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施家庄的母老虎
2019-07-15 10:45: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其实施家庄非但不小,而且规模之雄伟,范围之辽阔,都不在“掷杯山庄”之下,施家庄的庄主施孝廉虽不是江湖中人,但施夫人花金弓在江湖中却是赫赫有名,她的“金弓银弹铁鹰爪”,更可称是江南一绝。
  施家庄还有件很出名的事,就是“怕老婆”,江湖中人对“施家庄”也许还不太熟悉,但提起“狮吼庄”来,却当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左轻侯和施孝廉本是老友,就因为他娶了这老婆,两人才反目成仇。有一次左二爷乘着酒后,竟到施家庄门外去挂了块牌子:“内有恶太,诸亲好友一律止步。”
  这件事之后,两家更是势同水火。
  这件事自然也被江湖中人传为笑谈。
  只因人人都知道施老庄主固然有季常之癖,少庄主施传宗更是畏妻如虎。
  其实这也不能怪施传宗没有男子气概,只能怪他娶的媳妇,来头实在太大,花金弓虽然勇悍泼辣,但也惹不起她这门亲家。
  江湖中简直没有人能惹得起她这门亲家,只因她的亲家就是号称“天下第一剑客”的大侠薛衣人。
  薛衣人少年时以“血衣人”之名闯荡江湖时,快意恩仇,杀人如草芥,中年后虽已火气消磨,退隐林下,但一柄剑却更练得出神入化,据说四十年来,从无一人能在他剑下走过十招。
  而薛衣人也正是左轻侯的生冤家活对头。

×      ×      ×

  夜色深沉,施家庄内的灯火也阴暗得很。
  后园中花木都已凋落,秋意肃杀,晚风萧索,就连那一丛黄菊,在幽幽的月色中也弄不起舞姿。
  楚留香的心情也沉重得很。
  他的轻功虽独步天下,但到了这里,还是不敢丝毫大意,正隐身在一株梧桐树上,思虑不知该如何下手。
  突听秋风中隐隐传来一阵阵啜泣声,他身子立刻跃起,飞燕般掠了过去,在夜色中宛如一只巨大的蝙蝠。
  竹林中有几间精致的小屋,一灯如豆,满窗昏黄,那悲痛的啜泣声,显然就是从屋里传出来的。
  屋角里放着张床,床旁边有个雕花的紫檀木妆台,妆台旁有个花架,晚风入窗,花架上香烟缭绕,又一丝丝消失在晚风里。
  床上仰卧着一个女子,却有个满头银发如丝的老妇人跪在床边悲痛的啼哭着,仿佛还在喃喃道:“茵儿,茵儿,你怎么能死?怎么能死……”
  楚留香只瞧了一眼,便机伶伶打了个寒噤。
  施家的大姑娘果然死了,她闺房中的陈设果然和“那少女”所说的完全一模一样,而且她身上穿着的,也赫然正是一件水红色的锦缎衣裳,上面也赫然绣了几只栩栩如生的紫凤凰。
  但她的尸身为何还未装殓?此刻跪在床边哀悼的又是谁呢?楚留香知道这老妇人绝不是花金弓。
  那么,她难道就是“那少女”说的梁妈?
  只见那老妇人哭着哭着,头渐渐低了下去,伏到床上,像是因为悲痛过度,竟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水红色的织锦缎,衬着她满头苍苍白发,一缕缕轻烟,飘过了挂着紫绒帘子的窗子……
  远处有零落的更鼓声传来,已是四更了。
  楚留香心里不禁泛起一种凄凉之意,又觉得有些寒嗖嗖的,甚至连那缥缈四散的香气中,都仿佛带着种诡秘恐怖的死亡气息!
  他隐身在窗外的黑暗中,木立了半晌,见到床边的老妇人鼻息渐渐沉重,似已真的睡着了。
  他这才轻轻穿窗入屋,脚步甚至比窗外的秋风还轻,就算那老妇人没有睡着,也绝不会听得到。
  床上的少女面如蜡色,形色枯槁,已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死前想必已和病魔挣扎了很久。
  这少女眉目和左明珠绝没有丝毫相似之处,但依稀犹可看出她生前必定是个美人。
  而现在,死亡非但已夺去了她的生命,也夺去了她的美丽,死亡全不懂怜惜,绝不会为任何人留下什么。
  楚留香站在那老妇人身后,望着床上少女的尸身,望着她衣裳上的那只紫凤凰,想到“那少女”说的话,掌心忽然沁出了冷汗。
  他赶快转过身,拿起了妆台上一盒花粉,只见盒底印着一方小小的朱印,上面写的赫然正是:“京都宝香斋”。
  拿着这盒花粉,楚留香只觉全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手上的冷汗都已渗入了纸盒。
  突听那老妇人嘶声喊道:“你们抢走了我的茵儿,还我的茵儿来。”
  楚留香的手一震,花粉盒已掉了下去。
  只见那老妇人一双已干瘪了的手,紧紧抓着死尸身上的红缎衣服,过了半晌,又渐渐放松。
  她枯黄的脸上冒出了一粒粒冷汗,但头又伏在床上,喘息又渐渐平静,又渐渐睡着了。
  楚留香这一生中,也不知遇见过多少惊险可怕的事,但却从来也没有被吓得如此厉害。
  他自然不是怕这老妇人,也不是怕床上的那死尸,严格说来,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怕的是什么。
  他只觉这屋子里充满了一种阴森诡秘的鬼气,像是随时都可能有令人不可抗拒,也无法思议的事发生。
  “借尸还魂”这种事他本来也绝不会相信的,可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在他眼前,他已无法不信了。
  一阵风吹过,卷起了紫绒窗帘,窗帘里就像是有个可怕的幽灵要乘势飞扑而起,令人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屋子,走得越远越好。
  楚留香在衣服上擦干了手掌,拾起了地上的花粉。
  他一定要将这盒粉带回去,让左轻侯自己判断,否则他真不知该如何向左轻侯解释。
  这件事根本就无法解释。
  但是他的腰刚弯下去,就发现了一双绣鞋。
  楚留香这一生,也不知见过多少双绣鞋了,他见过各式各样的绣鞋,穿在各式各样的女人脚上。
  他从来不曾想到一双绣鞋也会令他吃惊。
  但现在他的确吃了一惊。
  这双绣鞋就像是突然自地下的鬼狱中冒出来的。
  严格说来,他并没有看到一双鞋子,只不过看到一双鞋尖,鞋尖很纤巧,绿色的鞋尖,看来就像是一双新发的春笋。
  鞋子的其他部分,都被一双水葱色的窄裤脚管盖住了,浅脚裤上还绣着金边,绣得很精致。
  这本是一双很美的绣鞋,一条很美的裤子,但也不知怎地,楚留香竟也不由自主想到,这双脚上面会不会没有头?
  他忍不住要往上瞧,但还没有瞧见,就听到一人冷冷地说道:“就这样蹲着,不要动,你全身上下无论何处只要移动了半寸,我立刻就打烂你的头。”
  这无疑是女人在说话,但声音又冷、又硬,丝毫也没有女人那种温柔悠美之意,只听她的声音,就知道这种女人若说要打烂一个人的头,她就一定能做得到,而且绝不会只打烂半个。
  楚留香没有动。
  在女人面前,他从不做不必要的冒险。
  何况,这也许并不是个女人,而是个女鬼。
  这声音道:“你是谁,偷偷摸摸的在这里干什么?快老老实实说出来,但记着,我只要你的嘴动。”
  楚留香考虑了很久,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说老实话最好,“楚留香”这名字无论是人是鬼听了都也许会吃一惊。
  只要她吃一惊,他就有机会了。
  于是他立刻道:“在下楚留香……”
  谁知他的话还未说完,这女子就冷笑了起来,道:“楚留香,嘿嘿,你若是楚留香,我就是‘水母’阴姬了。”
  楚留香只有苦笑,每次他说自己是“张三李四”时,别人总要怀疑他是楚留香,但每次他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别人反而不信,而且还似乎觉得很可笑。
  只听这女子冷笑道:“其实我早就已知道你是谁,你休想瞒得过我。”
  楚留香苦笑道:“我若不是楚留香,那么我是谁呢?”
  这女子厉声道:“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小畜生,那个该死的小畜生!但我却未想到你居然还有胆子敢到这里来。”
  她的声音忽然充满愤怒,厉声又道:“你可知道茵儿是怎么死的么?她就是死在你手上的,你害了她一辈子,害死了她还不够,还想来干什么?”
  楚留香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有紧紧闭着嘴。
  这女子更愤怒地道:“你明明知道茵儿已许配给薛大侠的二公子了,居然还有胆子勾引她,你以为这些事我不知道?”
  楚留香现在自然早已知道这女人并不是鬼,而是施茵的母亲,也就是以泼辣闻名江湖的花金弓夫人。
  他平生最头痛的就是泼辣的女人。
  突听一人道:“这小子就是叶盛兰么?胆子倒真不小。”
  这声音比花金弓更尖锐,更厉害。
  楚留香眼前又出现了一双腿,穿着水红色的洒脚裤,大红缎子的弓鞋,鞋尖上还有个红绒球。
  若要看一个女人的脾气,只要看看她穿的是什么鞋子就可知道一大半,这双鞋子看来就活像两只红辣椒。
  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世上若还有比遇见一个泼妇更头痛的事,那就是遇见了两个泼妇。
  他知道在这种女人面前,就算有天大的道理也讲不清的,最好的法子就是赶快脚底揩油,立刻溜之大吉。
  但他也知道花金弓的银弹必定已对准了他的脑袋,何况这位“红裤子”姑娘看来八成是薛衣人的大女儿,施家庄的大媳妇。薛衣人剑法独步天下,他的女儿也绝不会是省油灯。
  他倒并不是怕她们,只不过实在不愿意和这种女人动手。
  只听花金弓道:“少奶奶,你来得正好,你看我们该把这小子如何处治?”
  施少奶奶冷笑道:“这种登徒子,整天勾引良家妇女,活埋了最好。”
  楚留香又好气、又好笑,也难怪施少庄主畏妻如虎了,原来这位少奶奶不问青红皂白的就要活埋人。
  花金弓道:“活埋太便宜了他,依我看,干脆点他的天灯。”
  施少奶奶道:“点天灯也行,但我倒想看看他,究竟有哪点比我们家老二强,居然能害得茵姑娘为他得相思病。”
  花金弓冷冷道:“不错,喂,小伙子,你抬起头来。”
  楚留香倒也想看看她们的模样。
  只见这位金弓夫人年纪虽然已有五十多了,但仍然打扮得花枝招展,脸上的粉刮下来足有一斤。
  但她那双眼睛却还是水淋淋的,左边一瞟,右边一转,还真有几分销魂之意,想当年施举人必定就是这么样被她勾上的。
  那位少奶奶却不敢恭维,长长的一张马脸,血盆般一张大嘴,鼻子却比嘴还要大上一倍。
  她若不是薛衣人的女儿,能嫁得出去才怪。
  楚留香忽然觉得那位施少庄主很值得同情,娶得个泼妇已经够可怜的了,而他娶着的简直是条母马。

×      ×      ×

  楚留香在打量着她们的时候,她们自然也在打量着楚留香,花金弓那双眼睛固然要滴下水来,就连施少奶奶那双又细又长的马眼,也似乎变得水汪汪的,脸上的表情也和缓了些,冷笑道:“果然是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难怪我们的姑奶奶会被他迷上了。”
  花金弓道:“他居然还敢冒充楚留香,我看他做楚留香的儿子只怕还小了些。”
  要知楚留香成名已近十年,江湖中人都知道楚留香掌法绝世,轻功无双,却没有几人真的见过这位楚香帅。
  大家都想,楚留香既然有这么大的名气,这么大的本事,年纪自然也不小了,有人甚至以为他已是个老头子。
  楚留香只有苦笑。
  那老妇人梁妈不知何时也走到前面来,像是也想看看这“登徒子”的模样,楚留香觉得她看来倒很慈祥。
  他心里忽然起了个念头,但这时花金弓大声道:“无论我们要将他活埋还是点天灯,总得先将他制住再说!”
  只见金光一闪,她手里的金弓已向楚留香的“气血海”穴点来,原来她这柄金弓不但可发银弹,而且弓柄如初月,两端都可作点穴之用,认穴既准,出手更快,居然还是位点穴的高手。
  楚留香现在自然不能再装糊涂了,身子一缩,已后退了几尺,他身子退得竟比花金弓的出手更快。
  花金弓一招落空,旋身反打,金弓带起一股急风,横扫楚留香左腰,“点穴弓”又已变为棍棒。
  楚留香这才知道这位金弓夫人手下的确不弱,一柄金弓竟可作好几种兵器用,难怪江湖中人都说她可算是江南武林的第一位女子高手。
  这时楚留香已退至妆台,已退无可退,这一招横扫过来,他根本不能向左右闪避,再向后退便要撞上妆台。
  而金弓夫人这一招却显然还留有后着,就等他撞上妆台之后再变招制敌,反点穴道。
  谁知楚留香身子又一缩,竟轻飘飘的飘到妆台的铜镜上,忽然间又贴着墙壁向旁边滑了出去。
  他身子就仿佛流云一般,可以在空中流动自如。
  花金弓面色这才变了变,叱道:“好小子,想不到你还真有两下子。”
  施少奶奶寒着脸道:“这种下五门的淫贼,偷鸡摸狗的小巧功夫自然不错。”
  她伸手一探,掌中忽然多了两柄寒光闪闪的短剑,但见剑光错落,一句话未完已向楚留香刺出七剑。
  这种短剑本就是古代女子的防身利器,这位少奶奶更是家学渊源,一出手就用的是“公孙大娘”所创的“长歌飞虹剑”。
  公孙大娘乃初唐时之剑圣,剑法之高,据说已不在“素女”之下,此刻施少奶奶将这八八六十四手“长歌飞虹剑”施展开来,果然是剑似飞虹,人如游龙,矢矫变化,不可方物。
  何况,这屋子不大,正适于她这种匕首般的短剑施展,她的对手若不是楚留香,人既已被逼到墙角,是再也避不开她这七剑的了。
  只可惜她遇着的是楚留香。
  楚留香叹了口气,喃喃道:“就算我是叶盛兰,两位也不必非杀了我不可呀!”
  他一共只说了两句话,但这两句话说完时,他的人已滑上屋顶,又自屋顶滑了下来,滑到门口。
  花金弓叱道:“好小子,你想走,施家庄难道是你来去自如之地么?”
  她出手也不慢,这两句话说完,但闻弓弦如连珠琵琶般急响,金弓银弹已如暴雨般向楚留香打了过去。
  银弹的去势有急有缓,后发的反而先至,有的还在空中互撞,骤然改变方向,有的却似乎射失手了,射在门框上,但在门框上一撞之后,立刻又反激而起,斜斜打向楚留香前面。
  金弓夫人的“银弹金弓”端的不同凡响,不愧为江南武林中的一绝,只可惜她遇着了楚留香。
  楚留香身子也不知怎么样一转,已自暴雨般的银弹中飞了出去,身子再一闪,就已远在十丈外。
  金弓夫人怔了怔,一步窜到门口,大声道:“喂,小伙子,我问你,你难道真是楚留香?”
  楚留香身子落在树梢,轻轻一弹又飞身而起,向这边挥了挥手,但却看不清楚他是在招手,还是在摇手。
  施少奶奶咬着牙道:“楚留香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怎会到这里来?”
  金弓夫人出了会儿神,忽然一笑,道:“无论他是否楚留香,反正都跑不了的。”
  施少奶奶道:“哦?”
  金弓夫人目光遥注着那边假山旁的一座亭子,道:“你那宝贝二叔既然送了我们回来,没有吃宵夜的点心他怎么肯走呢?我算准他现在一定还在亭子里等着。”
  施少奶奶嘴角也泛起一丝恶意的微笑,道:“不错,只要宝二叔在亭子里,无论是谁都走不了的。”

相关热词搜索:鬼恋侠情 楚留香

下一篇:第三章 唐突佳人
上一篇:
第一章 借尸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