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下第一剑
2019-07-15 10:50:1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薛家庄也是依山而建的,青色的山脉,蜿蜒伸展入后山,有时园中的雾几乎已可和山巅的云结合在一起。
  他们踏着碎石子的路,穿过了后园,园子里并没有特别鲜艳的花木,一亭一石都带着雅致的古拙之意。
  楚留香和薛衣人并肩而行,谁都没有说话,一个人到了某种地位时,就自然会变成一个不多话的人。
  秋天的早上风并不冷,天却很高,他们走入个青翠的竹林,露珠凝结在竹叶上,就像是镶嵌在翡翠上的珍珠。
  竹林的尽头便连结着山麓,已被青苔染绿的山壁上,有道古拙的铁门,看来坚实而沉重。
  薛衣人开了门,道:“香帅请,老夫带路。”
  门后是条长而黑暗的石道,寒气森森,砭人肌肤,薛衣人等楚留香走进来,就立刻又将门紧紧关上,将光明和温暖一齐隔断在门外,四下骤然沉寂了起来,连一丝声音都听不到。
  若是要杀人,这的确是个好地方。
  但楚留香却并没有丝毫不安,他似乎对薛衣人很信任,薛衣人和他初见,便将他带到这秘密的重地中来,他似乎也并不觉得奇怪。
  石地转过几折,便到了个深邃的洞穴。
  石壁上嵌着铜灯,阴森森的灯光下,只见洞穴四面都排着石案,每张石案上都有个黝黑的铁匣。
  迎面一张石案上的铁匣长而窄,里面装的想必就是薛衣人视同拱璧的剑器,但另一些铁匣中装的是什么呢?

×      ×      ×

  薛衣人手捧着剑匣,似已忘了身旁还有楚留香存在,他全心全意都已溶入剑中,到了忘人忘我的境界。
  楚留香忽然发现这老人竟似完全变了。
  楚留香第一眼看到他时,只觉得他的风度优雅而从容,就像是个不求闻达的智者,又像是个已厌倦红尘、退隐林下的名人,神情虽未免稍觉冷厉,但却绝没有露出令人不安的锋芒。
  楚留香方才和他并肩走在还不到三尺宽的小径上,也没有觉得丝毫惊恐,就仿佛和一个平凡的老人走在一起。
  但现在,剑还未出鞘,楚留香已觉得有种逼人的剑气刺骨生寒,这剑气显然不是“剑”发出来的。
  这剑气就是薛衣人本身发出来的!
  在这里,他已不再是个和儿女亲家闲话家常的老人,一踏入这道门,他就又已变成了昔日叱咤江湖、快意恩仇的名侠!
  这地方藏的不只是剑,还藏着他昔日的回忆,所以他才绝不允许任何人侵犯到这里来。
  但他为何又要楚留香来呢?

×      ×      ×

  薛衣人缓缓开启了铁匣,取出了柄剑。
  这口剑形状古朴,黝黑中带着墨绿的剑身,并没有耀目的光芒,只不过楚留香远在八尺外,已觉得寒气砭人肌肤。
  “呛”的,薛衣人以指弹剑,剑作龙吟。
  楚留香脱口道:“好剑!”
  薛衣人目光闪动,道:“香帅可认得这口是什么剑么?”
  楚留香缓缓道:“昔日中兴周室之名主太康、少康父子,集天下名匠,铸八方之铜,十年而得一剑,这口剑,便是那八方铜剑!”
  薛衣人道:“好,好眼力。”
  他虽在大声称赞,面上却毫无表情,又取出口剑来。
  这口剑皮鞘华美,剑柄上嵌着松绿石,镶金丝,剑柄与剑身中的接口,虽似黄金铸成,却作古铜色。
  薛衣人道:“这口剑呢?”
  楚留香道:“古来雄主,皆有名剑,少康铸八方铜剑,颛顼有‘画影’、‘腾空’,太甲有剑名‘文光’,武丁有剑名‘照胆’……”
  他笑了笑,道:“这口剑就是‘照胆’,但剑匣却被后人加以装饰过了。”
  薛衣人道:“好,好眼力!”
  他冷漠的面上却仍不动声色,但目中已有些赞赏之意,过了半晌,又缓缓取出一口剑来。
  这口剑乌鲨皮鞘,紫铜吞口,长剑出鞘才半寸,已有种灰蒙蒙、碧森森的寒光映入眉睫。
  薛衣人手里捧着这口剑,眼睛里的光仿佛更亮了。
  他凝注着剑锋,沉默了很久,才一字字道:“香帅请看这口剑是什么剑。”
  楚留香也凝注着剑锋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这是口无名之剑。”
  薛衣人长眉骤然轩起,道:“无名之剑?”
  楚留香道:“不错,无名之剑,但剑虽无名,人却有名。”
  薛衣人道:“此话怎讲?”
  楚留香道:“干将莫邪,前辈可知道么?”
  薛衣人道:“干将莫邪乃上古神兵,老朽虽未得见,却听到过的。”
  楚留香笑了笑,道:“其实‘干将莫邪’只不过是一对夫妻的名字,但百年以后,提起“干将莫邪”四个字,却只知有剑,而将其人忘怀了。”
  他不等薛衣人说话,接着又道:“越王聘欧冶子铸剑五,是为‘纯钩’、‘湛卢’、‘毫曹’、‘鱼肠’、‘巨阙’,楚王命风胡子求剑得三,是为‘龙渊’、‘太阿’、‘工市’,千载以来,提起这八口剑来,可说无人不知,但知道欧冶子与风胡子这两位大师的又有几人?”
  薛衣人道:“香帅的意思是……”
  楚留香道:“这只因为人因剑名,人的光芒已被剑的光芒所掩盖,是以后人但知有湛卢巨阙,而不知有欧冶子。”
  薛衣人道:“不错,武林中还记得欧冶子其人的确实不多。”
  楚留香道:“前辈掌中这口剑,剑虽无名,但能使此剑的却必非寻常人。”
  薛衣人道:“哦?何以见得?”
  楚留香道:“只因此剑锋芒毕露,杀气逼人,若非绝代之高手,若无惊人之手段,便不足以驭此剑,只怕反倒要被剑伤身。”
  他笑了笑又道:“若是在下两眼不瞎,这口剑必定就是前辈昔日纵横江湖时所佩之物。”
  听到这里,薛衣人才为之耸然动容,失声道:“香帅当真是神目如电,老朽好生佩服。”
  这番话也正是楚留香方才赞美薛衣人的话,两人相视一笑,各人心里都不禁生出几分敬重相惜之意。
  薛衣人道:“江湖传言,的确不虚,香帅的见识和眼力果然都非同小可,但香帅可知道四面的这些铁匣里装的是什么?”
  楚留香道:“能与名剑作伴,匣中必非常物。”
  薛衣人打开了个铁匣,匣子里却只有件长衫。
  雪白的长衫,已微微发黄,可见贮藏的年代已有不少。
  薛衣人将长衫一抖,楚留香才发现长衫的前胸处有一串血渍,就像是条赤红的毒蛇般蜿蜒在那里。
  在惨淡的灯光下看来,血渍也已发黑了。
  薛衣人缓缓道:“香帅可知道这衣服上染着的是谁的血?”
  他眼睛虽在盯着长衫上的血渍,却又似乎在望着很远很远的地方,过了很久,才淡淡一笑,接道:“这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香帅只怕并未听到过这人的名字,但三十年前,‘杀手无常’裴环却也非等闲人物。”
  楚留香肃然道:“晚辈虽年轻识浅,却也知道‘杀手无常’掌中一双无常钩打遍南七省,却不知此人已死于前辈手上。”
  薛衣人道:“那是在勾漏山……”
  他神思似已回到遥远的往日,缓缓的叙说着。
  楚留香眼前仿佛已展现出一幅肃杀苍凉的图画……
  勾漏山,暮霭苍茫,西天如血。
  薛衣人白衣如雪,独立在寒风中,山巅上,望着面貌狰狞的“杀手无常”缓缓走了过来。
  然后,剑光一闪。
  鲜血溅在雪一般的衣服上,宛如在雪地上洒落一串梅花……
  薛衣人缓缓道:“如今三十年的岁月虽已消逝,但他们的血,却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楚留香道:“他们的血?难道这些铁匣里……”
  薛衣人冷冷道:“香帅难道还是不明白‘血衣人’这三字是如何得来的?”
  楚留香望着四面石案上的铁匣,想到每个铁匣里都藏着一件雪白的长衫,每件长衫上都染着一个人的鲜血,每滴鲜血中都包含着一个令人股栗的故事,每个故事中都必有一场惊心动魄的血战……
  想到这里,楚留香心底也不禁泛起一阵寒意。
  薛衣人目光如刀,一字字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剑下无情!就是这柄剑,已不知饮下了多少人的鲜血。”
  他剑光一闪,忽然闪电般向楚留香刺了出去!

×      ×      ×

  见到中原一点红时,楚留香本已觉得他剑法之快,当世无双,见到帅一帆时,楚留香就觉得一点红还不算是天下第一快剑,见到那“白痴”时,楚留香又觉得帅一帆的剑法不算什么了。
  但此刻,楚留香才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剑”!
  薛衣人这一剑刺来,竟来得完全无影无踪,谁也看不出他这一剑是如何出手,是从哪里刺过来的。
  楚留香居然根本没有闪避。
  但这快如闪电,势若雷霆的一剑,到了楚留香咽喉前半寸处,就忽然停顿了,停时就像发时同样快,同样突然,同样令人不可捉摸,不可思议,这“一停”实比“一发”更令楚留香吃惊。
  薛衣人发这一剑时显然还未尽全力,否则就停不下来了,他未使全力时刺出的一剑已是如此迫急,使出全力来那还得了。
  薛衣人望着楚留香,似乎有些惊异。
  这一剑到了他咽喉时,他非但神色不变,而且连眼都未眨,这年轻人竟已有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糜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定力,单只这份定力与胆色,已隐然有一代宗主的气魄。
  剑尖虽还未刺入楚留香的咽喉,但森冷的剑气却已刺入他的肌肤,他喉头的皮肤上虽已起了一颗颗寒粟,面上却依然未动声色,在楚留香说来,被人用剑尖抵住咽喉,这已不是第一次了。
  虽然他也知道这一次的剑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快得多,这么快的剑若已到了咽喉前,世上就没有人能闪避得开了!
  薛衣人冷冷的望着他,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你可是为了我的剑而来的?”
  楚留香笑了,道:“你以为我想来偷你的剑么?”
  薛衣人道:“楚香帅的名声,我早已久仰得很。”
  楚留香道:“那么你就该知道他从未在朋友身上打过主意。”
  薛衣人道:“无论任何事都有例外的,也许你这次就是例外。”
  楚留香道:“这次我为何要例外?”
  薛衣人道:“你对剑不但很有学问,也很有兴趣,是么?”
  楚留香又笑了,道:“不错,我对剑很有兴趣,我对红烧肉也很有兴趣,但我却从未想过要偷条猪回家去养着。”
  薛衣人厉声道:“那么你是为何而来?”
  楚留香淡淡道:“有人用剑对着我的脖子时,我通常都不喜欢跟他说话。”
  薛衣人道:“你喜欢我将剑刺下去?”
  楚留香大笑道:“薛衣人若是会刺冷剑的人,那么我就看错你了,我若看错了你,就算死在你手上,也只能怨我自己有眼无珠,一点也不冤枉。”
  薛衣人又凝注了他很久,才缓缓道:“你从来没有看错过人么?”
  楚留香微笑道:“我若肯让他手里拿着剑,站在我身旁,就绝不会看错他。”
  薛衣人仰面大笑道:“好,楚留香果然浑身是胆,果然名不虚传。”
  “锵”的一声,剑已入鞘。
  薛衣人微笑道:“但若说楚香帅是为了花金弓才到施家庄去的,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楚留香笑道:“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薛衣人笑容又渐渐消失,道:“香帅到施家庄去,莫非就是为了要叫花金弓带你来见我?”
  楚留香笑道:“薛大侠既已退隐林下,在下要见非常之人,只有用非常的手段了。”
  薛衣人目光闪动,道:“你为何如此急着见我?”
  楚留香沉吟了半晌,道:“大约三四年以前,江湖中忽然出现了一群职业刺客。”
  薛衣人耸然道:“职业刺客?”
  楚留香道:“不错,这些人不辨是非,不分善恶,只以杀人为业,无论谁只要出得起价钱,他们就会为他杀人。”
  他叹了口气,接道:“他们无论什么人都杀,黑道的他们杀,白道的他们也杀,就算那些与武林素无关连的人他们还是杀,就因为如此,所以我认为他们实比那些杀人放火的强盗还要可恨,还要可怕,因为强盗杀人至少还要选择选择对象。”
  薛衣人动容道:“江湖中出了这种人,我居然一点风声都不知道?”
  楚留香道:“这些人的行事极隐秘,若非他们杀到我头上来,我也一点都不知道。”
  薛衣人展颜笑道:“他们若是算计到香帅身上,只怕已离末日不远了。”
  楚留香道:“这些人现在的确已死的死,伤的伤,不复再能为恶,只不过……这些人的首领至今却仍逍遥法外。”
  薛衣人道:“他们的首领是谁?”
  楚留香道:“我至今还不知道此人是谁,只知他非但机智过人,而且剑法绝高!”
  薛衣人微微一笑,道:“所以香帅就怀疑这个人就是我?”
  楚留香也微微一笑,道:“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薛衣人目光灼灼,道:“香帅如今已查出来了么?”
  楚留香缓缓道:“阁下方才那一剑出手,的确和他们有七分相似。”
  薛衣人沉声道:“如此说来,你认为我就是那刺客首领?”
  楚留香微笑道:“阁下若是那刺客的首领,方才那一剑就不会收回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鬼恋侠情 楚留香

下一篇:第五章 刺客
上一篇:
第三章 唐突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