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菊花的刺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手中针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三章 手中针

作者:晁翎    版权: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快手小呆”的手再快,他也无法在那么远的距离里拦下那落下的斧头。
  就在小呆在船快靠岸时,他从船上跳下了岸。
  也就在他的脚刚落地时,一声“断绳”暴吼传来。
  斧已落,绳已断。
  小呆只能呆呆的看着那条船迅急的被万马奔腾的激流冲走。
  他喊不出来,就算喊出声来又怎样?
  船上六个女人已全被点住穴道,动也动不得,谁能救得了她们?
  于是——
  只一眨眼的工夫,那条船已撞上了江心的乱石。
  巨大的声响、破碎的船壳木板,还有那六个泼辣凶悍的少女,只在浪花里浮沉了二回,即已被那滚滚江水淹没,再也寻不到踪迹。
  “飞花”、“逐月”,多美的名字?
  这两个名字、这六个女人,小呆恐怕这一辈子也忘不了了。
  他心已乱,眼已红。
  他不是没杀过人,可是他从来就没错杀过人。
  尤其还是六个美丽的少女。
  他怎不心碎?他怎不眼红?
  就算他没亲手杀了她们,这又和亲手杀了她们有什么两样?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小呆也终于体会到说这句话的人,他那懊悔、无奈,是出自于什么样的心境。
  虽然说人经万劫后,已没有什么可再令他感到伤痛。
  然而小呆是小呆,他又怎能眼睁睁的忍受这一惨痛的事实发生在眼前?
  现在他静静地站在岸边一块大石头上,仿佛他的人也像长久以来的江边巨石。
  他不知道他是谁?他无需知道,也不想知道。
  因为他已看他是个死人,对一个将死的人知道他的名字又有什么意义?
  何况,无论他是谁,他都必须死。
  “为什么?!”小呆已看清来的人一身文士装,花白胡子。
  同时他这三个字,更像万年冰峰中落下来的三块冰石,那么冷硬,那么掷地有声,更那么让人听了发自内心升起一股寒意。
  谁也听得出来这冰冷的三个字意味着什么?
  可是谁也没想到看似“相公”、兔崽子、毛孩子的小呆怎么一下子换了个人似的,变得那么笃定,变得那么让人生畏。
  有些不由自主,那行近的文士呐呐道:“阁……阁下是谁?老朽士仁忝掌长江水寨师爷——”
  敢情这位秦师爷才来,还不知道小呆刚才在船上的一切。
  他拱拱手,手还没放下,好像等着小呆回礼。
  骤然——
  像来自天际的惊鸿,更像年节的鞭炮一阵乱响。
  秦师爷只见一道黑影近前,两颊一阵火辣感觉,同时耳际嗡嗡作响。
  他已莫名其妙的挨了六下大大的耳光,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已晕厥。
  别人说挨耳光叫挨“雷光”,可不是,我们这位秦师爷在悠悠醒来的时候,回想着刚才的情形,还真是如遭电击,如遇光闪。***
  十二个精赤上身,肌肉虬起的大汉,早已不知什么时候像堆人山一样,人叠着人像极了二十层宝塔,摞在那里动也不动。
  秦士仁一醒转就发现了这一幅可怕的画面。
  他再一转头,乖乖,像来自地狱一样,全身血迹斑斑点点,甚至满头满脸,正厉鬼般的瞪视自己。
  机伶一颤,他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更知道这一切又是谁的杰作。
  他再也忍不住,口里大口大口的呕吐,同时吐出了六颗断牙。
  “秦士仁如果你不愿意像他们一样变成个死人,你最好老老实实的答我问话——”
  小呆的声音简直不含一点人味。
  呕了好半天,秦士仁抬起头,满脸惊惧,快瘫掉的说:“我……我梭,我梭……”
  一个人牙齿突然掉了六颗,他说出来的话当然会走音,好在小呆明白这点,否则弄不好他一气之下真有可能再“雷”这师爷几下。
  用手指着那堆人山,小呆冷冷道:“那些兔崽子全是长江水寨‘帆’字舵的人渣?”
  秦师爷艰难的点了点头。
  “很好,那么我没有杀错人,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呆冷硬的道。
  “树……树七树七…树七这羊……”(事情是这样)
  “什么树七树八?!”
  小呆暴吼一声后,他突然不再说话,因为他已看到秦师爷又吐出了六颗断齿。
  他知道自己的出手稍重了些,可是他却不知道这秦师爷一口老牙居然那么经不起挨。

×      ×      ×

  
  山险,路更险。
  这真是一条羊肠小道,甚至可说是“鸟道”。
  秦师爷手捂着肿起老高的双颊在前,小呆在后面不发一语的跟着。
  望着两岩飞崖峭壁,望着脚下湍急长江,在这仅容一人的曲径鸟道上小呆不怕他跑,他也知道他不敢跑。
  到了,在弯过一处的山崖下,数十樟狼牙飞檐的精致屋宇散落在一座大木寨里。
  寨门前,小果抬头看到两根大木柱上刻着。
  “天下第一江”
  “万里我扬帆”
  他鄙夷的一笑,也不管早已匆匆开溜的秦师爷,他负手等着,等着他进去喊人。
  等着他找个说话清楚的人来。
  当然他也等着一场恶战。***
  来了,来了还真快,小呆望着寨门里如飞而至的一大片人影。
  现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种惊异的表情。
  他们实在想不出来,这个混身浴血的年轻人不但有颗铁胆,更有颗不怕死的胆。
  一个五旬左右,面目枣红,浓眉环目的虬髯大汉,行出了人群,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小果,嘴里蓦然吼道:“报上名来。”
  也难怪他会生气,毕竟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杀了人不跑,反而踹上“窑口”的家伙。
  小呆双手环抱胸侧,脸上冷得像腊月里的冰雪,他奇冷的道:“你是谁?”
  “嘿嘿……哈哈……”那大汉笑声震天。
  “你最好不要笑。”小呆木然道。
  “哈哈……我是谁?!你跑到我的寨里来,却问我是谁?……我能不笑吗?哈哈……”
  他仍然在笑。
  “林震江?!”小呆明白了。
  “不错,我就是‘翻江龙’林震江,小辈,敢直呼我名的人你算第一人,佩服,说吧!
  你是谁?”林震江已收敛起狂态,亦冷硬道。
  这个人表面暴躁,心里可纤细的很,他明白这个年轻人既然有胆上“长江水寨”总舵,又敢当面直呼自己名字,那么他一定不是疯子,就是高手。只是他实在想不出江湖中有谁会像对面的他。
  “死人。”小呆说出来的话还真能吓死人。
  有一阵错愕,林震江当然不懂这话的意思。
  他不再问,因为他知道对面这个年轻人终究必说,当到了必说的时候。
  “你为什么杀了船上的少女?”小呆问。
  “因为她们人人可诛。”“翻江龙”道。
  “什么原因?”
  “因为她们全为‘菊门”中人。”
  “何以见得?”
  “本帮查证得知。”
  “‘菊门’与你有仇?”
  林震江蓦然醒觉自己像犯人一样的被人审讯,立时脸上一红怪叫道:“小辈,格老子的你是来查案的?”
  冷然一笑,小呆道:“我只想弄清楚你该不该死。”
  显然怒极而笑,林震江吼道:“该死的是你——”
  两柄手钩,一上一下,可以把人撕裂般的突现。
  小呆一直面目僵硬的瞪视着它们来到眼前一尺处,他的两只环抱胸前的手,才轻描淡写的斜划出去。
  毫无缘由,更莫名其妙,林震江暴退一丈,当别人尚意会不出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的右腕骨已折,构已落。
  小呆停身,就像他早已算准对方必退一般。
  “你……你……是你……”林震江的喉咙像被人塞进一把沙道。
  “不错,是我。”
  林震江终于明白了,他终于明白了小呆为什么会称自己是死人。
  现在他真的像发现一个死人一样,胜日结舌,不知所措。
  他不敢想这死的人会不会是他自己。
  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又所谓“人的名,树的影。”
  能混上“长江水寨”大寨主,撑起川境长江一带一片天的“翻江龙”,林震江当然绝不是个白痴。
  他不但不是个白痴,甚至见闻之广、阅人之多自有其常人难及之处。。
  小呆轻描淡写的一出手后,他已经明白他碰上的是谁。
  咬着牙,林震江强忍着右腕遭到骨折之痛,他不可思议的惶声道:“你……你没死?……”
  小果哂然一笑没有回答。
  无疑像看到死神之笑,林震江又退后两步喃喃道:“掌刀……掌刀……单刀出手,无……”——“无命不回。”小呆接了下去。
  是的,“掌刀出手,无命不回”。也难怪林震江会如此惶恐、如此害怕,毕竟这世上与“快手小呆”为敌的人,已全成了死人。
  林震江想不出什么时候得罪这个连阎王爷也不敢收的瘟神。
  他更不知道这个温神又为什么找上了自家山门?
  他望了望四周掠阵的属下,沙哑的道:“‘快手小呆’,我……我‘翻江龙’自认……
  自认从未得罪阁下……为何……为何阁下痛施杀手……”
  “想要我死的人必死。”小呆冷漠道。
  “快手小呆”这四个字从林震江口中说出,就像颗炸弹一样震得请人心惊胆跳。
  一下子每个人不期的退了数步,眼里全露出了看到鬼的神色,是那么惊恐,一又是那么灰涩。
  江湖传言“快手小呆”已死,死在锦江,死在丐帮“残缺二丐”之手,怎么可能在此出现?
  于是有人在一骇后,已开始怀疑。
  他们怀疑这个人想藉“快手小呆”来成名。
  他们更怀疑这个人故作玄虚,企图震慑人心。
  三个人互觑一眼后发动了攻势,他们不理会林震江警告的眼色,他们更无视小呆已然瞪视着他们。
  世上有许多人,无论什么事他都要亲身去体验,亲自去做过,他才能相信”锅是铁打的”这句话。
  “流星锤”、“夺命斧”、“砍山刀”,这三样一种比一种霸道的武器,从三个方向凌厉、狠毒的攻向了“快手小呆”。
  这次不再轻描淡写,小呆的手交叉于胸条倏地成十字推斩出去,当人们的眼光尚不能捕捉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连串“波”“波”的声响,已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同时三声惨嗥,如欲撕裂人心的出自三张人嘴。
  血,血像一阵骤雨从空中洒落,点点滴滴、浓浓调稠。
  人,人更像来自阿鼻地狱的受刑者,披头散发,恐怖诡异。
  等三声惨嗥嘎然而止,小呆巍巍然从地上站起身,他的右臂有一条半尺长的刀口,他躲过了“流星锤”,躲过了“夺命斧”,却无法完全躲过“砍山刀”。
  他负伤了,他的血亦流。
  然而没人欢呼,没有雀跃,因为那猝然攻击的三人,此刻落在了三个不同的方向。
  可怖的是他们三个人的身上就像遭到三十个人同时用刀劈砍一样,全是一条条、一道道成十字形交叉的伤口,没有一个尚留一口气,而他们的姿势怪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绝非活人所能摆得出来。
  场中连落根针恐怕也能听得见,没人再开口,更没人敢行动。
  每个人全瞪大了眼睛,眼里更是布满了恐惧与惊慌。
  他们也不再有人怀疑,因为这世上除了“快手小呆”外有谁能一举击败长江水寨三位舵主?
  黏黏干涩的嘴唇,不管臂上的刀伤,小呆的语声令人发颤道:“有哪位还要试试?”
  试?!这时候谁还敢拿命去试?
  胆小点的已不觉的开始退后,胆大的虽没动,可是已不禁机伶一颤。
  小呆的双眼间过一丝寒芒,他环顾众人一圈,又道:“在我数完三后,还留在现场的,我保证他们一定看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阳……”
  “二”喊完,只剩下了五、六人。
  “三”字才出口,全场只剩下了两人。
  那剩下的两个人,正是“长江水寨”大寨主“翻江龙”林震江、和师爷秦士仁。
  “很好,林震江,这世上当众人皆弃你而去的时候,你绝想不到有人愿与你共生死、共患难吧?”小呆望了一眼秦师爷椰榆道。
  “翻江龙”林震江捧着肿起老高的手腕,他只知道有人留了下来,却没回头去看到底是谁,他恨声怒道:“‘快手小呆’你也未免太看不起我长江水寨了……我长江水寨里的兄弟,岂非个个怕死……”
  “是吗?”小呆古怪道:“恐怕你要失望了,我说你长江水寨全是一群贪生怕死的猪—
  —”
  “什……什么意思?!”“翻江龙”振声道。
  “你何不回头瞧瞧。”
  秦士仁秦师爷捂着脸站在“翻江龙”林震江的身后,当林震江扭头回望一看,差些没气晕了过去。
  原来这留下的秦士仁并非不跑,实乃无从开步罢了。
  因为他的两条腿早已吓软,到现在仍是哆嗦颤抖的像是打摆子,明眼人更可发现他的裤子已湿了一片。
  无怪乎小呆会那么肯定的说,也难怪林震江气愤得一个箭步上去,举起没断的左手一连十几下耳光连绵不断。
  可怜的秦师爷,本来已肿得老高的脸颊,这下更是不成人样,恐怕他嘴里余的牙齿,将不会有一颗完整如初啦!
  “够了。”小呆冷硬的道:“你无须在我面前摆你那大寨主的威风。”
  对这个又损又讽、又难缠又可怕的敌人,“翻江龙”早已恨极、气极。
  他现在就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暴吼一声,捡起地上的手钩没头没脸的袭向小呆。
  轻轻摇了一下头,小呆侧身躲了开去,因为他已看出林震江的神智已到了崩溃边缘。
  毕竟任何人都很难忍受这种众叛亲离,凄凉痛心的场面,又何况发号施令惯了的“翻江龙”林震江?
  因为他一直的冲向前,他舞动着手中的武器,像与一条看不见的鬼影博斗一样,口里狂喊着:“我杀了你,我杀了你啊——”
  他冲过了小呆身旁,而小呆的身后十来丈余后即是一片陡直的悬崖。悬崖下,滚滚长江,湍湍激流,而“翻江龙”已一头栽了下去。
  小呆轻叹了一声,他除非神仙,任何人从那么高的地方一头栽下,就算有九条命也将完蛋。***
  回过头,小呆只望能从秦师爷的口中,慢慢的看看能不能探出一些线索。
  他实在不敢指望这个人能明白的告诉自己什么,因为,因为他已想到一张脸如果被人打成烂柿子,要他开口说话简直是很困难、很困难的事情。
  慢步走到秦士仁的身前,小呆已完全失望,他突然发现这个人真正成了“死人”,至于他是被吓死,还是打死的就不得而知了。***
  李员外不知道许佳蓉为什么离去?他更不知道她的眼泪为什么而流?
  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多想,事实上一个人要走,又有什么能令她留下?
  包围的圈子逐渐缩小,甚至李员外已感到剑气及杀气已然袭身。
  他的手心已沁出了汗,现在他紧捏住手中的针,他知道他不能稍有仁心,否则他将死在这里,而且死的很难看,死的不值一文钱。
  这里的人似乎全以欧阳无双为首,他她们全静静的等待着她的一声令下。
  “你怕了?你已经怕了是不?”欧阳无双不再咆哮,她淡然的说。
  李员外苦涩的望着这张曾经深爱过的脸庞,他哑然道:“是的,我怕,而且还真怕的要命!”
  他当然不是怕死。
  他只是怕再也无法从这张冷峻狰狞的脸中,寻回自己所熟悉的巧言倩笑。*
  夕阳,夕阳红如火。
  欧阳无双的双眸更红如火。
  她已看到李员外手中紧捏着一把绣花针,她更想起了李员外也使得一手好针。
  “李员外,你这‘七巧手’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
  有一丝错愕,李员外不知欧阳无双所指何事。
  “不要装蒜,我是问你手中的针。”
  “这,是不是一个女人传授给你的?”欧阳无双厉声叱道。
  李员外默不作声,因为他已想到欧阳无双也同样是使针做暗器的好手。
  “这个贱人,她以为……”欧阳无双倏地住口。
  “你说谁?”
  话落,一条美好的身影,袅袅从农舍旁一株大树后行了出来。
  因为面对夕阳的关系,李员外无法看清来人的面貌,可是那声音他却想忘也忘不了,毕竟他曾经以为自己也爱过说话的人。
  不错,是展凤。
  她现在美得不沾一点人间烟火,风华绝代的站在那里,而她的眼睛像在对着每一个人说话。
  李员外的感觉,就像倒翻了的五味瓶,分不出是甜?是酸?是苦?是辣?
  他不敢看她,却忍不住想要看她,而只是轻瞄一眼,他已经读出了她眼内的一种轻愁及幽怨。
  其他的男人,“八大天王”与郝少峰,十八只眼珠子已经让展凤的美,给吸引得动也不动,而每个人的心里全是赞叹、惊异与一、二分邪念。
  欧阳无双亦有一刹那的激动,很快的,她已换上了一种冰冷的面孔,就像她全然不认识她,或者根本没见过她一样。
  这些人里恐怕只有那六个瞎女人不为她所动,瞎子,瞎子看不见一切,当然无法知道来的人美到什么程度。
  嗯,就连桌子下那对老农及他们的孙子,也都忘了危险,伸长了脖子。
  展凤爱菊,这是每一个认识她的人都知道。
  只是李员外猜不透为什么她手中的轻摇着一株杂菊。
  菊花该是观赏岂能亵玩?
  一个爱菊的人怎会做出这焚琴煮鹤,大煞风景的事来?
  她没再说话,却让李员外更惊异的是,她竟然用手剥落那菊瓣,一片片,一片片……。
  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一瓣瓣随风飘舞的菊花瓣,夕阳更幻想一抹绚丽的色彩,轻拢着她的长发,轻拢着她那纯白的长衫。
  每个人都陶醉在这如梦似幻,如诗如画的情景里……
  然而欧阳无双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破坏了这宁馨的气氛。
  “是你?!”
  “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你不顾他的死活?”
  “我没忘……”
  “那你这时候的出现是为了什么?”
  “我找你。”
  “找我?!”
  “是的,找你。”
  “好,有什么事情我们等下再说,等我先处理了眼前的人后,我会好好和你谈谈。”
  “不行,我想现在谈。”
  “现在?!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找到他。你又知不知道眼前除了杀了他之外,我不认为还有什么事会比这更重要?”欧阳无双指着李员外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
  “我知道。”
  “你知道?!你既知道为什么……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不忍见他死?”
  “是的,他不能死,至少目前还不能死。”
  “如果我非要他现在死呢?”
  “我……我会救他。
  “救他?!哈哈哈……救他?!你有没有弄错?!你救了他后死的将是另外的一个人。”欧阳无双冷漠的笑道。
  展凤的眉头轻皱,看到她的人全像揉碎了自己一颗心般的难受。
  这世上的人,没有谁能够忍心见这么一个女人皱眉,能够让她皱眉的人,无疑是第一等残忍人。
  她的嘴唇翕合了好久,才轻叹道:“欧阳,你……你这是何苦……”
  “不要管我,多管管你自己。”欧阳无双双目合煞,语气极冷道。
  展风凄绝的望了李员外一眼,这一眼让李员外心头一跳,也让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再不躲开她的目光,自己又将自作多情,这一来恐将陷人万劫不复之地。
  艰难的,李员外收回目光,他蓦地大吼:“双双,我李员外尚不至于懦弱到一个女人为我求情,你看着办好了,看看我李员外是不是一只缩头乌龟。”
  欧阳无双回过头,她古怪的笑道:“好,好,好,李员外你终于挺起胸膛来了,你终于挺起胸膛来了——郝——少——峰——今天你若不能生擒李员外,你就自己找处没人看得到的地方自一行——了——断。”
  话冷,冷得一旁而立的郝少峰机伶一颤。
  他却极快的上前,同时手已举出准备攻击的手势。
  展凤急欲上前。
  欧阳无双那对原本会笑的眼睛,凶光一露,叱道:“站住,如果你胆敢上前一步,我立刻掉头就走,后果你自己负责——”
  展风无奈的收回步子,此时——
  郝少峰手已落。
  八只生铁铸就的齐眉棍,已然让夕阳变色,掀起一阵黑影的罩向李员外。
  李员外的手极快的翻动十六次,十六根锈花针毫无声息的急射而出,攻击的对象为那“八大天王”。
  任何暗器,如果成了明器,它的威力、它的效果,绝对大打折扣。
  刚才谈话中,“八大天王”早已知道李员外手中的针是他的护身符,他们岂能不加以提防?
  于是一阵“叮”“叮”乱响,十六根锈花针全消失无踪,也没有一根击中敌人。
  能使八根沉重的铁棍,准确无失的磕边肉眼也难察觉的锈花针,这份功力,这种隼利的眼力,该是多么吓人,由此可见丐帮的“八大天王”确是高手。
  李员外原先的预想,他认为十六根针至少有八根能击中的对方的手臂,然而他的预想落空,同时他也才明白丐帮的确好手如云,恐怕只有自己是浪得虚名。
  针落,第二波的攻击又起,齐眉棍只停顿了一下,又挟着威猛绝伦的破空之声,又再出招。
  李员外暗自咬牙,他明白以一己之力,独斗“八大天王”任何三人,甚至四人能勉力一试,但是“八大天王”到齐,李员外却只能处于挨揍的份。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仍然是射出手中的针,二十四根绣花针,一根接一根,映着夕阳泛起点点寒光,像极了倾巢而出的毒蜂又全袭向了执棍的手臂。
  李员外仁心,到现在他仍不愿攻击敌人的要害,毕竟他对丐帮仍有着血浓于水的感情,这是无法改变得了的。
  然而,他这样想,别人却不这样想。
  闯荡江湖,笑傲武林,有着妇人之仁的人,根本就难以生存,更何况江湖中本就是弱肉强食,武林里全为尔虞我诈。
  所以——
  “八大天王”里有两人不顾自己臂上即将中针,仍然攻势不变,铁棍直击而到。
  也许他们认为三根针,攻的又不是要害,就算挨上一下有何要紧。
  也许他们已经抓住了李员外的弱点,有着不忍伤害同门之心。
  因此——
  二声闷哼过后,二只铁棍风卷残云的到了李员外身前。
  李员外想都没想到这两个人宁可挨针,也不愿闪躲,一刹的错愕后已然看到二条黑粗的铁棍急快的当头而落。
  好在只是两个人、只是两根铁棍,李员外尚能应付,他腾出手来已制出他的“描金玉骨扇”。虽称王骨,其实是铁骨。脚下踩着“疯癫十八步”,连消带打的已化解了攻势。
  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李员外已发现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也尝到了“妇人之仁”的苦果。
  因为李员外已失去了距离,同时他也被八根铁棍紧紧缠住,连出针的机会也没有。
  “八大天王”没一个是傻子,他们当然已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近身搏斗。***
  李员外汗已湿透重衣——
  展风目现焦虑——
  欧阳无双和郝少峰更是面露喜色。
  情况很明显,李员外再也难支持几个回合。就连桌下那对老农及他们的孙子也都看得出来。
  “任为山——你……你们八头猪,八头蠢猪啊——你……你们受人利……利用了知……
  知不知道?……”李员外已经捉襟见肘的喊道。
  “叛帮之徒,我们看得清楚的很,你无须多言,帮主早已有令,我看你还是束手就缚的好……”“八大天王”里的任为山一阵快攻,冷然叱道。
  “猪,猪啊!叛……叛帮助的人是……是郝少峰啊……他……他为什么听命……听命于那个……那个女人,难道……你们全瞎了眼……”李员外险极一时的躲过横扫、上撩的两棍,哑着嗓子喊。
  八个人没人再理会李员外的喊叫,他们全像吃了秤铊一样,铁了心的闷着头挥舞着手中的铁棍。***
  俗说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
  李员外可真正尝到了惨遭修理的滋味。
  他已力殆,他已几近虚脱,同时他也挨了一棍,好在那一棍在力弱之势挨上的,否则他的胯骨定碎。
  踉跄的几步,一跤踣倒,当头齐落的八根铁棍,可以把人砸成肉饼的飞快由上而下——
  展凤身形欲动,欧阳无双抢先阻拦。
  老农及孙子惊呼出声。
  郝少峰眼里闪过一丝狠毒及得意。
  每个人都知道李员外即将丧命棍下,事实上李员外也绝难躲过这雷霆一击。
  但,奇迹已现“八大天王”无一幸免齐皆铁棍落地,双手捂住眼睛,同声惨嚎。
  血渗透他们的指缝,而每人的指缝中间俱有一根针,一根已经深人眼球中间的针。
  李员外一滚之后,闪过落地的八根铁棍,当欧阳无双及郝少峰才警觉到李员外扇子中间有暗器弹出,待想救援已来不及。
  不错,这才是真正的暗器,一种谁也想不到的暗器。
  人家只注意到李员外手中的针,却无法想到他扇子里亦能发出针来,于是“八大天王”
  无一幸免,真正瞎了眼睛。***
  李员外到底存心仁厚,他的扇中针可以瞄准“八大天王”的喉咙、脑门、心脏,然而他只取了他们的眼睛。
  眼睛虽不是致命之处,却是能令人丧失了作战力,他要突围,又不愿取人性命,这还真煞费了苦心。
  望着飞奔而去李员外,欧阳无双和郝少峰拧身欲追,展凤却伸手一栏。
  “闪开。”欧阳无双怒道。
  “我……我有话说……”展风道。
  “什么话?!”欧阳无双气极道。
  “我没出手救他,他是自己突围而去,这似乎该不能怪到我的头上。”展凤一本正经的说。
  李员外的身影已完全消失在暮霭里,欧阳无双当然明白再追也是枉然。
  “你……你好奸诈……”欧阳无双恨声道。
  露齿一笑,展凤说:“你误会了。”
  强压制一腔怒火,欧阳无双道:“展风,你最好放明白点,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展风娇躯一凛,有些嚅嚅道:“无双,你……你的恨意太……太可怕了,就算……就算李员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也不该领首‘菊门’杀尽天下薄情人……”
  “你不是我,你当然无法体会我内心的恨,展凤多说无益,你还是管好你自己。”欧阳无双恨声说完,一招手领着郝少峰一行人顺着李员外逝去的方向追蹑而去。
  暮色低垂。
  夜暮里,展凤一袭白衣无风自动。
  久久后她才停止惊动,喃喃自语道:“天哪!您告诉我,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怎么做啊……”
  她抬起了螓首,而泪珠已沾满了她的衣襟。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三章 曙光现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
    第三十章 雕龙现
    第二十九章 生死路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第二十五章 人为财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