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百口莫辩
 
2019-08-13 08:55:2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心眉大师吃着田七由小孩手上换来的那碗饽饽,他也吃得很放心,只不过出家人一向讲究细嚼慢咽,田七一碗全都下了肚,他才吃了两口。
  这时车马已驶出小镇,赶车的只希望快将这些瘟神送到地头,好吃一顿,是以将马打得飞快。
  田七笑道:“照这样走法,天亮以前,就可以赶到嵩山了。”
  心眉大师面上也露出一丝宽慰之色,道:“这两天山下必有本门弟子接应,只要能……”
  他语声突然停顿,身子竟颤抖起来,连手里端着的一碗饽饽都拿不稳了,面汤泼出,沾污了僧衣。
  田七变色道:“大师你……你莫非也……”
  突听“波”的一声,面碗已被心眉大师捏碎。
  田七大骇道:“这碗面饽饽里难道也有毒?”
  心眉大师长长叹息了一声,黯然无语。
  田七一把揪住李寻欢的衣襟,嗄声道:“你看看我的脸,我的脸是不是也……”
  他也骤然顿住语声,因为这句话已用不着再问了。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我虽然一向都很讨厌你,却也不愿看着你死。”
  田七面如死灰,全身发抖,恨恨的瞪着李寻欢,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过了半晌,忽然狞笑道:“你不愿看着我死,我却要看着你死!我早就该杀了你的!”
  李寻欢道:“你现在杀我不嫌太迟了么?”
  田七咬牙道:“不错,我现在要杀你的确已迟了,但还不太迟。”
  他的手已扼住了李寻欢的脖子。

×      ×      ×

  阿飞已站了起来。
  他脸色还是很难看,但身子却已能站得笔直。
  林仙儿脉脉含情的望着他,眼波中充满了爱慕之意,嫣然道:“你这人真是铁打的,我本来以为你最少要过三四天才能起床,谁知你不到半天就已下了地。”
  阿飞在屋子里缓缓走了两圈,忽然道:“你看他能不能平安到达少林寺?”
  林仙儿嘟着嘴,道:“你倒真是三句不离本行,说来说去只知道他,他,他,你为什么不说说我,不说说你,你自己。”
  阿飞静静地望着她,缓缓道:“你看他能不能平安到达少林寺?”
  无论林仙儿说什么,他还是只有这一句话。
  林仙儿“噗哧”一笑,道:“你呀!我拿你这人真是没法子。”她温柔的拉着阿飞坐下,柔声道:“但你只管放心,他现在说不定已坐在心湖大师的方丈室喝茶了,少林寺的茶一向很有名。”
  阿飞神色终于缓和了些,居然也笑了笑,道:“据我所知,他就算被人扼住,也绝不肯喝茶的。”

×      ×      ×

  李寻欢已喘不过气来。
  田七自己的面色也越来越可怕,几乎也已喘不过气来。但他一双青筋暴露的手却死也不肯放松。
  李寻欢只觉眼前渐渐发黑,田七的一张脸似已渐渐变得很遥远,他知道“死”已距离他渐渐近了。
  在这生死俄顷之间,他本来以为会想起很多事,因为他听说一个人临死前总会忽然想起很多事来的。
  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有想起,既不觉得悲哀,也不觉得恐惧,反而觉得很好笑,几乎忍不住要笑了出来。
  因为他从来也未想到居然会和田七同时咽下最后一口气,纵然在黄泉路上,田七也不是个好旅伴。
  只听田七嘶声道:“李寻欢,你好长的气,你为何还不死?”
  李寻欢本来想说:“我还在等着你先死哩!”
  可是现在他非但说不出话,连气都透不出来了,只觉田七的语声似也变得很遥远,就仿佛是自地狱边缘传来的。
  他已无力挣扎,已渐渐晕过去。
  突然间,他隐隐约约听到一声惊呼,呼声似也很遥远,但听来又仿佛是田七发出来的。
  接着,他就觉得胸口顿时开朗,眼前渐渐明亮。
  于是他又看到了田七。
  田七已倒在对面的车座上,头歪到一边,软软的垂了下来,只有一双死鱼般的眼睛似乎仍在狠狠的瞪着李寻欢。
  再看心眉大师正在喘息着,显然刚用过力。
  李寻欢望着他,过了很久,才叹息着道:“是你救了我?”
  心眉大师没有回答这句话,却拍开了他的穴道,嗄声道:“趁五毒童子还没有来,你快逃命吧。”
  李寻欢非但没有走,甚至连动都没有动,沉沉道:“你为何要救我?你已知道我不是梅花盗?”
  心眉大师叹道:“出家人临死前不愿多造冤孽,无论你是否梅花盗,都快走吧,等五毒童子一来,你再想逃就迟了。”
  李寻欢凝注着他已发黑的脸,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多谢你的好意,只可惜我什么都会,就是不会逃命。”
  心眉大师着急道:“现在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你体力未恢复,也万万不是五毒童子的对手,只要他一来,你就……”
  突听拉车的马一声惊嘶,赶车的一声惨呼,车子斜斜冲了出去,“轰”的撞上了道旁的枯树。
  心眉大师撞在车壁上,嘶声道:“你为何还不去?难道还想救我?”
  李寻欢淡淡道:“你能救我,我为何不能救你?”
  心眉大师道:“可是——可是我已离死不远,迟早总是一死。”
  李寻欢道:“你现在还没有死,是么?”
  他不再说话,却自田七怀中搜出了一柄刀。
  一柄很轻,很薄的小刀。
  一柄小李飞刀!
  李寻欢嘴角似乎露出了一丝微笑。
  车厢已倾倒,车轮犹在不停的滚动着,发出一阵阵单调而丑恶的声音,在这荒凉的黑夜里听来分外令人不愉快。
  李寻欢喃喃道:“这车轴早就该加油了……”
  此时此刻,他居然还会想起车轴该不该加油的问题,心眉大师越来越觉得这人奇怪得不可思议。
  他活了六十多年,从未见过第二个这样的人。
  这时李寻欢已扶着他出了车厢,刺骨的寒风猛然吹上了他们的脸,那感觉就好像刀割一样。
  心眉大师叹道:“你本不必这样做的,你……你还是快走吧。”
  李寻欢却倚着车厢坐了下来,天上无星无月,大地一片沉寂,寒风吹着枯树,宛如鬼魅在迎风起舞。
  心眉大师用尽目力,也瞧不见一个人的影子。
  只听李寻欢朗声道:“极乐峒主,你来了么?”
  寒风呼啸,却听不见人声。
  李寻欢道:“你既不来,我就要走了。”
  他忽然将心眉半拖半抱的拉了起来。
  心眉大师道:“你……你想到哪里去?”
  李寻欢道:“自然是少林寺。”
  心眉大师失声道:“少林寺?”
  李寻欢道:“我们这一路拼命地赶,岂非就是为了要赶到少林寺么?”
  心眉大师道:“但……但现在你已不必去了。”
  李寻欢道:“现在我更非去不可。”
  心眉大师道:“为什么?”
  李寻欢道:“因为只有少林寺中或许还有救你的解药。”
  心眉大师道:“你……你为何要救我?我本是你的敌人。”
  李寻欢道:“我救你,就因为你毕竟还是个人。”
  心眉大师默然半晌,长叹道:“若是真的能赶到少林,我一定会设法证明你的无辜,现在我已可断定你绝非梅花盗了。”
  李寻欢只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心眉大师黯然道:“只可惜你若带着我,就永远也无法赶到少林寺的,五毒童子现在虽然还未现身,但他绝不会放过你。”
  李寻欢轻轻的咳嗽。
  心眉大师道:“以你的轻功,一个人走也许还有希望,又何必要我来拖累你?只要你有此心意,老僧已是死而无憾的了。”
  突听一人吃吃笑道:“道貌岸然的少林和尚,居然会和狂嫖乱饮的风流探花交上朋友了,这倒真是天下奇闻。”
  笑声忽远忽近,也不知究竟是从哪里传来的。
  心眉大师的身子骤然僵硬了起来,道:“极乐峒主?”
  那声音格格笑道:“我煮的饽饽味道还不错么?”
  李寻欢微笑道:“阁下既然想要我这风流探花的命,为何又不敢现身呢?”
  极乐峒主道:“我用不着现身,也可要你的命。”
  李寻欢道:“哦?”
  极乐峒主笑道:“到今夜为止,死在我手上的人已有三百九十二个,非但从来没有一人见到过我,根本连我的影子都看不到。”
  李寻欢笑道:“我也早已听说阁下是个侏儒,丑得不敢见人,想不到江湖传说竟是真的。”
  那忽远忽近,飘飘渺渺的笑声忽然停顿。
  过了半晌,才听到极乐峒主的声音道:“我若让你在天亮之前就死了,算我对不起你。”
  李寻欢大笑道:“我在天亮前自然不会死的,阁下却难说得很了。”
  他笑声还未停顿,突听一阵奇异的吹竹声响起。
  雪地上忽然出现了无数条蠕蠕而动的黑影,有大有小,有长有短,黑暗中也看不出究竟是些什么,只能嗅到阵阵扑鼻的腥气。
  心眉大师骇然道:“五毒一出,人化枯骨,你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李寻欢像是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朗声笑道:“据说极乐峒中的毒物成千上万,我怎地只不过看到这几条小毛虫而已,难道其他的已全都死光了么?”
  吹竹之声更急,雪地上的黑影已将李寻欢和心眉围住,有几条已渐渐爬到他们的脚旁。
  心眉大师几乎已忍不住要呕吐出来。
  这时才听得极乐峒主格格笑道:“我这‘极乐虫’乃七种神物交配而成,非血肉不饱,等到两位连皮带骨都已进了它们的肚子,你就不会嫌它小了。”
  他话未说完,突见刀光一闪!
  小李飞刀已发出!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上一篇:第十八章 一日数惊
下一篇:第二十章 人心难测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