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菊花的刺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作者:晁翎    版权: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快手小呆”曾经以一种莫测高深的笑,躲过了一场拼杀。
  这里虽不是“川陕道”,却同样是一条黄土官道现在他又碰上同样的人,和上回不同的是他这次没骑马,而对方眉宇间也没有懔人的杀气。
  其实远在三十丈外,小呆就已看清了迎面的来人是谁,但,他仍笔直的走着自己的路,没有一丝惊异,也没有任何表情,甚至他的脚跨出去的距离,每一步仍是二尺七寸。
  近了,许佳蓉始终低着头,就像有着千万个解不开的结在心中,那般落寞与孤独。
  有路就有行人,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她当然知道有人从对面的路上与自己交错而过,只是没抬眼而已,因为这是条大路。
  可是,她停下了脚步,慢慢的回转身,凝目注视着刚刚错身的那人背影。
  人都有种下意识的感觉,现在许佳蓉就觉得那人的背影好熟,似乎在哪见过。
  “喂,站住——”
  小呆停下了步,背对着许佳蓉,当他一听到这三个字时,就已知道一桩麻烦已经避免不了。
  也同样慢慢的转过了身,小呆冷然道:“你叫我?”
  “是的,我叫你,你是——”许佳蓉面现惊容道:“‘快手小呆’!?”
  “久违了。怎么是你!?”
  “怎……怎么是你!?”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
  许佳蓉只觉得这个人的背影极熟,却没想到会是“快手小呆”。
  现在她已能仔细的看清小呆,他不但一袭锦衣皱得不成样子,连他的整个人亦狼狈得不成样子。
  头发散乱,于思满腮,发了黑的血污布满全身,还有胸际缠得一层层的伤布,唯一没变的地方,该是他的那一双眼,那双永远令人看不透的双眼。
  “快手小呆”的名声早已震撼江湖,尤其在望江楼一役,力战丐帮“残缺二丐”四人之后坠江未死,直到最近复出一人独力挑了“长江水寨”,又重创“武当三连剑”,这一连串轰轰烈烈的事迹更是家喻户晓。
  如今他又这么一付惨烈、彪悍的站在面前,饶是许佳蓉武艺再强,本事再大,也不觉退了三步。
  “你……你受伤了?”
  “不错,如果你认为我受了伤就不敢应战,那你可想错了。”
  “应战?应什么战?”她一时有些迷糊。
  “我没忘了‘川陕道’你拦击我的事。”小呆森冷的道:“现在该是个好机会。”
  “我想你误会了,那件事早已过去了……”许佳蓉有些尴尬道。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可是小呆只冷漠的瞧着这个貌美的女人道:“你无须为我担心,今天既然碰上了……”
  “我说过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许佳蓉摇了摇头道:“何况……何况你是李员外的朋友。”
  “这又如何?”“快手小呆”木然道。
  总不成告诉对方自己对李员外的感情,许佳蓉沉吟了一会道:“没……没什么,只是我也认识他罢了……而且……而且……”
  “而且怎样!?”小呆有点不耐烦。
  “而且我……我还知道你和他之间的一些误会。”
  “你是谁?我记得你曾说过宁愿帮我的朋友,也不愿做我的敌人,还有你也说过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会告诉我你的姓名。”小呆开始盘问。
  “我叫许佳蓉,当初……当初在‘川陕道’拦击你,我……我是不得已的……”
  “许佳蓉?”小呆脑子飞快的搜索着这个名子,可是他失望了,因为他实在没听过。
  “你说你知道我和李员外之间的误会?”小呆的不解的问。
  “是的。”她答的好肯定。
  小呆没说话,只用一种研究的眼光看着她。
  “你……你不相信?”
  被人用这种眼光看着,当然会不舒服,她有些发急的说。
  “我能相信吗?”小呆像自语的说。
  他当然不相信,毕竟他是当事人。
  在他想自己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的事,外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何况这个外人却是连听也没听过的外人。
  一个人说出来的话不被人采信,通常只有两种反应。
  一是想办法去证明。
  一就是不再解释,掉头而去。
  许佳蓉是个孤傲的女人,她当然说不出来自己碰上了一个和李员外同样身材,又同样屁股上有块疤的男人。
  所以她只有不再解释,掉头而去。
  也只不过掉头走了两步,她已被小呆飞快的拦住了去路。
  “我……我想,我想我应该听听你的话……”小呆期期艾艾的说。
  “你相信了?”许佳蓉没好气的问。
  “我想你没理由骗我。”
  “很好,由此证明你还算蛮聪明的,要不然我敢说你和他之间的误会永远也没有澄清的一天。”
  “那么许姑娘你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告诉我?”
  “可以,不过我想先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约战李员外?”许佳蓉问。
  “这……这很重要吗?”
  “当然,因为李员外也为了这件事始终无法释怀。”
  “这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完的。”小呆讷讷道。
  “我有耐心。”
  许佳蓉当然有耐心,毕竟每个女人对自己所爱上的人,哪怕他每餐吃几碗饭,上几次茅房,也都有耐心听。
  一间茶棚。
  一间专门做过路客的茶棚。
  竹屋、竹桌、竹板凳,再加上掌柜的那竹竿也似的身材,在这午后秋老虎的烈日下,有这么一块地儿,甭说,凡是赶路的人一定都会停下脚来欣上一会,喝碗茶润润干燥的喉咙。
  小果陪着许佳蓉回头走了不远,现在他们已经坐这间茶棚里。
  而许佳蓉也听完了他和李员外的故事。
  “你说你是为了追查一桩阴谋而故意如此做的?”她问。
  “是的,我发现欧阳无双的背后有人唆使。”
  “何以见得?”
  “她没有那种能力,更没有那种魄力,另外,我想藉此引出那幕后的人,还有尽快找到李员外,最主要的,我希望能明白她为什么要杀李员外,以便救她出邪恶之中。”
  小呆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告诉她这些事情。
  或许他真的想从她口中知道是什么误会。
  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对上了眼。
  “据我所知,李员外没赴‘望江楼’之约,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你好像并没存心要放过他呢。”
  “怎么说?”
  “因为你是不是准备用一把他送给你的刀,做为那一战的结束?”
  “是的,我想就算我没机会当面和他讲明,但他看到那把刀就应该知道一切。”
  “好在他不能赴约,要不然他恐怕死也不能冥目。”许佳蓉不以为然的道。
  “我也有苦衷,事先……我并不知道我那把刀已经被欧阳无双掉了包。”小呆悚然一惊道。
  “所以我说他好在不能赴约,要不然一个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到了阎罗王那岂不笑话一桩。”
  “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小呆开始发问。
  “你想我怎么会知道?”
  “李员外告诉你的?”小呆急忙问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为了那把刀,我和他之间的误会已经到了连解释的余地也没有了……”
  “不只这件事……”许佳蓉又说:“李员外已经被‘丐帮’赶出了山门,而且还被欧阳无双击杀了好几次,这也都是因你而起。”
  小呆静静的听着她的下文。
  脸有些红,她接着说:“他对你的误会是认……认为你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而让他背了黑锅。”
  “黑锅?!我让他背了什么黑锅?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你要知道了也就不叫误会了,事情是这样的,欧阳无双曾遭人玷辱,而她认为是李员外,偏偏李员外不知道这回事,他当然不会承认,于是欧阳无双才会想尽一切办法要杀了他。”
  “这……这又与我何干?”
  “问题是李员外认为那件事是你做的,而嫁祸于他。”
  “放屁,我‘快手小呆’岂是那种人。”小呆沉不住气的骂了出来:“他凭什么扯上我?”
  “因为……因为只有你才知道李员外身上的……身上的记号。”许佳蓉含蓄的说。
  “记号?他身上有什么记号?”小呆的眼睛一亮道:“你是说……你是说他屁股上的那玩意?
  跟一个女人谈男人屁股,这……这算哪门子?
  可是这是个关键,非谈不可,他和她也就顾不了那许多。
  许佳蓉红着脸点了点头。
  “你能不能说清楚点,我已经弄糊涂了,就算我知道他屁……身上有那记号,又关我什么事?”小呆不再冷漠,他已完全溶入了这扑朔的事件里。
  整理了一下思罗,许佳蓉道:“简单的来讲,欧阳无双认出了李员外身上的记号,而李员外认为是你仿冒了他的记号做了那件事。”
  “荒唐,他那‘独门’表记别人又怎么假冒得来?这个王八蛋又怎怀疑是我……是我做的?岂有此理,简直莫名奇妙……”小呆显然生气得抑止不住。
  “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事实上只有你一个人知道那秘密。”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小呆问了一句最不该问的话,也许他问这话没什么意思,只是顺着对方的语气,可是她听在耳朵里,一张脸已羞红。
  “我……我听他说的。”许佳蓉声如蚊呐。
  “哦!”
  小呆虽然“哦”了一声,可是这一声白痴也听得出来是“哦”的多么勉强,多么不以为然。
  “你……你不要做出那种怪样子,真的,欧阳无双前几天堵住了李员外的时候,我刚好在场,这一切事情我才会知道。”
  “狗改不了吃屎”小呆历经劫难,照说应该整个变了个人才对,可是他那潜在天性不自觉的又露了出来。
  他说:“我只不过‘哦’了一声而已,唉,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才怪怪的呢。”
  许佳蓉喜欢诙谐、幽默的人,也喜欢幽默、诙谐的话。
  她现在也才明白,能做李员外朋友的人,他们的德行都好不到哪去。
  “你怎么肯定欧阳无双说的人不是李员外?”小呆想了一下又问。
  “因为……因为我知道有一个人,也是圆圆的脸,微胖的身材,同样的部位也……也有同样的记号……”许佳蓉连耳根都红了,可是却忿声道。
  好奇的望着她的样子,小呆像明白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那真正的罪魁元凶是那个人?”
  “是的。”
  “还……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小呆自语道。
  “现在你该明白你和他之间的误会了吧!”
  “那么李员外被赶出丐帮又是怎么回事?”小呆不解的问。
  “还是为了那件事,因为欧阳无双一状告到丐帮,丐帮最容不得的就是犯了淫行之罪,再加上他们内部已有了危机,于是李员外只得亡命天涯。”
  接着许佳蓉把一切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直听得小呆脸上的神情变幻莫定。
  结总有打开的时候。
  误会也总有澄清的一天。
  小呆已经知道欧阳无双为什么处心积虑的想要李员外的命。
  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更是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
  他虽对她已失了那一份爱恋,却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劝她回头。
  不过他知道那已经很难,因为当他知道她是“菊门”中人时,许多既成的事实已不可挽回。
  毕竟“菊门”在江湖中已快成了众矢之的,自己和李员外可以放开一切恩仇不予追究,但是丐帮、武当、以及许多死于其手的武林人士,他们的亲人、朋友,又怎能放过她呢?
  结打开的时候,眉头总会舒展。
  误会澄清以后,心情当然不再郁闷。
  小呆虽然还没碰到李员外的面,但他心里已默默和他说着话。
  ——臭员外,看样子你小子受的苦不见得比我好过到哪,只希望你那一身肥肉千万保重,可不要让人割了去,最好还能让我有机会尝尝你那绝活“飘香三里。”
  愈看就愈觉得这个女人美,虽然她有些冷艳,但他知道她有一颗火热的心。
  他心里叹道:“臭员外,你小子可真是有一套,在被人追杀得到处流窜的时候,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泡上这么美的妞。”
  许佳蓉被小呆瞧得有些不好意思,她郝然道:“你一向都是这么看人的吗?”
  刚想调侃两句,小呆想起了一句古话?“朋友妻,不可戏”,他叹了一口气说:“不,我只是有种感觉……”
  “什么感觉?”
  “感觉狗屎运和桃花运怎么会连在一块,而它们偏偏会降在那个活宝的身上。”小呆笑着说。
  许佳蓉默然一会,却正色道:“你看出来了?”
  “看出什么?”小呆有意逗她。
  “你明知故问。”许佳蓉嗔道。
  “哈……哈……好,好,许姑娘,你真是令我钦佩,一个女人能敢剖白自己的感情,我又怎忍取笑?”随也正色道:“那个臭员外知不知道?”
  摇了摇头,许佳蓉说:“我想他不知道,他连逃命的时间也没有,又哪有时间想到其他?”
  “那个楞头、活宝,他……他真是一脑袋浆糊。”小呆不觉骂了出声。
  “也怪不得他,毕竟我和他相处的时间还短。”
  “短个屁,我们相处的时间至多也一个时辰,我都看出来了,他就真那么笨?”小呆瞪眼道。
  她已经想起了一张圆圆的脸,一对笑起来迷死人的眼睛。
  小呆也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终年在山中的女人。
  许多事情的发生根本就是没道理。
  就像谁也不知道“快手小呆”会碰到了许佳蓉。
  而李员外也偏偏遇上了绮红。
  同样一间茶棚。
  同样的竹屋、竹桌、竹板凳,以及掌柜的那竹竿也似的身材。
  在小呆和许佳蓉走后的当天黄昏。
  李员外和绮红也进来了,只是没坐上同一张桌子。
  “绮红大姐,我想过你说的故事,我也会考虑接受你的说法,不过仍有许多疑点存在我和他之间,这都必须要碰了面以后才能释疑,现在我答应你,我……我一定给他一个解说的机会好不?”李员外想了许久道。
  绮红一张白净的脸上有一丝红晕浮现,轻声道:“谢谢你。”
  叹了一口气,李员外拿起那粗糙的茶杯,刚想就唇,看到掌柜的那竹竿也似的身材,便又放了。
  轻轻招了招手,李员外对着掌柜的说:“你……你这杯茶里,除了茶叶外,没有放一些不该放的东西吧?”
  “客官,您真会开玩笑。”掌柜的说。
  自己也笑了,敢情李员外现在对任何都生出了一种怀疑之心,尤其对卖吃食的,他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你未来的打算……”李员外突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江湖那么大,人海茫茫的又要我到哪去找那个人呢?”绮红一想这个问题,就不觉头痛。
  “这个混蛋,他尽做些拉完屎不擦屁股的事……”李员外恨声骂道。
  绮红羞红了脸,在她想李员外这个人不只专说些奇怪的话,而且更会骂人。
  “对……对不起,我忘了骂他就等于骂你,哎,我这个人老是忘记一些事情……绮红姐,抱歉,抱歉……”李员外窘迫的猛打额头道。
  “我不怪你。”
  “那就好,那就好,其实小呆也真混球,他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这真是……真是缺德嘛!”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家小姐需要他的帮忙。”
  “你家小姐?!”李员外不明所以的问。
  “是啊!我家小姐呀,就是把小呆从江里救起来的人呀!”
  “你家小姐是谁?”李员外奇怪的问。
  “我只知道她姓展单名一个凤,她的医术好好也……”
  绮红的话没说完,李员外差些从竹板凳上摔到地上。
  他的眼睛瞪得有如铜铃,嘎声问道:“什……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我家小姐叫展凤,有……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没什么……”李员外嘴里这么说,心里可不是这么想。
  ——小呆,你他妈的还真不只一套,妈个巴子我李员外认识的女人,为什么你都能沾上边?
  “绮红大姐,我突然想到你说的故事,真……真的很好听,你可不可以说详细一点?我是说你家小姐怎么会救起那个混……不,救起小呆来呢?”李员外抑止住心中的激动,不动声色的问。
  绮红这样的女人,在她此刻的心中除了“快手小呆”外,恐怕已容纳不下任何事情。
  她唯一的理想,唯一的希望,也全寄在小呆一人的身上,她希望有人能与自己谈谈小呆的事情。
  而这世上唯一能提供自己认识小呆的人,也只有李员外一人。
  所以她当然乐意诉说小呆的一切。
  她的眼睛已蒙上一层雾光。
  她脸上已现出一种湛然的光辉。
  她开始把自己所知道小呆的一切,娓娓道出。
  李员外仔细的聆听。
  他当然也能体会出说故事的人,那一种涓涓情意,以及那一种割舍不断的感情。
  自古以来,男女之间的感情就是最好的故事题材。
  哪怕一段最自然,最没有变化,最平淡的爱情故事,也都能吸引人。
  尤其说故事的人谈得是自己,而听故事的人更认识当事人的时候。
  茶棚里没有别的客人。
  掌柜的也坐在一旁,挺起竹竿也似的腰身,竖起耳朵,坠入了这一段不甚绚丽,却凄迷的故事里。
  故事不长,可是很感人。
  李员外终于明白了小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他现在有种感觉,感觉自己和小呆似乎全被人左右着,而一步步朝着一个看不见的陷井中走去。
  那个隐在暗处的人,无疑是个可怕的恶魔。
  他是谁?
  欧阳无双?展凤?还是这一切事情的开始者,“无回燕”燕荻?
  李员外想不出,似乎每个人都有可能,又似乎都不可能。
  他已放弃了,因为这的确是件伤脑筋的事。
  他知道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我听过‘快手小呆’这个名字,我也见过这个人。”
  这句话是这茶棚的掌柜所说。
  李员外从凳子上弹了起,绮红更为了这一句突如其来的话险些捏碎了手中的茶杯。
  “你……你说什么?”李员外冲了上去,双手猛摇着掌柜的肩膀。
  “客官,你轻点,轻点,格老子的我这身骨头快被你摇散啦……”
  李员外松了手,有些郝然。
  掌柜的一张马脸被刚才那阵摇晃,变得有些灰白,也十分难看。
  可是他不敢有丝毫抱怨,因为他已从李员外的眼中看出了一件事。
  那就是如果自己不把刚才那句冲口而出的话交代清楚,对面这个看似一团和气的人,真有可能拆了自己。
  有种人专门喜欢偷听别人的说话。
  尤其是像马掌柜这种人,他就有这种习惯。
  “客官,事情是这样子的,我姓马,别人都叫我老马,我孤家寡人的在这条路上开茶馆已经开了二十三年啦……”
  马掌柜的话还没说完,李员外已经急得额头冒汗。
  他双手乱摇道:“好,好,马老板你就快说成不?你是什么时候见到那个混球的?他又往哪去了?”
  瞪着一双马眼,马掌柜的道:“客官,你急个啥?什么什么事情有个来龙去脉,没有长江头,哪有长江尾?你这下江人只知道长江千里,如果不知道它从哪里发源,流经几省,又从哪里出海,是作不得数的………”
  李员外还真没有想到世上有这种噜嗦的人,可是他不敢再开口,因为他已发觉自己要再催他快讲的话,对方恐怕要把黄河也搬出来了。
  看看李员外不作声,马掌柜的又道:“事情是这样子的,我呢,我这个人孤独惯了,成年到头找不到个人聊天,所以呢,久而久之的就特别喜欢听别人讲话,像刚才这位姑娘的故事呢,就深深地感动了我………”
  李员外连连擦汗,心里早已把这马掌柜的给骂翻了。
  绮红也已有些不耐的挪了挪坐姿。
  急惊风碰上这么一个慢郎中,除了心里喊天外又能做些什么?
  巡视了李员外和绮红一眼,马掌柜的又道:“事情是这样子的——”
  李员外没好气的和他同时开口。
  “咦?客官你怎么知道我要说啥?”马掌柜咦道。
  “马老板、马掌柜、马大当家,你这句话已说了八十遍了——”李员外几乎哭了出来道。
  绮红已被逗笑。
  马掌柜也颇尴尬,嘿嘿两声后道:“客官你这个人真有意思,嘿嘿,真有意思……”
  有意思?妈的蛋,等会你要说不出个名堂,我接起人来可才真有意思,李员外心里嘀咕着。
  “对了,今天,就是今天,快响午的时候,你们所说的那个……那个叫什么……什么着的……”
  “‘快手小呆’是不是?”绮红插嘴道。
  “对,对,就是他,‘快手小呆’,格老子的这个名还真是奇怪,怎么有人取这种名字?想不透,我真想不透……”马掌柜一面摇头一面道。
  李员外跳了起来,他恨不得上前给这人两巴掌的道:“马老头,这里有十两银子,如果你能一口气说完我们要听的话,这十两银子就是你的。”
  话说完,李员外已掏出银子“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
  敢情他到现在才想通对方的有意磨蹭的原因。
  钱这东西连鬼都为它推磨,何况是人?
  “今天响午‘快手小呆’带着伤,在这里喝了碗茶后就朝北走了。”
  多简单的两句话,马掌柜的话一说完,李员外已经拉着绮红出了这间茶棚,用极快的速度朝北边的大路奔去。
  “格老子的还真像火烧屁股。”马掌柜拿起银子在嘴里啃了一下,证实不假,然后又自语道:“怎么话没说完就走呢?人家身边还有一位叫许佳蓉的漂亮女娃子呢。”
  他的自语李员外和绮红当然听不见。
  就不知道这一对“活宝”在碰面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
  李员外的腿跑起来已经够快。
  但他却发现绮红这个女人跑起来绝不比自己慢,而且她还能轻松的说话。
  “你不要那匹马了?
  “马……?噢,与其骑着那匹老得跑不动的马,我……我宁愿跑步……所以干脆……干脆便宜那马掌柜的算啦……”李员外喘息的回道。
  “你为什么那么急呢?”
  “我……我怎么不急?你就不……不知道那个……那个混球,连神仙也算不出他……他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现在江湖上要杀他的人,恐怕如过江之鲫那……那么多,早一点追……追上他我……我才能安心……”
  渐渐地,绮红已加快了步伐,也不再说话。
  李员外吃力的落在后面猛追。
  看样子现在她已比他还急。
  她能不急吗?
  尤其在她知道那个魂梦牵绕的人有危险的时刻里。
  ——这就是爱。
  一种只知对方,不知自己,而又死而无悔的爱。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三章 曙光现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
    第三十章 雕龙现
    第二十九章 生死路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第二十五章 人为财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
    第二十三章 手中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