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菊花的刺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冤莫辨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二章 冤莫辨

作者:晁翎    版权: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像李员外这种身材的人,永远都很容易可以买到合身的衣服,而且质料也都是最好的。
  因为只有有钱的员外才会常常买衣服,而有钱的员外,他们的身材不全都是和他一样的吗?
  李员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想要找家馆子先请这位救命恩人吃一顿的,却还是忍不住的先找了一家绸缎行,换下了自己一身又脏又破的“新衣”。
  他是不信自己没有穿新衣的命呢?还是他怕他原来的一身和这位体如桃李的许佳蓉不相衬?
  许佳蓉看到李员外一身光鲜的从这家绸缎行出来后,她轻笑道:“有一句话不知你听过没有?”
  李员外明知那不会是什么好话,可是他仍忍不住的问:“什么话?”
  “有种人就是穿上了龙袍,也不像皇帝。嗯,不幸的是,你好像就是那种人。”
  李员外半天作响不得,他只沉默的在前面带路,希望快一点找家饭馆,赶紧请这个不识趣而又偏偏喜欢说实话的女人吃完饭,然后挥挥手说声“再见”。
  人为什么都听不得真话呢?
  难道李员外连这点雅量也没有?
  “你……你好像哪里不太舒服?”许佳蓉又问。
  “我很好。”李员外木然应道。
  “那为什么一向诙谐幽默的你,突然间变得不爱说话了呢?难道只为了我刚才所说的话?”
  “不,我不是那种开不起玩笑的人。”
  “你知道吗?如果你再夸着个脸,我将拂袖而去,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真正原因,那就是我欣赏你的多话和诙谐,如果你失去了这些,我宁愿回家去对着我的北京狗说话。”
  李员外苦笑了一声,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冷绝的女人会坦率的那么可爱。
  “为……为什么?”李员外有些不解的问。
  沉思了一下,许佳蓉道:“这个血腥的江湖,已有了太多的杀机、痛苦、烦恼,我只希望找一个能让我欢乐和发自内心微笑的朋友,而你正是我想要找的朋友。”
  甩了甩头,李员外难过的像天即将塌下,他说:“你说实话,我像什么?”
  “你像什么?!你是李员外啊!还能像什么?”
  “那么为什么街上的人,看我的眼光都像看到一堆牛粪一样?”李员外哭丧着脸道。
  许佳蓉超前两步,她回过头仔细的看着李员外一会,然后再看看街上的行人。
  她笑得弯下了腰,甚至连眼泪都已流出。
  她不停的笑,不停的笑……。
  李员外的脸现在真和一堆牛粪差不了多少,他只能看着她笑,看着她不停的笑……”
  许久以后,许佳蓉才直起腰,一面擦着眼角,一面还是忍不住的笑的说:“你……你是不是认为……认为我和你在一起……就像一朵鲜花插在……插在牛粪里一样……”
  “不,不是我认为,是他们认为。”李员外很艰难的抬手指着街上的行人说。
  许佳蓉突然收起剑来,她正色的说:“你为什么要管别人怎么说?为什么会那么想?难道你的自信心、你的荣誉感已全消失殆尽?”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新衣,李员外叹了一口气道:“我……  我已不是李员外了……”
  这的确是种悲哀,没有人愿意改变自己的。
  她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她也感染了这一种无可奈何的忧戚。
  没有酒,没有莱。
  李员外请许佳蓉吃的竟然是冷硬得可把人牙齿给啃掉的“火烧饼”。
  看着许佳蓉望着手中的硬饼,一口也没动过,李员外尴尬窘迫的说:“对不起,本来我是想好好请你吃一顿的,但是……但是你知道我不得不赶快离开……”
  “难道你要一辈子躲着他们?你这样逃又能逃到什么时候?你要知道你躲得了一时,又岂能躲得了永久?”许佳蓉轻叹着说。
  “我……我知道这也不是办法,可是刚刚迎面而来的是我们丐帮的‘残缺’,我本来已成了他们眼中的叛徒,再加上我又杀了‘怒豹’楚向云,你又要我怎么向他们解释呢?李员外心有余悸的说。
  “你可以向他们揭发郝少峰的阴谋呀!”
  “我要如何揭发?有谁会相信我?”
  这还是句真话,许佳蓉只得默然。
  想起了一件事,许佳蓉突然道:“喂!大员外,七月初七望江楼你和‘快手小呆’决斗,听人说你没到场,能不能说来听听?”
  李员外最怕人家问这个问题,但是对这位救命恩人,他已没有什么好隐瞒,于是他说:
  “不,那天我在场,可是因为某种原因,我不能亲手杀了‘快手小呆’,这是我这一生中最懊恼的事……”
  面露孤疑,许佳蓉问:“你吹牛,你怎是‘快手小呆’的对手?”
  提起小呆,李员外就想到自己屁股上的“胎记’,就想到欧阳无双。
  他愤恨的道:“我承认我不是他的对手,可是我那使针的绝招是他从来不知道的,我敢说他一定躲不过我的绣花针,你又没有和他打过,又怎知我不是他的对手?!”
  许佳蓉露出古怪的笑容,她说:“我虽然没和他真正的打过,可是我们却差点打起来,他的确是个高手,一个真正的高手……”她回意着“川陕道”上和小呆的对峙,她又说:
  “他也是个鬼灵精,那天我被他骗了,要不然那个时候杀了他的话也就没有‘望江楼’他和你的约战了……”
  李员外本来是和她同坐在一方大青石上的。
  现在他已站了起来,微胖的圆脸已因惊异快成了马脸,他难以相信的问:“你……你什么时候碰上了小呆?在什么地方又差点和他打了起来?!”
  许佳蓉吓了一跳,她说:“有什么不对吗?他是你的敌人,你干麻那么紧张?”
  是的,李员外简直恨透了“快手小呆”,虽然他已死了,但是他们总是一块长大、也曾经好得可共穿一条裤子。
  人既死,一切都已过去,再提他又有何用?
  李员外缓缓坐了下来。
  他没再问,可是许佳蓉却思索了一会道:“我记得那天是六月十七日,我在‘川狭道’上足足等了他一天……”
  六月十七?川陕道上?
  李员外回意着六月十七到底是个什么日子。
  他又在想川陕道正是小呆到平阳县必经之路。
  她等他?还足足等了他一天?
  她等他做什么?她又怎和小呆在六月十七那天会从“川陕道”经过?
  李员外这次不是站了起来,而是跳了起来,就像他的屁被蛇咬了一口。
  他虽然没有被蛇咬,可是他现在却像发现到了一条最可怕、最毒的蛇一样,他紧紧瞪视着对方。
  他牙齿打颤,语不成声的问:“今……今年?!”
  “什么经验?”许佳蓉简直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也难怪她听不懂李员外的话,一个人在牙齿打颤的时候又怎么说得清楚话?
  “我是说……我是说你在‘川陕道’等……等‘快手小呆’是……是不是今……今年的事情?”
  许佳蓉也站了起来,并且点头。
  “你……你肯定?”
  “我又没像你一样得了失心疯,我当然记得是今年的事,现在是十月,四个月前的事我怎会忘记?”
  “怎么会?又怎么可能……”李员外退后了两步。
  许佳蓉已经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她只愕愕的看着他。
  李员外记得很清楚,六月十七那天他也整整等了小呆一天,从天刚亮的时候起,一直到子夜。
  他更很清楚的记得,他还打了小呆的肚子一拳。
  小呆从洛阳赶来,这是个秘密。
  秘密别人怎会知道?
  她既拦截过小呆,为什么小呆见了自己却从没提过?
  他没提是不是怀疑自己?
  李员外冷汗直冒,虽然小呆已死,可是这总是一件令人不得不弄明白的事。
  “你怎么会知道‘快手小呆’那天会从‘川陕道’经过?你又为什么要拦截他?”李员外像审犯人似的问。
  许佳蓉,有些不悦冷冷道:“这很重要吗?”
  也发现了自己的语气不太得体,李员外展露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他说:“对不起,我一时心急了些,抱歉,抱歉……”
  面色稍缓,许佳蓉笑道:“嗯,这还差不多……我是奉了外公之命才去拦截‘快手小呆’。”
  “‘左手剑客’白连山?你外公又为什么要你这么做呢?”
  “这是因我外公曾经得过一种怪病,一种心智逐渐丧失令天下群医束手的怪病,我们只有见着他老人家一天消瘦一天,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直到他什么都不记得的时候,有一天家中来了一位走方郎中,他说他能治这种病,这对我们来说当然喜出望外……”
  “然后呢?……”李员外急迫问。
  “然后?!”许佳蓉露出苦笑。“然后病虽冶好了,可是我们却永远都要受到他的摆布……”
  “为什么?!”
  “因为外公必须三个月服用一次他的独门解药,否则全身痉挛不止。”
  李员外叹息道:“我明白了,那么拦截‘快手小呆’必是此人的授意对不?”
  痛苦的点了点头,许佳蓉说:“三个月一到,总有人受他所托带上解药,那一次却附上了一张纸条……”
  “怎么说?”
  “六月十五至十七日,川陕道杀小呆,务必全力以赴。”许佳蓉道。
  “那神秘的走方郎中是谁?难道你们就没查出来?”
  “谁知道他是谁?谁知道他在哪里?谁又知道他竟会卑劣的留了那么一手?”
  李员外默然了,他不得不佩服这人的厉害。
  这是一个圈套,就像自己一样,还不是陷人了一个解也争不开的圈套里。
  脑际灵光一闪,李员外蓦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
  “‘菊门’!一定是‘菊门’。”他吼了出来。
  “何以见得?”许佳蓉不解的问。
  李员外扼要的述说了一下自己和小呆的关系后。他苦着脸道:“当初我飞鸽传书找快手小呆来平阳县,是用我丐帮的‘千里鸽’,这件事只有丐帮的人才知道,郝少峰既是‘菊门’中人,我想消息一定是他泄露出去,这整件事情……”
  李员外打心底泛起一股寒意,他没想到“菊门”真的可怕到这种地步。
  “只是……只是‘菊门’为什么要杀‘快手小呆’呢?”许佳蓉不解的问。
  她不知道,李员外何尝又知道呢?
  现在他对“快手小呆”的恨意,仿佛已消灭了许多。
  因为他已想到似乎有人要故意的挑起自己和他的猜忌,甚至他已想到“快手小呆”约战自己也是别人安排的一种阴谋。
  ——小呆、小呆你真的死了吗?
  ——小呆你为什么不讲呢?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会遭人拦截呢?
  李员外心理懊恼的喊着。
  他真希望他现在能好好的和小呆谈谈。
  毕竟他发现到朋友之间,如果不能坦诚相见,这就是许多误会的起因。
  他哪又知道他当初隐瞒了发现绣花针之事,不也正是造成了误会的原因吗?
  不吃狗肉的人,就算你打死他,他还是不敢吃。
  吃过狗肉的人,这到机会总要来上那么一碗。
  而吃过李员外新手料理、烹调的“狗肉大餐’”,恐怕他一辈子都要回味无穷,连作梦也会垂涎三尺。
  李员外在最不高兴、最烦恼的时候,他第一件事就想到弄只狗来消消气、化化痰。
  他这说不上来大毛病的毛病,还真是个毛病。
  就像有的人一生气,就想大吃一顿、就想杀人放火、就想上吊。跳河、骂人、甚至跑到坟堆里睡觉,抱个女人猛搞,是同样的道理。
  这世界本来就千奇百怪,也难怪有千奇百怪的人做出千奇百怪的事情。
  也活该这双黑狗倒楣,它偏偏在李员外最烦心、最不高兴的时候被他碰上。
  平常,或许有女为伴,李员外不太敢显露本性。
  但是他今天实在无法克制住那脑袋快爆炸的痛苦。
  于是——
  那只倒楣的黑狗,连一声修叫也没有,它已倒地。
  传说狗能嗅得到死亡的气息,每在黑夜只要狗嚎,这附近不出两天准有人会死。
  为什么它也不能嗅得到自己将死?
  这是许佳蓉身上香气,已完全遮掩了李员外身上的杀狗之气?
  狗若有知,必将追悔莫及。因为只有隐藏在浓郁香气中的杀气,才是最令人防不胜防及最可怕的杀气。
  火已旺,灶已热。
  灶上的大锅里更是香气四溢,弄得这间农舍的主人、以及两个小萝卜头不时在厨房门口探头探脑,只巴望着早点尝到这一辈子也没吃过的好东西。
  拔弄着灶里的柴火,李员外茫然的不知想些什么。
  许佳蓉却坐在一旁,她已好几次想说些什么,可是就不知该如何打开这僵局。
  这个白衣素服、貌美如霜的女人,恐怕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坐在这里。
  人总会常常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来,不是吗?
  李员外用手轻拍了两下自己的后脑勺,像记起了什么,又像要想忘掉什么。
  他有些歉意的望着许佳蓉说:“你说什么?”
  许佳蓉乍听此言,杏目圆睁,一付不明所以的问:“我什么也没说。”
  “是吗?”李员外眼里突现一丝笑意。
  “什么是不是?我根本没有说话。”许佳蓉也看出了李员外眼里的坏意,她心跳了一下说。
  李员外笑了,原本僵凝的空气一扫而空。
  “我好像听到你的肚子咕咕在响,也好像听到它在说搞什么鬼嘛!怎么还没弄好……”
  许佳蓉的脸倏地一红,心里暗骂了一声“死员外”,却说:“我……我才不会吃那玩意,你……你乱猜……”
  李员外没说话,可是他的表情却是一付不相信的神态。
  许佳蓉恨不得挖掉他的眼睛,她恨声道:“你这个人真残忍,连那么可爱的狗你也要杀他,还……还居然问我吃不吃……”
  摇了摇头,李员外做出一付莫可奈何的表情,他说:“我的小姐,别人花银子还不一定吃得到,我为了谢你的救命之恩,才新自下厨,你不吃就算了,还说我残忍,这……这是从何说起嘛!,女人,唉!这就是女人,多奇怪的女人……”
  “女人怎么啦?!你说,你说,女人到底有什么奇怪?!”许佳蓉固然不喜欢别人这么说,故而有点凶道。
  “姑……姑奶奶,你别凶,你别凶好不好?”退后了二步,李员外双手乱摇的说。
  “你说,女人到底什么地方奇怪了。”许佳蓉一付不饶人的问。
  叹了一口气,李员外心想:一句话不对,就差点翻脸,这还不奇怪吗?
  想归想,李员外可真不敢说出来。
  “我……我的意思是……是你连人都敢杀,我杀条狗又……又算得了什么……”李员外苦着脸道。
  这是实话。
  许佳蓉“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一时之间还真被李员外给说得无话可对,再一看他那付委屈相,忍不住笑了。“本来嘛!杀条狗都算残忍,那杀人岂不更残忍……”李员外更感委屈道。
  “我……我杀的都是坏人。”
  “我杀的也是坏狗呀!你没瞧见他刚刚在你身旁狗鼻子不停的嗅香,一付不怀好意的样子。”李员外自己也差点忍不住笑说。
  有着一刹的愕然,许佳蓉想着李员外的话。
  待她会过意来,李员外已躲得老远。
  她简直哭笑不得,直跺着脚骂道:“死员外,臭员外,你……你真的要死啦?”
  李员外诙谐,李员外幽默,可是她还真受不了这种诙谐、幽默法。
  她也更深深体会到李员外还真有能把人给气死的本事。
  一对老农夫妇,一对可爱的男孩。
  再加上李员外和许佳蓉,一共六个人围坐在桌面上。
  肉香四溢,浓汁香郁,每个人都连吃了好几碗,独独许佳蓉坐立难安的,就是没勇气提起筷子。
  李员外用肘轻撞了她一下,嘴里含混道:“你真不吃?”
  摇了一摇头。
  “何必呢?我保证这是你这一生所吃过最好的美味,尝一块好不?”
  还是摇了摇头,但是她摇的比较轻。
  “你只要想到这是鸭肉、鹅肉,那么还有什么不能吃的?”
  这次她没摇头。
  “好啦!如果你不吃的话,我敢说你会后悔一辈子。”
  没说话,可是她不觉的咽了咽口水。
  李员外笑在心里,面上可一点也不敢露出痕迹。因为他知道要一个人做一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千万要沉住气,慢慢的说服、慢慢地纵恿。
  李员外挟起一块,放到了她的碗里。
  他说:“哪,这是最小的一块,你只要轻轻的咬一小口就好了,要不然你先不要吃肉,只要喝一点汤好不好?”
  不再坚持,许佳蓉说:“那……那人家就喝一点汤好了……”
  “好,你先喝一点汤好了。”李员外已经拿过她的碗为她盛了一点汤。
  有些喝毒药的样子,许佳蓉闭上眼,浅尝了一口。
  李员外故意不去看她。
  因为他已见得太多,每次他请人吃“狗肉大餐”的时候,最初总有许多人也是和她一个德性,然而她们到最后却吃得比谁都多,也吃得比谁都快,生怕别人抢光一样。
  李员外噙着一抹笑意望着许佳蓉。
  嗯,她现在的样子,就像刚吃了“人参果”一样。
  她当然知道她刚刚喝下去的是什么汤,然而她却猜不出世界上还有什么汤比这汤还要鲜美、还要可口。
  她轻咋了一下双唇,意犹未尽。
  “怎么样?没什么可怕吧!来,现在你应该有胆量轻轻地咬上它一小口了吧!”
  “我……我可以吗?”
  “你当然可以。”李员外肯定的说。
  许佳蓉拿起了筷子,有些颤抖。
  李员外心里骂道:“娘的,瞧你那付温吞劲,还真急死了人,就算吃人肉吧,也没那么可怕。”
  人在世上,有很多时候机会是稍纵即逝。
  做事如此、做生意如此、追寻爱情亦是如此。
  甚至吃狗肉也是如此。
  离谱?
  不,一点也不离谱。
  这间农舍是用泥砖堆砌而成,而屋顶是厚厚的茅草。
  那个年头种田的人,没被饿死已够幸运,因为种田的人除了赋税、缴粮、加上田租,每年收成所余仅够温饱。
  所以这对老农和他们的孙子,不但好久没吃到肉,而且更是从来没这这么好吃的肉。
  许佳蓉只尝了一小口,好小好小的一口。
  然而当她嘴里的那一小口还没咽下肚,她的眼睛已经盯到锅里。
  这是必然的现象,李员外已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手艺。
  也就在许佳蓉看着锅里,盯着那最大一块的时候,她在想,等下一定要先挟那一块。
  “呼!”
  “哗啦!”
  这整间屋子已被人撞了开来。
  泥块、茅草齐飞。
  许佳蓉不但锅里最大的一块已无缘品尝,就连她筷子上那一块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八个像能一拳打死一条牛的粗壮乞丐。
  六个貌美如花的瞎子。
  他(她)们全怒视着屋里的李员外,不管看不看得见。
  茅草压不死人,可是农舍的主人和两个小孩却早已躲在桌下吓得半死。
  李员外和许佳蓉直愕愕的站在那里,虽然他们全都是一脸惊异,然而李员外却多了三分惶恐。
  因为他不但领教过那六个瞎女人的厉害,他更知道八个粗壮的乞丐,正是郝少峰辖下的“八大天王。”
  李员外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新衣,不知他在叹自己新衣已成脏衣呢?还是他在想自己这回总不会再光着屁股让人追得满街乱跑?
  没有人说话的时候,第一个说话的人一定是李员外。
  不该说话的时候,你听到有人说了莫名其妙的话,那人不是李员外就一定是“快手小呆”。
  “为什么你们总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呢?难道我的‘针’你们嫌小?还是你们喜欢换一个地方?”
  李员外已出了一把针,同时他说着只有六个瞎女人才听得懂的话。
  “下流、无耻!”在屋角已转出了欧阳无双。
  一个高大的乞丐在她的后面。
  这两个全要他命的人一出现,李员外尚有几分揶揄的笑容已失,他后悔、更是懊恼。
  他后悔为什么这张嘴老是乱说话,而偏偏让她听到。
  他懊恼为什么不先想到,既先这些人都到了,那么他们的头头岂能不到?
  他的心已麻,他的脸已变。
  毕竟这两个人无论哪一个已够他心麻,何况同时遇见两个?
  那么他又怎么不变脸?
  “你……你们怎么找……找得到我?”李员外哑然问道。
  没人理他,可是那“八大天王”的眼睛却不经意的望了望地上散落的锅盆碗筷,同时他们有些耸动鼻子。
  李员外明白了。
  同时他差些把刚才吃的狗肉全吐了出来。
  “飘香三里、飘香三里,李员外啊,李员外,这个吃狗肉的毛病再不改的话,总有一天你会被人像杀狗一样的给杀……”李员外心里喃喃叹道。
  他当然知道丐帮里的人鼻子一向最灵,再说又有谁能像自己一样,熬出那么香的狗肉味来?!
  欧阳无双和郝少峰同时出现,这意味着什么?
  李员外总算明白了,虽然他有过怀疑可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他再白痴也想得到欧阳无双定是“菊门”中人。
  “列位,你们拆了人家的房子,砸了我们的锅,又摆出了这么一个不太友好的场面,到底是为哪一桩呀?”许佳蓉一向冷艳,现在却古怪的笑着问。
  敢情她真是让李员外传染了?
  “你是谁?”欧阳无双有一种无法忍受的妒意问。
  “你又是谁?”许佳蓉亦颇怀敌意的问。
  刹时间两个女人不再说话,她们全用一种外人无法了解的眼神互相打量着对方。
  欧阳无双不算很美,但是她年轻,更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就算她不笑,别人也知道她笑起来一定很迷人。
  许佳蓉美得冷艳,虽然她现在一袭白衣已沾满了灰土,头发上更有少许茅草,但仍无损她的艳光照人。
  逐渐的,两对胶着瞪视的目光,已全燃起了一种一触即发,一种一发不可收拾的战火。
  “你很美。”欧阳无双不得不承认。
  “你也不差。”许佳蓉傲然道。
  这是大战前短暂的宁静,因为谁也看得出来她们彼此都想杀了对方。
  李员外不知道那位长辈郝少峰为什么到现在连一句话也不说。
  但是他不说话有时比说话更令人可怕,毕竟不会叫的狗,才会咬人。
  他已防着,同时他嚅嚅道:“双双,这……这是个误会,真的你听我说,这真……这真的是个误会。”
  “不要告诉我是个误会,我只想信我自己,同时我告诉你,我不是破鞋,更不是破锅,穿了可以丢,破了可以‘补’,你这下流、卑鄙的禽兽,你怎么不伺问你屁股上的疤?这会是个误会吗?”欧阳无双一听率员外仍然一口咬定是“误会”立时忿怒的有些控制不住的大骂出口。
  不自觉的,李员外居然伸手摸了自己的屁股。
  笨哪!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蠢猪,你这一摸,岂不告诉了大家,你屁股上正有着不能见人的东西?
  看样子他真给欧阳无双骂迷糊了。
  李员外发现到自己“对门李四没有偷”的举动后,他简直恨不得一头钻到地底。
  他苦着脸。
  许佳蓉却瞪大了眼。
  她冷艳的脸上更见冷漠,她眼中已现泪光……
  她胸膛急剧起伏,有些难以自制,亦有些不相信的悄然退后两步。她喃喃道:“你……
  你真的有……”
  “我没有。”李员外说。
  这更是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因为人家问的是有没有疤这回事,而李员外会错了意,他以为人家是问有没有做过那种事。
  所以他当然极力否认。
  “没有?!李员外如果你是个男人你就脱了裤子,让大家看看,真的没有,我欧阳无双立刻横剑自刎。”欧阳无双也会错了意,她一听李员外说“没有”立刻尖着嗓子吼道。
  这可真变成有理也说不清的事了。
  李员外是男人没错,可是男人也不能随便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了裤子让人验身呀!
  他不能脱,也不敢脱。
  他简直急得快成了一个疯子,他更是语不成声,只会说:“我……你们……我……老天啊……”
  可怜的李员外,他除了喊天外又能做什么?
  妙的是,人家喊天的时候大都双手抓着头发,这个“二百五”他喊天的时候,却双手抓着裤腰带,生怕人家会扒了他裤子一样。
  欧阳无双当然敢叫李员外脱裤子,因为她已不是黄花大闺女。
  然而许佳蓉却是清白无玷的玉女,她怎能要李员外脱下裤子?
  难道她已忘了自己是个少女?
  难道李员外脱不脱裤子对她有那么重要。
  她竟然泪已流下,惶声说:“李……如果你真没有做那种……那种事,为什么……为什么不证明你的……你的清白呢?”
  李员外一听这话,脑际“轰然”一声,如遭雷击。
  他发疯也似的跳着脚,嘴里更怪叫、怪喊道:“我……我承认我屁股上有‘胎记’,我承认,我统统都承认,妈的蛋,你们这一群人全疯了,全有毛病,为什么你们就那么喜欢看男人的屁股?老天,老天爷,你怎么不把那个东西生在我的脸上?为什么?为什么?!……”
  许佳蓉走了,飞快的走了。
  没有阻拦,就是有人阻拦,也不见得拦得住她。
  何况她又不是人家要找的对象。
  但是谁都看得出她临走时脸上串串珠泪洒落一地。
  她哭什么?
  她又为什么像遇见鬼一样的离开李员外?
  她不是喜欢他的诙谐、喜欢他的幽默,更爱听他能笑死人的笑语。
  这个女人,难道,难道她已陷入李员外的笑里?
  难道,难道她已掉入一种看不见的阿里。
  她只见过李员外二次,而真正认识在一起的时间也才只有两天,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李员外,你这傻子,你恋爱了二次,却放走了第三个真正爱你的女人。
  笨喽,猪喽,你这“天字第一号”的傻瓜。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三章 曙光现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
    第三十章 雕龙现
    第二十九章 生死路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第二十五章 人为财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