽然好了,又偷偷溜到这里来。”
  李寻欢淡淡道:“我用不着偷偷溜到这里来,无论哪里,我都可光明正大的走来走去,何况,赵大爷又怎知不是此间的主人约我来的?”
  赵正义冷笑道:“我倒不知道阁下和林姑娘有这份交情,只不过,谁都知道林姑娘今夜是绝不会到这里来的。”
  李寻欢道:“哦?”
  赵正义冷冷道:“林姑娘为了躲避梅花盗,今天下午已搬出了冷香小筑。”
  李寻欢道:“纵然如此,阁下先问清楚了再下毒手也不迟。”
  赵正义道:“对付梅花盗这种人,只有先下手为强,等问清楚再出手,就已迟了。”
  他句句话都说得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李寻欢大笑道:“好个先下手为强!如此说来,李某今日若死在赵大爷手上,也只能算我活该,一点也怨不得赵大爷。”
  龙啸云干咳两声,陪笑道:“黑夜之间,无论谁都会偶然看错的,何况……”
  赵正义忽又冷冷道:“何况,也许我并没有看错呢?”
  李寻欢道:“没有看错?难道赵大爷认为李某就是梅花盗?”
  赵正义冷笑道:“那也难说得很,大家只知道梅花盗轻功很高,出手很快,至于他究竟是姓张,还是姓李?就谁也不知道了。”
  李寻欢悠然道:“不错,李某轻功既不低,出手也不慢,梅花盗重现江湖,也正是李某再度入关的时候,李寻欢若不是梅花盗,那才是怪事一件。”
  他笑了笑,瞪着赵正义缓缓道:“但赵大爷既然认定了李某就是梅花盗,此刻为何还不出手?”
  赵正义道:“早些出手,迟些出手都无妨,有田七爷和摩云兄在这里,今日你还想走得了么?”
  龙啸云脸色这才变了,强笑道:“大家只不过是在开玩笑,千万不可认真,龙啸云敢以身世性命担保,李寻欢绝不是梅花盗!”
  赵正义沉着脸道:“这种事自然万万开不得玩笑的,你和他已有十年不见,怎能保证他?”
  龙啸云涨红了脸,道:“可是……可是我深知他的为人……”
  一人忽然冷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龙四爷总该听说过吧。”
  这人瘦如竹竿,面色蜡黄,看来仿佛是个病夫,但说起话来却是语声清朗,正是以“摩云十四式”名震天下的“摩云手”公孙摩云。
  他背后一人始终面带着笑容,背负着双手,看来又仿佛是个养尊处优的富家翁,此刻忽然哈哈一笑,道:“不错,我田七和李探花也是数十年的交情了,但现在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我也只好将交情搁在一边。”
  李寻欢淡淡道:“我朋友虽不少,但像田七爷这么样有身份的朋友我却一个也没有,田七爷也用不着跟我攀交情。”
  田七脸色一沉,目中立刻现出了杀机。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田七爷翻脸无情,脸上一瞧不见笑容,立刻就要出手杀人,谁知此番他非但没有出手,而且连话都不说了。
  只见公孙摩云,赵正义,田七,三个人将李寻欢围在中间,三个人俱是脸色铁青,咬牙切齿。
  但三人却只是瞪着李寻欢手里的刀,看来谁也没有抢先出手之意。
  李寻欢连眼角也不瞧他们一眼,悠然道:“我知道三位此刻都恨不得立刻将我置之于死地,只因杀了我这梅花盗之后,非但立刻荣华富贵,美人在抱,而且还可换得个留芳百世的美名。”
  赵正义板着脸道:“黄金美人,等闲事耳,我们杀你,只不过是为了要替江湖除害而已。”
  李寻欢大笑道:“好光明呀,好堂皇,果然不愧为铁面无私,侠义无双!”
  他轻抚着手里的刀锋,徐徐道:“但阁下为何还不出手呢?”
  赵正义的目光随着他的手转来转去,也不开口了。
  李寻欢道:“哦,我知道了,田七爷‘一条棍棒压天下,三颗铁胆镇乾坤’,赵大爷想必是在等着田七爷出手,田七爷自然也是义不容辞的了,是么?”
  田七双手背负在身后,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
  李寻欢道:“田七爷难道也在等着公孙先生出手?嗯,不错,公孙先生‘摩云十四式’矢矫变化,海内无双,自然是应该让公孙先生先出手的。”
  公孙摩云就好像忽然变成了个聋子,连动都不动。
  李寻欢仰天大笑道:“这倒怪了,三位都想将我杀之而后快,却又都不肯出手,莫非三位都不愿抢先争功,在互相客气?”
  公孙摩云等三人倒也真沉得住气,李寻欢无论如何笑骂,这三人居然还是充耳不闻。
  其实三人心里早已都恨不得将李寻欢踢死,但“小李神刀,例不虚发”,李寻欢只要一刀在手,有谁敢先动?
  他们三人不动,别人自然更不敢动了。
  龙啸云忽然笑道:“兄弟,你到现在难道还看不出他们三位只不过是在跟你开玩笑?走走走,我们还是喝杯酒去挡挡寒气吧。”
  他大笑着走过去,揽住了李寻欢的肩头。
  李寻欢面色骤变,失声道:“大哥你……”
  他想推开龙啸云,却已迟了!
  就在这时,只听“呼”的一声,田七的手已自背后抽出一条四尺二寸长的金丝夹藤软棍,已毒蛇般抽在李寻欢腿上。
  李寻欢掌中空有独步天下,见者丧胆的“小李神刀”,但身子已被龙啸云热情的手臂揽住,这飞刀哪里还能发得出去。
  但闻“拍”的一声,他两条腿已疼得跪了下去,公孙摩云出手如风,已点了他背后七处大穴。
  赵正义跟着飞起一腿,将他踢得滚出两丈外。
  龙啸云跳了起来,大吼道:“你们怎能如此出手?!快放了他!”
  他狂吼着向李寻欢扑了过去。
  赵正义冷冷道:“纵虎容易擒虎难,放不得的。”
  田七道:“龙四爷,得罪了!”
  公孙摩云已横身挡住了龙啸云的去路,龙啸云双拳齐出,但田七的金丝夹藤软棍已兜住了他的腿。
  软棍一抖,龙啸云哪里还站得住脚,赵正义不等他身子再拿桩站稳,已在他软胁上点了一穴。
  龙啸云扑地跪倒,哽声道:“赵大哥,你……你怎能如此……”
  赵正义沉着脸道:“你我虽然义结金兰,但江湖道义却远重于兄弟之情,但愿你也能明白这道理,莫要再为这武林败类自讨苦吃了。”
  龙啸云道:“但他绝不是梅花盗,绝不是!”
  赵正义叱道:“你还要多嘴?你怎能证明他不是梅花盗?”
  田七面上又露出了他那和蔼的微笑,道:“连他自己都承认了,龙四爷又何苦再为他辩白?”
  公孙摩云道:“龙四爷,你是有家有室,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若是被这种淫棍拖累,岂非太不值得了么?”
  龙啸云嘶声道:“只要你们先放了他,无论多大的罪,龙啸云都宁愿替他承当。”
  赵正义厉声道:“你愿为他承当?可是你的妻子呢?你的儿女呢?你难道也忍心眼看他们被你连累?”
  龙啸云骤然一震,全身都发起抖来。
  只见李寻欢双腿弯曲,扑在雪地上,正在不停的咳嗽,已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掌中却仍紧紧握着那柄飞刀,就像是一个已将被溺死的人,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根芦苇,全不知道这根芦苇根本救不了他!
  飞刀虽仍在手,怎奈已是永远再也发不出去的了!
  这一身傲骨,一生寂寞的英雄,难道竟要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龙啸云目中不禁流下泪来,颤声道:“兄弟,全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下一篇:第十四章 有口难言
上一篇:
第十二章 同是断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