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菊花的刺 >> 正文  
第三章 银菊花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章 银菊花

作者:晁翎    版权: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谁说英雄无泪?
  只是英雄从不在人前掉泪。
  李员外与“鬼捕”二人在见到燕二少的遗体时虽然无泪,却让人觉得比有泪更哀伤。
  李员外更是难以自制,近乎痴呆的喃喃自语。
  “二少,我不知你这么做是对是错,可是我知道你绝不甘心就这样走的。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们这些朋友一个机会?你信不过我们?他妈的,你真蠢啊!就算你要死也该指明一条路给我们,好让我们揪出那暗中害你的人呀!‘小呆’跟踪你嫂子了,如今关键全在她一人的身上,我们一定会查出结果来为你洗清冤屈,你英灵不远,助我佑我……”
  钱老爹一旁老泪纵横,更是啼嘘。
  “鬼捕”终究年龄比李员外大许多,自制力也强些,但也面带戚容。
  年轻人的感情较为奔放,所以李员外愤声自语。
  年纪大的感情深沉,不易表露出来,但是谁也知道“鬼捕”心中的难过并不亚于李员外的哀伤。
  这也是十九岁与四十岁差异的所在。
  “涤尘居”是一间茶楼。
  “鬼捕”与李员外已在此等了三天整。
  三天了,“快手小呆”跟踪燕大少奶奶一去就没再回过。
  两个人的感觉就像小呆是只断了线的风筝,费了好大的劲把它放上了天,竟然一去不回来。
  “我要去找他。”李员外站了起来。
  “到哪?去君山?虽然燕大少奶奶说过回君山,‘小呆’并不呆,如果发现她有走远路的迹象一定会通知我们的。”
  “我怕小呆会着了那女人的道。”
  “她并不知小呆是和我们一伙的。”
  “是吗?你老人家莫忘了当初我也是在暗处,可是那戴帽子的男人,还有她还不是都知道?”
  “或许她早已知道你和二少是朋友。”
  “这不太可能,我和二少甚少见面,她该不会知道,就算知道有我及小果这两个人,她又从未和我们碰过面,也不认识我俩,又怎能一眼认出我来?”
  “得了,我的员外李,你那金字招牌‘迷死人’的笑容一现,除非是瞎子,否则人人知道你真人当面。”
  “如是这样,那暗中的人有可能知道小呆和我们是一起的,就不知小呆的跟踪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这点你放心,小呆是有名的‘泥鳅’滑溜的紧,他跟综别人要被发现,那才是意外的事。”
  “既不会出意外,那为什么到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呢?”“鬼捕”也开始担忧了。
  死人复活了。
  这是件很难令人置信的事。
  除非这人根本没死,要不然每个死了的人都复活过来,这世界真不知要乱成什么样子。
  燕获,燕大少回到了“回燕山庄。”
  不用说,偌大的庄里,每个人都难以置信。
  消息传出,江湖人更是难以置信,尤其那些曾经去悼祭过他的人,更是啼笑皆非。
  最高兴的该是钱老爹了,因为“回燕山庄”又有了主人。
  据燕大少自己说,在年前他出外访友途中,遭一蒙面人袭击,此人功力之高,江湖上实在难以找出几人能够于之抗衡,所以自己被俘,关在一不知名的庄院中长达一年。自己随身衣物全被那蒙面人取走,也就有了无头尸身运回自己家中的事情发生。
  可笑的是自己死了一年后,那蒙面人又把自己毫发无损的给放了回来。
  这件事“鬼捕”与李员外颇觉意外。
  也都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燕大少避不见客,每个蹬门拜访的全怅然而返。
  幸运的是“鬼捕”与李员外却从钱老爹那比别人多得知了一些消息。
  “大少爷疯了。”
  “鬼捕”和李员外两人傻了眼。
  “大少爷回来后知道了二少爷的事情后就激动不已,再听说自己的独子也死了,就这样疯了。好好一个人现在却神智不清,什么也不知道,真不知燕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庄里又是愁云一片。哎——这是从何说起嘛!”
  “有没有大少奶奶的消息?”“鬼捕”问。
  “那天大少奶奶走的时候,钱大人你也在场,到现在也没一点消息回来,我想她如果知道了大少爷没死,应该会赶回来的,真想不透当初怎么认为那尸体是大少爷的,这岂不是又是个天大的笑话。”
  “老爹,你家大少奶奶会武这件事你知道吗?还有她是否最近有什么反常的地方?”李员外又问。
  “大少奶奶会武以前没有听说过,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武的,以前庄中事情她本就不太管,但是看得出来她是个好女人,举凡大少爷、二少爷的生活起居全是她一手照料。就从她见到了大少爷的尸体那天起,整个人就变了,变得像换了个人似的,整天不说一句话。接着她就带着小公子搬到小北街,我们做下人的想她可能怕睹物思情。至于其他地方,我倒看不出来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依你看,你家二少爷真的会做出逼奸嫂子的事情吗?”“鬼捕”追问一句。
  “二位少爷全是我老钱看着长大的,二少爷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不错,大少奶奶是公认的大美人,但是二少爷一向就以长嫂似母的态度去尊敬她,庄里每个下人全看得出来,要说二少爷会持刀逼奸大少奶奶,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快手小呆”快疯了。
  他已在这山区里整整瞎撞瞎闯了四天。
  这山区幅员并不大,却很高,就在平阳县外四十里。
  整座山怪石群峋,处处都是悬崖峭壁。
  当地人都叫它黑雾山。
  只因为这里终年被一层黑雾弥漫包围着。
  附近的每个人都知道它,也都不轻易入山,因为在这里面很容易迷失了方向,除非路径很熟的人,才能有把握出得来。
  小果根本想不到自己是怎会被骗进了这个地方。
  跟踪就是跟着人家的踪迹。当小呆确定了大少奶奶进去后,他当然也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他也怕跟丢了回去难以交差,再加上天色已暗,等到他发现前行的人已不知去向时,再想抽身退出已无法辨别来时之路。
  于是他就像瞎子推磨般在这黑雾里转了四天。
  好在这山庄还有些水果可以充饥解渴。
  他实在不敢想象自己还要被这迷魂阵似的鬼山困住多久。
  他也知道自己是一足可以出去的,只是时间的早晚。
  他就是无法耐住性子慢慢的去寻找出路,因为他知道外面一定还有许多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办,而且员外与“鬼捕”此刻一定早已恨不得生啃了自己。
  又是夜晚。
  望着那一轮明月,小呆累了、也渴了、更饿了。
  实在想不出自己怎么会那么倒霉,十几天的骑马奔波,虽然没有用上两条腿,全身骨架可也全快给抖散了。赶到了地头,本想弄份轻松的差事干干,才要员外李顶着个太阳卖臭豆腐,自己躲到了一旁做那“望风跟踪”的闲事,也只不过舒服的喝了两天老酒,谁知竟又被燕大少奶奶给耍猴似的把自己弄到了这鸟不拉屎的鬼山,一转转了个整整四天。两条腿因为找出路的关系,就差些没跑断。想想,早知道自己就去卖臭豆腐,这“望风跟踪”的事岂不就落在了员外李的身上,那么现在赏月、揉腿的人可就轮到了他。
  一着失算,满盘皆输,小呆那份窝囊劲就甭提了。
  看着圆圆的月,不禁就想到员外李的圆脸。想到员外李的脸也就想到了他的笑。
  仿佛那月亮也在笑,笑得是那么的捉狭。
  也仿佛它在告诉自己——呆的人连名字都呆,这可是自己永远无法承认的事实。
  月儿像大饼,真想啃一口。
  人要饿极了,他的联想力可也就荒诞不谬。
  “快手小呆”现在就是这种想法。
  漆黑的幢幢山影,漆黑的山岩怪石。
  两只眼饿的望出去,好像什么都是漆黑的一片。
  不!
  不是漆黑的一片。
  因为小呆发现了火花,就在那怪石交错间。
  他的腿又移动了,飞快的。
  有火光的地方一定有人。
  有人的地言,嘿嘿……就一定有吃的。
  小果乐的已哼出了歌来,就好像已经看到了几个猎户们正围着一堆火,而那堆火上面正架着头烤山猪,或者烤山羊,当然还有酒。
  如果早知道这一堆火是对面这两个人生起的话,小呆宁可自己是个瞎子,一辈子也不要发现。*
  有火光的地方一定有人,不错。
  有人的地方一定就有吃的,不错。
  问题是架子烤的并不是山猪、山羊,而是二条腿——两条人的腿。
  小果吐了,吐的全是酸水。
  那两个人就像一个模子倒出来的一般,一样的丑陋、一样的吓人,两张脸惨白的如同白纸,吊眉凸眼、两张大嘴里的森森白牙更如锯子。
  “你来了,却晚了,好吃的都吃完了,只剩这些了。”左边那人瞧着小呆阴森森的说。
  说出来的话怪异,语声平板单调,听在耳朵里更让人寒毛直坚。
  小呆没有答话,这种情形下你又能要他说什么呢?
  他真怀疑这两个人是否还是活人,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场面,烘托出来的气氛又是如此诡异。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可知道我和阿大在这山区里已找了你二天?”另一人更是鬼气阴森道。
  “‘人吃人’锯齿兄弟?”小呆想起了,也脱口问道。
  “好眼力,小兄弟,虽然阿大和我不知道你是谁,就你一眼能说出我们的名字,嗯,不错……嘿嘿……不错,一定不错。”老二一面说着,一面两只死鱼眼上下不停的打量着小呆,桀桀怪笑。
  一连串的“不错”不知是否真的指小呆的眼力不错,还是别有所指。
  “什么原因?你们好像是特意在此等我。”
  “带你出去而已,当然是把你装在我们兄弟二人的肚子里带出去。”老二“光”的一声,咽了一口口水说。
  随着对方那吞咽的动作,小呆就好像自己已真的进了那人的肚子里一样。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告诉你们的那个人是谁?就算你们想吃我吧,至少也该告诉我原因是不?‘不教而杀’可有些说不过去吧?”
  “当然,当然,这是一定会告诉你的,要不然把你吃下肚,你在里面死不瞑目的给我们一作怪,弄得我们肚子痛,就不划算了哩!”
  “老二,快点说完了,我是愈瞧这位相公愈党心痒难耐了。”
  “阿大,好,好,我这就交代清楚,你莫急,莫急。”
  这“锯齿兄弟”二人十几年前在淮北一带就是有名的恶人,嗜吃人肉,行事更是狠毒邪得离谱,就在武林正义之士准备围剿他俩之时,他们二人却销声匿迹,不知去向,没想到在这黑雾山却给“快手小果”碰上了。
  “小兄弟,呢,还是叫你相公好了,小相公,我们兄弟呢,也是奉命行事,奉的当然是我们头头的命,要不,怎会在此苦等了你两天?这么说你满意否?”
  “你们头头又是谁?”
  “嘿!嘿!这你就无须知道了,其实就连我们也不知道,这又如何告诉你,反正……反正你到了阎王那只要说是我头头出的主意就行啦!话已说完了,小相公你想怎么个死法?油炸?火烤?或是生炒?不妨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如你所愿就是。”
  长那么大,小呆想都没想过有一天居然会让人这么消遣法,竟然有人想吃了自己。
  “我想我求你们也没用的对不?好吧!反正我也饿昏了,‘人吃人’就让我们看看是谁吃了谁——”
  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一片掌力已如流星急坠般倏然到了“锯齿兄弟”老大的咽喉前,那份快法就像那片掌力原本就停在那里。
  怪叫一声,那老大反应奇快,一飘身退后好远才堪堪躲过这突来的一击。
  只见他气的哇哇大叫:“老二,老二,这相公挺硬的,小心!”
  就在老二一楞间,“快手小呆”并没追击那老大,反而一回身,一片网似的掌力又攻向了老二。
  极力出招迎敌,那“锯齿”老二已掣出一根人骨制就的骷髅棒,旋起一轮光影向小呆封了上去。
  那刚被逼退的老大也如一阵狂风卷了过来,双手执着两根狼牙棒,棒上根根长钉映着月光泛起一片青蓝,不消说,只要沾上了一点,可能就会要了人命。
  “快手小呆”嘴角噙着一抹微笑,手刀突竖,笔直朝前削出,左腿一个后踢,式子古怪,有点像金鸡独立。
  “锯齿”老二才见小呆掌刀直竖,脑筋还没转过念头,手中骷髅棒生铁所铸的杆子,居然硬生生的就被斩断,断裂声才起,一只掌影已到了面前不足一尺处,慌忙急退,险极就被破膛。
  愕在那里,望着手中断做二截的骷髅棒,“锯齿”老二实在不明白对方的手掌怎么会利刃般的斩断生铁,更想不透对方的手刀又怎会那么快的到眼前。
  而那老大却没那么幸运,就在小呆左腿后踢的同时,极难相信的,小呆另一只手已横斩上了自己的脑袋瓜子,手中狼牙棒虽然排命的上举拦截那只鬼手,却躲不过那踢来的一脚。
  一个踉跄,一口鲜血,“锯齿”老大已跌坐在一丈开外。
  这一切发生的也快,结束的也快,只不过在人们眨几次眼的时间里。
  “你……你……你是谁?”“锯齿”老大一面呛咳着一面道。
  摸摸后脑,“快手小呆”缓缓道:“原来你们还是会流血的嘛!我还当我真遇了鬼哩,嗯,会流血就好办了,会流血就表示你们是活人,是活人就不怎么可怕,因为活人可以变成死人,死人可就无法变成活人的对不?我是谁?现在你们才想起问我是谁?相公喽,你们不是这样称呼我的吗?”
  看到小呆那付得了便宜尚且卖乖的表情,“锯齿”老大又呛出一口鲜血,不停的喘息着,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老二突然表情怪异的退后,惊恐的道:“小呆!你是‘快手小呆’?”
  “别怕,别怕,我的儿,这又有什么好怕的,吃人的可是你们这一对人王,我又不会吃人,来来,既然你知道了我,就该知道我的习惯,‘掌刀出手,无命不回。’现在该我问你们想要怎么个死法了,要我代劳呢?还是你们自己动手?”
  “‘快手小呆’‘单刀出手,无命不回’……”锯齿老大一面呛咳,一面轻声念道。
  蓦地,想通了,脸色本已苍白,现在更连一丝血色也没有。
  “锯齿”再残毒,只是对别人言,碰上了比自己还要凶狠的人可就凶狠不起来了。任何江湖人谁也都知道“快手小呆”没有敌人,只有朋友,没有敌人的意思,就是和小呆做敌人的人都已死绝。
  终日要人命,一旦临到别人要自己命时那感觉滋味就大大的不一样了,可笑的是这“锯齿”兄弟二人方才竟不知煞星当面,还左一句相公右一句相公的损着人家。
  “我想或许现在你们应该会记起了你们头儿是谁了吧?嗯,可愿告诉我?”小呆斜睇着这一对双生兄弟。
  “‘快手小呆’,是否我们告诉了你,我们就可生离此地?”那老二眼里闪起一丝希望的说道。
  “你们的要求有些过份,以你们往日的作为、和嗜食人肉的恶习、诛之并不为过,你们说吧!总之我会斟酌情形……”
  突然,一点寒星挟着破空声直袭“快手小呆”脑后。
  低头、拧身,小呆箭也似的身躯朝着那发出暗器的方向射去。
  就在要接近那块巨石时,一条黑影冲天而起,同时最少有十件暗器一起罩向小呆。
  前冲的身体维持原速不变,双手连连左劈右拦,一蓬蓬强劲的罡风已把那即将近身的各式暗器全震的无影无踪。
  小呆从来就对自己追人的功夫感到自信,可是这次他不再有把握了。因为他发现前面的人身轻如燕,且姿势甚美,速度更快,一眨眼间已把自己甩的好远好远。
  人又追丢了。
  连这次算上已第三次了,小呆气愤的真想一头撞死在这乱石堆里。
  不敢想象碰上李员外后要如何解释这件事情,莫说别人会不相信,就连自己也不相信这是事实,。“快手小呆”这四个字的意义并不只是小呆的手快而已,小呆的脚快是出了名的,只因为“快脚小呆”没有“快手小呆”来的好听,所以人家才会叫自己“快手小呆”,何况“快脚小呆”在不知究里的人听来,还以为脚快因为逃的快。
  意料中的事,小果回到原处,已不见了那对“锯齿”兄弟。
  太阳刚出来的时候,小呆就跳了下那块巨石。
  仔细的在昨晚被暗器所袭之处来回不停的在地上搜索着,他要找出那些暗器来,只为了他从不愿处在明处遭人袭击,而那人又是躲在暗处。
  “对敌人多一分了解,也就多为自己增加一分生存的机会。”
  这是“快手小呆”。的至理名言,许多人都知道,甚至有人还把这句话用刺青刺在自己的身上、胸前或手臂上呢!
  总共十一件暗器,昨晚在接触的那一刹时,小呆已算的一清二楚。
  现在十一件暗器已在升起的阳光照射下,并列在一块平坦的石块上面。四颗铁蒺藜、三只钢梭、二只星形镖、一柄柳叶飞刀,还有一朵菊花。
  这杂菊花好像用钢片打造而成,薄薄的一片,周缘锋利无比,呈银白色。
  看到这朵菊花,小果真有些呆了。
  数年的江湖生涯,自己碰到的人已算也算不清,却连听也没听说过有人的暗器是朵菊花做成的。
  其他的几样比较普遍,也看不出端倪来。
  要想猜出昨晚那黑衣人是谁是件伤脑筋的事。
  可是小呆笑了,因为他至少知道了。
  一、江湖上能同时发出这么多暗器的人毕竟不多。
  二、那人是个女的,却不是燕大少奶奶,因为她比燕大少奶奶的身材还要丰满些。
  虽然在晚上,对方身形又快,可是对一个男人来说,女人对他是最敏感的。尤其小呆,就算你用木桶把一个人完全罩住,就凭感觉,他也能猜出里面的人是男人或是女人。
  李员外就曾调侃他说,木桶里就算装的是条小狗,小呆也能猜出那条狗是母的还是公的呢!
  一个人聪明不聪明绝不是各字可以决定的。
  “快手小呆”居然哼起了歌来,歌是只好歌,只是词却是他编的。
  一个女人好丰满,跑得又好快。
  暗器手法顶呱呱,更能丢菊花。
  小呆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的本事不少,然而苦中作乐却是别人学不来的,因此小呆就是小呆。
  他又走了,循着昨晚那女人的方向,笔直的走着。
  因为他想明白了,那女人去的方向一定是人出的方向,人在跑的时候一定都是往出口跑的,假如她对这环境熟悉的话。
  员外李和“鬼捕”二个人又到了“回燕山庄”。
  他们想要看看疯了的燕大少,更希望能从他身上发现出一些什么。
  虽然二少自杀死了,但事情的起因却是因为燕大少的失踪,和被人讹传已死所引发出来。当然这是二件情,也根本扯不上关系,但是两个人就是感觉出有些什么地方不对,一种下意识的感觉。
  走夜路的人,明明晓得后面没有什么东西,却总是会忍不住回头去瞧个好几遍。而员外李和“鬼捕”就是这种情形,但他们却希望偶而的回头真能看到什么,哪怕是鬼也行。
  钱老爹带着他二人刚进后院,就发现燕大少披头散发的从自己的房间奔出,越过庄墙,一路朝着后山飞快的奔去,又叫又笑,口里含混不清的说着话。
  员外李身形欲动,却遭“鬼捕”扯住。
  “不要紧,大少爷自从疯了后时常都是这样东奔西跑的,过一会他又会自己回来的。”
  钱老爹啼嘘叹道。
  “心智丧失的人,他的武功还在,铁捕头,你瞧燕大少方才的身法可真快,燕家二兄弟真是武林中的翘楚,唉!一个身亡,一个发了疯……”员外李本来脸上还有几分笑容,提到了二少,就是想装,也装不出来那平日惯有的微笑,愕愕的对着“鬼捕”说道。
  没答腔,“鬼捕”只是双眼发直的朝着燕大少逝去的方向思索着什么。
  几天的相处,也多少明白了这个连鬼都能捕来的大捕头,李员外耸耸肩也没在意。
  这是一间宽阔的书房,却零乱。
  钱老爹陪着,员外李和“鬼捕”两个人随意浏览四周的摆设装饰。
  “鬼捕”看着桌上一幅尚未完成,但显然墨渍已旧的菊花画,对着钱老爹说:“燕大少很喜欢菊花是不?”
  李员外这才发现到这间书房的壁上,挂着的菊花画竟然有七幅,含苞的、吐蕊的、怒放的、白的、黄的、泼墨的。精描的。
  一下子仿佛置身在一片菊园之间。
  “是的,大少爷很喜欢菊花,也喜欢画菊花。”
  一个人喜欢菊花有什么奇怪?就如同有的人喜欢吃红烧肉,有的人喜欢吃鱼一样。
  查案的对什么都是抱着一书怀疑的态度,李员外觉得有些好笑,所以他笑了。
  古怪的侧着头,“鬼捕”瞪着员外李,冷漠的道:“有什么好笑?大员外?”
  吓了一跳,员外李竟有些结巴说:“笑…笑并…不犯法吧?我只是想到你说话的语气,好像人家喜欢菊花也不行似的,我想笑所以就笑了。”
  “发现可疑追查到底,尤其一些特殊的人、事、地、物这也是我数十年办案的经验之谈,你这穷员外年轻不懂事,可要记着对四周的一切都要去留意,将来才不会吃亏上当,不听——”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对不?大捕头,你就饶了我吧!方才我只不过笑了一笑,您大爷就前三皇、后五帝的开训了起来,这岂不是折磨人嘛……”接过来没说完的话,员外李嘻皮笑脸,连珠炮似的说着。
  等是件很累人的事。
  等了一天,就是不见燕大少回来。
  员外李和“鬼捕”只好幸幸的回到平阳县。
  也就在他们刚刚离开“回燕山庄”时。燕大少回来了。
  世间事总是这样,刻意的等待,往往等不出个结果。
  好像在任何城镇的任何角落都有乞丐。
  乞丐并不都是丐帮中人,可是有乞丐的地方你一定可以联络到丐帮中的人。
  平阳县三百里方圆所有的乞丐都接到“名誉总监察”的竹牌令,一发现穿着打扮像“快手小呆”的人,立刻回报。
  仅靠口述,实在很难把一个人完全形容出来。
  所以,平阳县三百里方圆的任何华服少年只要在街上,一天至少会碰到五次以上——被别人问道:“你是‘快手小呆’吗?”
  所以一下子每个人都知道“快手小呆”已来到平阳县附近,这可是件不大不小的新闻。
  武林中江湖道,崇拜的都是英雄,佩服的也是快少,“快手小呆”的大名已够称得上是英雄、是侠少,所以大家都留意着,深怕与这江湖名人失之交臂。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三章 曙光现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
    第三十章 雕龙现
    第二十九章 生死路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第二十五章 人为财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