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菊花的刺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

作者:晁翎    版权: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少女,如果发现她爱上的男人竟是淫棍,标准的采花贼,“打带跑”的负心汉后,她的悲哀,她的伤痛,绝难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得到。
  许佳蓉躲在这间客栈,她关了房门已整整的哭了二个时辰。
  她美,她冷颜,她给人的感觉应该不是那种随便就付出感情的人。
  然而她为什么会爱上了李员外?
  是不是表面愈冷的女人,她的心往往愈炽热?
  是不是这种女人,一旦爱上了一个人,就真的难以自拔?
  现在,她擦于了眼泪。
  她也正小心的用短剑刮着白洋灰墙上的字。
  “李员外,我恨你。”
  多么强烈的恨,她居然会在墙上用剑刻上这几个字。
  有这种强烈的恨,当然我们可以明了她爱他已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爱与恨本来就是对等的不是吗?
  她沉默的、专注的用剑锋一点一点的刮着墙壁。
  专注的就像要一点一点刮去李员外在她心版中的影子一样。
  这,这可能吗?
  爱一个人有时可以毫无缘由,甚至一见钟情。
  但是要忘掉一个爱上的人,又岂是那么容易刮得掉?
  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她怎能让那些字留在墙上?毕竟这不是她自己的家,也不是她闺房里的墙。
  她哭了一下午。
  你如哭过,你就该知道一个人在大哭一场后,身体是多么的疲乏。
  因此她当然累得动也动不了。
  夜,今夜无月。
  无月的黑夜总是做坏事的好时候。
  来了,做坏事的人来了。
  许佳蓉己睡熟,睡得恐怕打雷也无法让她惊醒。
  一把明晃的薄刀,毫无声息的挑开了窗户内的里栓。这个人更毫无尸息的由外面跳了进来。
  他随手轻推好窗户,却只让它虚掩着,高明的贼总会预留退路,这个家伙还真是此道高手。
  悄悄的,他行近了床边,掀开纱帐,两只眼珠子快掉了出来,直勾勾的就这么盯着床上的人。
  床上,许佳蓉长发披散,一张娇颜吹弹欲破的脸上,眼廉紧闭,眼角边还有着一颗晶宝泪珠留在那儿。
  想必她梦里又想起了什么。
  她和衣而睡,被角一端轻盖在身上,一双压霜欺雪的手臂露出袖外,这海棠睡姿不但美得让人心跳,更让人觉得心疼。
  因为她的芳唇竟连睡梦里也被她那编贝的玉齿,轻轻咬住,难道她真的那么恨透了李员外?恨得咬牙切齿?
  一个贼人了人家屋内他既不翻箱亦不倒柜,这应该不算为贼。
  不,贼也分好多种,有山贼、马贼、盗贼。
  像现在这个人当然是个采花贼。
  因为他那微圆的脸上,已经被床上的美人诱惑得涨得通红。
  现在他的眼里全是淫押之意,呼吸已急促,同时他的生理已起了某种变化,同样的也令他涨得难受。
  从怀里掏出“消魂巾”,他想蒙上许佳蓉的脸,几经犹豫他又收好,却突然出指点上了她的各处穴道。
  许佳蓉很快的惊醒,几乎在穴道被制之时。然而,迟了。
  她张着一对惊骇欲绝的美目,黑夜中只看清来人有着微胖的身材,她想喊,她想叫,她想杀了对面的人,然而她却动也动不得,只能张着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一种直觉的反应,许桂蓉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碰到了什么人。
  许佳蓉闭上了眼,同时她的心已碎成了千片、万片。
  黑夜中她虽看不清这个人的脸,但她已经想到他是谁了。
  “李员外,李员外,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底呐喊。
  她紧闭着眼,连张都不愿张开。
  她怕张开,因为她实在不愿再看一眼这个禽兽。
  她不敢张开,因为黑暗中她已感觉到这个人已脱光了衣服。
  更何况她张开了眼又如何?
  看李员外丑恶的真面目?还是能改变一切?
  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人脱掉,她的肌肤也一寸一寸的展露出来,虽然在黑夜里,仍可让人感觉那是洁白的、那是滑若凝脂的。
  一阵寒颤,许佳蓉恨不得有办法立刻斩断那只在身上游走的脏手。
  然而,她除了让眼泪沾满了枕头,心里泣血外,又有谁能救得了她?
  急促的喘息停在脸上,一股难闻的口臭熏得她几乎呕吐,这些她都还能忍受,忍受不了的还是那逐渐压在身上的躯体。
  ——谁来救我?谁来救我?
  ——天哪!我许佳蓉空负一身武学,为什么竟连自己的清白也护不了?
  她心里疯狂的喊着,她更绝望的准备嚼断舌根。
  一声脆响,许佳蓉没来得及嚼舌自尽,她已捱了一记耳光,同时让人卸下了下巴。
  无尽的屈辱、无尽的羞惭,更有着无尽的悲愤。
  她张开了眼睛,她要看看李员外那付嘴脸。
  半夜里许佳蓉让人剥光了衣服,固然令她惊恐。
  但是她现在的惊恐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已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因为她已看清了这个人绝对不是李员外。
  虽然这个人同样有张圆脸,虽然这个人同样有付微胖的身材。
  到现在她才明白这世上并不是只有李员外有张圆脸,她也才明白有付微胖身材的人并不一定是李员外。
  当然看清了这个人后,她倒希望他是李员外了。
  毕竟李员外她爱过,毕竟李员外还能让她接受。
  这个和李员外同样有张圆脸的人恶狠狠的开了口:“想死!?他妈的哪有那么容易!?
  老子见多了你们这种娘们,你给我乖乖的,少装出一付三贞九烈的样子。”
  一个再好看、再美的女人,如果被人卸下了下巴壳,又怎会好看?又怎会美?
  非但不好看,而且一定难看的要命,这是想都不用想的问题,就像一加一等于二一样。
  在这个时候,任何男人都不愿看到这种脸,因为这种脸不但能把人吓软,更能吓软任何东西。
  这个人显然已有了不对劲,他怒目瞪视着许佳蓉道:“老子现在装上你的下巴、他妈的如果你再不老实,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他还能怎么不客气法?他现在可是压在人家的身上啊!
  许佳蓉的惊恐已失,继之的是她已冷静。
  不止冷静,而是冷静的怕人。
  她冰冷的点了点头。
  “好、好,这才是识时务的女人,你要知道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非做不可,与其那样你何不落槛点!?”这人一面托上了许佳蓉的下巴,一面又淫笑道:“嘿嘿……何况,何况这种事光一个人痛快实在没啥意思,怎么样?我解了你的穴道如何?只要你老实点,我包你等会有意想不到的快乐,嗯?”
  许佳蓉笑了,犹如在黑夜里绽放了一颗光采夺目的钻石,她又点了点头。
  这个人几曾见过这种倾城笑容?
  他又何曾想到这种笑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几欲寻死的女人脸上出现?
  有着意想不到的惊喜,这个人如获至宝的一面解着许佳蓉受制的穴道,一面道:“好、好、太好了,打从你一投店,我就惊为天人,没想到,没想到你这么上道,妈的,早知如此,嘿嘿……我也用不着费那么大的功夫啦……嘿嘿……”
  穴道解是解开了,这个人还留了一手,解的只是许佳蓉的哑穴、和双腿的穴道。
  他不防着点行吗?他可是看到许佳蓉佩着剑呢!
  “佩剑的女人就像朵带刺的花,嘿嘿……大姑娘,你多包涵点,好在这种事儿用手的地方不多,你放心,事成之后呢,我一定,一定会解开的,嘿嘿……”他一付垂涎欲滴的好笑道。
  许佳蓉听话后,不置可否的道:“随便你!”
  她等着,同时她也忍受那张臭嘴在自己的脸上不停的唤着。
  终于他已昂奋,再重新准备压了上去。
  这个人知道这是紧张与兴奋的一刻,但是他又哪知道这更是要命的一刻?
  女人的一双腿固然能缠得人欲仙欲死,同样的,它更能缠得人吐血。
  这个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知道在他刚要伏卧下去的时候,他的两侧腰际一阵剧痛,胸口一甜,他被踢下了床,血已喷出。
  许佳蓉那双腿,还真的是双能要人命的腿。
  她坐起了身,隔着纱帐有些犹疑到底要不要下床。
  因为桌上有灯,她一下床岂不完全曝光?
  这个人却不待许佳蓉多思考一会,他竟然光着屁股就像一只受伤的野兽,连滚带爬的翻出了窗外。
  毕竟他知道等到那双腿一着地,自己恐怕真的要死在女人的腿上了。
  许佳蓉瞪视着窗外逝去的人影,就像中了邪一样。
  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她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怎么会?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她喃喃自语。
  你猜她看到了什么?
  她在那人翻身逃跑的时候,居然看到了那人屁股上有着一块巴掌大浮起的瘰疬,似疤非疤。
  也难怪她会如此失神,也难怪她会喃喃自语。
  她突然明白了,明白了李员外和欧阳无双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同样的圆脸、同样的微胖身材,虽然她没看过李员外那地方的东西是不是和那个人一样,但是她知道欧阳无双一定认错了人,就像自己一样。
  这真是一件荒唐、可笑、离谱的事情。
  如果许佳蓉没有亲自碰到,至死恐怕她也会认定了李员外是个混蛋。
  她一面运气冲穴,一面想着许多事情。
  ——她庆幸自己险极一时的保住了清白。
  ——她更庆幸发现了这么大的误会。
  ——同时她已开始怀念起李员外的笑、李员外的妙语如珠、,李员外的一切……一切……妙的是她竟然有些感激刚才那头畜生,虽然她知道那个人再与自己第二次碰面的时候一定会死。
  昏黄一盏油灯,照在昏黄的墙上。
  小呆昏昏沉沉的正是蒙胧欲睡。
  窗外的梧桐树让风吹得沙沙作响,一阵轻微的衣袂声停在了小呆的房外。
  不再蒙胧,几乎立即有了反应,弹指震熄了油灯,小呆的眼睛在黑暗里烟烟发亮,他已无声的做好了防敌的措施。
  “‘快手小呆’,你不用躲,光棍点出来,我们等着和你算笔新帐——”
  来到窗户边,小呆从窗隙中望出去,夜色里竟然黑压压的一片人影,把这客栈小小的天井挤得满满的。
  有着万分无奈,更有着被人扰了清梦似的不愉快,小呆开了门。
  紧抿着双唇,小呆不含一点感情的瞪着门外的人。
  这个时刻,又是这种情景,小呆当然知道来的人绝对不是串门子。
  他不愿多想,毕竟他知道世上有许多事情该来的时候它就来了,想也是白想。
  所以他等着,等着这一大堆人说明寻畔的原由。
  “是你‘快手小呆’果然是你,你没死?很好。”
  很好?才怪!。
  因为谁也听得出来说话的人,巴不得小呆早点死。
  小呆冷冷的目光,就像两把利剑一样直瞪着说话的人,他仍然无语。
  他不知道自己的死与不死与他何干,他更不知道这些人怎么会聚集在一起的。
  说话的人是个武师打扮的中年汉子,他显然被小呆的目光瞪的有些难受,不觉退后了半步,旋即想到了什么,又胆气一壮的前进一步。
  “你……你不要装神弄鬼,我们这没人含糊你……”
  小呆看了看院中诸人,又看了看屋顶的人影,毫不所动的开了口,语气冷得怕人:“我知道你们不含糊我,说吧!你这半吊子半夜不睡觉跑来这里总不成尽说些废话是不?”
  话不但冷,并且有着窝囊人的味道。
  怒火上升,中年汉于暴吼:“‘快手小呆’,你不要逞口舌之快,你最好看清楚一点……”
  不等对方话说完,小呆冷冷一笑道:“我当然看得很清楚,瞧你们的样子总不会为你大妹子说媒来的是不?”
  这个人已被气得发抖,更气得说不出话来,慌慌半天只会说:“你……你……”
  敢情他事先没打听清楚和“快手小呆”谈话,一定事先有心里准备,否则气炸了肚子,只有自叹倒楣的份。
  小呆斜睨着对方,一件好整以暇。
  “狗东西,他妈的,你什么玩意,‘快手小呆’你以为你是谁?我他妈的‘飞天狐’混道闯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窝在哪个龟洞里,你……你这胎毛尚未退尽的杂碎……”
  这人疯了。
  要不然他怎么敢如此开骂?!
  奇怪的是小呆竟然也能忍受对方的谩骂,他仍然斜睨着对方,面色奇冷,谁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隔了会后,“飞天狐”面红耳赤的呐呐住了口。
  小呆这才摇了摇头道:“风度,风度,‘飞开狐’你这狗弄出来的杂种,难道真的一点风度也没有?你的江湖道该不会‘狗掀门帘’全平你一张嘴闯出来的吧?怎么说着说着就满口大粪?也不怕辱了你南七省总教习的身分?”
  到现在小呆才知道对方是南七省总教习“飞天狐”黄世功,却不明白什么时候和他结下了梁子。
  “飞天狐”正想反唇相讥,夜色里人群中走出了三位道装人物,其中一名面容清癯的开口道:“黄道友,何必与此人一般见识?”
  “飞天狐”见三人现身,不觉委屈道:“道长,您是瞧见了,这……这厮……”
  抬手阻止了“气天狐”欲说之话,长髯道士说:“贫道明白。”然后注目“快手小呆”
  道:“小道友好锋利的一张嘴。”
  小呆一见这三名道装人士,心里已有一不祥之感,却不示弱道:“好说,王某人一向如此,尤其在双方处于敌对的时候,道长可是‘武当’……”
  “不错,贫道正是‘武当’玉尘,此二位乃贫道师弟……”
  “我知道,可是玉霄、玉云,二位当面?”小呆内心已苦到了极点,嘴上仍淡然道。
  “武当三连剑”都到了,小呆岂能不吃惊?
  “不敢,小道友好眼力。”玉霄、玉云二位道。
  好眼力?屁唷,你们这三个牛鼻子老道一个个板着脸,一付目中无人之态,白痴也想得到你们是谁。小呆心里想,嘴上没说话。
  “小道友是‘快手小呆’?”玉尘民
  很想骂一声“废话”,但人家总是武林名宿,小呆点了点头道:“不错。”
  “‘长江水寨’为小道友挑了?”玉尘目现精光严厉的接着问。
  小呆心想江湖上的消息传的还真快,只得又点点头:“不错。”
  “你不觉做得太过份,太赶尽杀绝了些?”玉尘有了些许激动。
  “我不认为。”小呆的手已抱胸,这是他出手前的姿势。
  “好、好、好,小道友呆然快人快语,看样子‘快手小呆’的死虽然是武林憾事,但‘快手小呆’的活却更是武林祸害,贫道今日特来讨回‘青云剑客’萧晴的一命,你出手吧……”玉尘三个“好”字出口,剑已出鞘。
  有着一丝疑惑,小呆正想再问,时间上已是不及。
  一把“鬼头刀”已挟起一阵风,袭击而至,出手之人正是“飞天狐”黄世功。
  这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拼战。
  好像世上所有莫名其妙的事情,小果都必须要凑上一脚,有的是他莫名其妙的碰上,有的却是莫名其妙碰上了他。
  小呆早已习惯,他也不再急着解说,对那突发而至的“鬼头刀”,他最好的方法就是反掌。
  谁也想不到小果的手竟然有那么快法,没人想到去救“飞天狐”黄世功,也没有人救得了他。
  几乎在接触的刹那,小呆侧身已闪过由上削下来的一刀,而“飞天狐”却真正像一只飞天的狐狸,蓦然弹起好高,而且血已从他的身上洒落……。
  “掌刀出手,无命不回”,场中诸人已想到“快手小呆”的掌刃,他们只祷告希望那只是传言。
  可惜的是,传言有时候却是事实,因为“飞天狐”的身体一落,凡是活人都看得出来他已变成了死人。
  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恐惧。
  他们恐惧为什么“快手小呆”的手可以在那么极短的时间里让一个活人变成了死人?
  他们悲愤的原因则为那个死人正是自己一伙……。
  “小道友,你好毒的一颗心……”玉尘的剑尖指向了小呆同时悲切道。
  也许他自恃身份,也许是名门之风,他的剑没递出。
  小呆却趁着这瞬间的“慈悲”,他已冲入了院中,同时出声:“不要称呼我道友,因为你们全是一群鸡鸣狗盗,更是想存心送我上那黄泉之道的牛鼻子老道。”
  小呆的出手疯狂而不留情,他像是虎人羊群,见人就劈斩。
  因为他知道他必须尽快的消灭对方的实力。
  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跪下来求情,人家也还会要了自己的命。
  像在人群里爆发了一颗炸弹,惨呼声、嚎叫声,再加上向四面横飞的残肌断腿,把这小客栈的院落里,变成了修维屠场……。
  已经杀红了眼,小呆左冲右闯,逢人出招,见人就戮,这是他占优势的地方,不像对方众人既要拒敌,又须闪避,更怕伤及同伴。
  因此他夷然无伤,所向披糜。
  场中小呆像头疯虎。
  场外王尘三人像暴跳如雷的公牛。
  事先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场面会弄得如此一团糟。
  更想不到“快手小呆”说干就于,甚至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
  人都是这样,只会为自己找理由,从来很少为别人着想,这些人个个来此都想要“快手小呆”的命,这又如何要小呆认亲法?
  又如何要他呆呆的引颈就戮?
  “各位,各位散开来,散开来……”
  有人大声吼道。
  现在才想起?嗯,还不算晚,只不过地上多了七、八具死尸,廊下、花棚里多了五、六人在那里痛苦的哀嚎。
  小呆混身浴血,披头散发,他像根镖枪一样的挺立院中。
  他瞬也不瞬一下的望着“武当三连剑”一步步逼进。
  他更知道这才是真正战斗的开始,一场未卜生死的战门。
  望着小呆冷酷、凌厉、及有些狰狞的神色,“武当三连剑”眼里闪过一种痛苦、悲哀、无奈、和一丝兴奋。
  他们在想这对面的人如果再不除去的话,日后还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腥风血雨。
  他们在想要以怎么样的方式既能歼敌、扬名,而又不被人议论胜之不武。
  什么时候场中变得那么静?静得有如置身坟场。
  什么时候没人再哀嚎?难道他们已忘了疼痛?
  僵凝,汰重的空气充塞四周,这时候除了心跳声外,仿佛人们的呼吸亦已停顿。
  寂静如死,死样的寂静。
  每个人都知道目前的寂静是死亡的前兆。
  练武的人都想发现一个真正的对手。
  尤其名声越亮,声誉越隆的高手。
  “快手小呆”是高手,“武当三连剑”更是成名多年,现在他们已发现到彼此正是对象,一种可以抛却生命的对象。
  这是种直觉,也是一种奇妙的第六感,只有碰上了才能感觉得出来。
  毕竟武者碰上了对手,就如同一般人寻到了知音是同样的道理,因此在未卜生死之下,也或多或少有种莫名的喜悦和兴奋。
  剑出鞘,煞气已动。
  三搏一,是种悲哀,何尝又不是种骄傲?
  小呆像被钉子钉在地上一样,他无视游走不定的“武当三连剑”。
  是真的无视,因为他的眼廉已合。
  他真的无视吗?
  不,他是在用“心”来看,用身上每一根神经末梢来看,他知道他不能被敌人游走的身影及剑影所惑,他更知道这时候只有用“心”、用身上每一寸肌肤“看”、来感觉,才是最恰当、最正确。
  毕竟三柄剑有先后发至,或者后发先至,这些绝不是眼睛所能迫蹑得到,只有用肌肤来感觉,用心来体会了。
  游走的人影已快得分不清谁是谁。
  小呆只静静的,静静的,像尊羽化的憎像,已经与天地万物合而为一,等着一个未知的未来……。
  有人说有一种武学的境界,为处处是空门,又处处不是空门。
  “武当三连剑”已经体会到了,也碰到了。
  小呆现在给他们的感觉就是如此,粗略看来小呆全身都是空门,然而仔细观察,他们却不知从何下手,凡为空门的地方似乎又都变成了最严密难攻的地方。
  时间在游走与静峙间悄悄流走,人的耐力也已经到了无可忍受的地步——无论是哪一方。
  “箭在弦,不得不发。”
  已到了发箭的时候,现在——
  三柄剑似有心意相通般,一致的挥洒出去,只是谁也想不到为什么会那么慢,慢得就如比招试剑一样,慢得几乎是一分分的推进。
  观战的人不解。
  小呆的感觉却是一股寒意自背脊升起。
  以慢制慢,以静制静。
  缓慢中尽是杀机,静止中却是凶着。
  好高明的“武当三连剑”,他们是否也发现剑再快,也绝快不过小呆的手刀?故而采取了这种极其缓慢的出剑?
  小呆现在双目已睁,他紧紧盯视着这三个方向缓慢刺向自己的三剑。
  他知道这三柄剑慢虽慢,但,假若自己有一丝不慎,有一丝沉不住气,这三柄慢剑却能够变成快剑,而且快得令人想都想不到。
  小呆冷汗已流,小呆的瞳孔已缩至最小。
  此刻,这三柄剑就像三条最毒最毒的蛇,慢慢的向自己游近,近得已可清楚得感觉到它们口中的红信已然沾身。
  他有把握躲过一柄剑,出手击开另一柄剑,可是,他绝没把握躲开那第三剑。
  不但他无法躲开那第三剑,就他所知这世上恐怕已没有一个人有此能耐,毕竟对方三人是“武当三连剑”,而且,要命的却是三连剑已然近得连自己想要移位、换身避开剑锋都无可能了。
  “武当三连剑”已经认为小呆必伤或死——
  观战的人也认为小呆即将丧命剑下——
  甚至小呆自己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活——
  剑在小呆身前一尺处已有了变化。
  它们不再是慢的急人,而是变得快的惊人。
  就像三道惊虹,同时也是三条夺魂索,剑已飞快的递出小呆眼里奇光顿炽,他的手刀快得像西天的冷电格拒了右侧玉尘的长剑,拧身也躲过了左侧玉霄的长刺……。
  诚如他自己所想,他无法躲过背后玉云的进袭。
  剑锋已入肉,那是种奇妙、冷酷、冰凉的感觉,但是也只不过剑锋人肉三分而已,小呆背脊肌肉已紧缩,把剑尖锁得紧紧的,锁得玉云连想抽剑也无法。
  玉尘、玉霄的第二剑还没来得及攻出,已经情势改观。
  玉云的身躯就像不停转动的风车,他已长嗷着旋身飞出,热血已溅,嗯,小呆的手刀已三次奇快的掠过他的肩胛、腰际、臂膀。
  回过身,小果刚好来得及截住另两把第二次攻来的长剑,吸胸凹腹,双手一夹,玉霄长剑已被夹死,虽然小呆仍被玉尘剑锋割过前胸,但只是浅浅的一道皮肉伤。
  血再泌出,就在小呆前胸血已泌出的时候,王霄的右腿骨迎面已遭踢断,松身后退……
  他惊骇的看着小呆,怎么也不相信似的。
  而小呆惨白的脸上,有着一抹难以形容的苦笑浮现。
  是的,这一切的变化只是眨眼间的事情,说句行语也就是“说时迟、那时快”。
  二招半,只有二招半。
  因为玉尘的第三招只出了一半。
  “玉云……玉云师弟的伤……”玉尘音哑的问着小呆。
  “死……死不了……”小呆回道。
  如释重负,玉尘手中剑亦已垂落。
  “还……还打吗?”小呆哑声问。
  长叹一声,玉尘道:“小道友,你不愧称之‘快手’,‘武当三连剑’三挫其二,再打下去似……似无必要,错过今日,武当一派当会再找你寻回‘青云剑客’萧晴一命呛咳二声,小呆手抚胸口创伤道:“好、好,武当果然大家风范,只要‘快手小呆’不死,日后江湖道上随时候教,经此一战道长想必知我绝非贪生怕死,敢做不敢当之辈,如果说为了讨回今日,我必奉陪,至于什么……什么‘青云剑客’萧晴一事,道长可另循线追查,这可不关我事。”
  “怎么说?”玉尘目射精光道。
  “我已说得够明白了……”
  “你不是‘菊门’中人!?”
  菊门?又是菊门?小呆心里轻叹。
  “老实说‘菊门’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还不十分了解……”
  目注小呆一会后,玉尘相信了,他是真的相信了小呆。
  固然有的人善于掩饰、说谎,可是小呆现在的样子绝不像说谎,何况他更没有掩饰的必要。
  玉尘的身躯有些轻颤,内心更是忐忑难安,因为如果小呆不是“菊门”中人,那么今天的这场决斗,岂不打得莫名其妙,荒唐十八级?
  对这位武当高手,武林名人,小呆已然有了好感,‘毕竟一个武者能光明磊落的承认败阵是多不容易的一件事。
  有些会意及谅解,小呆笑了笑着:“道长,所谓‘不打不相识’,这虽是一场误会,对我来说却获益非浅,好在双方并未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看了满地的死尸一眼,小呆接着又道:“这些人咎由自取,也所谓‘相骂无好口,相打无好手’,我仍是老话一句,随时候教。”
  有些尴尬,玉尘腼腆道:“不,小道友,你误会了,贫道绝非和他们一起,乃实……乃实偶然巧遇,而且同是寻访‘菊门’之人,故而……故而……”
  小呆有些谅解地接口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好什么?他没讲,谁也清不到这句话的意思。
  “武当三连剑”走了,虽然他们彼此搀扶,步履不稳的走了,可是却赢得了小呆钦佩。
  因为小呆知道玉尘道长已看出自己绝难再抵挡得过他的后续攻势。
  他没说破,也因此小呆仍能直挺挺的站在原位。
  现在,他又恢复了冷漠,眼中更发出令人寒颤的光芒望着其他没走的人。
  而他的模样绝不比厉鬼好到哪去,散发披着头,胸前一道长约尺许的剑伤翻卷着皮肉,血已凝,却更为怕人,尤其他的后背,一把剑仍插在那里,随着他不时的呛咳巍然轻颤,至于他一身锦袍,早已让血迹污染。
  鄙夷一笑,小呆冷然道:“诸位,刚才的一幕想必你们都已看得很清楚,也亲身体会过了,妈……妈个巴子……咳……咳……有哪位……如果还没玩过隐的,请……请站出来,我……我一定奉陪到底……咳……咳……”
  到底是血肉之躯,小果说到后来又呛咳得几乎弯下了腰。
  这些人里,全是一些三流武师。
  三流武师擅长的当然是打三流的仗,对付三流的武林混混。
  “快手小呆”绝不是三流的武林人物,更何况他已挫败了真正一流的高手——“武当三连剑”。
  虽然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问题是小呆非但没僵,反而像出栅的猛虎,那么这些人里又有谁敢站出来?又有谁会没玩过隐?
  每个人都可看得出来,他们已经害怕、畏缩到了什么地步。
  空气是死寂的,小呆巡视了每张惊恐欲绝的脸后,他伧然笑道:“你们怕了?你们全怕了是不?来啊!不要怕,我……咳……咳……我现在已成强弩之末,我现在已身负重伤,你……你们为什么不敢站出来呢?这是个好……好机会,我……我保证能杀得了我的人……一定……一定会一夕成名……”
  没人敢哼声,虽然每个人都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小呆狂,小呆傲,小果更抓住了人的心理。
  闭上了眼,小呆努力的压制胸口翻腾不已如火炙般的疼痛,一会后他又开了口:
  “如……如果你们已失去……失去了前来寻我的雄心与……兴奋,妈个巴……巴子,你们最好……最好立即给我……给我滚……现在,现在就滚……”
  人群开始像潮水般撤去,这个时候又有谁敢多留一刻?
  刹那间走得干干净净,连地上的死人也被移走,小呆缓缓的坐了下来,坐在一块假山的大石上。
  像生过一场大病,小呆苍白的脸颊已让不停的呛咳,咳得通红,摊开捂着嘴的手,一滩殷红的血块赫然在他的掌心。
  这真是一场恶战,小呆心里想。
  反手拨出了背脊上的剑,立刻撕破了衣裳,“艰难的从后面绕到前胸,随随便便的打了个结,别人不知道,小呆却明白那剑锋已伤及到肺腑,所以自己才会不停的呛咳。
  曙色冲破黑暗天快亮的时候,小呆站了起来,投过歉然的一瞥,小呆说:“抱……抱歉打扰了各位……一晚上,戏……戏散了,天……也亮了,各位该……该赶快睡一觉,要……要不然怎么有精神……办事……”
  好几间屋子里的房客,立时隐去了偷看的眸子,他们在想,这个人还真有意思。
  当然有意思,因为小呆的话并不完全说给房客听的,在远处的屋脊上亦同样有两双窥视的眼睛,在听完小呆的话后,才悄然的消逝。
  嗯,小呆料得一点也不错,这世上就是有不死心的人,他们哪怕只要有一丝怀疑,也都不放过。
  他们没走,是不是想证实小呆是否仍有再战的能力?
  他们没走,是不是仍想找机会报那失败、羞辱之耻?
  小呆一路呛咳,一路拄着剑走着。
  他必须换一间客栈,换一个没有凶险的地方,找一个医术好的大夫。
  “平安堂”。
  抬头望这一专块匾额。到了,这段路还真长,妈个巴子!早知这离那家客栈那么远,干脆就要小二把大夫请过去算了,小果心里嘀咕着。
  其实这一段路根本就不长,只是对一个身负重创的伤者来说,路可就显得远了些。
  擂着门,小呆只希望里面的人快些出来,因为就这会的工夫,他已经感到力虚气喘、冷汗直流。
  “来了,来了,哪位呀?轻点行不?你这不是敲门,简直是拆门呀!……”
  有着一丝歉意,小呆看着当门而立的五旬儒者,哑声道:“我……咳……咳……我找大夫,我是来……来治伤的……”
  揉着惺松睡眼,这老人虽有不快,但一看小呆的模样就像看到鬼一样惊骇道:“我……我的妈呀!你快……快进来,我就是大夫。”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三章 曙光现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
    第三十章 雕龙现
    第二十九章 生死路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第二十五章 人为财
    第二十三章 手中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