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菊花的刺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作者:晁翎    版权: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一个故事,一个很普通的故事。
  同时也是一个还没有结束的故事。
  一对武林大家,名门之后的兄妹,男的儒雅潇洒,女的温婉貌美。
  兄妹俩守着祖先留下来巨大的产业,过着悠游自在,不虞衣食的生活。
  这本是人人称羡,个个费尽心思极力追求的俊男美女,他们也应该是手足情深,互为依靠才对。
  然而,有一天做哥哥的从外面带回家一位朋友,一位可以令天下少女为之倾倒的朋友。
  于是一切都改变了,原本和睦祥和的家分成的两半,手足情深的感情却变成了陌路。
  世间事最难臆测,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感情。
  应了一句俗话,“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无论做妹妹的百般表现,甚至不惜抛开了他少女的矜持与自尊,把心事说子做哥哥的听,希望能撮成一段良缘。
  奈何那位可以今天下少女为之倾倒的朋友,淡得像一股轻烟,硬得像一块石头,非但令妹妹捉摸不着,更让哥哥碰得头破血流。
  然而一颗少女的心,尤其是一颗从未受过任何打击的少女心,怎受得这个?
  爱的反面是恨,人心本也是爱与恨两者编织而成。
  她开始恨,也失去了爱,她变得无可理谕。
  无可理谕到把一座巨大的宅院一分为二。
  无可理谕到做出许多令人不解的事情。
  男人和女人最大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男人有时候宁愿忤逆父母,得罪亲人也不愿失去朋友。
  做哥哥的痛心,只能痛在心里。
  守着他的朋友,却连提也不敢提家中的变故。
  只因为他怕他笑话自己,笑话自己教遵无方。
  终于许多事情就从这一个故事开始。
  一个很普通的故事,也是一个还没有结束的故事。
  展凤黛眉深锁,她那一张美如天仙,吹弹欲破的脸上泪痕犹在。
  这样一个人见人怜的女人,她还有什么不如意?
  她又为什么流泪?
  “展抱山庄”里,她已站在这一片菊海的花圃间好几个时辰。
  她像是思索,也像是等人。
  她思索什么?她等的人又是谁?
  两名使女惴惴不安的站得好远好远,她们不敢靠近,因为她们知道每当小姐烦脑的时候,靠近了总会自找霉头。
  深秋了,这是菊花的季节。
  从小她就只爱菊花,因为她认为菊花是君子,菊花更是隐士。
  “君子无争,隐士无求”轻念了两声后,展凤轻拭着眼角,望着远天飘移的一朵白云,视线再也难以收回。
  云本无情,菊本无泪。
  她想着云,相着云为什么不能常驻一处,总要飘移?
  她想着菊,想着菊怎忍见人独怆,憔悴而不掉泪?
  蓝天与白云,衬托出一片菊海中的美人,这该是多美的画面?
  没有人愿意去破坏这一种宁静,和惊扰画中的人。
  如果有,那该是疯子或瞎子。
  因为疯子不懂得美,瞎子看不见美。
  六个瞎子就像六条幽灵突然的从围墙外翻掠进来。
  她们踢翻了好几盆栽菊,当然也破坏了这宁静的画面,更惊扰了展凤。
  就如水中美好的倒影,被人投下了一颗石子,不但什么都消失殆尽,更起了阵阵涟漪。
  展凤轻叹一声道:“你们踢坏了我的菊花。”
  六个瞎子女人就像六座石雕像,脸上的表情刻板一致。
  “菊花踢坏了尚可栽植,人的生命失去了,就算你有回天之术,仙丹妙药也只能医一个没死的人。”回答展凤话的却是欧阳无双。
  回过身,展风看到欧阳无双袅袅行近。
  “你怕我跑?”展凤问。
  “没怕。”欧阳无双有些掩饰说:“她们不了解这儿的环境,我只好要她们从墙外翻了进来。”
  “你追上了李员外?”展凤又问。
  “丧家之犬,惊弓之鸟,是没人能追得上的。”
  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展凤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何不到屋里坐坐?”
  “我当然不介意,我只是怕你介意,既然做主人的开了口,我也只好厚着脸皮叨扰你,正格的,我想你珍藏的‘雨前龙井’想了好久。”
  展风回身前行,并吩咐呆若木鸡的两名使女人房泡茶待客。
  抚弄了几声几上的瑶琴,欧阳无双走回她坐的位置,望着展凤好半晌才叹了一口气。
  “景物依旧,人事全非,还记得我带‘快手小呆’来此治他的哑疾,好像才是昨天的事情……”
  展凤的心跳了一下,她仍然沉默的不发一语。
  “最近江湖上传出了小呆未死的消息……”欧阳无双故意顿了顿又道:“竟然还有人说他是咱们的人。”
  展凤倏地接道:“不要把你和我牵在一块——”
  笑了笑,欧阳无双道:“为什么?‘菊门’这个名字可是你想出来的呀!”
  “我说过我已退出。”展凤懊恼的说。
  “退出!?展大小姐,这又不是小孩子办家家酒,哪有那么容易,你要怎样就怎样?”
  欧阳无双语气渐冷。
  “那么……那么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放过我?”展凤软弱的靠向椅背道。
  “很简单,老话一句,交出当年‘神医武匠’号令天下英雄的信符——‘白玉雕龙’正面。”
  “双双。”展凤几近哀求道:“你……你到底要做什么?难道你目前所为还不知足?还不满意?”
  “做什么?”欧阳无双道:‘当然是做当初你我共同商议的大事,领导武林,称霸江湖,创一个千秋大业呀!你小看了我欧阳无双,如果只为了‘菊门’目前这一点小小的成就,我就知足满意,那我宁愿做一个普通女人,何必又要作贱自己?”
  “目前江湖一片混乱,各自为政居多,就……就算‘白玉雕龙’的正面我给了你,恐怕也只有七大门派或许听令,再说‘白玉雕龙’是必须正反两面合并才具效力,拥有一面还不是形同废物……”
  冷笑数声,欧阳无双道:“我的目的也只是要七大门派听令就可,其他的江湖帮会我尚有能力让他们臣服,只要有了你这一面,至于另外一面,你就不必替我操心。”
  “我……我无法做到。”
  “无法做到?”欧阳无双的眼睛睁大。
  “是……是的,我无法做到。”
  似欲看透般,欧阳无双紧盯着展凤,然后她笑了,笑声刺耳,也像一把把尖刀,刺在了展凤的心上。
  “你不顾他的死活?你不怕我拆穿你的秘密?”
  展凤悚然不已,美丽如花的脸上已是一片惨白,她道:“他若死了,亦为求仁而死,当无憾。而我……我的秘密,也早随着宛我的醒悟和他的死,如过眼云烟,化为虚无……
  你……你走吧!我不能改变你的心意,你也不应阻拦我才对,看……看在相交一场的份上,我求你放了他好不?”
  欧阳无双站了起来,没有激动,也不再咆哮,她只是用一种冷静平淡而怕人的声调说:
  “我不知道什么改变了你,如果说你为了燕二少的死而改变了一切,我想你会后悔,因为他很可能还没有死……”
  展风不止震惊,而是差些昏倒,她无力道:“你……你说什么?!”
  鄙夷的一笑,欧阳无双道:“我说他很可能没死,目前我还不能确定,因为江湖上传言有人曾看过他。”
  “怎……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只不过看到一具面目全非的尸首,仅凭手腕的朱砂痣,谁也不敢讲那就是他。”“我……”展凤已被这消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他没死,你的秘密总有一天会被揭穿,你可考虑清楚?”欧阳无双接着又道:
  “你不要以为我在威胁你,至于展龙,再怎么说他都是你哥哥,你更不至于为了一块‘白玉雕龙’而牺牲了他吧?”
  展凤娇躯机伶一颤,久久后方道:“双双,看来你是人魔已深,我是劝不醒你了,也罢我会交给你,只不过我希望能先见到展龙安然无恙的回家。”
  笑了笑,欧阳无双道:“看来这手足之情,你还是顾念,好,我相信你,我会先让他毫发无损的回来,只希望你能守信,也不要再中途变卦。”
  虚弱的连一丝力量也没有,展凤靠在椅背上闭眼道:“你……你走吧!我……我不想再见到你……”
  欧阳无双阴沉的注目许久说:“我走了,虽然你不想再看到我,但我还是会来,因为我必须要拿到那面‘白玉雕龙’,对不起打扰了你赏菊的兴致……”
  走到门口,她又回头道:“对了,我要告诉你,你真的是美,美得连我都会心动,就不知道那个傻瓜到底是那根筋不对,竟然会看不上你……好了,再见啦!”
  “再见。”
  展凤闭着的双目,泪水已滑过颈项,她多希望最好永远不见。
  痛苦的回忆难忘记。
  错误的过往更像一张冲不破,也逃不出的网,紧紧的,密实的把展凤裹得喘不过气来。
  她已尝到了错误的苦果,也到了该为错误付出代价的时候。
  她那编贝也似的牙齿深深陷在嘴唇里。
  而错误的开始也一幕幕在脑际浮现……。
  她记得认识欧阳无双最初是因为病人与大夫的关系,刚开始欧阳无双的微笑无疑能让人生出好感,同时也能让人感觉她是一个好的倾诉对象。
  因为她是那么的细腻,细腻的可以发觉别人眼中的秘密,她是那么的热诚,热诚的让别人有种相见恨晚的错觉。
  展凤那时候正处于傍惶、苦恼,因为她已爱上了那个可令天下少女为之倾倒的燕二少—
  —燕翎。
  她把她的傍徨、苦恼,以及一个少女为情所困的心情,毫无隐瞒的全说给了欧阳无双听,在她想,既为闺中腻友,对方又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总能指引出自己在感情中摸索的方向。
  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情况变得愈来愈糟,原本扑朔迷离的人,见到了自己变像见到了一条蛇一样,避之犹恐不及。
  终于,她失去了他,他也不再来“展抱山庄”。
  她听信了欧阳无双的话,开始了恨,恨他的绝情,更恨哥哥展龙宁愿失去唯一的妹妹,也不愿失去他的友谊。
  于是她迷失在强烈的恨里,把“展抱山庄”一分为二,斩断了兄妹之情。
  于是她更奉欧阳无双为圭臬,急思报复之心,到这时她才明了双双也有一段失意痛心的爱之路,只不过双双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而自己却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能消除恨的方法只的一种,那就是杀掉所恨的人。
  燕二少绝不是普通的方法就能杀得掉的人,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方法能消除心头之恨。
  也不知欧阳无双怎么会认识燕大少,更不知她又怎么打听出来燕大少和燕翎非手足兄弟,巧妙利用上燕大少嫉妒,不平衡的心理。
  三个人就聚在了一起,安排了一桩杀人的计划。
  展凤痛苦的用双手抱紧了自己的头。
  她整个人卷缩在椅子上,因为她发觉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一些良知的负荷。
  她继续想着……。
  爱是什么?恨又是什么?
  爱恨交识下岂能清楚辨别到底是爱还是恨?
  她知道燕二少下狱,是因为想引出谁杀害了他的哥哥,她更知道这么做,正好掉进了一个圈套,一个令他百口莫辩的圈套,毕竟这世上除非他自己想死,别人又怎能让他死?
  也亏他想出做茧自缚的苦肉计,她不知道燕大少的儿子是怎么死的,又死的那么巧,巧得连自己也难以相信,可是她知道当那四名证人被灭了口,就算“包公再世”也难以断明是非曲直,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已到了非死不行的地步,因为唯一能证明他清白的女人,在回“洞庭君山”的途中亦被袭身亡。
  他死了,她也才明白自己对他的爱远已超过了恨,同时也才发规欧阳无双和燕大少二人真正的面目,想要争霸武林,称雄江湖。
  陷入了泥淖,很难自拨,良知的驱使她做了急流勇退的抉择,她开始懊恼、深海、自责,也更看出了欧阳无双的贪婪、阴鸷、狠毒。
  这一切的转变从李员外误闯“展抱山庄”开始,因为从他的口中,她证实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欧阳无双根本早已设计好了一个圈套,一个一石二鸟的精密计划,她固然美其名为自己出了气,何尝不为她引出了李员外?多可怕的女人,她简直把每一个人的心性,每一件事的环节,都摸得一清二楚,都设想的那么周密。
  尤为甚的,她居然能让“快手小呆”和李员外,这一对童年友好变成反目相向,这就令人不得不佩服的手段高明。
  夜悄然的流进屋内,当下人们小心的点上灯,展凤才惊觉自己又一次从痛苦中惊醒。
  是的,一切尚有挽回的余地,假如那个人真的没死的话。
  她当然不敢再奢望获得,她只求有一天能无怨无悔的结束这一段永远没有结果的爱。
  泪亦悄然的滑落,她知道这泪水是苦的,也是涩的,这就是付出代价的开始。
  蓦然——
  她想起了二个令她心焦、牵挂的人,展龙和“快手小呆”。
  她不知道小呆出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展龙怎么会落入了欧阳无双她们手里。
  于是自责更加深,一颗懊悔的心更虬结得解也解不开。
  她从衣领内拉出了一块栩栩如生的“白玉雕龙”,这是自己从小就佩卦在身上的父亲的遗物。
  望着它就像看到父亲慈祥的面孔,展凤的心在滴血,因为她必须拿它来换回哥哥的生命,可怜的展龙,从小只知浸研医术,这么一个儒雅的人却为了自己一时迷失,恐怕已吃了不少的苦头。
  欧阳无双脸上的红潮尚未退尽。
  燕荻已起身下了床,来到窗前望着晚霞发愕。
  傍晚该是一天中最轻松,也最清闲的时刻,但谁也看得出来他们两人刚做完了一件最激烈,最耗神的运动。
  “汗珠子还没干,你就急着下床?”
  很明显的不悦,已可从欧阳无双话里听出。
  燕荻没回身,也没搭理。
  “燕大少爷,你他妈的最好给我听清楚,少做出那种要死不活没出息的样子。不错,你我在一起全为了彼此的需要,就算买与卖吧!其间也会说几句虚情假意的话,你这算是哪一门子?我呸!你最好少做白日梦啦!”
  这是真的,没有哪一个女人能忍受这种态度,尤其在她脸上的红潮尚未退尽的时候。
  所以欧阳无双恶毒的恨声气道。
  燕荻回过了身,他眼里有种被激怒的火花,一张稍嫌森冷的俊脸,已成了猪肝色。
  他冰冷的道:“你说的什么话?!”
  “什么话?唐伯虎的古‘画’,你少摆出这种吃人的德行。”欧阳无双夷然不惧的道:
  “你心里所想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有本事你去想办法,用强的呀,她也是女人,你他妈的何不试试她那个女人和我这个人女人有什么不同。”
  “你说谁!?”
  “你心里想的是谁,我就说谁。”
  “欧阳无双,你也最好给我放明白,我们虽然为了同一目标携手合作,但最好谁也不要管对方的私事……”燕获,一个宇一个字的说。
  “是吗?”欧阳无双鄙夷的道:“燕荻,我看你三天饱饭一吃恐怕已忘了自己的姓什么了,你最好不要忘让,在整体的计划里,我是主,你为从,你的一切我都要知道,也都要管,包括了你的生活、思想。”
  行动的上前一步,燕荻的拳头紧紧握起,他眼中的怒火已炽,然而,只一步,他就停住,身躯不停的颤抖,久久后才又不发一语的松开紧握的拳头。
  欧阳无双拥被在床,仔细的看着对方的动作及心理反应,最后她笑了,那是一种胜利和不屑的笑。
  “为什么不再上前?为什么不挥出你的拳头?为什么你只敢做做样子?”
  燕荻的心骤然扯紧,可是他的脸上却失去了任何表情。
  没有表情的脸当然是一张怪异、诡秘的脸。
  欧阳无双有些不安,但仍继续咆哮道:“你不服气?他妈的,我说的你不服气是不?”
  燕荻仍没说话,他又一步步的走向床边。
  床上欧阳无双泼辣的神态,散乱的长发,鼻尖沁着细小的汗珠,高耸白暂的胸脯有一大半在外,圆润的肩,高挑的眉,再加上满口粗话——
  两个人有一刹那的瞪视,渐渐的他们彼此已发现他们是那么的接近,更是同一种类型的人。
  蓦然出手——
  燕荻紧扯着她的长发向后,向后……
  欧阳无双的脸因之仰起再仰起……
  这一定很痛,因为欧阳无双脸上的肌肉已扭曲,她没出声,更没求饶,相反的我们可从她的眼底深处竟然发现一种莫名的兴奋,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
  燕荻另一只手已举将落——
  “不……不要打我的脸……”欧阳无双发软的道。
  “砰!”的一拳。
  她的臂膀被击,人亦从床沿飞向床里。
  她卷缩在床里,惊惊发抖,就像……就像一只绵羊碰上了一只凶恶的狼。
  她当然未着一缕。
  她就这么光溜溜的任人看着。
  燕荻像一头发了疯的猛虎,他骑在她的身上,巴掌如雨般落下,他甚至用他的膝盖踢顶,用他的牙齿一口口的到处乱咬……
  欧阳无双亢奋的叫着,叫声令人发颤。
  这绝不是痛苦的嚎叫,因为任何人都可听出她的声音里没有一点痛苦的成份存在。有的只是更让男人兴起一股原始的行动。
  嚎叫声音低弱,燕荻的喘息也逐渐平复。
  欧阳无双枕在他的胸前,闭着眼却噙着笑,那笑是一种满足、征服、得意,以及一些难以形容的综合。
  这次她脸上的红潮仍在,燕荻就先叹息了一声,有些疲惫的道:“为……为什么你永远无法满足?”
  举起手臂,欧阳无双看到那上面的瘀血、齿痕,以及一大片,一大片的青紫,才感到有些疼痛的道:“我记得你也曾这样说过我,在我的家里,而且还是刚杀了人之后,你自己也知道,我们是同一类型的人,燕获,我们之间只有兽性,而没有感性,这点谁也毋庸否认的……”
  “你很坦白,并且坦白的可爱——”
  “那当然,我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你也不是正人君子,在你面前我又何须隐瞒?再说对男人我早已失去了那种谈情说爱的兴趣……”欧阳无双的眼里有一丝难以言喻的痛苦掠过,接着道:“一个女人只要失去,失去了一次和失去一百次又有什么不同?”
  燕荻知道她的一切,他无意识的问:“你还没找着他?”
  “哼,早晚我会抓住他的,他妈的这个李员外滑得像条泥鳅,跑得像只兔子,好几次他已几乎丧命当场,谁知最后关头都让他跑了……”
  “哦?他那么厉害?不是说他只徒具虚名吗?”
  “连我们‘菊门’的独一手法‘满天花雨’他都会了,要抓他岂是那么简单。”
  “什么!?他怎么会的?”燕获有些诧异。
  “怎么会的!?这要问展凤那丫头,这个贱人,当我全力在找李员外的时候,他妈的,那时她就起了异心,不但窝藏了他,居然还传了他‘满天花雨’的绝活,她……她存心想跟我过不去。”
  燕荻没哼声,因为他知道李员外误闯“展抱山壮”的事,那天晚上他受了点风寒藉机欲一亲芳泽,却让李员外的闯入整个给破坏。
  现在听欧阳无双这么说,倒真的有些意外。
  “她那个女人,对我们来说,迟早是个麻烦,这一点不用我说,我想你也一定知道。”
  欧阳无双微仰起头,却无法从他的眼中捕捉到他内心的想法,顿了顿后又道:“我知道你舍不得杀她,但,就事论事,她是非杀不可。”
  缓缓开了口,燕获道:“我知道,只是这么美的女人谁又下得了手?”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已经爱上了她吧?”欧阳无双坐起,她侧头说。
  “像我们这种人只有欲,哪还有爱?”燕荻茫然道。
  “你知道这点就好,再说那丫头据我所知除了……除了那一个人外,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出谁能让她心动的人了。”
  燕荻当然知道她说的那个人,指的是谁。
  虽然只是轻微的颤动一卞,欧阳无双却能感觉出来他已不安。
  “还没有他的消息?”她问。
  摇了摇头,他说:“可是我总感觉到他的一双眼睛就在某处看着我,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我就不信他有什么三头六臂,你是他哥哥,你就那么怕他?”
  “笑话!我怎么会怕他?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不要提我是他哥哥,我没有这种兄弟。”燕荻突然忿恨说。
  一丝狞笑闪过,欧阳无双道:“他是我们主要的敌人,我想你不会忘了他毒害了你的儿子吧?只要除了他,再拿到‘白玉雕龙’,我们的任务就可达成,这天下可就是我们两人的啦!”
  燕荻无语。
  因为他想起了儿子,那个天真无邪,逗人喜爱的四岁儿子。
  轻推了燕荻几下,欧阳无双道:“喂,你这人怎么啦?在想什么?”
  回过神,燕荻道:“没什么。”
  “我在问你,你准备什么时候放了展龙,还有那位‘鬼捕’又要怎么办?”欧阳无双问道。
  “你不是说她非得先看到展龙回去才肯交出‘白玉雕龙’吗?那就早一点放他回去好了,反正他那个人又不会武,也起不了什么作用,‘鬼捕’铁成功我看暂时留着,将来也许还有用处。”燕荻思考了一会道。
  “奇怪?‘白玉雕龙’要正反两面合一,才能号令天下,为什么那个人只要我们找展凤收藏的那面?还有一面在哪里?”欧阳无双背靠墙拉了拉被子,疑惑的说。
  有一丝惊恐,燕荻道:“你说话小心点。”
  “怕什么?他总不会躲到房顶偷听吧?除非你打小报告,其实就算你打小报告也没用,一他对我们俩根本就不信任,要不然也不会用那么阴毒的法子控制我们了。”欧阳无双悻悻的说。
  “谁知道另一面在哪?我已问过展龙,他却说他爹‘神医武匠’当年只留下了一面,管他的,找一面总比找两面好找,何况说不定那人已经拥有另一面了。”燕荻猜测道。
  “算算日子,三个月的期限该到了,这件事最好赶快进行,要不然到时候交不了差,那种噬心的痛苦,可不是血肉之躯所能承受得了……”欧阳无双眼里的惧怕已很明显的看得出来。
  “那人到底是谁?难道连你也不知道?”燕荻问。
  “鬼才知道,每次他的指令都是要人传送的。”一提起那个人,欧阳无双脸上就有骇然的神色。
  “假如……假如有一天你若……”他惶惶的问。
  “假如有一天我要死了是不是?”欧阳无双替他说了下去:“所以我告诉你,我若死了,你也活不成,咱们是一条线的拴了两只蚱蜢,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这点你也最好要弄清楚。”
  燕荻的心沉了下去。
  “你啊,不要打歪主意,连我都着了人家的道,除了认命外还能做什么?”欧阳无双的手又开始在他的身上游移。
  渐渐的,燕获也开始有了反应。
  最后夜已来临,屋内却是“风光旖旎”,喘息声更欲撕裂黑夜般响起。
  房顶没人偷听,可是房外却有人站得远远的。
  钱老爹手上托了一个托盘,盘中放着精致的点心,有千层玫瑰糕,鲜肉汤包,以及鸡丝细粉。
  他来了多久没人知道。
  但从托盘中的点心来看,应该是晚饭前就来了才对。
  屋内的人均是耳目灵敏的高手,为什么他们会没发觉他?
  只有一种可能,人在做“浑然忘我”的事情时,就算一只大象的脚步声,恐怕也很难听得到。
  钱老爹不是大象,他只是一个十分瘦小的乾瘪老头,更是一个忠心耿耿的老管家。
  他不敢上前,只因为现在连吃晚饭的时间都已过了,又怎能送上点心?
  所以屋内的喘息声又起时,他回过身走了,并且是一面摇头叹息。
  这里是“回燕山庄”,他也只是个下人。
  下人就算知道做主人的同时带回十个女人,同时和十个女人上床,他除了摇头叹息又能做什么?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三章 曙光现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
    第三十章 雕龙现
    第二十九章 生死路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第二十五章 人为财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
    第二十三章 手中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