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菊花的刺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作者:晁翎    版权: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展抱山庄,展凤楼。
  小呆怎么也想不到他心里想早点看到李员外,就真的看到了李员外。
  那是二天前的事。
  现在他住在李员外隔壁的房里,站在窗边看着向晚的深秋。
  他已和李员外及许佳蓉口若悬河的互相“倾吐”了二天。
  当然他与他所有的误会不愉快已成过去。
  尤其小呆又带来了一份最佳的礼物,那个和李员外有着同样一张圆脸,同样微胖身材,甚至同一位置长着“怪”东西的黄维德。
  想到了李员外那个赖子在看到黄维德时的那份惊讶,小呆就想笑。
  他发现李员外还是李员外一点变都没有,虽然他也经了许多折磨和苦难,却仍能处之泰然,笑起来的时候仍然像尊弥勒佛。
  当然小呆也明白并不完全是他的个性如此,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他真正找到了“第三春。”
  能被人所爱总比盲目的去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好上太多太多了。
  轻叹一声,小呆似乎又看到了那张不算漂亮却洁得像朵白莲的脸。
  他知道他就算踏破天涯,走遍海角,也再难找到像她一样的女人。
  春蚕,春蚕到死丝方尽啊!
  小呆不禁低唱吁叹。
  “小呆,小呆,你他妈的怎么一回房就半天不见动静?!你倒是快过来啊,你能走,我却只能躺,总不成要我爬到隔壁去吧!”
  墙那端李员外鸡毛子鬼吼道。
  一个人的思维被打断总是件恼火的事。
  可是小呆只能摇头苦笑,乖乖的走到隔壁。
  他知道再要不过去,李员外准能想办法把墙壁撞破一个大洞爬过来。
  “怎么?你这赖子就不能让人清静清静?咦?!你那婆娘去那了?怎么没陪在你身过?”
  小呆一进李员外的门就没好气的说。
  李员外做了个鬼脸,以指比唇小心的道:“我的儿,你小声点行不?让她听到了你喊她‘婆娘’,娘的,敢情你不想活啦?!”
  小呆坐了下来,看了他一眼道:“‘好啦,你小子不过他妈的捧着个夜壶当古董,干嘛?我又不是你,我怕她个啥?”
  “哎,哎,你……你不能说点好听的吗?什么夜壶古董的,这……这是什么和什么嘛!”李员外还真难过的道。
  小呆看到李员外那付德性,不觉委婉骂了声“没出息”!
  “她还不是又去整那个王八蛋了,我一个人在这怪无聊的,所以想要你过来陪陪我,瞧你那付苦瓜脸,乌鸦嘴,早知道我他妈的睡觉算了……”
  “怎么?!许姑娘又去修理那小子了?!唉,我看等不到欧阳无双露面那小子就一定先翘了辫子,人一天吃三餐饭没问题,吃三餐‘生活’可就挨不了多久,你这赖子可得要她下手轻些,把他折腾死了那么你和欧阳无双间的一本烂帐就可就有得算罢。”
  李员外做了一个莫可奈何的表情道:“我哪敢劝呀!不过说实在的那小子也真倒媚,上回差些死在她手里,让他溜了这回却鬼使神差的给你逮了来,那她要不好好修理修理他才有鬼哩!”
  许佳蓉面冷心直,她早把黄维德的那天所为说予了小呆和李员外知道,所以对她每天三顿例行的修理,他二人也不好阻拦,毕竟女孩家谁也受不了那个。
  带过话题,小呆问道:“活宝,怎么燕二少和展姑娘去了那么多天还不见回来?”
  “哪有那么快的事,谁要你小子一路躲在车厢里?要不然你们在路上应该碰得上面,这下可好,他们去峨嵋山,找你,你却来这找他们,真是瞎搞胡搞。”
  小呆低叹了一声道:“我这身伤虽然吃了展姑娘留给你的药大有起色,可是我总觉得不经她亲自诊治还放心不下……另外也真的不知该怎么和她说,不但一个绮红为我而死,还有那六个船毁人亡,丧身三峡的几名姑娘。”
  李员外深知“快手小呆”,他从不欠人。
  不但不欠人钱,甚至连一顿饭的人情也不愿欠人。
  如今一个绮红,再加上六个展凤苦心培植的少女全为了他香消玉损,这种沉重的心里压力当然让他耿耿于怀。
  这时候李员外只得陪着他长吁短叹。
  他也知道如果再不当心的陡逞口舌之快,那自己才真是猪八戒照镜子,自找难堪。
  如果说“菊门”的崛起,让久已平静的江湖沸腾。
  那么“白玉雕龙”的重现当然更是让人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以少林为首的当今七大门派,有了一次二十年来未曾有过的聚会。
  聚会里他们讨论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到底要不要服膺“白玉雕龙”的号令。
  于其说讨论,倒不如说大家来请教当年唯一参与此事而硕果仅存的点苍上一代掌门“无为剑客”。
  “人在令存,人亡令废”这八个字是“无为剑客”当着七大门派所有的代表亲口所说。
  于是事情有了结果,大家也明白了“白玉雕龙”如今的作用只能代表当年“神医武匠”
  的精神象征,实质上它已无权约束各大门派的行动。
  换句话说,已没人再奉“白玉雕龙”为主桌。
  这次的商议是秘密举行,商议的结果却不是秘密。
  因此在各大门派通告武林的同时,一件惨案却已发生。
  八十七岁高龄的“无为剑客”带领着二名“点苍”门下,在返“点苍”的途中无人幸免,全死在客栈里。
  据调查是在中毒后方遭毒手,而令人震惊的却是这三人尸体旁赫然有着一朵盛开的菊花,以及再也没作用的“白玉雕龙。
  到现在人们才真正知道“白玉雕龙”就是菊花——“菊门”之首。
  这意思很明显,“菊门”本想藉着“白玉雕龙”以期控制各大门派,结果未能得逞而牵怒“无为剑客”。
  于是对“菊门”这个神秘的组织,凡正义之士已然掀起声讨的行动。
  然而谁是“菊门”中人?
  谁又是菊花?
  唯一的线索只有来自“黄土坡”一役,这还是少林空明、空云与青城“松花道长”听燕二少燕翎提及。
  深秋午后的太阳照在人身上仍然有着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今天园里的菊花每一朵均开得均十分绝鲜。
  这是午睡的时刻,每一个没事的人都在休息。
  小呆却独自一人倘徉在菊海里,想着一些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问题。
  他的伤已好了七、八分,虽然只是七、八份,也足能应付一些江湖中有名的高手,因为“快手小呆”之名在这几次的战役中早已如日中天,他的会战精神,高绝武功,在武林中已让许多人闻之丧胆,毕竟他就像有九条命的猫一样,怎么样也无法让他死亡。
  空气的流动像骤然停止,小呆已突然发觉死亡的气息已充满了这一片菊海中。
  他静静的等着,同对双手已拢袖抱胸,这是出手的前兆,也是杀人的前兆。
  他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又有多少?
  然而这种能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是如此巨大,想见前来的人一定不少,而一定也都是绝顶高手。
  有几朵菊花的花瓣无风自落。
  花落人动,十几条身影鬼魁也似的突然出现。
  虽是旧识,小呆心里却全知道他们来的目的。
  欧阳无双在众人簇拥之下袅袅行近,她的脸上没一丝表情,她的眼中更没一丝感情。
  她冷漠的望着仁立不动的小呆,许久后她才开口:“我不得不来,因为我早晚要来,你必杀我,因为你已不会饶我。”
  小呆的眼中闪过一种痛苦,他说:“你已犯下了无法弥补的错误,虽然这一切的起因可能是种误会。”
  “你已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欧阳无双问。
  “是的,甚至还知道了你不知道的事。”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李员外?”
  “是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个人绝不是李员外。”
  “多可笑的谎言。”
  “你不信。”
  有一种无奈陡升,欧阳无双道:“说这些已无多大的意义,也改变不了既成的事实。”
  “是的,说这些已无多大的意义,也改变不了既成的事实……”小呆想起了绮红。
  “可惜我早没发现你为什么要杀李员外的原因,要不然事情或有转机。”小呆又说:
  “至于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种种我可以不予计较,然而对一个无辜的女人惨死,我不能就此作罢。”
  “我知道,这也是我来的原因,现在也没什么秘密可言,何不妨把李员外以及那个女人叫出来,今天我们该可以作个了结,无论是你们死,或者我亡。”
  看了眼环伺四周的人们,小呆赫然发现这些人里全为江湖中恶名昭彰的成名人物。
  有一些悲哀,他说:“这些人全是‘菊门’?你也真的就是菊花?”
  “对别人我绝不会承认,因为时候未到,可是对你我乐意承认,因为……”
  因为什么?她没说。
  是不是因为她已把小呆看成了一个快要死的人?
  小呆也没介意,他淡然道:“李员外伤势较重,暂时我不愿惊动他,我想你既已来了这里,当然不怕他跑掉对不?”
  “那当然,无论怎么说,今天总有一个结果,只是我绝没想到你们的感情竟然连一点损伤也没有,我很惊讶。”
  “我已没有敌人,怎能再失去朋友?何况你应该想到朋友间或因一时误会而反目成仇,但误会总有解开的一天。”
  没有敌人?难道小呆已决定要杀了欧阳无双?
  小呆又说:“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了什么处心积虑的要于燕荻联手陷害燕二少?又为什么要杀我与李员外?”
  “因为你们三人恰好在川陕,不幸的是我选中了这里为‘菊门’立足之地,卧榻之处岂容人酣睡?我想我们彼此都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对不?有一句话说得好,你是鼎李员外是柱,谁要想在这一带有所发展,必先拉住你们二人,奈何我必杀李员外,偏又拉不住你,所以我只有除了你们,至于燕二少我们倒佩服得很,他竟然把燕荻弄疯了,连同那个中途变节的女人展凤。”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小呆叹了一口道:“你可愿随我去看一个人?”
  “谁?”
  “一个你绝想不到的人,当然你如不放心那就算了,诚如你所说,无论如何已改变不了既成的事实。”
  一个能统领“菊门”的人绝不是无胆之辈。
  欧阳无双更知道“快手小足”从不施诡计对付他的敌人,于是,她随着小呆进入一间屋子。
  深秋午夜的太阳仍然煦和。
  欧阳无双一件自衫溅满了斑斑血迹和小呆回到原来的位置。
  她刚刚已用她的短剑几乎把那个酷似李员外的人斩成肉糜。
  当然她也明白了一件事实。
  一件她无法相信,却不得不相信的事实。
  欧阳无双同行来的“菊门”中人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知道此行目的必除“快手小呆”与李员外。
  因此每个人眼中杀机仍炽,因为他们的对手绝不是易与之辈,只有保持高昂持续的杀敌之心才能得胜。
  于是杀气渐浓。
  欧阳无双始终没有说话,但是从她那起伏急剧的脸部看来,她的内心正有着某种冲击。
  是否决杀即将开始?为什么她那么克制不住激动的情绪?
  小呆双手仍然拢袖抱胸,他在等着,等着那不知哪一刻来临的厮杀,他也知道今天这一战一旦开始就必然惨烈,想要结束就有死亡。
  十二比一,多悬殊的比例。
  小呆认识他们十二个,十二个令人一想起不觉害怕的对手,因此他也知道自己实在没有把握在他们的围攻下尚能生还。
  等待是种折磨,尤其是等待死亡。
  每个人的额头已显出细微的汗珠,每个人也明白生与死即将分晓。
  欧阳无双的手轻轻的拔了一把剑?
  这个紧张的时刻,小呆就算心里有些诧异也没时间去想。
  她脸上极快的闪过一丝古怪的表情,然后对着小呆漫声道:“是人总有许多不得已的时候,是人也总有踏错脚步的时候,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推着你,推着你去一个你不喜欢去的地方,推着你走上一条你不喜欢走的路,智者能很快的摆脱那双手,愚者就可能被那双手一步步推向悬崖,最后踏错的脚步已收不回来,于是只有死亡小呆不明白她说的话,一点也不明白。
  然而他明白了一件摆在眼前的事实,那就是欧阳无双空着的右手突然酒出一片针海。
  “死亡”两个字尚在空气中流转之时她的剑已从一个人的胸膛拔出,一个离她最近的“菊门”门徒。
  紧接着一片惨嚎,怒喝声同时响起。
  “哎唷——”
  “噢——”
  “注意了,这娘们倒戈——”
  “欧阳无双,你好大胆——”
  “满天花雨”的绣花针消失后,十一个“菊门”中人已剩下七人。
  于是这七人有两人暴叱冲向欧阳无双,三个人攻向“快手小呆”,另外两个人电射般急掠而去,他们的方向正是“展凤楼”。
  这突来的急变,已不容小呆细想,因为剑、戟、锤、三样兵器均已临身。
  “剑雄”、“戟霸”、“锤王”这三个人为结拜兄弟,更是关中一带有名的黑道巨袅,三人的联手攻敌已不知挫败过多少成名的高手、武林大家。因此很多人一听到他们的名字就已头痛,更无论与之为敌。
  欧阳无双的对手为两名一黑一白的儒衫人士,有一个绰号叫“黑白秀才”,也是异姓兄弟。
  “白秀才”史向,“‘黑秀才”古作义,二人在江湖中素以阴狠、狡诈得名,老实说,欧阳无双一对一的或有希望获胜,二人联手那么她就必败。
  才一接触,就已证明,因为“黑白秀才”的两柄大号钢扇已把欧阳无双封得密实,她手中一对短剑除了左支右细外,连一招攻敌的出剑也没有。
  至于掠向“展凤楼”的两人,实力最弱,人称“铁汉银娃”,为一对兄妹,四十来岁年纪均未嫁娶,统领着黄河河套一带筏子帮。
  饶是如此,小呆最感担心的也正是他二人,因为李员外卧伤在床,许佳蓉能否以一敌二他完全不知,尤其看不见的战场才是最令人担心的战场。
  以命搏命,以杀止杀。
  从攻击一开始,小呆就明白战况绝不能让它胶着。
  他必须尽快的解决他面前的敌人,然后才有余力去帮助欧阳无双或者李员外他们。
  然而“剑”、“戟”、“锤”这三样兵器天衣无缝的搭配,水泄不通的攻击,连心连意的默契,小呆除了被困场中外连一点破敌的办法也没有。
  血已流,流的是欧阳无双的血。
  当“黑秀才”古作义的钢扇划过欧阳无双的腰侧,带起一溜血花的同时,他得意怪笑道:“臭婊子,你竟敢敌前叛帮?嘿嘿……你虽然是头头,但一人‘菊门’,无论是谁都不能中途变节,规矩是你立的,这恶果你就先嗜……”
  血再流,欧阳无双背部又被划破一道尺许长的口子,这是“白秀才”的杰作。
  血光中长发披散的欧阳无双凌厉道:“老……老娘就……就算死了,也……也要找个……垫背的……”
  欧阳无双的负担,小呆一旁已看得一清二楚。
  他急,他怒,他却爱莫能助。
  于是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脑际一闪,他已有了决定。
  突然他不再游走,不再顾念后背袭来的戟与剑。
  他像疯狂似的扑进了一击未中正回锤准备再攻的“锤王”怀中。
  没有人会用这种不要命的招式,因为这完全是疯狂的行为。
  就算他能趁着一刹的空隙给予“锤王”致命的一击,然而他绝躲不过后背追袭而至的剑与戟。
  但是为了尽快结束这边的战事,小呆已没有选择,他也不得不以险招取胜。
  血像喷出的泉水,从小呆的后肩、臀部,当然也从“锤王”的咽喉,前胸。
  后肩的一剑,臂部的一戟换来了“锤王”一命,小呆幸运的躲过了后面的追击,更把握住剑戟入肉的刹那运用肌肉团负伤的抽搐,锁住了这二种兵器。
  回身、扭腰,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里,小呆的掌力再划过身侧切人了“戟霸”的小腹中。
  当“剑雄”用力抽出了刺入小呆后肩的长剑,他已蓦然发现“锤王”喉中喷出的血雨,以及“戟霸”瘰疬蠕动的肠子。
  这一切只在须臾中完成。
  须臾就是记恒。
  死亡也是永恒。
  “快手小呆”的手更是永恒——。
  “剑雄”在一愕的当儿,他口中凄厉的一声“二弟、三弟——”余音在绕,小呆的掌力又像闪电般暴斩而来。
  惊慌的举剑想架,“剑雄”这才明白“快手小呆”的手有多快,也才知道“掌刀出手,无命不回”的真意。
  因为剑才举到一半的同时,“剑雄”已感到胸腹间被人撕裂的痛楚,由头顶直传到脚心。
  于是“二弟,三弟——”的凄厉吼声倏然而断。
  “剑雄”已永远的再也喊不出来。
  小呆永远都对自己的手充满了信心,他知道无论在多么险恶的状况下,只要手不断,还能动,他就有把握维持着“掌力出手,无命不回”的“信誉”。
  然而对他自己的脚,他却没有那么大的信心。
  因为当他想要飞身过去抢救“黑白秀才”两柄钢扇暴袭下的欧阳无双时,他已一个踉跄差些跛倒。
  当然他踉跄差些跛例的原因是后臂入肉达骨的戟伤。
  这是一个严重而要命的失误。
  他只差一步,这一步的距离无异正是生与死的界限。
  欧阳无双也走到别无选择的地步。
  她望着两栖钢扇一上一下的横切而至,已知道绝无法躲过这凌厉的合击之力。
  于是在一瞬间她也做了痛苦的选择,她已放弃了一边的防守,趁着短剑架住由上而下的钢扇同时,她的另一把短剑已刺入“黑秀才”的腹中。
  随着碎裂的骨骼声,欧阳无双髋骨尽碎已一跤跌坐在地,她闭上了眼,想努力平复那巨大的痛楚,同时也在等着“白秀才”史向要命的二次袭击。
  冰冷的钢扇刚进入欧阳无双的颈项,刚要切入喉管,已再也切不进一分。
  因为执扇的手已断,因为小果的手已至。
  惨噪一声“白秀才”独臂挥舞,洒着血雨,身躯像话一般越墙而去,他不得不进,因为他知道他绝不是“快手小呆”的对手,那怕小呆亦身受重创。
  向晚的深秋,夕阳像鲜血一般深红。
  小呆怀中的欧阳无双脸色却出奇的惨白。
  “我……我已摆脱了那……那只看不见的手……”她气若游丝的在小呆耳边说。
  “是……是的。”小果痛苦得哽声道。
  “你……你知道吗?到现……现在我才发觉我……我爱的人,—……一直是你……”她的声音更见微弱。
  “你……你……你好傻……”小呆颤抖的说。
  凄然一笑,欧阳无双说:“我……我知道你……你也一直爱着我……然……然而造化弄……弄人,偏偏……我们都……都认识李……员外那个……那个‘赖子’……替我转告他……他……他真是个‘大扫把’,可是……却也是个可……可爱的朋……朋友”
  小呆的心在滴血,只能轻轻点头。
  “人……人不能一步错,—……一步错了步步皆……皆错,那……那个女人叫……叫绮红是不?我……我也会转……转告她你……你真是个……值……值得她爱的人,小……小呆,有她……与我为伴,我……我好难过,我……我也会告诉她……你对她的怀念……”
  小呆沙哑的说:“我……我知道。”
  “我……还有一个你……你不知道的秘……秘密,那就是我……我不是‘菊花’,真正的‘菊花’另……另有其人……”
  “我知道,燕荻已疯了,‘菊门’也将随着他的发疯而散了才对。”
  “不……你错了,真正的‘菊花’不……不是他,是……是一个谁也不……不知道的人……我……我和他都……都是那……那个人的愧儡,我……我们—……一直都受到他……
  他的药物控制,他……他叫秦……秦少非,他也一直假装是……是我们的手下,他……他的武……武功不高,可是轻……轻功很好……”
  这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事情。
  小呆已然竖起了耳朵附在欧阳无双的嘴边。
  “‘菊门’里的人每……每一个都……都受到他……他的药物控……控制,所……所以对我……我的异心,他……他们才会置……置我于死……死地,你—……一定要找……找到这……这个人,要……要不然‘菊门’永远都……都会存在……”
  “他……他有什么特征?!”小呆发现欧阳无双已将断气,不觉大声的在她耳边吼道。
  勉强的睁开眼,欧阳无双道:“不……不知道……”
  “不知道?”
  小呆一听这话不禁傻住。
  “小……小呆,我……我最后有一个……一个要……要求,我……我那几……个瞎……
  瞎女子……女婢,她……她们都有—……一段悲惨的……过去,你……你一定要……答……
  答应我放……放了她……她们……”
  对一个将死的人小呆怎能忍心拒绝她最后的要求?
  所以他肯定的说:“我答应你,你……你放心。”
  “今生已渺,但期来生。”欧阳无双说完了这句话后就再也没开口。
  她死了,死在夕阳里,死在小呆的臂弯里。
  小呆轻轻的放下她,从地上站起。
  面无表情的回过身,对着不知何时出现的空明、空灵以及“松花道长”说:“现在轮到了你们,来吧!”
  空明光净的头顶已因尴尬开始冒汗,他低喧了声佛,郝然道:“阁下你……你误会了我……我们的来意……”
  “是吗?”小果用一种鄙夷的眼光看着“松花道长”道:“你不是来找我?”
  有一丝不悦,“松花道长”强忍了下来道:“小道友,盆道修为不够尚祈见谅。”
  如果说这也是一种道歉,那么这种道歉的方式无疑是最没诚意的方式。
  可是小呆接受了,因为他知道能让像“松花道长”这种人说出这种话已不啻铁树开花,百年难得一见。
  “那么三位来此的原因?……”
  “我……我特来送回‘白玉雕龙’,给‘神医武匠’的后人,想不到……想不到却碰到阁下……”空明道。
  “你们来了多久?”
  “这……我们刚来……”
  够了,从这句话里小呆已然知道他们绝不是刚来。
  只是小呆怎么也想不到自称侠义中人的白道人士,怎么能睁着眼看着这一场血淋淋的战事发生。
  “如果你们放得下心,就把‘白玉雕龙’交给我,否则你们就请改日再来,主人不在,恕在下不便作主留客。”小呆冷然说道。
  当今武林敢用这种语气,这种态度,敢对这三个人说出这种话来的人恐怕只有小呆一人了。
  然而这三个人竟然也不以为忤。
  只有心里有愧的人才能不介意这种话不是吗?
  于是小呆收下了“白玉雕龙”,回身就走,连多看他们一眼也没有。
  “展凤楼”前李员外在许佳蓉的搀扶之下,仁立了许久。
  小呆当然也知道许佳蓉已解决了她的对手,要不然他恐怕早就没有心清理会空明、空灵与“松花道长”。
  “你……你还好吧?”
  李员外虽然只说了这四个字,但是他的眼睛已告诉了小呆,他想说的绝不只这四个宇。
  “她……她死了。”小呆痛惜的说。
  “我刚才下楼的时候已然看到。”
  “我已替你解开了死结。”
  “谢谢。”
  “她要我转告你一句话。”
  “什么话?!”
  “她临终的时候说你是个‘大扫把’,同时也是个可爱的朋友,可是我只承认你是个‘大扫把’,却不知道你可爱的地方在哪里……”
  “为……为什么?”
  “因为这一切好像都是因你屁股上的鬼玩意而起。”
  这是一句能把人笑得满地找牙的笑话。
  然而李员外和许佳蓉怎能笑得出来?
  毕竟他们都知道这笑话是用小呆的血和泪堆积而成。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三章 曙光现
    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
    第三十章 雕龙现
    第二十九章 生死路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第二十五章 人为财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
    第二十三章 手中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