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菊花的刺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作者:晁翎    版权: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等着鱼儿入网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心情?
  那该是期待、兴奋、快乐、以及焦虑和一丝受折磨的综合。
  鱼固然滑溜,但碰上了一张早已布好的网,它又怎能逃脱?
  撒网的人固然有十成的把握,但如果入网的鱼是条大鲨鱼、大鲸鱼、或者是条大鳄鱼的话,这网又该如何收法?
  人人都想捉李员外这条值十万两银子的大鱼。
  假如李员外比成鱼,那么“快手小呆”无疑就是条大鲨鱼、大鳄鱼。
  人吃鱼,鱼也能吃人。
  有僧、有道、有横鼻子竖眼睛的江湖汉子。
  有男、有女、有白发鹤颜及拖着鼻涕的半大孩子。
  这一群人能够聚集组合在一块是件怪事,更怪的是他们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
  有期待、兴奋、哀愁、贪婪、和无可奈何。
  他们站在大路两旁已经等了许久的样子。
  他们等的是谁?
  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不约而同的来到此地?
  假若你在江湖上跑过两天。
  假若你眼皮子活络些。
  你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件事是多么的令人不敢相信,而又不得不相信。
  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
  二个和尚是当今少林掌门的师弟,空明、空灵。
  那个身背松纹古剑的道装人士则为青城派年高德劭的“松花道长”。
  另外白发鹤颜的一对老夫妇则是黑白两道,闻之丧胆的“杜杀夫妇。”
  至于拖着鼻涕的半大孩子,其实是个侏儒,人称“杀千刀”,为什么叫“杀千刀”?这个名称绝不是他老婆取的,而是他曾经力战江北绿林巨枭传奇佐,这传奇往使得一把重七十六斤的大刀,当一千招过后,传奇性活活被他累死,因此“杀千刀”之名不胚而走。
  其他六个横鼻子竖眼的江湖汉子,人称“祁连六鬼”,一个能被别人称之为“鬼”的人,一定不好惹。
  这十二个人根本没有可能在一起。
  现在他们能相安无事的聚在一起,这当然就令人不敢相信,而又不得不相信。
  秋高气爽。
  这是郊游的季节,也是落叶的季节。
  更是杀人的季节。君不见“秋决”都是在这段时间里?
  路旁有树,树叶纷落。
  小果和许桂蓉已经感觉出有什么地方不对的感觉。
  那种窒迫逼人的气息,从一上了这座小土岗时就有了。
  现在正要下坡,他们看到这十二个人,同时心里也升起一阵莫名怪异的震栗。
  行近。
  待看清了这大路的两旁是谁后,小呆的脸上明显的有种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是谁?”许佳蓉轻声问道。
  “希望不是找我们的人。”小呆瞪视着前方,木然说道。
  “为什么?”她又问。
  “因为他们都是当今黑白两道顶尖高手,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都是跺跺脚能令江湖震动的狠角色。”
  “我看出来了,那两个和尚是少林寺的空明、空云,那株儒……天啊!是‘杀千刀’.还有……还有‘杜杀夫妇’,怎么一回事?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凑在一块?”许佳蓉开始惊慌。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小呆叹了一口气。
  这世上能令小呆叹气的人,叹气的事已不太多。
  然而小呆现在叹气了。
  因为那一群人中,无论你碰上哪一个都值得叹气,何况一下子十二个?
  有些忐忑,许佳蓉道:“我……我们是否回头?或者绕道?”
  苦笑了一下,小呆仍然瞪视着他们道:“不,我绝不回头,没有人能令我回头,哪怕我前面站着的是‘阎王’座前的‘拘魂使者’,许……许姑娘,你可以不必跟着我。”
  对这个李员外的好友“快手小呆”,许佳蓉又多了层了解,这种“宁折不弯”永不退缩的行径不正是所谓的“骨气”吗?
  笑了笑,她说:“你少臭美,这条路是去‘展抱山庄’唯一的一条路,你怎么能说我跟着你?”
  心腔抽搐了一下,小呆低喟道:“你……你何苦要淌这混水?……”
  “混水?你怎么知道这是混水?说不定那些人的目标是我而不是你,也说不定谁也不是。”许佳蓉笑得有些勉强。
  “帮个忙好不?等会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我要你走时,你一定要走好吗?”小呆有一种湛然的神色道。
  “不好。”
  停下步,小呆果决的说:“那么我不再前进,或者我也可立刻回头。”
  她当然知道小呆的意思。
  她不能让他被人唾骂,也不能让他做只缩头乌龟,所以她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毕竟她也是江湖人,也只有江湖人才能了解名声比命还重要的道理。
  ——李员外,你这个蠢货,他既然能这么呵护一个爱你的人,他又怎会去伤害你?
  许佳蓉心里叹道。
  小呆得到了她的点头允肯,却不放心的说:“我是说真的,许姑娘。”
  “我知道,我也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小呆笑了,却也玩笑的道:“那个‘活宝’真是有狗屎运,如果我有这么一个听话的女朋友,做梦都该笑醒才对。”
  许佳蓉还来不及脸红。
  那十二个人已像轻风般飘近,每个人也都全望着小呆和许佳蓉,带种探索、疑惑、和一种说不出来的眼神。
  小呆的双手已拢入袖中抱在胸前。
  他刚才的笑容已消失,不但消失,而且换上了一张冷峻、严寒的面孔。
  环视了群人一眼,他冷冷的开了口:“什么事?!”
  这三个比冰还要冷的字从他口中吐了出,使僵凝的空气,更笼上了一层冷冽,甚至,甚至能让人嗅出一种气息。
  一种死亡的气息。
  “祁连六鬼”“杜杀夫妇”八个人在前。
  “杀千刀”及“松花道长”、“空明”、“空云”在后。
  很明显的,白道人士和黑道人士一向径渭分明,哪怕他们为了某种理由不得聚在一块时也是如此。
  “你是谁?”杜杀的老婆长得还真丑,她尖着嗓子问。
  斜脱了她一眼,小呆讥消道:“你们这群像‘棒老三’似的拦住了我的路,却问我是谁,干嘛?打劫呀?!打劫可不作兴通名报姓的是不?”
  小呆的话引起了这群人二种不同的反应。
  后面的人脸上一阵红白,而前面的人却桀钉怪笑。
  笑声里,那满头白发的杜杀却狠厉的说:“小东西,有种,有种,你敢和我老婆这么样说话真是有种,哈哈……”
  “有那么好笑吗?”小呆木无表情道。
  “当然……当然好笑……哈哈……小东西,你……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杜杀的笑,谁也听得出来是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小呆不为所动,说的话却差些让他岔了气。
  “不要叫我小东西,杜杀,你那本事绝对不会比我的管用,‘祁连六鬼’、‘杀千刀’、还有少林、青城,啧啧……这真是黑白配,武林大会串……”
  没人再笑。
  因为每个人就像看到鬼一样的瞪着这个面容冷漠,而又说话刻薄的“快手小呆”。
  他们在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疯了?
  毕竟能认识他们每一个人已够让人惊异,而认识他们又敢用如此态度说话的人,除了鬼外只有疯子了。
  杜杀真想伸出自己的手,去摸摸这人的额头,看看他有没有发烧?
  他要没发烧,怎么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羞辱自己?
  “小……小东西,小……小杂碎,你他奶奶的吃了浆糊啦?!怎么敢蒙住了心对对……
  对我这样说话?”杜杀气极的道。
  怒视着他,小呆冷冷道:“我再说一遍,你这老混蛋嘴里要再不干净,不要怪我事先没打招呼,小心你自己。”
  身动,揭出。
  就在杜杀的手中拐递出的同时,“祁连六鬼”的二把鬼头刀已架开了攻向小呆的拐。
  “慢点,杜杀,你何必那么急呢?”“祁连六鬼”中有人说道。
  “对,对,老东西,你何不耐着点性子,等我们‘盘’过底后,到那时再和他比比看谁的东西管用也不迟呀!嘻……”杜杀的老婆佝偻着腰,露着满嘴黄牙笑道:“小东……小兄弟,你还真有意思哩,放着身旁如花似大姑娘不过瘾,怎么?倒啃起我夫妇这两块硬得咬不动的豆腐干?来,来,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又要到哪去呀?”
  许佳蓉怒叱了一声,却让小呆用目光制止。
  “不用管我是谁,我只问你们拦住了在下的去路是什么意思?”小呆凝目问道。
  “哟,小兄弟,看不出你还挺作弄人的,你既然全知道了我们,又何必那么神秘?大家通个姓名,说不定也可交个朋友呀?”杜杀老婆令人作呕的笑道。
  “不必,我这个人不喜欢交朋友,尤其不喜欢和你们这种人交朋友。”
  “嘿嘿”干笑了两声,杜杀的老婆还想说话,“祁连六鬼”已像旋风般冲了上前。
  六把鬼头刀像来自地狱,罩向小呆全身三十六大穴。
  嗤然一笑,小呆推开了许佳蓉。
  旋身、抛袖、摆臂、出招。
  六把刀坠地三把,连同三只断手。
  血已流、手已断、仇亦结。
  小呆如山洪般峙立原地,他的眼已红,一种见到血腥后的红。
  惨叫声这才响起。
  老天,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年轻人又是谁?怎么那么狠厉法?
  当大家才刚意会出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祁连六鬼”,剩下完好无伤的三人,已像发了疯似的狂叫,并且上前攻掌。
  嘴角哼起一抹森寒的微笑,小呆拢在袖中的双手正欲抽出。
  蓦然——
  “住手——”空明、空灵同时喝道。
  这一声的声音虽不大,却像一记闪雷,震得每个人心中一麻,脑袋发胀。
  嗯,“狮子吼”,少林“狮子吼”果然不同凡响,因为那三个断了手的“祁连六鬼”,因为真气已泄,被这一声“住手”,已震得压制不住,喉头一甜,血丝已从嘴角泪出。
  “施主可是‘快手小呆’?”空明长眉里隐射寒光问道。
  冷笑一声,小呆道:“‘快手小呆’已死。”
  轻叹一声,空明喧了声“阿弥陀佛”后又道:“小施主,好重的杀气,好狠硬的手段,动辄残人肢体,不觉有违天理吗?”
  “和尚少林高僧,不顾名望,与这班人沆瀣一气,岂不让佛家蒙羞?”小呆反问。
  任是空明修行再高,被小呆这一问也不知如何作答,他那张望之慈祥和煦的脸上立刻涌上尴尬难堪的神色。
  “少林这么做有着不得已的苦衷,小施主误会矣,老衲敢问施主可是人称‘快手小呆’?”空明紧追着问。
  “苦衷?”小呆鄙夷一笑道:“有什么苦衷?不守佛门戒律,私自下山,不显江湖道义,纠群行凶,屁的苦衷,我看你们是昏了头了。”
  小呆狂,小呆傲,那要看面对的是什么人?
  像他现在态度已狂傲的离谱,非但离谱甚至荒诞。
  因为空明不但是少林掌门师弟,在江湖中也是排名在十名以内的高手。
  小果名气再大,也绝对不够资格说出这种话来。
  但是一个人在经历了那许多“生”与“死”之后,心性的转变绝非一般人可以想象。
  尤其他现在最恨就是群聚,最看不起的就是一些成名多年的武林名宿。
  毕竟他遭到过群聚,也差点送了命。
  毕竟围攻他的人正是比空明可能还要高出一辈的丐帮五代长老“残缺二丐”。
  高僧就是高僧。
  空明的一张脸已涨得通红,却无愠色。
  因为小呆说的是实,说的是理。
  苦笑了一下,又喧了声佛,空明双手合十道:“小施主老衲惭愧不已,奈何掌门令谕不得不遵‘白玉雕龙’令牌之下,又有谁能不服调遣?所以小施主的言语虽嫌言过其词,老衲也只好受着了……”
  白玉雕龙?
  小呆知道那代表着权力,和无上的尊荣。
  他更知道那是十年前天下武林因为表示对一代“神医武林”的尊敬,由七大门派及绿林群友共同铸造,虽没有明文规定,但无疑它代表着无上的威望和信服。
  有着一刹的错愕,小呆仍然冷冷道:“那么你们今天全是冲着我来的?……”
  “如果小施主是‘快手小呆’的话,这就是一场误会,不过……”空明看了一眼上地三只断手。
  他知道这误会已解不开了。
  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小呆再问:“你们想等的对象是……”
  “李员外。”空明道。
  “李员外?!为什么?”小呆惊愕。
  许佳蓉更是吓了一跳。
  “一,李员外叛帮杀上。二,李员外好淫妇女。三,李员外残害同道。四,李员外毒杀百姓。五,李员外……”
  “够了。”小呆截断了空明的话道:“这个人的确该杀。”
  望了许佳蓉投过来不解的目光,小呆接着道:“只要是人如果犯了大师你说的任何一项罪名,就该杀,不过,这些都是你们亲眼目睹的吗?”
  “没有。”空明只得如此道。
  再次冷笑,小呆:“没有?!那么你们凭什么断定这些事情是李员外做的?”
  空明无语。
  空灵却道:“施主何人?为什么替李员外说话?”
  小呆看了他一眼说:“不要管我是谁,我也不替任何人说话,不过我要奉劝各位一句,就算自己亲眼目睹的事情都不一定是真的,更何况江湖传言?”
  “施主到底是谁?”空灵再问。
  望向远处空茫的一点,小呆说:“我是谁并不重要,甚至你们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死人,最重要的是既然我不是你们要找的对象,如果没什么事,我还要赶路。”
  这群人里,空明、空灵、松花道长、以及“杀千刀”可说是白道人士。
  他们不是棒老二,也不是衙门差官,他们当然没有理由拦住路不让人过。
  可是“祁连六鬼”、“杜杀夫妇”却是道道地地在江湖中黑得发亮无恶不作的巨泉、恶鬼。
  只因为空明辈份崇高,所以他们才压抑住满腔怒火一旁等待。
  现在一眼见到空明诸人已闪身让开,准备让小呆通过,立时有了行动。
  “赶路?如果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他妈的巴子我们‘祁连六鬼’还要不要混了?小王八蛋,不管你是谁,今天除了你挺尸在这外,休想离开……”“祁连六鬼”中完好无缺的三人中有人吼道。
  望着这八个人一字拦住去路,小呆摇了摇头道:“你是谁?”
  “娘的,大爷温尚义,‘祁连六鬼’老大。”
  “温尚义,嗯,不,你还真有点做大哥的义气。”突然双眼一睁,小呆吼道:“狗操的,‘祁连六鬼’你们给我听好,多行不义必自毙,一年前就有人拜托我除了你们六个烧杀抢掠,无恶不做的杂碎,我对你们也早就做了一番调查,却一直找不到你们,可笑的是你们不赶快找块地儿凉快去。显然是吃饱了没事,硬想要早点投胎?”
  温尚义一张国字脸气得变了褚色。
  小呆又侧头对着“杜杀夫妇”道:“还有你们二位,你们这一对也比他们好不到哪去,杜杀,我也给你一个建议,如果你还想多活几年做点快活事,我劝你赶快带着你的‘娇妻’躲得远远的……”
  场中一下子变得十分宁静。
  因为小呆瞬也不瞬的瞪着对方。
  对方也因他的一阵连讽带损,给骂得转不过意来。
  局外人更是摒息等着,等着一场风暴。
  小呆疯了?
  一个人胆敢同时得罪这八个人不是疯了是什么?
  小呆拢在袖中的双手,手心已沁出冷汗。
  因为他第一次出击得手,自己知道完全是占了一个“快”字,也是出其不备,所以才能奏效。
  这一次他已没太大的把握,尤其再加上“杜杀夫妇”。
  但他的脸上却连一丝情感的被澜也看不出来。
  他在等,等对方那山洪暴泻的猝起的攻击。
  他在等,等对方失去理智的那一时刻。
  其实他不是个能够等待的人,尤其在对敌的时候。
  他更不是个后出手的人,在避免不了一场恶战下。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已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
  他的旧创已经在刚才出击时扭力过大,已经绷开,血己泪出。
  更要命的是他感觉那一阵阵的抽痛,已让他的双手失去了稳定,甚至已有了轻微的颤动,没办法控制住。
  他知道他只能把握住敌人失去理智,猝起攻击的那一刻里,狠命的搏杀,也许三个,也许两个,这是唯一的捞本机会。
  这是一触即发的时刻。
  “无量寿佛”一声清越的声音响起。
  “松花道长”仙风道骨的行出众人,用手轻拂了一下颔下的长髯,笑容可掬的对诸人点了一下头。
  他说:“诸位道友,尚清暂息干戈,贫道有一言请问这小道友。”
  “祁连六鬼”、“杜杀夫妇”虽然脸上已有不豫之色,但碍于对方的身份名望,强忍心中怒气,没哼声。
  小呆却有些诧异道:“请问。”
  “好说,敢问小道友真的不是称‘快手小呆’的王呆?”
  小呆皱起了眉头,这的确是个令他难以回答的问题。
  想承认,怕承认引起更大的麻烦,因为他知道最近江湖上已有许多摇传说自己是“菊门”中人。
  不承认,日后传了出去岂不名声扫地?
  思索了一会,他抬眼道:“道长,我是谁对目前的情况来说没什么两样是不?”
  “不,不一样,当然不一样。”
  “哦?”
  “因为你如果是‘快手小呆’,贫道尚有许多心中疑问尚要请教。如不是,贫道恐怕……恐怕爱莫能助。”
  “‘松花道长’。”杜杀阴沉的喊了一声道:“你已经耽误了我们许多时间。”
  “是吗?那你预备怎么办?”“松花道长”没好气的回道。
  “你”
  “我怎么?杜杀,你要弄清楚我们全是奉了‘白玉雕龙’之令行事,围捕的只是李员外一人,至于对付别人,对不起,恕无法和你合作。”“松花道长”语气渐冷的道。
  “娘的,臭牛鼻子老道,别人含糊你,我杜杀可不含糊你,怎么?你是不是看不顺眼咱们?行,娘的,我们不妨先打一架,看看谁‘标’过谁?”杜杀怒吼。
  “随时奉陪。”“松花道长”不屑的说。
  空明伸手拦住了“松花道长”,“祁连六鬼”也拖住了杜杀。
  “老杜,老杜,干什么,怎么自己人先窝里反啦?忍。忍一忍嘛……”
  “老温鬼,你瞧瞧他那种目中无人的态度,娘的,谁怕谁啊,我们凭什么要受他那窝囊气?”杜杀兀自埋怨。
  “道长,你也就少说两句,看在‘白玉雕龙’的份上,何苦跟他们一般见识?”一直不曾开口的“杀千刀”也劝着松花道长。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小呆是个很能抓住机会的人。
  当别人的注意力全被突来的争执所吸引时——
  “掌刀出手,无命不回。”
  快得就像一抹闪电,小呆的身影掠过“祁连六鬼”的身别。
  他不得不出手,因为早晚都要出手。
  他不得不先攻,因为他要先削弱敌方的实力。
  没人注意小呆的出手。
  更没人看清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祁连六鬼”没有断手的二人,已拖起一短促的嗥叫,砰然倒地,倒地的刹那小呆己又攻向了另外三人。
  温尚义和杜杀夫妇一触目就看到地上二人切断喉管的死尸,再回头又看到小呆亡命般搏杀着断手的“祁连六鬼”。
  脑门“轰”的一声逆血上涌,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气极、怒极、也恨极的猛扑而上。
  “王……王八蛋,你这专干偷袭的杂碎,老子……老子今天与你拼了……”温尚义追逐着小呆的身影,一面出刀,一面发了疯般的骂道。
  眼角余光看到温尚义及杜杀夫妇追蹑而近的身影,小呆丝毫不放松的追袭他的目标。
  他的刀刃像一溜溜正月的烟花,划过苍穹,逼迫敌人,血,也像绽开的烟花,一溜溜流向天空,流向大地。
  当小呆最后一击攻出,他已来不及闪身躲过身后的拐影,没有丝毫犹豫,他拼力的向前,以期让自己背部的剑击减低至最小的程度。
  他已打定了注意,宁可挨上那一拐,也不放松将丧命的敌人。
  于是——
  许佳蓉的尖叫声,混合着小呆的闷哼。
  以及那敌人惊绝的惨嗥。
  小呆躲不过那一拐,就像那人躲不过小呆横掠而过来的掌刃,只是其间却有很大的差别,一种生于死的差别。
  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小呆口角血迹渗出的从地上爬起,他苦笑的望着许佳蓉那一对失神的双眸,无意义的解释道:“我还好……”
  他是还好,比起他的敌人来是好得太多太多了。
  对面,温尚义及杜杀夫妇三个人像失魂般的望着地上五个人歪七扭八的尸身,他们的模样甚为可笑,也实在难以形容。
  毕竟他们怎么也不能相信,在那么一眨眼的功夫里,五个江湖上堪称高手的人,就这么一下子从活人变成了死人。
  没有咆哮,也没有谩骂。
  “祁连六鬼”里仅存一人的温尚义,缓慢的转过头,盯视着小呆。
  强忍着背脊如火炙般的抽痛,小呆牵动唇角,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道:“温……温老大,我很……很抱歉,你知道我不得不这……这么做………”
  轻轻点了点头,温尚义也透着奇怪道:“我知道,这是必然的现象,你……你是‘快手小呆’?”
  “是的。”
  “果然是你,你果然没死,我应该早就想到你才对,因为能够在‘祁连六鬼’同时围攻之下,出手斩断我三兄弟的手,除了‘快手小呆’外的确没有别人,可笑的是我现在才想起来……才想起来……”
  “现在知道还不晚。”小呆说。
  “是的,不晚,一点也不晚。”
  鬼头刀已横胸,这是出招前的架势。
  但是刀未出,拐已出,拐快,一条内缠金丝的长腰带更快。
  小呆无疑是现在江湖最负盛名的“高手”
  未成名的人想杀了他成名。
  已成名的人更想杀了他以提高自己之名。
  这就是盛名所累。
  也是江湖人的悲哀。
  毕竟大家都知道“快手小呆”没有敌人,因为凡想于他为敌之人都将成为死人。
  温尚义知道这件事,杜杀夫妇当然也知道这件事。
  既然已成了“快手小呆”的敌人,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杀了他。
  所以刀未出,拐已出。
  拐快,那一条长腰带更快。
  小呆忍受着新创与旧伤,他瞪着眼直视着这三件要人命的武器。
  他心里已有了最坏的打算,因为他知道他再也没有力量同时击败来敌。
  他只能盘算着拖哪一个人来垫背。
  许佳蓉的剑早已掣在手中,一长一短。
  她一直想帮小呆的忙。
  可是她不敢冒然行事,毕竟她明白像“快手小呆”这样的人物,就算死,有些时候也不愿接受别人的帮忙,何况还是接受一个女人的帮忙。
  她更知道这完全是没道理的事情,可是真要和他论起理来,他必定会说出几十种似是而非,狗屁不通的道理。
  小呆的背脊挨了一拐,她知道。
  那一拐到底伤得了他有多重?她却不知道。
  至于小呆的旧伤崩裂这件事,她当然不知道。
  否则她早已出手。
  每个人都认为“快手小呆”可以很轻易的隔开或闪过三件袭身的武器。
  甚至他的敌人也如此想,因为他们第一招还未击实,已经想好第二招的变化。
  高手的对决决定在一瞬,那一瞬却是时间、经验、汗水以及多重不为人知的苦练所累积而成。
  偏偏每一个人的想法都错了,不但错,而是大错特错。
  小呆根本没有闪躲,只不过稍微侧了一下上身,似便取得有利的攻击位置。
  在腰带缠身的一刹那,小果把握住了敌人极微小的错愕。
  虽然那惜愕极短,短得几乎不易察觉,但对小呆来说,足够,毕竟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鬼头刀溜起一抹血痕,这一刀至少应该劈掉小呆的半边身子。
  然而他的力量不足,只能够划开小呆右侧前胸,就已无力的垂落。
  杜杀老奸巨滑,虽然他也看到了小呆被他老婆的丈长腰带缠住,却及时的刹住前冲势子,把一根原来横扫敌人的鸟木拐奋力的护住身前,同时踢出两腿。
  情形几乎是一开始就已结束。
  小呆以血肉之躯造成了对方的错觉,他抓住那稍纵即逝的机会,施出了全身之力,掌刃切过温尚义的下腹,也劈断了杜杀的右腿腿骨。
  然而他自己的情形也好不到哪去,右侧胸前一道寸长伤口,血己染红了整件衣裳,另外小腹亦被杜杀踢中,这会儿连肠子恐怕已经打结,痛得他冷汗直流。
  最要命的,缠在腰间的那条腰带已勒得他连气也快喘不过来。
  这些都是极短的时间内所发生,短得只是人们眨两次眼的时间而已。
  小呆痛苦的坐在地上,他连动一下手指头的力量也没有。
  他当然明白他已给敌人造成了多大的震憾。
  闭上了眼,小呆的嘴角浮上一种残酷的微笑。
  是的,他已够本,“祁连六鬼”已全做了“鬼”,另外外加杜杀的一条右腿,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老杜——老杜啊——”
  这声凄厉的惨呼蓦然响起。
  杜杀的老婆到现在才发现杜杀的右腿,那么古怪的在那随着风晃荡。
  敢情刚才杜杀站在那不动,完全是靠着鸟木拐的支撑,他自己不说,别人是很难看出他那右腿已经骨头全碎。
  “握牢你手中的东西——。”杜杀暴吼。
  “老杜,你……你怎么啦?!”杜杀老婆惶恐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断了一条腿。”杜杀额际豆大的汗珠已落,却冷硬的道:“‘快手小呆’,你……你不愧称之‘快手”’
  小呆勉强的睁开眼,虚弱的说:“过奖,杜……杜老大,很……很多人都这么说……”
  “不许靠近他——”杜杀老婆突然狠厉吼道。
  因为她已看出许佳蓉正想靠近小呆。
  许桂蓉不敢再往前,只能懊恼得心急如焚,毕竟她要早知道小呆会变成这个样子,说什么她也会出手。
  而现在她却只能动也不敢动的站在这,空自着急。
  “统统不许靠近。”杜杀又吼:“老太婆,把……把那小子拖……拖过来。”
  空明、空灵、以及“松花道长”和“杀千刀”也被杜杀喝止欲靠近的脚步。
  杜杀对空明等人显得有敌意,他在黑道中打滚了一辈子更早已养成了一种对任何人都不信任的个性。
  没有人敢出手救小呆,因为谁也没有把握能救得了他。
  小呆的身体在地上拖过一道长长的痕迹,到了杜杀的脚边。而地上的也拖过一道长长的血迹。
  大家只能看着,眼睁睁的看着他像一条死狗般的被人拖着。
  其中许佳蓉的心也如撕裂般的随着小呆的身体,被拖过一道长长的血迹。
  黄沙沾满了伤口,也占满了小呆一张已经扭曲的脸。
  他躺在地上仰视着杜杀夫妇,嘴角仍挂着一抹难以形容的微笑,似自嘲,也似嘲人。
  “你是我的,‘快手小呆’你是我的……哈……哈……我会告诉所有的人,‘快手小呆’曾经在我的脚下,像狗一样的对我乞怜、摇尾……”杜杀恶毒亦疯狂的叫吼着。
  这是什么心理?
  难道每个人真的都以杀了“快手小呆”为荣?
  一把从地上捞起小呆,杜杀目眦俱裂的十记耳光击在小呆的脸上。
  “他妈的,你再笑,你再笑啊?!我打……打死你这狠毒的恶魔……你还手呀,你怎么不还手?老子还有一条腿,你有本事再劈断它呀……”
  小呆的头随着杜杀的手左右摇晃,他嘴内的血亦成串成串的随着头左右摆动洒向空中,洒在杜杀的脸上。
  他已失去了知觉,然而自始却没哼出一声。
  显然打累了,杜杀松了手。
  小呆又瘫软在地上。
  有一丝惊觉,杜杀环目四顾。
  他看到的是一张张木然的表情。
  他发觉到刚才疯狂的举动已引起了某些人的不快。
  “杜道友,贫道有一不情之请。”“松花道长”清越的声音响起。
  杜杀夫妻戒备的聚拢在一起,齐皆瞪视着他。
  “咳,咳,事情是这样的,传闻‘快手小呆’是‘菊门’头号杀手,”前些日子挑了‘长江水寨’,杀了江南总教习,挫败了‘武当三连剑’……”
  “这又如何?”杜杀老婆尖声道。
  “贫道……贫道想会会他。”
  “这就是你的不情之请?”杜杀道。
  “是的。”
  “松花,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想捡现成的便宜?”杜杀阴沉的道。
  “杜道友何出此言?”
  “你要怎么会他?会一个只剩半条命的‘快手小呆’?松花,他妈的别以为没人知道你心里所想,我说过‘快手小呆’是我的,是我拿一条腿换来的,你想扬名可也不是这么个扬名法。”
  杜杀对他已有芥蒂,语气中露出极端不屑。
  “你……你怎如此说话?”松花不知是被人说中心事,还是气极,脸上有些挂不住的怒气道。
  “嘿嘿……总不成让我跪下来和你说吧?”
  “好,好,贫道只好先讨教讨教阁下……”
  语毕,松花道长已掣出背上的长剑。
  “你敢——”杜杀老婆横身在前道“松花,莫忘了你我此行乃是奉‘白玉雕龙’之令行事,想必贵派掌门早有令谕给你,我夫妇为这次任务之首,而你与空明、空灵等人为副。”
  “松花道长”清癯的脸上闪过一种怅然。
  他实在不明白“白玉雕龙”再现,怎么会弄出了这么个局面。
  正如空明所说掌门令谕不得不遵,“白玉雕龙”令下,又有谁能不服调遣?
  阴笑数声,杜杀老婆道:“很好,你不愧为‘青城’门下,毕竟懂得进退,现在,还有谁有异议?”
  虽然人人都想亲手杀了“快手小呆”。
  然而“白玉雕龙”令下,又有谁愿意违令?
  于是没人会再说话。
  不,有人会说话。
  而且还同时是两个人一起说,说的竟也是同样的话。
  “放了他。”这三人字当然把场中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三章 曙光现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
    第三十章 雕龙现
    第二十九章 生死路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第二十五章 人为财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
    第二十三章 手中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