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唐突佳人
2019-07-15 10:49:00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天已亮了。
  初升的阳光自窗户外斜斜照进来,照着她的脸,她的脸色苍白,一双美丽的眼睛里却布满了红丝。
  这确是左明珠的脸,确是左明珠的眼睛——但这少女是否是左明珠呢?连楚留香也弄不清了。
  他甚至不知该如何称呼她才好,若唤她为“左明珠”,她明明有“施茵”的思想和灵魂。
  但,若唤她为“施茵”,她却又明明是“左明珠”。
  这少女垂着头,咬着嘴唇道:“你既然已经去看过了,总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楚留香叹道:“你的确没有骗我。”
  这少女道:“那么你为何还不放我走呢?”
  楚留香道:“我可以放你走,但你能回得去么?”
  少女道:“我为什么回不去?”
  楚留香道:“以你现在这模样,你回去之后别人会不会还承认你是施茵?”
  少女眼泪立刻流了下来,痛哭着道:“天呀,我怎会变成这样子的?你叫我怎么办呢?”
  楚留香柔声道:“我既然相信了你的话,你也该相信我的话,无论你的“心”是谁,但你的身子的确是左明珠,是左轻侯的女儿!”
  少女以手击床,道:“但我的确不是左明珠,更不认得左轻侯,我怎么能承认他是我的父亲?”
  楚留香道:“但施举人只怕也不会认你为女儿的,只怕连叶盛兰都不会认得你,再也不会将宝香斋的花粉送给你了。”
  少女身子一震,嗄声道:“你……你怎么会知道他的?”
  楚留香笑了笑,问道:“你怎么会认得他的?”
  少女低下头,大声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会被他……”
  她忽又抬起头,大声道:“但不管怎么样,那件事都早已过去,现在我已不认得叶盛兰,我只知道我是薛家未过门的媳妇。”
  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这件事最麻烦的就在这里,因为他知道左二爷已将左明珠许配给丁家的公子了。
  就算左二爷和施举人能心平气和的处理这件事,这女孩子就算肯承认他们都是她的父亲,却也万万不能嫁给两个丈夫的。
  就在这时,突听外面“砰”的一声大震,接着就有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声音响了起来,有摔瓶子、打罐子的声音,有石头掷在屋顶上、屋瓦被打碎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一大群人叱喝怒骂的声音。
  楚留香皱起了眉,觉得很奇怪。
  难道真有人敢到“掷杯山庄”来捣乱撒野?
  只听得一个又尖锐、又响亮的女子声音道:“左轻侯,还我的女儿来!”
  少女眼睛一亮,大喜道:“我母亲来了,她已知道我在这里,你们还能不放我走么?”
  楚留香道:“她到这里来,绝不是来找你的。”
  少女道:“不是找我是找谁?”
  楚留香还未说话,花金弓尖锐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我女儿就是被你这老贼害死的,你知道她得了病,就故意将所有的大夫全都藏在你家里,让她的病治不了,否则她怎么会死?我要你赔命!”
  少女本来已想冲出去,此刻又怔住了。
  楚留香叹道:“你现在总该知道她是为什么来的了吧?”
  少女一步步往后退,颤声道:“她也说我已经死了,我难道……难道真的已经死了吗?”
  楚留香道:“你当然没有死,只不过这件事实在太奇怪,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连你母亲也绝不会相信的,你现在出去,她也不会承认你是她的女儿。”
  少女发了半晌呆,忽然转身扑倒床上,以手捶床,哽声道:“我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楚留香柔声道:“你若是肯完全信任我,我也许有法子替你解决这件事。”
  少女伏在床上,又哭了很久,才转过身来,凝注着楚留香道:“你……你真是楚香帅?”
  楚留香笑了笑,道:“有时我真希望我不是楚留香,但命中却注定了我非做楚留香不可。”
  少女凝注着他的眼睛,道:“好,我就在这里躺三天,过了三天,你若还是不能解决这件事,我……我就死,死了反而好些。”

×      ×      ×

  楚留香觉得自己暂时还是莫要和花金弓相见的好,所以决定先去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晚上才好办事。
  他心里似乎已有了很多主意,只不过他既未说出来,别人自然也猜不出——天下又有谁能猜得到楚香帅的心事?
  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黑了。
  左二爷已不知来过多少次,看见他醒来,简直如获至宝,一把拉着他的手,苦笑道:“兄弟,你倒睡得好,可知道我这一天又受了多少罪么?我简直连头发都快要急没了。”
  他跺着脚道:“你可知道花金弓那泼妇已来过了么?她居然带了一群无赖来这里撒野,而且还要我替她的女儿偿命!”
  楚留香笑道:“你是怎么样将她打发走的?”
  左轻侯恨恨道:“遇到这种泼妇,我也实在没有法子了,我若是伤了她,岂非要被江湖朋友笑我跟她一般见识。”
  楚留香叹道:“一点也不错,她只怕就因为知道二哥绝不会出手,所以才敢来的。”
  左轻侯道:“我只有拿那些泼皮无赖来出气,她看到自己带来的人全都躺下了,气焰才小了些,但临走的时候却还在撒泼,说明天还要来的。”
  他拉着楚留香的手,道:“兄弟,你今天晚上好歹也要再到施家庄去走一趟,给那母老虎一个教训,她明天若是再来,我实在吃不消了。”
  他自己不愿和花金弓交手,却叫楚留香去,这种“烫山芋”楚留香虽已接得多了,却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左轻侯自己似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苦笑道:“我也知道这是件很令人头疼的事,但世上若还有一个人能解决这种事,那人就是你,楚香帅。”
  这种话楚留香也听得多了,忍不住叹了口气,喃喃道:“只可惜小胡这次没有来,否则让他去对付花金弓,才真是对症下药。”
  左轻侯道:“兄弟你……你难道不去!”
  楚留香笑了,道:“二哥你放心,我一定有法子叫她明天来不了的。”
  左轻侯这才松了口气,忽又皱眉道:“另外还有一件事,也得要兄弟你替我拿个主意,花金弓前脚刚走,后面就有个人跟着来了。”
  楚留香道:“谁?世上难道还有比花金弓更难对付的人么?”
  左轻侯道:“芦花荡七星塘的丁氏双侠,兄弟你总该知道吧?今天来的就是‘吴钩剑’丁瑜丁老二。”
  楚留香道:“丁氏双侠岂非都是二哥你的好朋友么?”
  左轻侯道:“非但是我的好朋友,还是我的亲家,但麻烦也就在这里。”
  楚留香道:“他莫非是来迎亲的?”
  左轻侯跌足道:“一点也不错,只因我们上个月已商量好,订在这个月为珠儿和丁如风成亲,丁老二这次来,正是为了这件事。”
  楚留香道:“上个月?上个月明珠岂非已经病了?”
  左轻侯叹道:“就因为她病了,所以我才想为这孩子冲冲喜,只望她一嫁过去,病就能好起来,谁知现在竟出了这种事呢?”
  他苦着脸又道:“现在我若答应他在月中成亲,珠儿……珠儿怎么肯嫁过去,我若不答应,又能用什么法子推托,我……我这简直是作法自毙。”
  楚留香也只有摸鼻子了,喃喃道:“不知道花金弓是否也为他女儿和薛二少订了婚期……”
  只见一个家丁匆匆赶过来,躬身道:“丁二侠叫小人来问老爷,楚香帅是否醒了,若是醒了,他也要来敬楚香帅的酒,若是没有醒,就请老爷先到前面去。”
  楚留香笑道:“久闻丁家弟兄也是海量,张简斋却要保养身体,连一滴酒都不沾的,丁老二一定觉得一个人喝酒没意思。”
  左轻侯道:“不错,兄弟你就快陪我去应付他吧。”
  楚留香笑道:“二哥难道要我醉醺醺的闯到施家庄去么?”

×      ×      ×

  江湖传说中,有些“酒丐”、“酒仙”们,酒喝得越多,武功就越高,楚留香总觉得这些传说有些可笑。
  只因他知道一个人酒若喝多了,胆子也许会壮些,力气也许会大些,但反应却一定会变得迟钝得多。
  高手相争,若是一个人的反应迟钝了,就必败无疑。
  所以楚留香虽然也很喜欢喝酒,但在真正遇着强敌时,头脑一定保持着清醒,奇怪的是,江湖中居然也有人说:“楚香帅的酒喝得越多,武功越高。”
  楚留香认为这些话一定是那些不会喝酒的人说出来的,不喝酒的人,好像总认为喝酒的人是某种怪物,连身体的构造都和别人不同,其实“酒仙”也是人,“酒丐”也是人,酒若喝多了,脑袋也一样会糊涂的。
  今天楚留香没有喝酒,倒并不是因为花金弓婆媳难对付,而是因为那武功绝高的“白痴”。
  他总觉得那“白痴”有些神秘,有些奇怪,绝不可轻视。
  三更前楚留香便已到了“施家庄”,这一次他轻车熟路,直奔后园,后园中寂无人迹,只有那竹林间的小屋里仍亮着灯光。
  施茵的尸体莫非还停在这小屋里?
  楚留香轻烟般掠上屋檐,探首下望,就发现施茵的尸体已被搬了出去,一个青衣素服,丫头打扮的少女正在收拾着屋子。
  灯光中看来,这少女仿佛甚美,并不像做粗事的人。
  她的手在整理着床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却瞟着妆台,忽然伸手攫起一匣胭脂偷偷藏在怀里,过了半晌,又对着那面铜镜,轻轻的扭动腰肢,扭着扭着,自己抿着嘴偷偷的笑了起来。
  楚留香正觉得有些好笑,突听一人道:“这次你总逃不了吧!”
  屋角后人影一闪,跳了出来。
  楚留香也不禁吃了一惊!
  这人好厉害的眼力,居然发现楚留香的藏身之处。
  谁知这人连看也没有向他这边看一眼,嘴里说着话,人已冲进了屋子,却是个穿着白孝服的少年。
  那丫头显然也吃了一惊,但回头看到这少年,就笑了,拍着胸笑道:“原来是少庄主,害得我吓了一跳。”
  楚留香这才看清了这位施家庄的少庄主,只见他白生生的脸,已有些发福,显然是吃得太好,睡得太足了。
  他身上穿的虽是孝服,但犹可看到里面那一身天青色的缎子衣服,脸上更没有丝毫悲戚之色,反而笑嘻嘻道:“你怕什么?我也不会吃人的,最多也不过吃吃你嘴上的胭脂。”
  那丫头笑啐道:“人家今天又没有涂胭脂。”
  施传宗道:“我不信,没有擦胭脂嘴怎么会红得像樱桃,我要尝尝。”
  他一面说着话,一面已搂住了那丫头的腰。
  那丫头跺着脚道:“你……你好大的胆子,快放手,不然我可要叫了。”
  施传宗喘着气道:“你叫吧,我不怕,我又没有偷东西。”
  那丫头眼珠子一转,似笑非笑的娇嗔着道:“好呀,你想要挟我,我才不稀罕这匣胭脂哩,我若想要,也不知有多少人会抢着来送给我。”
  施传宗道:“我送给你,我送给你……好樱儿,只要你肯,我把宝香斋的胭脂全买来送给你。”
  樱儿咬着嘴唇道:“我可不敢要,我怕少奶奶剥我的皮。”
  施传宗道:“没关系,没关系……那母老虎不会知道的。”
  他身子一扑,两个人就滚到床上去了。
  樱儿喘息着,低喃道:“今天不行,这地方也不行……昨天二小姐才……”
  她话未说完,嘴就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施传宗的喘息声更粗,道:“今天不行,明天就没机会了,那母老虎盯得好凶……好樱儿,只要你答应我这一次,我什么都给你。”

相关热词搜索:鬼恋侠情 楚留香

下一篇:第四章 天下第一剑
上一篇:
第二章 施家庄的母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